落马厅官房门钥匙装满一提包 家产折算工薪300年

官官相护何时休 收藏 0 170
导读: [size=16] [size=16] [/size]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

落马厅官房门钥匙装满一提包 家产折算工薪300年

<div style="text-align: left;">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2014年08月07日 09:38</div>

<div style="text-align: left;"> 来源:新华网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作者:汤计 张丽娜等</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原标题:内蒙古三厅官贪腐轨迹:政商勾兑打造财富帝国

最近,内蒙古自治区纪委通报了3名厅局级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3名落马官员分别是原呼和浩特市委常委、副市长薄连根,原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法制办主任武志忠,原呼伦贝尔市副市长金昭。他们都曾是努力上进、春风得意的“好干部”,但随着权势的增大,在利益诱惑下渐渐迷失信仰,走向贪腐深渊不能自拔。最终,他们滥用权力疯狂建立的“财富帝国”在党纪国法前轰然倒塌。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靠山吃山,“经营”权力

半月谈记者梳理盘点3位官员的案卷发现,他们都是“靠山吃山”,政商“亲密”勾兑,企图通过商业化的洗钱方式打造个人的“财富帝国”。

长期主管城建工作的薄连根看好房地产,便处心积虑地做起了自己的房产生意,对请托人送予的房屋来者不拒。他一方面向求他办事的老板们收受索取房产,另一方面用受贿所得的赃款分别在北京、天津、珠海购买了房产。除了善于以房谋取私利外,他还热衷于投资项目、收藏珍品、放贷获利。

武志忠则是明目张胆地利用职权为家人经商办企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武志忠的家庭结构中,他是官,妻儿是商,官商结合画下一幅武家的财富地图。这些年,他的家人开办经营了房地产开发、煤炭运销等多家公司,获利颇丰。尤其是在他任职自治区法制办主任期间,其儿媳迅速成立了家族共同敛财洗钱的机构——内蒙古典章法学和社会学研究院,多次把公款洗进了私人腰包。

和薄连根、武志忠一样,金昭也深谙经营之道。呼伦贝尔市近年来发展较快,金昭把地区的发展机遇和组织赋予他的权力当作敛财的条件和工具,指令其妻子投资合伙经营木材生意,然后通过手中的权力把“看好的”生意合伙人扶植成大老板。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房门钥匙装满一提包,家产折算工薪达300多年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贪婪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如洪水泛滥,随着职位的升迁,3人变本加厉、愈加疯狂。薄连根从刚开始只敢收三五万元到后来的上百万元,甚至一次收受880万元,到最后,不论行贿人身份如何,均“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2007年至2010年,内蒙古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承建了3个经济适用房项目,公司董事长白某某找薄连根签批上述工程项目的相关文件。薄连根在文件上签批“同意该项目先开工,后补办手续。”白某某则“知恩图报”地对薄连根许诺:“领导这几年没少支持我的项目,您放心,我给您准备个千八百万,等您退休之后,不用愁吃愁喝了。”薄连根则回应道:“好啊,这样我也就老有所养了。”

既然开发商这样说,薄连根就丝毫不客气。2010年4月的一天,薄连根给白某某打电话,以“紧急用钱”为由,让白某某先拿200万元。白某某没想到薄连根来真的,而且是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200万元,不给怕得罪薄,全给又舍不得,便打了个折扣给了100万元。然而,就因为这个“打折扣”,薄连根随后在饭桌上训诫白某某:“你这个人说得比做得好!”

在收受房产方面,薄连根几乎到了“毫不挑食”的地步——位置不好他不嫌弃,办不了房本他也不嫌弃,连经济适用房也不放过,动辄一次就收受3套。据专案组统计,2004年1月至2013年2月,薄连根通过受贿和主动索要,收受的财物折合人民币3957万余元,连他自己也“感到非常震惊,不知不觉中收了巨额的钱财”。

武志忠同样瞄准了房地产业的高额利润。经专案组查证,武志忠以其家人的名义在国内拥有房产33处,在加拿大拥有房产1处,其中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商业住房29处,在清查财产时,仅房门钥匙就装了满满一提包。

光是打开武志忠在北京、呼和浩特的几处储藏室便会令人瞠目结舌:成捆的现钞、金条、银条、各种珍藏字画、手表等琳琅满目,数量竟高达2000多件,专家估计价值高达927万元。检察机关扣押武志忠个人家产价值人民币4000多万元,经测算,以武志忠当时的工资收入计算,挣到这笔钱需要300多年。

贪婪和腐化相伴相生。武志忠逐渐变得意志力衰退、生活奢靡。据他自己交代,有一次他和妻子入住北京某高档酒店,在酒店一楼礼品店内,妻子看中一些首饰,武当即包下这个柜台里的全部首饰,其中仅一串珊瑚佛珠就价值18万余元。

金昭同样暴露贪婪的本性。2010年6月,得知金昭女儿准备购置一辆轿车的消息后,王某某慷慨解囊,送去几万元的购车费。2012年12月,金昭与申某某一同前往香港参加中小企业博览会,其间,申某某应金昭的要求陪同逛商场,金昭对一条白金项链爱不释手,申某某心领神会,当场将价值6.28万元的项链买下送给了他。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猖狂无度,目空一切

贪欲泛滥的背后,则是极度的官僚特权思想作祟。3位厅官认为自己位高权重就应该说了算、定了办,把专横跋扈、刚愎自用、个人专断当作“敢担当、有魄力”的表现,把大包大揽、轻率表态、胆大妄为看成是有能力的象征。

薄连根在他分管范围内,每次研究问题,不管大事小情都不允许有反对意见,对于不同的声音,轻则训斥,重则痛骂,有时甚至直接把异议者赶出会场。市政工程招标确定承建方等都要由他来拍板,一切程序制度、监督制约在他那里都是摆设。久而久之,“有事直接找薄市长,他说了算”便成了他分管领域里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武志忠的盛气凌人、专横跋扈在当地司法系统是出了名的。他常常以个人好恶来行事决断,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就必须办到。武志忠常放言:“我是自治区法制办党组书记、主任,我就可以代表组织,我的决定就等同于组织决策。”在武志忠拿公款帮助妻子搞房地产开发时就有人提醒他“这事得经过自治区政府批准”。武志忠则说:“我是谁?我是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我就能代表政府。”正是这种霸气十足、独断专行、老子天下第一的官僚作风让其更加有恃无恐,视法纪如儿戏。

金昭在担任副市长之后,也把党纪国法丢在了一边,或是插手行政部门执法,或干扰税务部门正常的税务稽查,或干预组织部门的人事任免。在金昭的眼里,一切组织纪律、政策法律都比不过其手中的权力。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信仰一旦迷失,贪腐犹如“吃鸦片”

坚定的信仰始终是党员干部抵御各种诱惑的决定性因素。遗憾的是,这3名曾经的“好干部”信仰早就坍塌,甚至不信马列信风水,不问苍生问鬼神。一位资深纪检干部指出,他们心中早已没有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深陷贪欲、纵情声色就如同吸食了精神鸦片而无法自控。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曾经的好干部咋落得“精神缺钙”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张力认为,放弃思想进步,信念动摇、信仰缺失、精神缺钙、意志衰退,是这3名官员走向腐化堕落的根本原因。

薄连根16岁参加工作,成为一名运输公司的工人,因表现优秀在1976年被单位推荐到吉林工业大学汽车运输专业深造,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交通厅担任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作第3年被破格提拔为运输处副处长,刚过40岁就成为交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成长的道路可谓是一帆风顺,然而,手握重权后的薄连根却慢慢放松了自己。

在检讨材料中他写道,随着职务的升迁,特别是当了盟市级领导后,经常洽谈几千万元甚至几亿元的项目,出入装潢考究的高档场所,接触的是出手阔绰的商人富豪,宴席上摆放的是名贵烟酒和珍肴佳品,渐渐地自己不仅身体倒在了觥筹交错的酒桌上,思想也迷失在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我把中央的政策和自治区党委的要求当作耳旁风,到后来,自己每天连报纸都不翻不看,反而对社会上一些不正之风感到新奇,并且追捧,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扭曲。”

武志忠早期是一名下乡知识青年,被组织推荐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又经过在共青团多个岗位的历练,33岁当上了县长,后来又成长为一名长期从事司法工作的领导干部。但他没有把多年积累的司法素养用在执法守法上,而是用在了犯罪上。

金昭曾经是他人眼中勤于思考、善于学习的干部,他撰写的近百篇学术论文曾在国家一二类刊物和大学期刊发表,还成为北京某大学客座教授。然而,这些成绩和职务的升迁,令金昭的骄傲自满极度膨胀,逐渐放松了思想进步。他在忏悔书中写道:“这些年自治区经常搞大型反腐倡廉教育活动,播放了许多教育片,我每次看后都非常震惊,但很少跟自己联想和联系到一起,总认为那是在说别人。”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信仰扭曲到极致:佛像下面藏色情光盘

这三位官员中,信仰和人格分裂扭曲的典型当属武志忠。

武志忠把住所内的一间房子专门装修成佛堂,四壁用黄色绸缎装裱过的架柜上供奉着近百尊(幅)大大小小的佛龛、佛像和佛画,诸如佛珠、佛经、水晶唐卡、珊瑚莲花灯等供品琳琅满目。他自己每天还把念经拜佛当做必修课。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武志忠供奉佛像的柜子下面,竟然藏着近百张淫秽色情光盘。内蒙古自治区佛教协会代理会长赵九九指出,由此可见,武志忠既不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更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的行为完全是在亵渎信仰。他之所以对佛菩萨祈祷供奉,只是为了寻找心灵的“避难所”,这折射出他信仰扭曲和心怀鬼胎的丑态。

如今,类似武志忠的例子为数不少,走上信仰的歪路已成为不少官员出事的“前兆”。原河北省常务副省长丛福奎,曾拜一位“女大仙”为师,家中也设有佛堂、道台;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在家中香火不断地供奉瓷佛、金佛;原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张宗海花40万元巨款为“抢”烧大年初一的头炷香;原内蒙古赤峰市市长徐国元每收一笔赃款都要先放在佛龛下面“供”一下,夫妻俩每天烧香拜佛,甚至进了监狱,也每日手捧佛经念诵……

赵九九认为,像武志忠这样“台上讲科学发展,台下搞烧香拜佛”的官员们,说到底,其实什么都不信。不管是借助佛道还是风水,他们无非是妄想找一点彼岸世界的助力,帮他们升官发财。他们寄望于“贿赂”神佛,以为表面上的供奉可以让他们“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殊不知内心的骄奢和贪欲无度终将使自己吞下苦果。

</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理想信念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

和多数贪官一样,信念丧尽后,薄连根沉溺于酒色。据一些知情人透露,薄连根很少回家吃饭,而且接受老板们的宴请只喝茅台酒,一晚上消费几万元是最平常不过的。薄连根曾让人一次就给他送去10箱茅台酒。此外,他把相当一部分精力耗在贪恋女色中,在乌海、呼和浩特工作期间,先后与7名女性保持过情人关系,与十几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动辄就送给“女朋友”几万元的零花钱或者大房子。

金昭分管外事旅游工作多年,先后出国境81次,足迹遍布欧亚、美洲大陆,往来于俄、蒙等地。在腐朽生活方式的侵蚀下,金昭不惜丢弃国格人格,经常在境外宾馆桑拿房等场所嫖娼。

在武志忠收藏的字画中,有“当官要清廉,办案要公正”、“厚德载物”、“铁肩担道义”、“静坐常思己过”等条幅。可惜的是,这些字句并没有警醒到他。

张力认为,理想信念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思想防线的失守是最危险的失守。内蒙古通报这3名官员违纪违法案件后,在自治区引起巨大反响,并对全区党员干部产生警示:坚定的理想信念,永远是党员干部站稳政治立场,摒弃私利和特权,经受住各种考验,抵御住各种诱惑的重要法宝。</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金占明认为,领导干部的党性修养、思想觉悟既不会随着党龄工龄的增长而自然提高,也不会随着职务的升迁而自然提升。领导干部不论职位高低、资历深浅,如果放松思想进步,不注重加强党性锻炼和从政道德修养,就会犯错误,甚至突破底线,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除了信仰缺失,相关领域里的权力运行缺乏监督和制约,制度执行不力,客观上为这3名官员专权贪腐提供了漏洞和机会。呼和浩特市慧聪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献华认为,凡事只要有了领导批示就能一路畅通无阻,这种漏洞过大、刚性制约不足的权力运行机制,对于手握重权的官员来说犹如“牛栏关猫,进出自如”。要从根本上遏制腐败,必须用精细化、系统性、可操作、易监督的完备制度对权力进行分解制衡,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div><div style="text-align: left;"> (来源:半月谈 记者:汤计 张丽娜 刘懿德)</div></div>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