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将军和吴大使“寰宇对决”说开(转帖)

狐狼001 收藏 1 240
导读: [b] 的问题等等,也应该是他平常多思考和谈论的。然而,他在两次节目中几乎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基本上是在重复以往的观点,而且还没有过去表达的流畅。分析原因,有一个值得指出的,那就是罗将军始终没有能够成功跳出主持人和辩论对手所把控的话语圈圈。这样一来,他就只能被动接招,没有在气势和话题的拓展上占据

从罗将军和吴大使“寰宇对决”说开(转帖)



<div id="htmleditor_tempdiv" style="left: -1000px; height: 2px; width: 2px; position: absolute;">

很喜欢大兵先生的文章。每当有大事发生,我们都可以在网上看到他的评论。最近他的一篇喜析罗援将军怎样完胜吴建民的博文引起我浓厚的兴趣。罗将军和吴大使也是我非常关注的人物。撇开观点不说,他们的口才、思辨能力以及立场上的旗帜鲜明,在国内这个层次的人士中并多见。于是,我赶紧找来凤凰卫视7月下旬的两集视频节目看了几遍。结果发现自己并没有得到大兵先生那样的感觉。我看不出来谁战胜了谁,反倒觉得罗将军和吴大使都没有发挥出自己平常的水平,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战胜。不仅如此,网络上挺罗和挺吴的声音涛声依旧,没有因为他们在电视上的战况而丝毫改变早已经定型了的倾向。当然,我也一样不为罗喜,不为吴忧。不过,我还是想从论战的角度对罗吴寰宇对决说几句,也顺带就几个问题发挥一下。

一、罗将军和吴大使为何没有战胜自己?

每年高考结束后,亲朋好友都会关心考生的考试结果。大家常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发挥得怎么样?如果考生的回答是正常,那么接下来才有可能讨论是上北大还是清华的问题。如果答案是没有发挥好,那就不会有人再去追问其他的了。相信罗将军和吴大使在这场所谓巅峰对决之后都不会满意自己的表现,这一点我们作为旁观者都可以感觉到。

先来谈谈罗援将军。我看过很多罗将军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他的简洁明了和一针见血的风格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印象里,他在每一次的访谈中都能够提出一些振聋发聩的见解。今次所争辩的问题,比如中国在对外关系中是否应该表现出强硬以及战争与和平的问题等等,也应该是他平常多思考和谈论的。然而,他在两次节目中几乎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基本上是在重复以往的观点,而且还没有过去表达的流畅。分析原因,有一个值得指出的,那就是罗将军始终没有能够成功跳出主持人和辩论对手所把控的话语圈圈。这样一来,他就只能被动接招,没有在气势和话题的拓展上占据优势。尤其是当辩论对手拿伟人的话以及党和国家的政策来说事的时候,罗将军更显得被动,似乎都是在补充或修饰,而不能够做出有力的反击以推翻对手观点。尤其是当对手出现明显漏洞时,罗将军未有抓住机会及时扭转局面。不过,罗将军不急不躁从容大度的仪态还是可圈可点的。

再看吴建民大使。作为来自外交界的公众人物,吴大使也有很多接受媒体访谈和演讲的机会。不论你喜不喜欢他的观点,他在任何场合都敢于表明自己立场的勇气,是值得佩服的。在这场辩论中,吴大使同样直来直去,对问题的反应极为迅速,并且利用气势主导了辩论的进行。不过,吴大使也没有像以往在媒体上那样心平气和的讲故事说道理,而让人产生了勇猛斗士的感觉。他不仅仅过多较为武断的否认对手的观点,而且也在一些观点的阐述中过于绝对。俗话说,言多必失。吴大使在对一些观点的论证中,因为急于证明自己的正确而导致了一些从专业角度看不应该有的失误。比如,他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和平解决争端条款的意义拔得太高,认为这就能保证日本不会轻起战端。这样的语言未免显得不够成熟,完全不应该由中国人说出来说服自己。其实,在这方面历史上的教训已经是够深刻的了。1939823日,德国与苏联签署《互不侵犯条约》。1941622日,德国即撕毁墨汁未干的这项条约,对苏联发动突然袭击。人们不应该忘记这样一句世界名言,即大炮响起,真理就沉默了。在现实中,一纸条文是阻挡不住军国主义者侵略扩张的脚步的。另外,在中国是否面临围堵的问题上,吴大使的论辩也有点牵强。如果从论战策略上讲,即使事实真如其所言,吴大使也应该在这样的问题上蜻蜓点水即可。然而,他却讲了很多。

最近几年,中国周边环境恶化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不能用最严格意义上的围堵概念来看待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时局。就像吴大使多次提到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只要在全局的判断上不要出错,我们将周边的环境看得严重一些有什么不可呢?我们不是常常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在这一点上,吴大使的辩论没有得分。
我本人以说话为职业。根据自己的经验,罗将军和吴大使都没有在这次辩论中发挥出正常的水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主持人的问题。本来,在这样的节目中,主持人就相当于球场上的裁判。但是,在这场比赛中,裁判经常下场打球,在场上打球的时间不亚于两位真正的球员。而且,裁判常常中止球员运球以至于无数次的打乱球员的正常动作。这真让人搞不清楚究竟谁是球场上的主角。在这样的赛场上,如果球员能够超水平发挥,那才叫见鬼了。所以,我们应当理解球员们为了能够多运球而顾不了动作要领以至于发挥失常。
二、两点感触

看了罗吴论战的视频以及网友的评论之后,本人有些想法希望与读者分享。

第一,国家在对外关系中应该善用胡萝卜加大棒

记得西方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位即将退位的国王送给了准备接班的儿子一辆双马马车。国王分别给两匹马起了天使和魔鬼的名字。王子问这是为什么?国王告诉儿子,治理国家身边需要这样两种人。与这个故事的意思相近,古代著名政治学家马基雅维利告诫后代君王,若想治好天下,既要做狐狸也要做狮子。在对外关系中,外交就是天使和狐狸,而军队或武力则是魔鬼或狮子。一个大国要在复杂的大千世界如鱼得水,需要灵活运用这样两种力量。它们本身各自无所谓好坏,关键是看怎样得到运用。在这方面,美国是有一些经验的。百年前,它发明了胡萝卜加大棒的对外策略。现在,又提出软实力和硬实力的外交新概念。

中国本来是一个讲究中庸的国家。然而,在现实中我们则喜欢走极端,非要在猫的颜色上分出个黑白来。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像国宝熊猫那样将两种不同的颜色统一起来呢?动物世界的狐狸聪明而不强大,狮子虽强大但不是最聪明的。只有人类才同时具备了智慧和力量。在人类社会,真正强大的国家一定是把智慧和力量发挥到极致者。所以,在对外关系中,我们不应该把代表智慧的外交与代表力量的军事对立起来,非此即彼。而应该将它们有机结合起来灵活运用。没有大棒做后盾的胡萝卜注定是打狗的肉包子,而挥舞着的大棒之外没有胡萝卜的利诱,最多只能带来恐惧,无法长久。

第二,在和平时代,国家既需要鹰派,也需要鸽派

我理解,在中国所谓鹰派就是指那些多主张在对外关系中使用武力或通过示强而解决问题者,他们往往把敌人看得多些;而鸽派则是指那些多主张通过外交方式解决问题者,他们往往把朋友看得多些。本来,这些所谓的鹰派或鸽派人物应该只是集中在国家决策层。外交言和,军队言战是职责所在。但是在中国,民间的很多人士也把自己推到不同阵营中,有时彼此之间相互敌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我相信,在和平年代,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正常的情况下,绝大多数普通百姓是向往和平的,珍视和平的,主张和平的。只有内心脆弱不自信者才会轻视和平的主张者。当然,这并不否认在外敌入侵的战争时候,被侵略的国家的人民都应该奋起反抗,都应该是主战的鹰派。笼统的把和平时代影响政策决策的所谓鸽派人物与战时乞降、投敌叛国者混为一谈,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

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饱受外敌欺辱,一直没有机会报仇雪恨以证明自己真正站起来了。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的自信心远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没有强大的自信心,就会对周边的任何风吹草动保持分外敏感而不能按照自己的步调前行。如果我们还需要通过一些实际的行动证明自己的强大的话,那说明我们还不够真正的强大,我们还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有一篇文章的标题说的很好:你已经是狮子,何须证明自己强大?在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里,主张使用武力是要找出100个借口的,而和平是不需要理由的,因而鸽派势力要远大于鹰派。

然而,和平也不能成为我们在对外交往中一味妥协退让的借口。就我们这样一个还没有真正强大起来的国家而言,和平是祈求不来的,祈求来的和平不是真正的和平,也不可能持久。中国广博的国土和众多的人口,决定了我们发展强大的卫国军力是天经地义的。虽然我们也向往不怒而威的境界,但是在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之前,我们这只不发威的老虎就会被人当病猫。在这个意义上,在我们国家发展的这个阶段,多了一些主张强硬对外的鹰派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一个国家只有鹰派而没有鸽派,这个国家就会在对外关系中一味坚守强硬而不会在理性中妥协,最终走上危险的道路。同样,如果这个国家只有鸽派而没有鹰派,它必定在安乐中退化,最后连自己怎样败亡的都不知道。鹰派和鸽派应该在我们这样的国家并存。他们的作用是相互补充,相互提醒而不是相互对抗。在人类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不是因为其内部的团结和强大而称强世界的。中国也不会例外,也不应该例外。
</div>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