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赵公山人 收藏 15 1032
导读:胡新民: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粤剧一代宗师,中共党员红线女于2013年12月8日晚病逝。在12月17日的红线女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和胡锦涛、刘延东、刘奇葆、汪洋、赵乐际、胡春华、朱镕基、温家宝等新老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了花 圈,数千民众自发冒雨为她送别。这充分显示了党和人民对她一生的高度肯定。    红线女曾多次见到过毛泽东。其中有一次毛泽东和她交谈了很长时间。2012年1月11日上午,红线女的儿子,

胡新民: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粤剧一代宗师,中共党员红线女于2013年12月8日晚病逝。在12月17日的红线女的遗体告别仪式上,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和胡锦涛、刘延东、刘奇葆、汪洋、赵乐际、胡春华、朱镕基、温家宝等新老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了花

圈,数千民众自发冒雨为她送别。这充分显示了党和人民对她一生的高度肯定。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红线女曾多次见到过毛泽东。其中有一次毛泽东和她交谈了很长时间。2012年1月11日上午,红线女的儿子,广东省政协委员、著名媒体人马鼎盛对记者说:“我很期待母亲写一本书,就写三方面:红线女、粤剧和领袖。例如,1957年毛泽东和她四小时的接触说了什么,对粤剧、岭南文化有什么指示,这些事只有她本人才知道。”

多年来,特别是红线女去世时,报刊和其他媒体(包括党报和官网)有过不少关于红线女和毛泽东见面的文章。但是,笔者在读过后发现,这类文章没有一篇是完整准确的。其中包括《党的文献》2008年第6期的《毛泽东1958年12月为红线女题词》一文。很多后来的文章都以此文的内容为凭据。此文说毛泽东1957年接见过红线女,实际上毛泽东1957年既没有到过广州也没有和红线女见过面。至于马鼎盛说的“1957年”,是否受到该文的影响就不得而知了。下面,笔者就《毛泽东1958年12月为红线女题词》一文做个辨析。

该文不长,其主要部分内容如下:

“红线女,原名邝健廉,抗日战争胜利后去香港,1955年底回广州,加入广东省粤剧团。1957年毛泽东在广州曾经观看她主演的《昭君出塞》,并邀请她共进晚餐。毛泽东多次称赞红线女从香港返回大陆的正确选择,勉励她‘要做一个劳动人民的演员,一辈子为人民服务’。1958年12月,在武昌召开的党的八届六中全会期间,红线女随广东省粤剧团来武昌为会议演出。演出结束后,毛泽东接见演职员时,红线女提出,希望毛泽东给她写几个字作为座右铭,毛泽东欣然题写了鲁迅的这两句诗,并写了几句话,说明缘由:‘一九五八年,在武昌,红线女同志对我说:写几个字给我,我希望。我说:好吧。因写如右。毛泽东,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一日。’第二天,托人转交给红线女。”

笔者依据的资料是《新中国往事•文苑杂忆》(中国文史出版社)中的红线女的文章《思忆国家领导人对我的关怀》(下面简称为《思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七册和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毛泽东传》主要是对《思忆》中涉及的相关具体日期和日程的印证。另外还参阅了原广州市委书记欧初的回忆录《我亲见的名人与逸事》(广东人民出版社)。

首先要提到的是,红线女不是“抗日战争胜利后去香港”。《思忆》一文说:“我从1938年夏天开始到香港学习粤剧艺术,1939年春登上香港的粤剧舞台。”另据笔者核对“,抗战胜利后去香港”出自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七册《为红线女题词》一文关于红线女的注释。

据《毛泽东传》记载,毛泽东1957年并未到过广州。毛泽东是1958年到过广州三次。在广州期间,红线女见过毛泽东三次。这三次在《思忆》一文中均有记载。第一次是1958年1月24日。当晚毛泽东在广州中山纪念堂接见了广东省、广州市直属机关和广州军区的机关干部后,一起观看红线女主演的《昭君出塞》。

演出结束后,毛主席站在他的座位前向舞台上的红线女等演员们频频招手。这实际上是一次红线女参加集体活动的远距离“见面”。第二次才算是有了直接交流的见面。1958年4月13日,毛泽东再一次来到了广州。这次来主要是为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做准备工作,同时调研广东的经济情况。此次广州之行一直延续到5月1日。在此期间,红线女两次见到了毛泽东。一次是在广东省委办公大楼五楼会议室举行的舞会上。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陶铸让红线女坐在毛泽东坐的那个小圆桌旁。红线女在陪毛泽东跳舞时,毛泽东对她说:“你从香港回来是对的,人家怎么说你也不要管,人家还想你死呢,你也不要管他,你走你的路,走对了继续努力走。”红线女回答道:“刚回来,什么也不懂,也会有不适应的地方,请毛主席给我写个座右铭,让我有所依据地努力前进。”毛泽东很爽快地回答了一句:“好嘛!”这就是毛泽东为红线女题词的起缘。

这一次他们谈话的时间比较长,也就是马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鼎盛所说的“四个小时”。《思忆》记载:“这天晚上我一直坐在桌子旁听毛主席幽默、风趣海阔天空地谈着。我面对着毛主席这位伟大的人物,我感到他是平易近人的。毛主席对天文、地理、历史、文学无所不知,博学多才,我认为他应该是中国的一位伟大的文学家、诗人、历史学家。毛主席向我讲了许多有关文学艺术的见解。毛主席要我读中国古代四大名著:《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他说这些名著应该是中国人足以自豪的文学财富。”接下来的谈话内容是毛泽东对《红楼梦》和《西游记》的一些具体评价。第三次是1958年4月30日。4月27至29日,毛泽东在停泊在珠江边一艘小船上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结束后的4月30日下午,毛泽东由陶铸、朱光等省、市领导人陪同,视察广州市郊的棠下农业社。傍晚,毛泽东在广州冶炼厂码头游泳后,在船上接见了红线女。《思忆》一文记载了这个过程:“我第三次见到毛主席,是陶铸同志和曾志大姐带我到广州珠江开阔的江面上一艘游船上去见他。”“毛主席游完泳上船后,我们一起吃饭。毛主席还是那样健谈。他很爱吃辣椒。他问我:‘不吃辣是不是怕影响歌喉呢?’我说:‘这也不一定,湘剧团的演员就不能离开辣椒,你爱吃辣的,为什么声音还是那么清澈响亮呢?’大家都笑了。我看到菜盘上有苦瓜炒田鸡,我说:‘主席,田鸡肉对人是很有益的。’毛主席说:‘青蛙是益虫,我是不吃的。’我想主席一定是想着保护农作物的问题了。当毛主席知道我晚上还有演出的时候,他就默不作声了,匆匆吃毕就走了。”

毛泽东在1958年4月答应的给红线女写座右铭的事情,直到当年底红线女在武昌第四次见到毛泽东才落实。1958年11月28日到12月10日,毛泽东在武昌主持召开党的八届六中全会。会议期间,红线女随广东省粤剧团来武昌为会议演出。《思忆》一文有这样的记载:“他(指毛泽东)看完戏,我送他出戏院大门,我对他说:‘主席,你不是答应写一个座右铭给我吗?’毛主席好像恍然记起似的说:‘好!’第二天,他就派人送来了一封信,并将亲笔书写的鲁迅先生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条幅给我。在信中他写道‘:……活着,再活着,更活着,成为人民的红线女。’”关于该信的内容,《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七册《为红线女题词》中是这样的:“一九五七年,香港有一些人骂红线女,我看了高兴,其中有黄河(香港艺人)。他骂的是他自己,他说他要灭亡了。果然,已经在地球上被扫掉,不见了所谓黄河。而红线女则活着,再活着,更活着,变成了劳动人民的红线女。一九五八年,在武昌,红线女同志对我说:写几个字给我,我希望。我说:好吧。因写如右。”红线女的回忆是“成为人民的红线女”,而《为红线女题词》一文是“变成了劳动人民的红线女”,此句应以后者为准,因为此信的原稿在“文革”中经周恩来过问得以保存在有关档案部门。

此后红线女再没有和毛泽东谈过话。但这四次见面使红线女深深感觉到毛泽东是平易近人的,是很关心普通老百姓、特别是农民的。“文革”后期,她曾给毛泽东写过一封信,并得到了毛泽东的重视。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1975年8月5日,她在给毛泽东的信中说,最近我到延安、大寨、红旗渠参观学习,发现那里的食盐卖得太贵了。太原食盐是一角一分一斤,林县卖一角三分,昔阳县臬落大队卖一角六分,其他有的地方还卖到了一角八分。山区的盐比城市贵那么多,我觉得这是对待山区,特别是老解放区的态度问题。像食盐、布匹这类人人不可少的生活必需品,必须照主席历来关心群众生活的教导去办。因此,僻野山区的盐价,就是要比城市低廉才对。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毛泽东于1975年8月13日对这封信作出批示“:印发政治局在京各同志,并议一下。”红线女的这封信和毛泽东的批语,作为中共中央1975年9月23日至10月21日召开的农村工作座谈会会议文件印发。据说后来交由当时的国家计划委员会具体办理。

毛泽东和红线女说了些什么?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毛主席如此关怀红线女,而她的逆子马鼎盛却逢毛必反!在旧中国,像红线女这样的艺人,无论有多红,都逃不脱成为达官显贵和黑恶势力身下的玩物的命运(甚至越红越是如此)。如果不是解放,马鼎盛即便仍会出生,恐怕他都无法说清楚他父亲究竟是谁。是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才使红线女她们翻身解放,彻底摆脱了任人侮辱悲惨的命运,堂而皇之的成了“人民艺术家”,得到国家和社会的尊重。而作为红线女的后代,马鼎盛不感恩也就罢了,反而动辄攻击毛主席,甚至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实在令人无法理解。老天爷真是白给了他一张人皮!

2楼 大度容人
毛主席如此关怀红线女,而她的逆子马鼎盛却逢毛必反!在旧中国,像红线女这样的艺人,无论有多红,都逃不脱成为达官显贵和黑恶势力身下的玩物的命运(甚至越红越是如此)。如果不是解放,马鼎盛即便仍会出生,恐怕他都无法说清楚他父亲究竟是谁。是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才使红线女她们翻身解放,彻底摆脱了任人侮辱悲惨的命运,堂而皇之的成了“人民艺术家”,得到国家和社会的尊重。而作为红线女的后代,马鼎盛不感恩也就罢了,反而动辄攻击毛主席,甚至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实在令人无法理解。老天爷真是白给了他一张人皮!
我倒不是为江青开脱罪责,一般讲,严凤英之死是江青的文化专制主义所害。但是,江青委实没到合肥来!更没有介入安徽省红梅戏剧团的文化大革命,直接责任是谁呢?那些斗过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