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鲁甸人民没钱盖抗震房(转)

右护军 收藏 2 161

“新华社发布”客户端云南龙头山镇8月6日新媒体专电 “我不知道我家所属位置在地震带上,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事。”云南昭通市鲁甸县龙头山镇翠屏村的赵明旺今年38岁,他在2012年新盖的两层小楼在这次6.5级的地震中基本完全垮塌。


其实赵明旺并不是不知道他家位置在地震带上,他也不是完全没有经历过地震,他只是不知道“地震带”的含义就是可能发生强烈地震。


房子抗震能力的提高没有跑赢更大级别的地震


赶赴现场的“新华社发布”客户端记者看到,不管是砖混结构,掺杂了少量钢筋的儿子的新房,还是在新房隔壁的土木结构的父亲的老房,都在此次地震中垮塌,老房更是几乎粉碎。


村里其他人的房屋基本也全部被毁。万幸的是,地震发生时,绝大多数村民都在山上采摘花椒,而没有待在“危险的房子”里。


不过,这个5600多人的村子里依然失去23条曾经鲜活的生命,还有56人重伤。


经历了这次悲痛,从来没有接受过防震演练的赵明旺等村民终于意识到“地震带”的真正含义。


而这种意识,明明在2003年时就该树立。


2003年11月15日凌晨2时49分,鲁甸县发生5.1级地震,造成4人遇难,14人重伤。地震专家解释说,尽管震级不高,但是地震距地表浅、当地房屋抗震能力差是主要原因。


11年后,还是因为这些原因,截至6日16时,云南鲁甸6.5级地震已造成589人死亡。很多人死在了倒塌房屋的废墟下。


在地震多发地区,平时遮阴挡雨却没有抗震能力的房屋实际上等于一颗颗定时炸弹。


最令人遗憾的是,11年来,当地房屋抗震能力的提高却没有跑赢更大级别的地震。


“不舍得花这么多钱盖房子,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因为贫穷。”龙头山镇人大主席李昌虎告诉记者,鲁甸县是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区县,农民人均收入低,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盖符合抗震要求的房子。


“这几年由于村民外出打工,积累了一定收入,村子里有钢筋的房子才盖了一些,但是村里60%房屋还是砖瓦结构。我们也没有办法强制要求。”李昌虎说。


鲁甸县经贸局局长蔡明告诉记者,其实在鲁甸2003年发生地震后,县里就出台过补助抗震房的指导意见,达到抗震效果的村民新建房屋,县里将给予一万元补助。


“但是根本就没有推广开来。符合要求的抗震房要十几万元,这一万元的补贴在村民看来是杯水车薪,根本就不划算。”蔡明说。


一位基层干部给记者算了一笔账,60平方米的抗震安全房,仅圈梁和构造柱就需要2万元,山村农村建房的交通成本和人工费用比平原高,每平方米需1000元至1500元,最少投资6万元。而且农村家庭生产要求大于生活要求,建房面积往往大于60平方米。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数字是,鲁甸县农民人均年收入为4300元,近60%的农民每日生活费不到7元。


“平时很难意识到抗震房关键时刻会起到救命作用。村民们不舍得花这么多钱盖房子,也拿不出这么多钱。”蔡明说。


在昭通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由当地住建局于2013年10月10日发布的“农村危房改造及地震安居工程建设专报2013年第7期”显示,昭通市11个县的农村危房改造及地震安居工程信息录入情况排名、开工情况排名、竣工情况排名等统计中,鲁甸县均是倒数第一。


在昭通市农村危房改造及地震安居工程竣工情况排名表中,鲁甸县的竣工率仅有0.08%。即使是排在第一的盐津县,也仅有22.75%。


住建局在发布信息的最后一段写到,农危改任务下达到各县区的建设时间已过半,但各县区2013年农危改竣工率均较低,请各县区务必高度重视,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狠抓落实,确保2013年12月31日完成2013年农危改建设任务。


这项旨在保证群众安全的救命工程,在一些仍然住在土坯房、茅草房的困难群众眼中,却是又盼又怕。


而昭通市的地方财政也吃紧,2013年度预算支出只有260亿元,拿不出太多钱来补贴辖区内410万农村居民。


地震灾害损失近80%在农村,如何破解?


记者在灾区看到,有抗震设计的一些楼房确实没有倒。


在震中龙头山镇,土坯房大多坍塌了。但就在一片废墟旁,6栋采用了抗震设计的小楼屹立不倒。


鲁甸县龙泉中学内,一座1992年建成的教学楼由于缺乏抗震设计全部坍塌。而学校2009年用国家专项拨款建成的抗震教学楼和宿舍楼依然坚挺,只有小部分墙体开裂。


根据中国的防震减灾规划,2020年前后全国县级以上城市应能够抗击6级左右地震。


“但在云南,尤其是偏远的州市,基础设施尤其是民房基本是不抗震的。”云南省地震局地震防御处处长张俊伟说。


同样由于资金紧张,云南震区道路缺乏抗震设计,毁坏严重,救援力量进入困难,打通生命线一度成为救灾最严峻的任务。


“跟山东、浙江省份一些富裕的农村相比,云南、贵州、四川等省份的农村相对贫困,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仍然存在区域发展不均衡的问题,”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王忠武说。


中国西南地区地处喜马拉雅地震带,自1976年唐山地震以来,中国经历的大地震几乎都发生在西南部。然而,人口稠密的西南诸地却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


西南地区贫困人口大多数居住在高寒边远的深山或干旱缺水的谷地,很多地方还是长期落后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扶贫开发的难度非常大。


此次发生地震的云南省2013年人均GDP是全国平均水平的60%,是上海的四分之一。


除了区域发展不均,城乡贫富差距也制约中国提升抗震能力。根据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的评估,近五年的地震灾害损失近80%在农村。


“需要改造的云南农村危房数量仍然居高不下,农村的房屋抗震性差几乎是普遍现象。要彻底改变这种局面,需要国家政策倾斜,也要寻找多渠道筹措资金的办法。”一位云南的基层干部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