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西方利益格局

最近看到[东方时评]和[昊天经纬]两大家连续贴对西方利益控制全球格局的分析,他们的评论中心都如出一辙,不知道有铁血的网友是否读过,如未读过,可以百度我的[]内关键词看看,有些观点还是值得琢磨的,帖子虽说都有点长 ,一两天才可以读得完的,以下摘自一网友对他们长篇的总结性评论

其实大家冰雪聪明往往一点就透,按照东方贴,西方总体而言是“资本控制国家”的,有资本利益、国家利益两大类:美国资本利益、欧洲资本利益;美国国家利益、欧洲国家利益。这里就有一些基本格局与现实需要理清的,否则东方贴只能糊涂读了。

1、美国资本利益和欧洲资本利益共同构成西方资本利益,二者同源,利益分配上有大小头之分,但都沾美元本位制的光;而欧元横空出世 后美国资本利益与欧洲资本利益显然就有了一些矛盾,但关键时刻仍可以调和,因为根子上是“西方主导世界金融霸权”。

2、美国国家利益与欧洲国家利益却无法构成“西方国家利益”,因为并没有类似“美元霸权”的东西将欧洲国家利益与美国国家利益捆绑的,反而欧元横空出世后欧美国家利益变得彻底不可调和,北约进一步虚化就是非战争状态下货币因素比军事因素对一个国家重要的多的铁证(战争状态下反过来咯,也就是现代国际斗争是时间空间上无死角的,要么金融掰腕子要么军事死磕)。

3、美国资本利益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借尸、附体、控制、利用、透支”。如果不能体会美国是一种资本主义国家中的资本主义国家、飞机中的战斗机,人类历史上资本控制单一国家最严重的社会形态,就根本理解不了美国、欧洲、中国诸般斗法中的无数种精微、奇诡变化可能。美国资本对美国国家利益的渗透体现在经济、军事、金融的一切方面,而中东石油危机后前者则全面控制、主导后者,二者在债务美元(不管是前期的强势美元还是后期的弱势美元,都是为了“借钱、印钱过好日子”这个目标)上是有最大的共同利益的。换言之美国资本利益最终“婊子无情”弃美国这个躯壳而去,则必定是美元本位制无法维持的缘故。

4、欧洲资本利益同理与欧洲国家利益在“欧元”问题上有根本的共同利益,类比上面是不难理解的。有人要问了“那为何欧洲资本利益不与美国资本利益决裂呢”?这是因为欧美资本仍在一个紧密联系的、且主导全球的结算平台上运作,在对“非西方利益”的各种交换中有共同利益。而欧元(欧盟)建立的原教旨东方也说了,就是欧洲资本利益有自己的小算盘并希望终有一日能茁壮成长为大算盘继续打欧洲资本主导世界的主意。

5、上述四者构成西方基本利益格局,它们有时一致对外有时内部相互找茬有时借外力削弱对手。“西方”不是铁板一块这个好理解,从国家形态的层面上欧盟与美国的对立就算你从前没觉着这两年的欧债危机也应该会让你有点感觉,对于中国人来说最不好理解的其实就是在一个国家之内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的对立统一关系:美国资本把持着美国金融体系,深度涉入美国的军工体系、美国的政治体系,也就是美国“国家机器”对资本的绝对控制力比咱们实在天差地远,绝对不能拿中国为模版把美国想成铁板一块,否则越看越出错。

6、关于“防空洞”与资本的胜利大逃亡上西方资本是有经验的,二战前(期间)的欧洲资本大逃亡的前前后后本来就是一场超级历史大戏,一战战败后被极尽政治军事阉割的德国(从李斯特到俾斯麦到希特勒,德国的国家控制资本情节历史上就是浓重的),在碰上1929的超级危机,不能不说资本主义的“定期收割机制”在欧洲玩大劲了给了法西斯滋长的必然社会土壤。而此次大逃亡的全面性、方式方法等,需要我们在当下深刻地总结。

当中国面对西方

站在我们自己的角度,起码先分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朋友和敌人的微妙差别微妙转化等等,才谈得制定我们自己的应对计划:

1、防止被西方国家利益在军事、政治层面压制、围堵;

2、防止被西方资本力量(通过金融机制)控制、收买;

3、打掉美国全球霸权后(美国国家霸权、美国资本霸权)防止西方资本在欧洲“再造美国”,也就是彻底地革“西方资本主导世界金融”的命,重塑全球政、经、金格局。

其中最后一点是最重要的,不离毛主席的“革命的彻底性”,不是机械地将美国政治军事霸权打垮便罢,是彻底地终结“资本控制国家”,欧盟是“欧洲国家利益”,美国是“美国国家利益”,在全球层面实现“国家控制资本”,扫除全球现有不合理经济政治金融秩序(本质是生产关系)对全球生产力发展的制约。(资本控制国家下的“资本全球化”永远是少数人的,为少数人的利益最大化而主动扼杀生产力的发展,届时杀奶牛、倒牛奶的一套永远会重复出现。而国家控制资本下的资本全球化则是咱现行的国家资本主义推广到全世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实现人类整体的自由发展。二者有本质不同,后者相对于前者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更高级的形式,命题太宏大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这里不谈。)

东方就现下局势给出的N方主要意图以及各攻防突破口

1、中东的全力破坏、或边破边立

初等的——可控破局——美国国家利益从中东、中亚等力所不能及地方有序撤出,继续保有对以、阿的中东安全框架的控制,石油美元继续运行,在运行的基础上以叙、伊为突破口持续制造问题最终弄出防火墙绝对地巩固美元本位制;

中等的——全面破局——终结美元霸权,斗争求团结得来的团结(中、欧、俄的国家利益合作);

高等的——暴力破局——终结美元霸权,中东彻底脱离世界控制(中俄,欧、美隔绝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各玩各的,看谁先顶不住);

2、可以明确的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家是资本寄身的平台,我们必须用“爆破”的决心去迫使欧洲国家利益、欧洲资本利益选择“全破”的结果。因为相比于中级的“全破”,“可控破局”下的美元霸权通过“水淹”而空前增强有利西方资本总体而不利欧洲国家利益,由“可控破局”转为“全面破局”,西方资本利益整体不能承受这种结果但对欧洲国家利益却没什么干系可能还会比美元霸权空前强化好点儿,因此如果仅有“可控破局”和“全面破局”两个选择时,我们实在没法保证欧洲国家利益最终不会屈从于西方资本的威逼利诱最终选择实质参与“可控破局”,因此站在中国为首的、实力足够的南方经济面前,我们必须给欧洲国家利益可见的第三种结局就是“爆破”,有对比才有差距,奥秘在于向其严重提示:一者是我们有能力强行启动情况三,二者是启动了情况三你欧洲国家利益将吃不了兜着走,三者是我们有信心能在最后各经济体拼内功活到最后,总之你一定碰不上你YY妥协的情况一。所以,跟着我一块儿选最终的“全面破局·情况二”吧~~~~

说道这儿,这期东方都没啥新信息量,“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都说了一年多了,不就是这回事?说白了我们在“人类大义”的高度逼欧洲国家利益作选择而不是求着它,怎么逼?就得做出关键时刻绝不怕“核”谈一下的一切准备,若预设中就放弃了这选项则断无以斗争求团结最终“说服”欧洲国家利益的可能,真把自己当耶稣了?

谈“最不愿见到的……排列……”

情况一——可控破局——最终排列:美、欧、俄、中(因为先收买俄再围攻中,最后被围攻的死得最惨,当然这种情况下没俄罗斯啥事儿了它将和巴西一路货色,亦即:美、欧、中);

情况二——全面破局——最终排列:中、俄、欧、美(后二者将成为“去资本利益化”的欧洲国家利益、美国国家利益);

情况三——暴力破局——最终排列:…?…中…?…?(谁能活下来?说不准,反正咱觉着咱能,按咱的准备咱觉着自己肯定能。)

后两者对应的是西方资本利益“资本控制国家”梦想历史性的终结,虽然说全面破局后建立新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非一蹴而就,但在东方的视角下,终结300年来西方资本的霸权是历史的质变。

美国国家利益崩溃&美国资本转入欧洲平台继续运行

谈这个问题还是要把握东方贴一直以来基本的结构划分技巧。首先应该明确,可控破局下西方资本若最终“水淹”成功,美国国家利益与西方资本霸权得到空前加强,是不用谈什么美国资本向欧洲平台的大逃亡、欧美资本的欧洲大会师的。因此和逃亡、转移有关的,一定是全面破局或暴力破局后,美国国家利益这躯壳不堪美国资本利益继续使用的情况下发生的。这里东方提出了两个版本:

简单版:美国资本在美国国家利益被打回原形(金融霸权没了,军事霸权自然也就没了;产业空心化,经济霸权早就没了)后,对美国国家利益落井下石并彻底吸干,然后转入欧洲。

复杂版:西方资本作为一整体以欧洲平台在未来实现资本控制国家乃至世界的原教旨,则一切“国家利益”过去、现在、未来都将是它们的敌人,需要被控制的对象。因此,纵使到了要“转出”的那一天,也要是美国家利益与中、俄火拼两败俱伤(政、经、军),自己借欧洲平台之“尸”还魂,继而推出欧元霸权,收编火拼过后的美国、与中俄为首之南方经济。

如果西方资本预示到全面破局以上惨烈程度的破局不可避免,以上就是它的求生并为未来发展奠基的思路,而具体操作又是怎么个操作法呢~?作为伊核问题外围的叙利亚问题就是“使火拼”的核心:原因是美之国力武力解决内嵌(中俄意图的)全球新秩序的伊核问题已变得不可能,故美国资本利益操纵美国国家利益转而围攻叙利亚问题,围而不攻(能武力解决而不解决)的原因是即使对叙动了武战胜之也没用,因为解决完叙问题后立马又要面对那个武力解决不了的伊核问题,更别提期间的潜在变数。因此对叙利亚的“围而不攻”是美国资本利益操纵美国家利益弄出如此的局面,为美国资本亲自上阵以金融霸权实打实地策动防火墙作必要准备。美资本利益亲自上阵孤注一掷地进行防火墙准备同样是客观形式的不得不然——已到了逼得幕后老大不得不出马的时候了。一旦亲自上站也玩砸了,首先被拆解的就是(美国国家利益、美国资本利益共同受益的)美元霸权——作为主导西方资本的美国资本接下来立马就要面对一个“逃?怎么逃?”的问题。

但复杂之转进之所以复杂,在于需要同时完成西方资本借尸欧洲平台、进一步瓦解美国国家利益、制造美国国家利益与中俄的进一步火拼、以欧洲平台为依托水淹、收编南方经济的“mission impossible”,之所以要都完成,就在于从美国的失败经验看,上述一项完不成,西方资本未来借欧洲平台实现“资本控制全球”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