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惊诧:李鸿章竟然不是卖国贼?

近些年来,为历史人物“翻案”之风大盛,最成功者莫如李鸿章了。这点最起码在论坛上就可以看出,为李鸿章头上那顶“卖国贼”的帽子鸣不平的大有人在啊!

据我所知,李大人算是老资格的卖国贼了。

1885年正月,属于左宗棠的湘军系统的黑旗和恪靖定边军在与法军“镇南关之战”中取得了陆地战场上的决定性胜利,法国茹费理内阁垮台!然而,就在此时,李鸿章却在天津与法国了签订《中法会订越南条约》,主要内容就是确认了1884年战局对中国不利时,法国和越南签订的条约,其中否定了中国对越南的宗主权,改由法国全权管理越南;中国西南的门户被打开了!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丧权辱国条约,是世界外交史上空前绝后的奇闻:罕见地在世界外交史上搞出一个特例,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

面对李大人如此维护世界和平之举,全国舆论哗然!左宗棠对此更是义愤填膺,指责李鸿章“对中国而言,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李鸿章误尽苍生,将落个千古骂名”。李鸿章恼怒之余,决定拿左宗棠的下属开刀,指使亲信潘鼎新、刘铭传等陷害攻击“恪靖定边军”首领王德榜、台湾兵备道刘璈,使他们失去兵权。左宗棠一气而亡!!!!

左宗棠一死,中国再没有硬骨头了!!李鸿章终于可以放肆地弓着腰在世界列强面前周旋,抖抖索索地在不断的不平等条约上签字画押了!

其实,翻一下晚清小说《孽海花》就知道,李鸿章人人皆曰可杀,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如果说左宗棠对李鸿章的评语是“党争”的话,那么甲午海战之后社会上流传的“不怕倭寇来,只怕中堂反”,“卯金顺写是劉,劉将军镇守台湾,应赐永福;子木逆书为李,李傅相出卖祖国,当罪鸿章。”……这可都不是左宗棠的授意啊!

众所周知,李鸿章从1870年就开始掌管晚清外交之后,一手经办的《中法新约》、《马关条约》、《中俄密约》、《辛丑条约》……等等一系列外交条约丧权辱国可谓是史无前例,空前绝后了。但是,近年来,在翻案者如花妙笔推波助澜之下,不仅在中学历史教学中开始为李鸿章开始洗白了,甚至在一些精英公知的笔下,李大人俨然成了维护国家利益呕心沥血的“民族英雄”了!

中国惊诧:李鸿章竟然不是卖国贼?

精英公知们为李鸿章翻案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弱国无外交,李鸿章是职责所在、代人受过,要怪就怪慈禧老妖婆,所以李鸿章不能算是卖国!

在下对这个高明的推理真的是目瞪口呆:因为是受他人指使而杀人,所以杀人犯就是无辜的?因为是老佛爷让李鸿章签这些卖国条约的,所以卖国的是慈禧,跟李大人一毛钱关系没有?

对于这些令人痛心的条约,我不想再重复,我只想问问这些精英公知:这些条约的丧权辱国、贻害子孙万代,其中利害李中堂知不知道?李大人是不是最终恭恭敬敬的在这些条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如果说慈禧老佛爷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妇道人家的话,你李中堂可是饱读诗书、知礼义明廉耻的堂堂大清帝国股肱重臣啊!如果说慈禧是卖国的主谋的话,难道你李大人不就是操刀手吗?

这里,容我先给大家介绍一名籍籍无名“民族英雄”:清驻俄公使杨儒。

1890年,八国联军侵华,在沙俄威逼利诱之下,驻守东北的满族大员增祺竟然与沙俄订立了《奉天交地暂且章程》,要东三省割让出去。清政府闻听得讯后“殊深骇诧”,急令驻俄公使杨儒交涉。经多次协商,沙俄将修改后的十一条送给杨儒,限十四天画押,杨儒虚与委蛇,就是不签字。沙俄只好给“老朋友”李鸿章施压,而李大人呢,一点也不辜负沙俄的期望,提出在蒙古、新疆路矿权不丢的条件下接受俄方条款,并电令杨儒“势处万难,不得不允”。而老佛爷呢,明知李大人又要卖国了,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给电令杨儒:“惟有清全权(杨儒)定计,系在杨公使一身。而沙俄得知李鸿章电令杨儒“酌量画押”后,也立即讹诈病重的杨儒,要求其签字画押,杨儒则充分利用各国列强之间的矛盾,就是拒不签字,最终沙俄收回和约。而杨儒久劳成疾,数月后这样位一身凛然正气的忠义之士,无声无息地客死在严寒当中的圣彼得堡,以身殉职,至死没有屈服沙俄的淫威!

中国惊诧:李鸿章竟然不是卖国贼?

跟李中堂比起来,杨儒不过是个芝麻绿豆大个小官。而此时,老佛爷正带着儿皇帝狼狈西狩,帝都都让八国联军占了,大清帝国此刻算是史上最“弱”的时候吧?可是,杨儒实在是不识时务,李大人已经明令“不得不允”、“酌量画押”了,老佛爷也放权了,可这个小官偏偏有个硬骨头,硬是顶住了沙俄的威逼利诱,捍卫了民族尊严。

而我堂堂大清国的股肱重臣李中堂呢,只要列强一跺脚,一威胁,李鸿章就失魂落魄,赶快议和,割地赔款。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李大人却命“只自扎营操练,勿遽开仗启衅”,在他的一手操纵下,签订了《北京专约》;1883年,中法战争清政府占据优势时,如前所言,李鸿章却大放厥词说什么“未可与欧洲强国轻言战事”,即使“一时战胜,未必历久不败,一处战胜,未必各口皆守”,还吓唬老佛爷说中国“兵心民心摇动,或更生他变”。李鸿章这种死不要脸卖国嘴脸连请朝廷官员都看不下去了,指责他“诚不知是何肺腑”,“舆论均集矢鸿章,指为通夷,致比诸秦桧、贾似道”(《中法兵事本末》),要求“立予罢斥”。

真服了李中堂的超强心理素质了,清政府战败,要卖国;中法战争清政府不败,还要卖国!

为什么西方列强要把李大人吹捧为什么“政治家”、“外交家”,不就是因为跟杨儒这样的硬骨头比起来,李大人最合洋大人的口味吗?卖国不是件容易事儿啊,慈禧能有多大能耐“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没有李大人死不要脸忙前忙后,他一个老娘们能如此完成如此卖国大业?

苏武牧羊十九年持节不屈,文天祥宁死不降留取丹心照汗青……中华民族历来不乏视死如归的民族英雄,不乏威武不屈的外交家,还从来没有见过卖国这么起劲的“外交家”、“民族英雄”的。

更不要脸的是,在与沙俄签订《中俄密约》时,李中堂竟然还收受沙俄几百万卢布的贿赂,从而把中东铁路的修筑权、经营权以及沿线采矿权等卖给沙俄。正如俄国外交部前副司长沃尔夫在其未发表的回忆录中所说:“李鸿章带着这个签了字的条约和袋子里两百万卢布返回北京,在东方,良心有它的价钱。”也正因为他的贪婪,民间才有“宰相合肥天下瘦”的讥讽!

我不知道,正当倭寇小儿、菲佣无赖无理挑衅,美霸暗中较劲的时候,精英公知们却要费尽心机为割地赔款、无耻卖国的李鸿章翻案,到底意图何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风楚


李鸿章作为清末最有实力的军阀,从1870年到1895年非常不可思议的长期担任和控制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完全打破的朝廷正常的官员任职制度,足见李鸿章其实已经与朝廷分庭抗衡。也就是说李鸿章手里掌握着基本不受朝廷控制的私人武装和政权,是仅次于慈禧老妖婆的中国二号实权派人物。



但是李鸿章掌权的二十五年里,却没有真正为中国带来进步和发展,完全成为淮军集团贪污腐败、堕落和官官相护、人情世故的庇护着和维护者,为一己私利腐蚀着中国的肌体,把中国变得奄奄一息。对中国落后有着严重不可推卸最大责任者之一的李鸿章,一手造就的甲午战争的失败后,居然还恬不知耻“我只是裱糊匠”,没有一丝一毫反省自己对中国造成的伤害,“辜负了中国人民让他掌握巨大权力长期二十五年的期盼”。








二十五年,日本的维新派,将落后的日本走上腾飞的道路。二十五年,中国共产党改革开放后,使得中国重新走上民族复兴的道路。同样二十五年,中国在慈禧、李鸿章为代表的统治集团,却以“裱糊匠”的方式使得中国走向沉沦和堕落,可见李鸿章之流实属中国历史最腐化无能的人物,是注定要被历史淘汰和唾弃的垃圾。

今天,李鸿章的后人和既得利益集团,居然恬不知耻的试图“美化、打扮”李鸿章,替李鸿章之流翻案。这种行径,实质上就是试图重新让中国沉沦,走上歧途!李鸿章及其既得

7楼 大度容人
洋务运动是清廷自上而下推行的,这是腐朽不堪的清王朝身上的一个“亮点”,而办洋务的大员就是李鸿章、盛宣怀、左宗棠等人。洋务办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以失败告终,但李中堂却发足了洋财,成为“富甲天下”的大官僚买办,与当年的巨贪和珅相比毫不逊色。留美的洋务要员容闳说了句实话,他李中堂“绝命时有私产四千万两以遗子孙”。时人风传“宰相合肥天下瘦”,实在是为点睛之笔。
李鸿章和后来的蒋宋孔陈一路货色,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都是国贼!是蠹虫!是吸血鬼!

不把历史上著名的卖国贼洗白了,那些公知精英做同样的事,会被国人骂的。

用句小日本的话来说,李鸿章根本没有国家意识,自己的派系利益最重要,国家人民排在最后面

宰相合肥天下瘦。








一语道破天机。





如今给李鸿章翻案的有两种人



第一 类 祖上和李合肥 同属于买办集团的,这类人 给李合肥解套 就是为了给自己先人解套,否则 被人骂做卖国贼 也不舒服。



第二类 就是目前已经成为买办或者一心想成为买办的人。





所以 你可以看到 给李合肥漂白的 既有民间的人 也有体制内的人。





李鸿章的淮系 和曾国藩的湘系其实是中国近代买办和军阀的祖师爷。





清末国家虽然散乱 但造成国家再无法凝聚的原因在于 曾李二人 所培育和树立的榜样 引领了割据的潮流。使得国之不国。



李鸿章和曾国藩 就是叶利钦式的人物。携洋以制上 养军以自固,以国家利益为赌注,博个人之雄长。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