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名将檀道济:刘宋朝廷自毁的“万里长城”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15 5132

南北朝名将檀道济:刘宋朝廷自毁的“万里长城”


原标题:南北朝名将檀道济:刘宋朝廷自毁的“万里长城”——来源:中华军事网

我们都知道可以把良将比喻为万里长城。创造这个典故的主人,本身就是一员良将,屈死的良将:南北朝时期,南.刘宋的大将军檀道济。


檀道济无罪被冤杀时,愤怒地呐喊道:“乃复坏汝万里之长城!”

你们这么干,是自毁长城!

这是实在话。不过等凶手有所察觉,已经为时晚矣。真理往往总是这样,不到它失去意义,你就无法发现其价值。

檀道济的事迹,主要见于《宋书·列传第三·檀道济》、《南史·檀道济列传》和《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二十》。《资治通鉴》大家都知道出自司马光,只写政治斗争和政治人物,以总结得失,鉴古知今;《南史》、《北史》是唐朝史学家李大师、李延寿父子的作品。李大师之所以要重修《南北史》,因为当时南北分隔,“南书谓北为'索虏',北书指南为'岛夷'。又各以其本国周悉,书别国并不能备,亦往往失实。”所以要钩沉史海,打通南北,自成一家。其中《南史》以《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为本。撰《宋书》的沈约是南朝官场不倒翁,历宋、齐、梁三朝,官儿越做越大,一生富贵。此人执齐梁文坛牛耳,大力奖掖后进,对刘勰的推举尤其被传为佳话;虽政绩平平,“用事十余载,未尝有所荐达,政之得失,唯唯而已”,然而史才突出,一生撰写三代国史,对文章之事极其看重,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位:萧衍称帝后依然不忘文人本色,有次跟沈约单挑,标的是关于栗子的典故。二人各自写下,结果沈约不敌,少了三条。沈约事后这样解释:“此公护前,不让即羞死。”意思是说萧衍贵为天子,所以我得让着他。偏偏萧衍又较真,险些将沈约治罪。二人最后确实交恶,沈约忧惧而死。南唐后主李煜词中有这么一句:沈腰潘鬓消磨。其中的“沈腰”便是指沈约。他暮年腰身极度苗条,想来与忧惧不无关系。

这样一个文人,必然会对自己的文字负责。所以《宋书》中的檀道济事迹,可信度不容置疑。而上述几本史书,关于檀道济都有两个基本口吻:首先他有将帅之才;其次他有不白之冤。《南史》甚至记载,檀道济被冤杀的当天,京师建康地震,随后地上生出许多白毛,这样一首歌谣慢慢流传开来:“可怜白浮鸠,枉杀檀江州。”

江州此地每每令历史心痛。数百年后,司马白居易又为一位流落天涯的歌女潸然泪下,青衫湿透;可是比起那位老大嫁作商人妇的琵琶女,刺史檀道济的冤屈,又何止千万倍!

腾空位置

西晋是个速朽的王朝:从灭魏时计算不过五十一岁,假如从吴亡开始统计,更是只有短短的三十七年。

如今常有桥塌楼垮的报道,比如重庆的虹桥,所谓豆腐渣工程云云。其实要把桥建塌、楼盖垮,相当不容易。因为国家有强制性的设计规范,工程师设计时已经留出安全系数,国家越富有安全系数越大。一般来说,只有设计、施工、建材甚至地质同时出现问题,才会导致桥塌楼跨的极端状态,否则顶多出点小毛病,只需略微维修加固,不耽误正常使用。

同样的道理,让一个刚刚统一的鼎盛王朝在五十年内迅速垮台,没有非常之辣手也不行。司马炎和他的宝贝儿子司马衷,愣是不缺乏这样的手段。他们联手毁掉西晋后,残余势力仓促南渡,华夏文明才没有断档,历史重新进入南北大分裂的状态。

魏晋一直重视门第,门阀士族长期掌握朝政,最有代表性的当然是王氏与谢氏,所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氏的代表人物首推王导和王羲之,他们与秦代统一六国的名将王翦同出一源。晋室刚刚南渡时,朝廷四分之三的官员,要么姓王,要么与王氏有亲属故旧关系,号称“王与马,共天下”。其中的“马”是皇室的复姓司马。公元318年,司马睿由晋王而称帝时,竟然邀请王导一同坐下,受百官朝贺。王导当然没干。谢氏的代表人物首推谢安,后来又出现了文学家谢灵运和谢眺。

当时朝廷有明文规定:世族子弟二十岁登第出仕,寒门子孙三十岁以上方能试吏。年龄差十岁,还有官与吏的本质区别。因为出身关系如此重大,所以有专人负责管理族谱。晋孝武帝时,贾弼之、贾希镜祖孙三代的专业,就是传谱学,贾氏《百族谱》抄本被官府收藏,有专人掌管鉴别,以防冒名顶替。贾希镜受伧人--南方士族蔑称北方士族为伧人甚至伧鬼--王泰宝贿赂,将其录入琅琊王氏,被人揭发,几乎掉了脑袋。

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