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紧盯东海方向海空安全 10个团战机调往一线

jiwuy 收藏 0 363
导读:原文配图:东海舰队航空兵海空雄鹰团苏-30MKK2战机进行空中对抗训练。 近日,有媒体请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证实,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后,设立了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事宜。耿雁生回答: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必然要求。我军在这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 据境外媒体报道,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囊括各大军区的海、空军,其目的如下:一、实现对东海防空识别区的有效监控;二、以战促和,促使日本在军事上不能轻易行动。 报道表示,在指挥中心的管理下,大陆有接近10个团的第三代战斗机处于第一

中国紧盯东海方向海空安全 10个团战机调往一线

原文配图:东海舰队航空兵海空雄鹰团苏-30MKK2战机进行空中对抗训练。

近日,有媒体请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证实,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后,设立了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事宜。耿雁生回答: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必然要求。我军在这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


据境外媒体报道,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囊括各大军区的海、空军,其目的如下:一、实现对东海防空识别区的有效监控;二、以战促和,促使日本在军事上不能轻易行动。 报道表示,在指挥中心的管理下,大陆有接近10个团的第三代战斗机处于第一线,约有300架现代化飞机,而日方在冲绳的航空现代化兵力,数量远远落后于大陆。


有观点认为,解放军目前正在进行的多海域演习,可能是为了测试新成立的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运行效果。


海空警戒巡逻的


历史欠账


由于我军长期沿袭苏军体制,强调各军兵种分工的专业性,其条块分割较为明显,因此长期以来,我国的领海上空,包括沿海港口、城市等重点目标的日常巡逻与防空警戒任务都主要由海军航空兵负责。加上早期空军战机(实际上也包括大部分海航战机)的导航系统等硬件设施也不足以保障中远海飞行,因此空军仅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福建沿海与国民党空军争夺制空权的空战中,和六七十年代越南战争期间在中越边境与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越境飞机的零星战斗中,曾以小分队的形式短暂进驻沿海前线机场与海军航空兵在海上共同抗敌。


而在之后相对平静的30多年里,空军在日常训练中较少在海上进行飞行,唯一称得上常态化的“准海上飞行”,只有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海峡空战告一段落后,在福建的漳州和连城这两个场站进行的全军范围内轮流驻训,俗称对台轮战。但即使是在这种轮训中,由于航程限制,我军飞机最多也就是在距离海岸很近的近海海域上空飞行,称不上海上巡逻。


东海方向压力越来越大


自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上台以来,台海局势呈现出逐渐缓和的趋势,空军各部队对台轮战的力度也有所降低。而由于日本近年来在围绕钓鱼岛等领土主权问题上无视国际法理、蛮横霸道的态度,以及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解禁集体自卫权等一系列进攻性举动,更是让人不得不提防日本军国主义的卷土重来。


近年来,日本航空自卫队的F-15J和F-2等先进战机多次在东海上空对在我领空内正常巡逻的中国飞机做出挑衅举动,迫使我军必须针对这种挑衅作出回应。


美国近来也多次提出“重返亚太”的口号,进一步强化了在第一岛链的军事力量部署,以F-22为代表的多种先进战机先后入驻亚太地区美军基地。到了2017年,F-35A战机也将首次部署日本,加上届时也将装备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日本版F-35,美日在东海方向围堵中国的用心已昭然若揭。


日本政府8月1日公布对158个所谓“无名离岛”的命名,企图用障眼法窃取中国钓鱼岛的5个附属岛屿,再次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警惕。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重点受威胁方向,正逐渐从空域较为狭小的台湾海峡转向更为广阔的东海天空。


联合指挥中心任重道远


为了应对东海天空中越来越大的威胁,东海一线乃至其他空军单位逐渐参与东海上空的巡逻拦截行动势在必行。但训练水平较高的部队海上飞行经验有所欠缺,与海航共同肩负对抗强敌的重任,仍需通过海上飞行训练这一关。


今年5月,成都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师的歼-11和苏-27UBK战斗机曾两度挂弹升空拦截日方入侵东海防空识别区的日本军机。成空的战鹰出现在东海上空拦截入侵者,正是因为该部队此时在海训中心训练的缘故。


虽然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装备的飞机型号大体相同,但由于空军和海航拥有各自一套独立完整的指挥体系、空情保障体系和后勤保障体系,空军飞机在海上飞行时与海军预警机或警戒机的协调容易脱节。同理,海航的飞机如果飞到海军空情体系所无法保障到的空域,也很难依靠空军的雷达网的引导获得实时目标信息。


据报道,解放军7月29日开始在东海进行新的实弹军事演习,军演几乎同时覆盖了中国四大海域。对此,有观点认为,解放军同时在多个沿海区域实施演习可能是为了测试新成立的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运行效果。


不仅仅是简单的协调


要实现东海方向上防务的统一管理,在组织结构层面作出调整势在必行。我国将设立的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应该包含以下几个层面:


首先,它将是一个让东海空域所属各航空兵部队统一协调的指挥中心,跨越军兵种的藩篱,让战区最高首长能够指挥到基层的每一个航空兵团/旅而不必通过军兵种各自繁杂指挥层级的转接。


其次,它要整合东海的空军和海军的空情保障体系,让整个东海空域成为一个整体。只要是隶属于我空军或海航的飞机,都能得到来自我方空情保障系统的有效支援,并在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协调下执行作战任务。


最后,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意义并不局限于航空兵、雷达兵等几个兵种之间的协调。中国空海军之间协同问题,也是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需要着力的课题。


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建立后,随着空中力量完成协调整合,掌握制空权的概率将明显增加,由航空兵搭建的保护伞也会更踏实地掩护好海军舰艇的行动,让敌对势力真正意识到中国的东海防空识别区绝非徒具虚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