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南京恢复“首都大戏院”放出的信号


警惕南京恢复“首都大戏院”放出的信号


好好的,南京解放电影院要改名字了,据说是民国时期曾用过的“首都大戏院”。民国哪个时期,考证建成于1931年。1931年是民国二十年,正是蒋介石当政最红的时候。当年发生过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例如中共内战进入高湖,共产党第二、三次反围剿,左翼作家柔石、胡也频、殷夫,著名共产党人蔡和森、曾士峨、黄公略等人都在这一年被国民党杀害了,例如全国16省遭洪灾,灾民5000万人以上,长江发生特大洪水,中下游淹死14万人;例如这一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日本鬼子侵入了东三省。当然,这一年也在南京建成了“首都大戏院”,算是苦难中国的“喜事”一桩。

首都大戏院是在一九四九年改名的。那时南京解放了,所以“首都大戏院”更名为解放电影院,名正而言顺,也挺有历史意义的。只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解放电影院经营不善,2005年停业了,去年一度传出要拆除的消息。拆院舍不得,不拆除经营又赔钱,于是解放电影院成了有关部门的“鸡肋”。最后前思后想,不知哪位“高人”出了一个这样的“高招”,将解放电影院恢复原名“首都大戏院”,以展示民国文化为名重新修缮,赚足了南京人民乃至全国人民的眼球。

南京的做法,孙玉良实在是不敢苟同的。不敢苟同的主要原因,在于“首都”二字。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就一个,那就是北京。北京的建筑或学府,以首都冠名的很多,如首都体育馆,首都机场,首都师范大学,首都电影院,首都博物馆等等,不可胜数。一提首都,想当然的就知道地址必在北京。如今南京冒出来一个“首都大戏院”,指的是国民党的“首都”,会让全国人民怎么想?并不是吹毛求疵,更不是又搞“文字狱”,而是实在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如果全国人民仿而效之,如果其他地方效而仿之,岂不乱了天下?

有网友将“首都大戏院”评论为“胡汉三又杀回来了”,“还乡团又杀回来了”,正是我担忧的所在。现在虽然大陆与台湾友好,但也没有必要将“旧山河”统统恢复,讨他们的欢心;当然,如果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商业的需要,更是不应该。商业也应该先考虑政治上的影响,中国做过首都的地方多了,岂能现代全以首都称之。自由开放也应该有个“度”,将解放电影院更名为首都大戏院,有点过“度”了。如果再往深处想一想,当年为解放南京流血牺牲的解放军战士们九泉之下,因为名字之改,会不会觉得他们的血白流了?

如果,解放电影院更名为首都大戏院,是借复古之名释放一种政治上的信号,这里面的问题就更大了,足以提起人们的高度警惕。南京成为“首都”会成为哪个集团的“首都”?和平演变,颜色革命,就是从一点一滴的小事搞起的。虽然新闻最后解释“记者了解到,待全部修缮完成后,首都大戏院有望成为一座民国电影博物馆,作为民国电影的展示台”,但“首都”二字因为是前朝的“首都”还是会严重地刺激人们的神经。对于民国来说,前清的人们,被称为清朝的遗老遗少;对于我们来说,那些假民国的一些旧建筑之名,回忆“旧时的风光”,释放“复古”的信号的人们,难道不是“民国的遗老遗少”吗?

林海东:南京复名“首都大戏院”就叛国叛党了?

《金陵晚报》8月5日的消息说,2005年停业的南京解放电影院,经过近一年的保护性修缮,其外立面基本上已经原样恢复了,包括它的旧称“首都大戏院”。此消息一出,便惹得某些人不高兴,称此举为“倒退”;更有人将南京此举上升为“叛党卖国”的高度。

不高兴的人们之所以不高兴,原因大概不外以下两点:

一是因为南京近日有过“前科”。一个多星期前,那份南京旅游委《关于适当调整民国文化讲解词的通知》引发争议,其中因照顾台湾游客情绪,将“淮海战役”改为“徐蚌会战”等提法,惹得很多人不爽。这风波虽然以处分了几名南京旅游委官员暂告一段落,但尘埃尚未落定,人们记忆犹新,于是,“首都大戏院”这一出儿,在不高兴的人们看起来,算是屡犯。

二是胜利者心态遭遇挑战。近年来,民国成了一个热门话题,民国文化的拥趸增多,这让很多接受主流历史教育的人们的胜利者心态受到挑战。在这些人看来,国民党治下的民国是手下败将,败军之将不足言勇,言必称民国自然也就不可容忍。于是,对民国及其文化及其粉丝的批判也就接踵而至,形成舆论场上的一种对立。此番南京恢复了“首都大戏院”的旧称,自然也就会引发争议,这在意料之中。

私以为,其实不必对“首都大戏院”恢复旧称大惊小怪,甚或上纲上线。南京固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但毕竟是当年中华民国的首都,是一个不能随意抹去的历史存在;同样,创立于1931年的“首都大戏院”也是一个历史存在,虽然其名称在1949年之后被改成“解放电影院”,但其旧建筑仍然还在,并没有拆除,这次也只是按照历史原样修缮,并非重建。从历史遗迹保护和重新开发利用的角度看,并无什么不妥,毕竟那是一间有83年历史的老建筑,也寄托了很多南京人的感情。

改名这事儿,纯属需要。当年胜利者除旧布新、建立新都,需要它改成“解放电影院”,这是“政治正确”;现在保护历史文化遗迹,再改回“首都大戏院”,也并无不可,也是一种“政治正确”。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私以为,南京“首都大戏院”此番修缮并改回旧称,与前述改“淮海战役”为“徐蚌会战”事件性质不同,不能相提并论,这一次恰是体现“文化自信”的表现,亦是展现执政者对过去那段历史的坦然、大度,毕竟执政已经六十余年,革命党早已经成了执政党,对历史、对过去有一份宽容、有一份正视,这不是什么坏事情,与“倒退”、与“叛党卖国”实在无关。

对南京“首都大戏院”的恢复旧称耿耿于怀,其实大可不必。如果按不高兴的人们的逻辑,那么,不仅“首都大戏院”不能恢复旧称,南京也不该再叫“南京”;总统府旧址大门上的金字也该加上一个“伪”字。这样的事情总是行不通的。这就像当年把王府井改为“防修路”、把东交民巷改为“反帝路”、把荣宝斋改为“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二门市部”、全聚德改为“北京烤鸭店”、协和医院改为“反帝医院”一样,最终还是得改回来,毕竟新世界不是砸烂了旧世界就能如愿建立起来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今天,我们所应做的,不是有选择的对待历史,而是尊重一个尽可能完整的历史、尊重一个尽可能真实的历史。历史是需要兼听兼读的,而非只听只信一家之言。对历史,我们现在要做的,首先应该是重新审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