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该忘记郭美美的应是中红会(转帖)


郭美美的肉体交易新闻,以很不搭调的时间点,出现在一堆灾难性新闻的火急火燎之际,报道的眼球有了,受众的胃口倒了。

同样不知是巧合,还是精心安排,从上月19日就没再发过声的中国红十字总会官方微博,时隔15天后以密集的传播方式,从昨天凌晨1时起,至午间,11个小时内发布了12条消息,其中有关鲁甸地震与郭美美卖春的消息,各占一半。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方微博,则在凌晨连发的3条有关鲁甸地震的信息中,以醒目的标题特别提醒社会——这一刻,请忘记郭美美。

关闭了评论的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官微,在转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劝导人们“忘记郭美美”的忠告时,是看不到那些依然忿忿的口水的。因此,所谓忘记,其实更多的只是一种屏蔽,是用双手捂紧耳朵的那种姿势。

但残存的记忆,与听觉是没有关系的,仅与脑部活动有关。努力忘记,是因为忘不掉记忆。而记忆的存在与否,是个掩耳无法欺骗自己的东西。即便中红会在郭美美承认自己的经济来源是出自卖肉之后,真的可以潇洒地将郭美美的名字给彻底抛到脑后,但郭美美与红十字会之间已然在受众记忆中留下的关联痕迹,却是一时难以忘却的。郭美美对于中国慈善事业的伤害,无论未来最终的真相如何,都已经在民众心中留下了伤痛。中红会说不痛就不痛了,但民众还会隐隐作痛,中红会应该理解社会大众的心情,强求不得。

其实郭美美带给社会的刺痛,痛感最深的,应该是红十字会。三年前,郭美美以“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身份在微博上炫富之后,直接拖累的便是红十字会。从此以后,中红会遭遇了钱难捐、款难募的诚信质疑与尴尬。

遗憾的是,中红会将“严重损害红会声誉和社会公信力,影响社会公正、危害社会诚信,误导公众认知、破坏社会秩序,对中国的人道、公益、慈善事业造成的严重危害”,归为“一些机构和个人”利用了郭美美炫富而编造、传播了谣言。这种不埋怨郭美美利用了中红会、反怪罪社会利用了郭美美的反思视角,在逻辑上很难站得住脚。

长达三年多时间,名誉受损如此严重的中红会,想要证明自身清白、追究郭美美的法律责任,其实不是一桩太难的事。把这些年募集的账本摊开来,把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之间的关联线索曝晒在民众的视线之中,再脏的郭美美都染不黑中红会鲜红的颜色。中红会干干净净了,受郭美美炫富而牵连的中红会,形象才能高大得起来,在法治面前才能过硬得起来。这时候,该起诉谁就起诉谁,该追究谁的责任就追究谁的责任。脉络很清楚,时间很充裕。

事隔三年多,该摊的牌没摊,该究的责没究,却因为郭美美赌博被抓,供出卖身接客的脏事,中红会立即觉得自己彻底干净了,责备社会舆论是利用了郭美美炫富抹黑中红会了,这种郭美美越脏、中红会越白的判断,缺乏事实证据作佐证,也缺少必然的逻辑关系。

既然中红会当初不认为郭美美的炫富与自己有关系,那么,郭美美今天供认卖身,便与中红会的洁净程度不存在关联。中红会现在以为郭美美身体越不洁,就越能证明自己的身体越干净,反倒给人造成这样一种推断:所谓忘记郭美美,只不过是放过中红会的另一种表白。

百年老店中红会,社会从一呼百应的满腔热血,到一听摇头的质疑围观,郭美美只是一个提醒社会重新审视这家百年老店公信度的一根烧火棍,倘若中红会觉得是无辜惹来的一身灰,那么,社会已经给足了中红会自证清白、掸灰扫尘的时间和机会,中红会没必要将整个社会,拉到同一个战壕里,当成惺惺相惜的共同受害者来看。公众三年多时间提不起给中红会募捐的热情,但并不影响人们对于受灾受难群众的关怀与帮助。群众不热情,是期待中红会在郭美美的抹黑中主动提供足以见底的实证,然后以更大的热情,放心大胆地捐,踏踏实实地助。他们不忘记郭美美,其实是没见到中红会的底。中红会把底兜干净了,一百个郭美美都抹不黑百年老店的招牌。

包公的脸不是抹黑的,关公的脸不是喝红的。中红会的颜色,是卖身的郭美美与再怎么别有用心的人,想抹都抹不黑的。清者自清,中红会只要一笔一笔把账端出来晒晒就行。早晒早忘记,根本就用不着提醒。否则,反倒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一个干干净净的中红会,应该永远记住郭美美这个名字。它是全中国慈善事业的痛。中红会把她记住了,才会有一种两肋被人插了刀子一样的敬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