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朱熹圣人滥交的真相大揭密

老孔佛灵童 收藏 4 359
导读:朱熹圣人滥交的真相大揭密 朱熹善终,彭德怀不懂“朱子之谢”而惨死,古今反革命结局何以迥然不同? “欲望人”不懂存天理灭人欲之真义,于是恨朱熹竟敢灭人之欲,反道德者更巴不得其绯闻缠身而令道学不攻自破,以此二者对朱子十罪信以为真、喋喋不休,而罔顾元代史官盖棺论定的“沈继祖诬熹十罪”,真可谓“恨屋及乌”,以至于对“诬”字视若无睹,毫不怕天下后世与古人讥笑其掩耳盗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文盲不如。 试问:现代人所读宋朝史料岂能与修史者同年而语?可笑可悲可耻者,今人读过、读懂经史子集者寥若晨

朱熹圣人滥交的真相大揭密

朱熹善终,彭德怀不懂“朱子之谢”而惨死,古今反革命结局何以迥然不同?

“欲望人”不懂存天理灭人欲之真义,于是恨朱熹竟敢灭人之欲,反道德者更巴不得其绯闻缠身而令道学不攻自破,以此二者对朱子十罪信以为真、喋喋不休,而罔顾元代史官盖棺论定的“沈继祖诬熹十罪”,真可谓“恨屋及乌”,以至于对“诬”字视若无睹,毫不怕天下后世与古人讥笑其掩耳盗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文盲不如。

试问:现代人所读宋朝史料岂能与修史者同年而语?可笑可悲可耻者,今人读过、读懂经史子集者寥若晨星,多数人不过是复读机,以讹传讹,大谬不然,贻笑大方,不足道也。

朱熹说“某又不曾上书自辨,又不曾作诗谤讪,只是与朋友讲习古书,说这道理。更不教做,却做何事!”,言下之意即纯属诬陷,只不过针锋相对的反驳非但无济于事,且适得其反,故仁人智士不取罢了。现代人误会古书,只能反求诸己,追根到底是五四运动叫嚣“不读古书”惹的祸!“朱熹时家居,自以蒙累朝知遇之恩,且尚带从臣职名,义不容默,草封事数万言,极陈奸邪蔽主之祸,因以明汝愚之冤。缮写已具,子弟诸生更进迭谏,以为必且贾祸,熹不听。门人蔡元定入谏,请以蓍决之,遇《遁》之《同人》。熹默然,取奏藁焚之,因更号遁翁。”朱熹见诬而不可辩,显见不争矣。

朱熹十罪的所谓铁证,居然是其谢罪表,现代文化人的政治基本常识之极度贫乏委实令人啼笑皆非。从古至今,谢罪表皆属欲加之罪百口莫辩,实际上是反话、藏头诗,现代人则更名为检讨书,其句句违心言不由衷古今无异。谢罪表、检讨书绝非认罪书、辩护词,而仅仅是缴械投降宣言,意味着放下武器、任人宰割、誓不反抗,胜利者于是据此手下留情,见好就收,不欺人太甚,失败者得以自保。可见,谢罪表体现的乃是服输不战的态度,而非自以为非。现代人将政治家的检讨书与犯罪分子的供认不讳混为一谈,只能暴露其何其外行而已矣。殊不知,政治斗争中容不得辩论,宸衷已决,无力回天,若得理不饶人,往往迫使政敌变本加厉而罪加一等,这与司法程序中的自我辩护以无罪轻罪截然不同。xxx检讨,何尝不是口是心非,逼不得已,给老革命面子而已,事后亦后悔不已,但凭此态度仍居政治局高位。赵紫阳则是死不认错,故仅仅保留党籍,与前者迥然有别。邓小平向毛泽东写检讨信者三,宣誓坚决拥护毛主席革命路线,故幸免于难,三起三落,打而不倒。高岗、林彪拒不检讨,自断退路,咎由自取。周恩来、朱德主动检讨,得以文革无恙——谁会相信检讨书中的自我抹屎不是天大冤枉呢?

平心而论,朱熹自道“自少即以舆起斯文为己任,发圣人未发之精蕴,集诸儒未集之大成。诚一代之大贤,享千秋俎豆欤”,自负“为万世开太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道,为去圣继绝学”,以当世孔子自居,千年一遇,不世出者也,舍我其谁,当仁不让,责无旁贷,怎么会自诬为“腐儒、罪不容诛”呢?分明是权奸韩侂胄窃国,并与之殊死搏斗,水火不相容,又怎么可能歌功颂德其“明时之用,量极包荒”呢?显然是反讽之语,小学生亦当明白无误,独独成年人读不懂。此无他,心不虚,先入偏见,厌恶朱熹道德学问使然,犹如不信柳下惠爱民如子因而坐怀不乱。理宗赞朱熹“传孔孟之学,抱伊傅之才,非汉唐诸子所可拟议,允为庶政之良规。”元惠宗封熹为齐国公,制词云:“不有巨儒,孰膺宠数?试用于郡县,而善政孔多;回翔于馆阁,而直言无隐。权奸屡挫,志虑不回。爱君忧国,负其经济之长。正学久达于中原,涣号申行于仁庙。”历史岂容篡改,忠奸不分,正邪颠倒呢?

朱熹谢罪表明言“众恶之交归,谅皆考核以非诬”, “众恶之交归”源自于论语中子贡所言“纣为无道,不如是之甚也,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归焉”,意即失败者之所以臭名昭著,很大程度上是添油加醋、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其实并非传言所谓五毒俱全、十恶不赦。朱熹作如是言,肯定不是卖弄风骚、滥用典故,而是有感而发,借纣自喻,隐晦巧妙地自白其非辜,而是胜利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惟有经史融会贯通者方能力窥其妙,这对不读古书近百年的现代人而言无疑是近乎夏虫语冰。其中“乃群情之共弃”显然是指韩党之情,决不能误以为是天下清议。皇帝昏庸无能,忠邪颠倒,则所谓“皇帝陛下,尧仁广覆,舜哲周知,已极忠邪之判”无疑是反话、官场千遍一律的口头禅,岂能信以为真呢?殊不知,即便天大冤案,亦当“臣罪该万死,谢主隆恩”,不然即视为不服而罪加一等乃至株连九族。皇帝之网,无论何其残酷,永远只能说是宽网,故“自投于宽网”绝非真宽。“罪多擢发,分甘两观之诛”而蒙“曲全於一物,获逃窜殛”,幸免于赵汝愚之难,故“已觉大恩之难报”而绝无理由不谢恩,故远非所谓认罪而不是谢罪表。承认“果烦台劾,尽发隂私”不过是藉以显示皇帝之圣明仁哲而网开一面罢了。倘若自辩,岂非暴露皇帝之非理而有悖忠臣智士之道?

“谅皆考核以非诬”,表面上好像是“想必、猜测十罪都是经过调查核实而非诬陷”,仔细读来,则是“想必”乃很勉强、含糊之语,即理应是而不一定是考核过的,画外音应当是“十罪其实都未经过调查核实而纯属诬陷”——《续资治通鉴》足以为证:朱熹结怨于胡紘,紘锐然以击熹自任,物色无所得(朱熹不愧为道德楷模,洁身自好,无隙可寻),经年酝酿(只好费尽心机,闭门造车,无中生有),章疏乃成,以稿授沈继祖,后者以追论程颐伪学得官,添油加醋凑足十罪(何以恰好十罪?十恶不赦也)。“门人杨楫闻乡曲射利者多撰造事迹以投合言者,亟以书告熹,熹报曰:‘死生祸福,久已置之度外,不烦过虑。’”此即奸党诬陷善类之明证!今人宁可都不信,反而偏信奸党居心叵测的片面之词,罔顾朱熹派之“真言“,究竟是是何立场与道理呢?可以翻案,但须史料,不容梦呓,如秦桧遗言方足以澄清其黑白。

朱熹谢罪表,连号称朱熹研究最权威的人大教授、《朱熹评传》作者张立文亦疑问连连、百思不解,万般感慨说“有待深考”,可见时至今日中国大陆几乎无人能彻底读懂古文,惟有郭金昌者堪称无与伦比,更莫提那些只知藉稿费及所谓论文牟一己私利者。

“谢”不等于承认,可以史为鉴。昔者李靖大获全胜,见诬,亦认罪也,所谓清者自清,仁者不忧,现代人安知?李靖破颉利,御史大夫温彦博害其功,谮靖军无纲纪,。太宗大加责让,靖无所辩,顿首谢。未几,太宗谓靖曰:“前有人谗公,今朕意已悟,公勿以为怀。”试问:靖无所辩,顿首谢,哪里是认错?问心无愧,何须口舌!竟然将朱熹认罪当真,现代人彻底读不懂古书,此可谓冰山一角。秦始皇遗诏公子扶苏“与丧会咸阳”,有人就撰文以为无关帝位问题,殊不知这是天大之事,自古以来无非灵柩前即位,“与丧”直白无误地钦定新君,继承人不临丧必危,先帝寿终之际皇子不在侧则错失良机,故明仁宗崩,太子不得不冒险奔丧,汉王谋逆未果,清世宗则老谋深算步步不离圣祖,今日亦然,继承人当仁不让为治丧主席,他人靠边站也,否则必有异常。婺州布衣吕祖泰上书言道学不可禁,请诛侂胄,以周必大为相。侂胄大怒,决杖流钦州。言者希侂胄意,劾必大首植伪党。初,当路欲文致必大以罪,而难其重名,意必大或有辨论,乃致于贬。及必大上书谢,惟自引咎,诏复其秩。周必大之“谢”,足以为朱熹明辨,堪称对反朱派的致命一击!

诬陷朱熹的沈继祖者,何许人也?“尝采摭熹《语》、《孟》之语以自售”,而诬朱熹,岂非近似于恩将仇报、见利忘义?“至是以追论程颐,得为御史”,可见其纯属趋炎附势、唯利是图、反复无常、毫无操守之徒。“臣窃见朱熹,资本回邪,加以忮忍,寓以吃菜事魔之妖术,张浮驾诞,收召四方无行义之徒,如鬼如蜮”,此言十足血口喷人、指鹿为马,何足信哉?余尤不足论矣!诬人为妖者其实是真妖,贼喊捉贼,自暴其丑罢了,朱熹还用得着辩解吗?“熹自少有志于圣道,竭其精力以研穷圣贤之经训,所著书为学者所宗”,此即宋史的客观评价。元惠宗云:“不有巨儒,孰膺宠数?熹挺生异质,爱君忧国,负其经济之长。”不言而喻,元代人得以超脱当时的利害好恶,其看法的公允性绝非沈继祖辈可同年而语。

欲读懂朱熹所谓十罪,更离不开当时的政治背景。韩侂胄有定策功而赵汝愚不重赏,韩侂胄挟恨报复而窃权,故韩侂胄与赵汝愚、朱熹乃政治死敌,势不两立,薰莸不同器,你死我活,前者欲立足,后者必倒,不然失势者东山再起噬脐无及。而要在政治上消灭敌人,首先必须强加罪名,首选当然非谋反、反革命集团莫属,盖系死罪、易于冤枉且株连无限以斩草除根,不然师出无名,名不正言不顺事必败。史实即在于,士大夫嗜利无耻者,教以除去异己,时有人"言道学何罪,当名曰\""""伪学\"""",善类自皆不安”,葢谓贪黩放肆乃人真情,其亷洁好修者皆伪也。于是羣小附和,以攻伪干进者蠭起,无论是道学派、非道学派,但闻他反对韩党,统统说她是伪学一流。

由是观之,朱熹身为政治犯,不是有罪当诛,而是“伪学”首犯必黜故莫须有,先诬以罪名再捏造罪证,稍知国史者莫不嗤之以鼻,信以为真者非不学无术必其心可诛。见黜必矣,辩白纯属无用功,且彰君之恶,忠臣不为也。彭德怀“军事俱乐部、里通外国”、林彪“反革命政变、叛党叛国”亦同理,以刑事罪名打击不附己者,以免贻人口实,古今概莫能外——除非不懂政治。周亚夫“鞅鞅非少主臣”,汉景帝寝不安席,于是罪以“地上不反,地下反”,如相者所预言,条侯活活饿死。宋太宗即位,议论纷纷,于是有赵普所谓兄终弟及一说,故秦王廷美不能不死,有人即告其怨望。胡惟庸案,株杀李善长,有大臣斗胆争曰“李善长勋臣第一,谋逆亦不过此,何苦?智士不取,故其反不可信”,明太祖不之罪。多尔衮、鳌拜、隆科多皆犯天条数十,足信乎?清高宗平反足以为证。林彪反革命集团,长期以来可谓“铁证如山”,今日却查无实据,四大金刚从未认罪伏法,八十年代即有人要求“返璞归真”。元首刘少奇一夜之间化为叛徒、内奸、工贼,与朱子可谓异世而同“罪”也。政治斗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失败者即政治犯,不需要真的有罪,经过法官审判者亦不例外,而况未经司法程序者乎?“高岗饶漱石反动联盟”,其罪证岂非罄竹难书、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时过境迁,秘书等当事人纷纷奋笔直书“中共第一冤案,二人几乎未无联络,联盟介绍人只能说是毛泽东,毛泽东强词夺理诬陷二人心照不宣,士可杀不可辱,于是拒绝自诬篡党夺权,大骂说客陈云是商人,何况其即便反刘亦谈不上反党,自杀抗议,很可能是毛泽东觉得高岗比刘少奇更危险,打倒政治家离不开罪名,无人敢不作伪证”,由此看来,所谓盛传高岗风流成性道德败坏难逃政治罪名之嫌。彭德怀一介武夫,戎马一生,何暇知李靖何以被唐太宗奉若“一代楷模”,更遑论朱熹、周必大当年之所以沉默是金呢?却一味否认罪行,犯颜曰“枪毙也不承认”,大将军不懂政治,重蹈岳飞拥兵干政之覆辙,反对总路线、大跃进,与主席完全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因而引咎辞职才是唯一出路,但无罪辞职则党中央难以向党和人民交待,要你下台就无罪也要加罪,刘少奇大难临头却奢望无罪归田,殊不知罪名本身即御定而只有呼天,自辩者不识时务,拒不认罪就是不服输而欲东山再起,桀骜不驯如蓝玉者岂能从轻发落?若彻底检讨了,如总司令检讨书发到县团级,就无翻盘可能,再适当平反,安度晚年,何乐不为?诸如里通外国,大老粗安知俄语,掩人耳目而已,主席亦一笑而过,不以为意,谁会当真,何苦自辩呢?充其量成全别人为你特别设立反党集团所不可或缺的罪证而已,高岗不服从组织安排,自恃清高,顽固不化,执迷不悟,畏罪自杀,自绝于党和人民,可谓尸骨未寒,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殷鉴不远,“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彭德怀喋喋不休“八万言书”,大呼冤枉,还打印后散发中央委员,有彰君之恶之嫌,“意味深长”啊!彭无错,即毛主席错,二者必居其一,错者必须担责乃至罢免,设身处地,毛泽东有选择吗?惟有镇压“黑暗风、单干风、翻案风”以自保,刘少奇明言就是彭德怀不能平反。彭德怀不知历史乃至高岗血的教训,冥顽不“谢”,违背臣下之道,一定程度上不是咎由自取吗?彭德怀不知“朱子之谢”,又无高岗之“钢”,其屈辱而死,不亦宜乎?从古至今,政治犯几乎皆莫须有,非议朱熹者当补课。

“侂胄以为然,追复汝愚、朱熹职名,留正、周必大亦复秩还政,徐谊等皆先后复官。又削荐牍中不系伪学一节,伪党之禁浸解。”此话怎讲?韩侂胄无异于亲自为“伪党”平反昭雪,这完全足以证明先前朱熹所谓十罪纯属诬陷、莫须有。韩侂胄之“反悔”,是主动而非被动,显然诚心诚意、实事求是。然此举亦非“良心发现”,而是政客政治韬略的体现——大权在握乾纲独断,异己早已无力东山再起,党禁当功成身退,且坏事不做绝,收揽人心,以免报复之祸,何乐不为?汉武帝《轮台悔诏》青史流芳,今人反而歌其穷兵黩武,岂非颠倒是非、强奸先人?《韩侂胄传》不啻韩侂胄赏与后世非议圣人者的一记耳光也!“初无此心,以诸公见迫,不容但已”,堪称韩侂胄肺腑之言,反朱熹者夫复何言哉!

选人余嘉上书,韩党谢深甫看是一派狂吠,抵其书于地,语同列曰:“朱熹蔡元定,不过是自相讲明耳,有何得罪朝廷?”朱熹冤枉,更是铁证如山,不容辩驳。

史载韩侂胄欲逐汝愚而难其名,京镗曰:“彼宗姓也,诬以谋危社稷,则一网打尽矣。”侂胄然之,以秘书监李沐有怨于汝愚,引为右正言,使奏汝愚以同姓居相位,将不利于社稷。汝愚出浙江亭待罪,遂以观文殿大学士出知福州。韩侂胄忌汝愚,必欲置之死。既罢宫观,监察御史胡纮遂上言:“汝愚倡引其徒,谋为不轨,乘龙授鼎,假梦为符。”因条奏其十不逊。这力证朱熹无疑也不过是同样见诬而已,若以为朱熹罪不容诛,当先证明“汝愚谋为不轨”非诬!

“公焉出伪书,诬朱子而诳后人如学会录,銮空撰出天宁寺会讲一事,何作伪者之多邪!”此可谓宋人对朱熹十罪的真实看法,现代人拿什么“颠倒黑白”呢?

简化字失去了象形文字的意义,现代词语又与古汉字基本上同形而反意,因此要读懂古文何其难!诚如黄秋生所哀叹:繁体字乃传统文明之钥匙,离开它岂能不亡文化呢?

老孔佛转世灵童 自然孝子 蓝蛇 真人 郭金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