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规格令人失望 美非关系难有实质性突破

op8881 收藏 0 78
导读:8月4日,来自南苏丹的民众在华盛顿白宫附近广场上示威,抗议举行美非峰会。   8月4日至6日,首届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在华盛顿举行,峰会邀请50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参加,但没有邀请津巴布韦、苏丹、中非共和国和厄立特里亚领导人。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是非洲联盟现任第一轮值副主席,并即将成为南部非洲共同体轮值主席,没有收到邀请在非洲国家中引起争议,峰会能否取得成果也受到质疑。   有分析指出,美国一如既往地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与非洲国家打交道,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和理念强加给非洲国家,这正是美非关系长期以来

峰会规格令人失望 美非关系难有实质性突破 8月4日,来自南苏丹的民众在华盛顿白宫附近广场上示威,抗议举行美非峰会。

8月4日至6日,首届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在华盛顿举行,峰会邀请50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参加,但没有邀请津巴布韦、苏丹、中非共和国和厄立特里亚领导人。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是非洲联盟现任第一轮值副主席,并即将成为南部非洲共同体轮值主席,没有收到邀请在非洲国家中引起争议,峰会能否取得成果也受到质疑。

有分析指出,美国一如既往地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与非洲国家打交道,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和理念强加给非洲国家,这正是美非关系长期以来停滞不前甚至退步的原因之一。美国未来在与非洲打交道时必须要懂得聆听非洲的声音。

不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双边会谈,闭幕时不发表成果文件,让不少非洲国家大失所望

去年6月,访问非洲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南非开普敦大学发表演说时宣布,将邀请非洲国家元首齐聚美国翻开“美非关系的新篇章”。在日前举行的记者会上,奥巴马称,美非峰会关注的议题不再是单向的援助和只限于自然资源的贸易,而是关注如何通过互利互惠的合作带动非洲国家经济发展,同时增加美国的出口和双方的就业。

非洲发展银行行长唐纳德·卡贝鲁卡对本报记者表示,非洲国家正向价值链上游移动,中产阶层的扩大客观上产生了可观的市场需求。在此背景下,一些亚洲国家与非洲国家的投资贸易额以及合作关系的日趋紧密,让长期忽视非洲的美国产生了“紧张”情绪。

本杰明是一名帮助美国企业打理在非洲国家法律事务的美国律师,他用“焦虑”一词来形容当下美国对非洲的心情,“一方面美国感到在非洲市场竞争中被其他国家超越的危险,另一方面美国对非洲市场的信心和投资理念并不足够,还处于观望状态”。

此次峰会确定的主题为“投资下一代”,是历任美国总统与非洲国家领导人间举行的最大规模盛会,但峰会能带来什么效果受到质疑。8月4日,在美国国务院和白宫附近已发生多场抗议举行美非峰会的游行。

本次峰会期间,奥巴马不会和与会非洲国家领导人进行双边会谈,闭幕时也不会发表宣言或是行动纲领等成果文件,这让不少非洲国家大失所望。有分析认为,美国政府的决定对到访的非洲国家领导人缺乏尊重。

由于峰会目前仅举办一次,未形成长期机制,这让外界对此次峰会的成果和可持续性产生了质疑,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峰会难以签署任何经贸大单。5日举行的商务论坛原本是重头戏之一,但大西洋理事会非洲中心主任彼得·彭认为,没有安排美国商界人士与非洲领导人签订协议,使得论坛本身作用明显降低。

美国政府官员在会前表示,白宫特意降低了外界对峰会的期待,最实际的成果也可能仅是美国商务部部长普里兹克与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将宣布的一项总价值10亿美元的贸易协议。美国国会研究机构最近公布的一份《美非领导人峰会背景资料》报告指出,奥巴马政府这样做的考虑,一方面是由于预算限制的无奈,二是希望更多着重与非洲的共同合作。

美非贸易和投资框架协议往往缺乏法律效力,并不能被当成一定会兑现的承诺

此次美非峰会,美方希望基于奥巴马2012年6月提出的“美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新战略”展开讨论。该战略是其在第二任期初始宣布的对非战略,相较于前几届政府,其特点集中在推动非洲的民主,建立美军非洲司令部,加强在非洲的情报收集,以及直接参与打击恐怖主义行动。

南非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克里斯托福·伍德对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非洲国家来说,本次峰会上他们有两个主要目标。第一是推动《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的延期,第二是继续推动与美国在能源方面的合作。不过,他对峰会达成积极成果并不乐观。

曾担任美国国务院非洲事务副国务卿的施奈德曼表示,从接待规格到议程安排,本次峰会恐怕难以有所作为。

来自尼日利亚的政策分析人士尼加对本报记者表示,美国实现对非洲的“承诺”有三大障碍:一是政策动力不足,国会在延长《非洲成长与机会法》方面可能经历拖延;而奥巴马政府也缺少预算,难有对非洲“大动作”;二是美国与非洲国家的合作受到来自其他国家的挑战,很多时候美国在竞争中并不占有优势;三是意识形态和理念的不同,推行西式民主让一些非洲伙伴感到“合作”难度大。

全球发展中心研究人员本杰明·里欧表示,美国在非洲本土只有少数负责外国商务的官员在协商贸易和投资协议,至今还有11个非洲国家的美国大使任命还未获得美国国会确认。美国模式的双边投资协议往往包括大量难懂的法律文件,这给非洲国家审议和讨论文件造成很大障碍。

虽然美国也在积极与非洲达成贸易和投资框架协议,但往往缺乏法律效力,并不能被当成是一定会被兑现的承诺,对投资者的保护也不足。国内立法程序效率低下恐怕让奥巴马的非洲雄心落实起来有些力不从心。发电成本过高严重制约了非洲经济的竞争力,是非洲经济发展需要解决的一大障碍。虽然美国国会众议院于今年5月通过了一项关于向非洲提供电力的法案,但随后该法案便一直在参议院搁置。

南非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阿嘉兹·茅萍指出,美国将在多大程度上为非洲可持续能源供应和可再生性能源的发展做出贡献成为关注焦点。从目前情况看,包括加纳、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等拥有大量天然气资源储备的国家都在峰会前派高层次代表团前往美国与潜在的合作伙伴接触,侧重于销售能源,淡化了绿色和可持续能源的发展。

曾受邀参加“非洲青年领袖项目”的摩洛哥学者哈桑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主要的问题是美国在何种程度上需要非洲以维持其在经济和政治上的霸权时代,但奥巴马在任内并没有给非洲的持久发展带来任何实际利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