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稍微有点自信 西方说白了就是个屁

benjami 收藏 4 442

闲聊两句话,目前一系列话题很火

我只说说这两个字--自信,我们没有什么理由不自信,我个人是有点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我坚信我们的道路曲折,但最终等待我们的必是光明和璀璨,这点毋庸质疑。

近来,很多朋友在看某些纪录片时,自言一头白毛汗,一股由心底而生的寒意,呵呵,不奇怪,虽然大家都有察觉,但第一次看到官方媒介这么系统和提纲式的谈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价值观与文化渗透,确实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我要说的是,这些东西虽然无处不在,但质量犹如好莱坞每年炮制的,有大量美国“国家资本”介入的那些美化与渲染美国战争力量的“大片”一样,长此以往,是有审美疲劳的,其结果无外乎一种声效感官为我所用的“娱乐工具”。

为什么,我这么说吧,我是一个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人,没有经历过这个时期的朋友一定没有想象过,我们那个时期对于西方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向往程度,只能比现在加个更字,刚刚改革开放之时,通过毫无保留的,那种迫切的窗口效应,西方的主流价值观和生活片段的点点滴滴被放大为几何现象充斥着我们饥渴的眼睛,我敢说,那时中国的各个阶层,包括知识界,文艺界为先导,甚至政界的少壮派对于这种冲击的免疫力几乎为0,换句话说,那时候对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社会,中国基本上处于全民膜拜状态,那时文化界乃至社科层面,思想上的碰撞,思维上的跳跃,学术上的自我否定几乎成了一种主流的国家行为状态,否则也不会出现利用行政资源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提法出台。

包括我本人,就是个最好的例子,那个时候美国的月亮圆不圆,美国社会的组成结构和制度优势是否是终极理想,在我眼里,这就不是个问题,那时候的美国就是一个完美的图腾,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乃至虚无主义的学术表现和深层表述,比目前这个学术与社会行为八卦化的时期有很多更“深入”的“价值意义”,那是一种罕见的大范围的文化现象。

可今天如何?在美国年复一年倾注了更多渗透资源的情况下,我却慢慢成了一个坚定的国家主义者,一个自干五,这不是很耐人寻味吗?首先,什么是自信?个人对于90年代那一系列巨变反应思索的中心思想是,自己推到了自己,自己的迷惘给了自己致命的一击,关键是自己对自己缺乏制度自信,我们为什么不自信?这30年来中国的发展,即使你带着寻找过度代价的放大镜去看,也不可否认堪称人类史上国家整体运行与协调的巅峰之作之一,鉴于人口基数,基础结构和社会复杂程度,中国社会发展会否定促使与驾驭发展的体制?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除了处于思维逆反期的逆向民族主义者,谁会这么去看?哪怕他谈到的再有关于民主,什么是最大的民主?保障,维护公民生存与发展的生活资料的保障,回避这个来否定发展过程就是背叛自己,呵呵。

我们有理由不自信吗?就因为一些价值观差异?一些不怀好意的带有复杂情感色彩的目光?守住经过证明的路径这就是制度自信,坚持自己认为、经过印证是正确的道路就是制度自信!只有制度自信,才是体制发展和自我进化的行为基础和前提条件。

另一方面,很多朋友认为网络的出现有利于美国推行自己的价值观,我们无法做到根源控制,呵呵,为什么要严加控制?这就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大家可能只看到了网络这把双刃剑对着我们的锋利刀口,但都忽略了反面,正因为有了网络,美国也走下了“神坛”,最起码他从我的心里走下了神坛,美国花了大把银子构建的这个渗透体系,最终把我渗透成了自干五,嘿嘿,把一个个“我”渗透成了国家主义者,这也是有的。这就是当文化与价值观渗透最终唤醒了真正独立意识和逻辑思维能力的结果,当然,被普世洗脑还浑然不自知的生理或心理幼稚者,多翻了几次墙,看了几本香港书局的政治八卦就看着别人还心生优越感的人另说。也可以说,美国的文化渗透最起码在我这个个体上想做到的,带有政治含义的倾向化引导是失败的,是负面的,而且不只是白花了钱这么简单,我依然去看美国的变形金刚,但在娱乐之外,我却越看越觉得爱自己的祖国更加重要。

很多自干五的朋友抱怨我们势单力孤,实际上你只要看看对立面深层的言论和行为,也是哀鸿一片,人家也在抱怨,要知道,在我青春期的时候,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没有自干五这个说法,我们那个时候对美国的膜拜和维护是发自内心的,官方的宣传部门尚且力不从心如过街蝼蚁,哪里还有自干五的生存空间?这种异端那还不被唾弃死?

所以,爱国却被“围攻”,确实不是今天才有的现象,人都是渴望思想上优越的动物,特别是不明所以获得了群体共鸣的时候,都是如此,只不过现在多数的行为方式是网络暴力,而那时是实实在在的白眼,甚至是咆哮和拳头。

我们要看到,美国的文化与价值观渗透是长期的,花了大把金钱的,他业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行为或价值认同的链条,在这种情况下,自干五却“逆流”的应运而生并迅速的发展和壮大,很多海外的中国人不但没有近水楼台的成为美国价值观的俘虏,反而成为了自干五队伍中最先觉醒和投入作战的中坚力量!尤其是自干五形成的群众基础和自发的政治特质,这不是非常让美国人大跌眼镜的吗?舆论渗透倒渗透出了中国民族主义的峰回路转?这让美国人情何以堪?

自干五兄弟们常常抱怨,我们在网络世界的风雨飘摇中,面对铺面而来的脏水,往往单枪匹马独力奋战,但就是这种热爱自己国家的简单信仰,这种原动力,使得自干五这个群体在没有什么组织的情况下,面对曾经不可一世的公知自由派,面对背后有强大资源支撑的网络原“主流”和“水军”人力优势,居然寸步不让的一直保持着战斗的姿态,发展并壮大,以至于到了今天,依然在没有任何政策倾斜的情况下打出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

要知道,我们的对手在多年的经营下,不但组织严密,资金充足,甚至还有广泛的舆论门户和学术面目,多数背后有正规运作的媒体集团这等庞然大物的影子,获得资源的倾斜和对舆论的影响,自干五望尘莫及,更可怕的是,他们还能够获得某些坐歪了的行政资源,(这点无讳言,第五纵队的提法是有案例和事实依据的)这是什么样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

自干五能够战斗到今天,形成这样的局面,我们还有什么不自信的?如果我们真的有一个公平的环境,哪怕是相对的不偏不倚,那么,公知和民主精英们现在还不知道是在美国那个州述职和哭诉呢,呵呵,我坚信这一天会到来。

实际上,自干五的崛起和力量形成,和群众基础是有广泛联系的,不要小看了群众,也不要小看了任何朴素的情感,公知,把受众视为完成自己个人诉求的工具,他们所谓的共鸣是建立在负面的情绪之上,依靠煽动和过度质疑建立话语权基础,这是自私且不牢靠的互动关系,很难说他们真正瞧得起他们自己的所谓“群众”基础,在他们眼里,学识和价值观必须凌驾于基本面才有行为合法性与指导优势,这是难以为继的。

自干五则不同,我们本身就是来自民间的普罗大众,没有这种高高在上无冕之王的心态,个人觉得,所谓正能量是一种阳光性的表述,正能量旨在于传达一种健康的全面的科学的思维模式,人人都有头脑,人人都会思索,只要他不是被负面的东西有意的充塞住感官,真正的完善每个人的客观独立思考能力则恰恰是抵制恶意渗透的尚好途径。

比如,我国目前是法治社会的不完善与初级阶段,有很多的体制性弊病,构建法治社会是一种普遍的社会诉求,但与此关联体制改革,主导性在于我们,美国的司法制度相对完善,但是也没有挡住射向13岁孩子的子弹,什么思考是健康而有意义的,让群众自己去思索,抱怨和坍塌体制是否是有效的途径,只要不是疯子,他都会得出自己合理的结论。

关于美国的文化渗透也是如此,美国人是抱有良好的愿望促进中国社会的民主化进程?还是在其全面战略遏制中,利用隐形资源动摇和解构中国的国体,促使中国社会的混乱重构,使中国整体二流化和对自己无害化?我想大家看看美国正在做的战略调整,美国人在全世界的所作所为,就会明白,这些东西我说过的太多,只一句话,这个世界上被美国捧起来的独裁国家都会告诉你,在全世界范围内推行民主,是美国的价值所在,这句话多么可笑,这一切只在于,美国的利益,和其他无关。

至于现下的一些影音制品,我乐于见到官方这么看待这种意识形态的危险所在,这说明我们的上层一直是清醒的,认识是行为的指导,有了这种认识我们自干五更没有理由不乐观,无论前路如何布满荆棘,我们都将与祖国同在,为了自己的良知,继续努力,兄弟们,共勉吧。

飞扬有位朋友说得好,我深以为然。爱国是一个自然人最基本的道德要求和人文素质,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即使在西方的主流价值体系下也是颠扑不破的,近来,有人鼓噪,爱人民不爱国家,这是一种多么缺乏现实逻辑、哗众取宠的幼稚啊?呵呵,国家实体结构不复存在,那么什么是人民?国体专属保障的界限被打破,那么人民这个词怎么诠释?你怎么去保障你口中的人民,更不用说去爱人民?实际上说出这种话的人是最浅薄的无政府主义者,最无知的自由主义者,他们口中的爱人民,实质上就是对于国家这个实体,无须负责任,不想去承担义务的托词,他们事实上只爱他们自己,从而炮制的任何依据只是他们为自己行为寻找出来的借口,爱人民就必须要颠覆国家体制吗?他的生活在继续,而且过得不错,而在其嘴里,这个体制败坏到了何种无以复加的程度?需要被彻底摧毁?

这种不切实际的“整合”全人类终极状态的说法,你们应该去告诉美国,看看是否美国人会在这种指引下淡化自己的国体结构?美国爱人民的态度在严格的移民准入政策前,似乎没有国家的定义更有说服力,呵呵,或者是正在勾心斗角的欧盟,他们对人民的看法如何?国体的保障性措施下,对国家破产行为的相互扶助显得如此不自然,谁去无私的伸把手帮助了希腊和他那几个难兄难弟?是欧盟各国家实体突然之间集体忘了人民,忘了欧洲全体人民的福祉吗?这再一次说明,即使有人把欧盟体系的出现捧为国家概念消亡前的一次伟大体制探索,但丝毫没有掩盖欧盟成员国之间,为了国体份额和利益相互倾榨的那种焦头烂额。

至于民权大于主权这种提法,我前面说过太多,不想再深入,没有主权何来民权?主权不只是领土概念,它还包括司法独立和自主贸易关系等等,交出主权范畴的任何举措,实际上只有一个意义,交出了支配生产资料的自主权,一个生产资料和秩序体系由他人支配的国家,一个对自己的国家资源没有主动调配权的国家,还有什么民权?二等公民的人权?就像我曾经说的,你即使获得了自由骂街的权力,(还不见得能比你现在,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骂得更好更过瘾)但于你的实际生活能改变什么?你想要的监管还需要二级垂直,他的相对公平性能好到哪去?说白了,除了大声喊叫你注定什么也改变不了,甚至是好丝毫影响不了,有益的思索是,良性的改变和推动可行性,没有帮助的思索是抱怨和破坏,不是吗?

就如大家看到的,为了美国的资本利益被美国制造出的,曾经的和目前依然存在的那一个个独裁政权,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独裁,有的还是君主专制,你看到了什么?生活条件好所以就稳定?可物质生活无法掩盖对自由的渴望,也是提出民权大于主权的人经常提到的,难道这些国家的人民也是为了两碗饭出卖了自己?只是因为美国的支持,就给了他们在独裁体制下生活的体面和自尊?呵呵。

如果这个还没有说服力,那么看看,这世界上所谓的民主国家可不止西方那几个,它还包括亚非拉一大堆,他们的体制都是照搬西方的,甚至像菲律宾完全照搬美国,一直还增长的印度和10年倒退的台湾,其选举制度比美国的选举人制度更为民主彻底,他们的经验体现出了其制度的巨大优势?在这里,简单粗糙的逻辑是否有帮助?

再看看,叙利亚,伊拉克和利比亚,包括今天的埃及,民主的动荡着,大家发现了什么?我不排除民主是好东西,我们的体制纲领也明确写着我们的国家制度是人民民主专政下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健康的有生命力的民主,我们的框架实际上是现成的,趋利避害的良性发展和进化,完善他和健全他就是最好的方法,结果有些人主张彻底坍塌这个架构转而去追寻那种华而不实的普遍性,你真以为13亿人口,地方差异如此巨大的中国能够在巨变的废墟中重建成西方民主的那种典范性国家?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崩溃后的事?

就如同美国,实际上对于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等国家的民主化进程没多大兴趣,他只是对于在他主导的国际秩序框架下,这些国家再也无法挑战美国的地区利益感兴趣,当然,能源基础设施重建的订单和比例美国会关心,至于他们什么时候能够重建,多少年才能完成正常的民主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谁会在乎?美国只要利润的控制权和地缘挑战者的无害化,为了这个,美国可以毫无政治伦理与节操的把行为暴戾的宗教极端分子称为“自由军”,还不说明问题吗?

而这种坍塌式的民主进程所导致的冲击,如当事者获得了“民主之后杀全家”的熏天自由,他们所体现出来的这种“民主价值”,也是在美国的控制范围下,暨,这种民主方式只能用于你这个国家的内斗和朗诵诗歌,你可以自由的选择你想朗诵的部分,只要你交出生产资料的主导权,对他无害,其他的,美国才不会在乎,这种漫不经心才是事实的真相。

有朋友说我过于乐观,我想说的是,充分估计困难后的乐观与无依据的乐观还是不同的,主席在普遍悲观的情况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战略预测,对我们今天乃至将来都有深刻的指导意义,我不是敢和主席相提并论,我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转述者重复一次这个思想的梗概。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提法,不简单是一句话,他是有理论模型的,如果脱离了理论基础,那这个定义就没有意义,个人说过,形成理论指导思想不是说几句话那么简单,他是经过相当严密的理论推导,才能建立理论模型的,包括社会主义市场化经济,****和科学反展观等等,都是这样,如果只是作为几句话,那么谁都会说,但是放入模型而经过严谨客观的计算,从而最终形成理论体系,做到联系理论,指导实际工作,那么他就是指导思想。

我们的政党实际上自我洗涤和进化的能力是很强的,只是目前的特殊阶段让大家暂时忘记了一些看似平实、实为箴言的东西,比如,我乐观的看到批评和自我批评被摆上了原有的高度,后面就是实际贯彻和执行的问题了,我们还将看到后面被忽略的部分,紧密联系群众和理论联系实践,这才是政党立于不败之地的真正思想源泉。

我个人提出国家主义,实际上就是自己对民族主义的拓展版,唯国家利益和人民民主专政的体制地位,实际从广义上讲,这才是适应当前阶段当前环境的,真正有生命力的宪政,而不是虚无缥缈的辞藻,记住,不要空谈,宪政,先从遵守宪法开始!鼓噪宪政的某些人看过宪法吗?我的建议和忠告,在保重身体的前提下,请多读读宪法第一条,对你们的身心有好处,违宪的人谈宪政是没有合法性的,等等,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呵呵,所以补充一句,这个的适用范围,谁都一样,先做好你自己。

一切以国家利益为标尺来检验制度的合理性,这是我个人观察的可行性手段,我们现行的制度,经过针对性完善补缺及进化,还是具备不可动摇的强大生命力的,这就是制度自信,这点毋庸质疑,因为国家利益的核心之一就涵盖民族利益和全民利益的剖面,国家,不是针对某一个阶层而设立的机器,国家的内部平衡需要合理与具有实效的制度,而不是华而不实、空中楼阁的概念来保证其正常运行。

对于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作为制度完善与健全,我个人认为,是非常有必要的,至于如何完成这一过程,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我是一个还算称职的观察者,我们每个人都是,少一点乖张和戾气,多一份清醒与冷静,梳理历史和必然的逻辑联系,因此,我的乐观是有依据的,我坚信,我们的国家是可以披荆斩棘,完成民族伟大复兴夙愿的,这是历史必然!能够亲身经历这样一个波澜壮阔的伟大历史时期,我自豪,我与祖国同在。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