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桂军不如中央军

右护军 收藏 7 776
导读:淞沪抗战中阵亡80%却能坚守阵地的国民党铁军 红潮导语:9月2日以后,第78师各旅亦陆续投入战争。当时,在毫无工事掩蔽的情况下,部队遭日军陆炮及空军轰炸,苦战5昼夜,官兵虽血肉横飞,而寸土必争,愈战愈勇,那真是誓死如归。特别是第1旅第2团团长杨杰、第4团团长李友梅,都牺牲了,营长以下官兵伤亡达80%,那真是惨。 还珍藏着周恩来的信 1938年到1939年,熊向晖对胡宗南曾经有过幻想,认为胡可能成为“夏伯阳式的人物”。1940年以后,他的看法逐渐发生变化,看出胡宗南虽然有抗日的一面,但他也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淞沪抗战中阵亡80%却能坚守阵地的国民党铁军

红潮导语:9月2日以后,第78师各旅亦陆续投入战争。当时,在毫无工事掩蔽的情况下,部队遭日军陆炮及空军轰炸,苦战5昼夜,官兵虽血肉横飞,而寸土必争,愈战愈勇,那真是誓死如归。特别是第1旅第2团团长杨杰、第4团团长李友梅,都牺牲了,营长以下官兵伤亡达80%,那真是惨。

还珍藏着周恩来的信

1938年到1939年,熊向晖对胡宗南曾经有过幻想,认为胡可能成为“夏伯阳式的人物”。1940年以后,他的看法逐渐发生变化,看出胡宗南虽然有抗日的一面,但他也有反共的一面。而影响他的最大因素,就是蒋介石。蒋抗战,他拥护;蒋反共,他服从。他开始走出对胡宗南的幻想。

在武汉的时候,董老跟熊谈话,曾说到蒋介石、胡宗南在抗战中会不会反共?还难以断言。他交给熊的任务,就是要看胡宗南是抗日,还是反共。如果他抗日,熊要帮助他,推动他,甘做闲棋冷子;如果他反共,熊就要执行特殊任务,搞情报,揭穿及制止他们的反共阴谋。到胡宗南那里工作后,最初几年,熊一直在观察胡宗南对抗战与反共的态度。

在接触胡宗南的开始阶段,熊看到他确实坚决主张抗战,崇尚民族英雄,反对投降,痛恨汪精卫之流。胡宗南多次跟熊说过,1933年长城抗战时,他率领第1师驻节甘肃天水,而他的黄埔1期同学黄杰率第2师参加长城抗战。那个时候,他对黄杰羡慕不已,并多次电呈校长,请求率部东开抗日,卫我长城。但蒋复电说:“驻防陇南防‘匪'北窜,其重要不下于长城抗日,宜加紧训练部队,暂勿东开。”后来黄杰获颁“青天白日”勋章,胡宗南说,如果他去了,他也会获颁一枚“青天白日”勋章。言下不胜惆怅。

胡宗南也曾跟熊说到淞沪抗战。他说,上海之战,打了3个多月,当时确实是拚尽了全力,也确实想打一场大胜仗,结果还是失败了。但第1军官兵卫国御侮的牺牲精神,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他说,1937年8月底,第1军才接到开赴上海战场的命令。8月30日,他率第1师由徐州出发,第78师由归德上车。本来,校长命令全军在无锡集中。适值宝山夏楚中军情况危急,第1师到了无锡,尚未下车,就接到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陈诚将军的命令,部队迅速东开,赴宝山增援。到了宝山以后,夏楚中的阵地已失,第1师遂奋勇应战。9月2日以后,第78师各旅亦陆续投入战争。当时,在毫无工事掩蔽的情况下,部队遭日军陆炮及空军轰炸,苦战5昼夜,官兵虽血肉横飞,而寸土必争,愈战愈勇,那真是誓死如归。特别是第1旅第2团团长杨杰、第4团团长李友梅,都牺牲了,营长以下官兵伤亡达80%,那真是惨。他说,第一轮打下来,第1军从大西北带出来的一批骨干,差不多打光了,真可惜。后来开到昆山整补,补充了2000多个陕西兵。10月上旬,接到命令,坚守大场。当时就带着这个残部和新补之兵上去,原命守7天,结果守了42天。苏州河之役,左右翼友军都退却了,只有第1军两个师的阵地,屹立未动。

胡宗南说,中国军队的最大劣势,就是火器与敌人相差太多。日军在沪战中,以舰炮飞机日夜轰击,有时以水陆战车配合支援,威力十分强大。而参加沪战的中国军队,都是在接到中国大本营的紧急命令后,临时从四面八方调集上海战场,对防空、防战车战术,讲求未深;加上沪滨地势低下多水,工事很难坚固,官兵全以血肉之躯,与敌搏击,牺牲之大,不难想象。

胡宗南说,第1军经过徐州训练,比其它部队要好得多,再加上上下一心,官兵无不感奋,所以打得很出色。后来,白崇禧总指挥向第三战区何应钦司令长官报告:“桂军10个师只打1天,只有第1军能打。该军两个师阵地,始终屹立不动。”

胡宗南说,沪战失败,军人的勇气可嘉,官兵的牺牲精神可嘉,但关键是我们各方面都准备不足,从最高统帅部的战略指导思想,到战场指挥官的指挥协调,再到基层部队的阵地战的训练等等,都显得严重不足;而敌人为了打赢这一场战争,却处心积虑,精心准备了许多年,真可谓“预则立,不预则废”啊!

熊看得出来,胡宗南内心,是很向往能当上民族英雄的。董老在汉口谈话的时候,曾说到1936年9月周恩来亲笔给胡宗南写信,说他在黄埔为先进,以剿共成名,相信他决非勇于内战,怯于对外,劝他促蒋抗日,希望他成为民族英雄。

熊没有想到的是,胡宗南对周恩来的这封亲笔信,十分珍视,一直珍藏在身边,并且拿出来给熊看过。因为此前董老向熊提到过这封信,所以熊看得很留心。

周恩来在信中是这样写的:“宗南同学:黄埔分手后,不想竟以敌对。10年来,兄以剿共成名,私心则以兄尚未成民族英雄为憾。今春红军东向,曾联红军中黄埔同学多人,致书左右,以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为请,惟未蒙即予赞同。然私表总以兄绝非勇于内战怯于对外之人,时机未熟,在兄或亦有难言之隐也。”

周又说:“日寇侵绥,已向西北迈进,其航空总站设于定远营,航空线竟遍布陕、甘、青、宁四省。兄素有志西北,试想今日之西北,岂能再容退让,亦岂能再操同室之戈?敝方为保卫西北,保卫华北起见,已集合全国主力红军于陕、甘、宁、青,并向贵党呼吁,立停内战,共谋抗敌。顷更致公函送于贵党中央,表示我们抗日救国方针及愿与贵党重谋合作之诚意。久闻贵方当局及黄埔同学中有不少趋向于联俄联共以救国难者,今国难日亟,敝方提议或不致再遭拒绝。惟合作必以停战为先。兄在黄埔为先进,亦为蒋先生所最信赖之人,果能立排浮议,立停内战,则颂之者将遍于国人。此着克成,全国抗日战争方能切实进行,西北御侮行动,亦必能统一步骤,不致为日寇各个击破,陷民族、国家于万劫不复也。”

最后,周说:“叨在旧知,略陈鄙见,如不以为无当,还望惠我好音。纸短心长,怅望无既。”

周恩来这个人,很能抓住人的心理。周恩来了解胡宗南,所以,他在信中说:“10年来,兄以剿共成名,私心则以兄尚未成民族英雄为憾!”一句话,就抓准了胡宗南的脉博,触动了胡宗南的心事。

这么多年了,他还把周恩来的亲笔信,珍藏在身边,这很能说明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