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外国人退避三舍的韩国人的唯我独尊

1.称孔子和秦始皇曾属朝鲜民族的旷世奇谈

韩国人向外国人吹嘘的台词有很多。“我国拥有几千年来未被同化的伟大的民族特性”、 “我国的天空是全世界最蓝的”、“我们是有文化的国民,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令人自豪的高智商的民族”。

这就像幼儿同的孩子在吹牛。每当韩国人重复这样的台词时,外国人都会大吃一惊,皱起眉头:“又是这一套。”

韩国人特有的“我们”意识,与爱国心、民族主义相遇时,立刻就会演变成过激的民族主义,带有无比强烈的排他性。现代的民族主义都多多少少带有排他性,但韩国的民族主义却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视野不开阔、狭隘且根深蒂固。

日本的民族主义并不妨碍接纳世界文化,而社会主义中国的民族主义则使56个民族统一起来,并以其广阔的胸襟包容不同的民族及其文化。当然,各民族统一于同一框架中,有时也会出现一些矛盾,但整体上看,中国的多元文化多民族主义取得了成功。

然而,韩国则陷入了“我们”才是世界最优秀民族的朝鲜民族中心主义,以自恋和傲慢的心态看世界。

最近在韩国,甚至出现了这样—些人。他们认为,朝鲜民族在古代欧亚太陆建立了大帝国,并且创造了中国的汉字,甚至公然宣称孔子和秦始皇都曾属朝鲜民族。李氏王朝时代,韩国曾自称是继中国之后的“小中华”,这种优越感在现代化的洪流中摇身变为韩国式的优越主义。也有不少知识界人士叫嚣:“21世纪是朝鲜半岛的世纪”。

这些说法在韩国国内听起来比较顺耳,但在世界上是完全行不通的,,只能被看做是妄想症的表现,是胡说八道。

2.韩国知识阶层偏执的爱国心和蛮横逻辑

韩国的教科书非常直截了当地表现了这种优越感。“我们韩国是世界上少见的有着自己独特文化的单一民族的国家。这证明了我们民族文化的优越性。保护并发扬我们的传统文化,不是日本民族,也不是中华民族,而恰恰是朝鲜民族的使命,即保护民族主体性和民族独立性。”(1979年韩国文教部《中学生道德》)

“特别是我们国家经济取得的惊人发展,向全世界表明了我们事业成就的伟大。” (1990年韩国文教部《中学生道德》)

尤其是韩国知识界人士,更是高声赞美韩国文化的优秀和独创性,贬低他国文化,以此提高韩国文化的地位。

例如,韩国某位知名美术评论家说:韩国的房屋不像日本那样讲究细腻,并且充满技巧美及神经质的没计;也不像中国人那样夸张,人为地制作假山,请园艺师修剪树木,装饰院子。韩国的房屋整洁,利落、沉稳,与韩国的自然风光非常协调。

日本这样不行,中国那样不对,只有韩国独树—帜、最好。真是典型的自吹自擂的逻辑。

因写作《日本人的缩小意识》而被世人所知的李御宁,如出一辙般地向世界自吹自擂,他在《新韩国人》中写道;“日本人虽然亲切、整洁,但其实冷漠无情。中国人虽然具有大国的坦荡胸怀.却无慈悲之心。 韩国人看上去好像也是如此,但很重人情,非常了不起。”真是不吝赞美之辞。

最近,著名请人金芝河强调指出:在东亚三国中,朝鲜民族尤其受到关注。其根据是:中国由于“文化大革命”,思想上出现断层,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后,人们开始热衷于赚钱和追求物质生活。日本人缺乏创造性,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在文化上,都不能给世界带来新鲜感,仅仅满足于在一些琐碎的事情上消磨精力。而且,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没有展翅高飞的野心和渴望。

这种野心与渴望只有韩国人才有。“我们”民族,既属于自己也属于世界,而且胸怀全世界。因此,21世纪将以韩国的始祖——檀君的思想统一全人类。

韩国知识界这种过于膨胀的民族优越感,作为一个传统,从李氏王朝一自传承到今天。

通过与邻国中国、日本相比较,努力找出自身文化的特殊性,这种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韩国知识界过分狂热的爱国主义的背后,多少隐藏了自卑感。3.辣白菜成不了世界食品的理由

从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叫嚣国际化、全球化的韩国,热衷于向世界宣扬自己一直在国内标榜的优越性,这绝不是坏事。问题在在于韩国—向强调“我们”文化的优越性,却缺乏学习世界上更多优秀文化,并消化吸收这些文化的态度。

“越是韩国的就越是世界的”,就是这种认识的产物。比如为了向世界展示辣白菜的优点,而举办世纪辣白菜比赛等等,梦想着以新奇的方案走向国际化,这从根本上就错了。

辣白菜对韩国人来说是每顿饭都不可缺的食品,可以说任何人都不否认辣白菜代表了韩国值得夸耀的本土饮食文化。

在日本留学的朋友中,有的人说没有辣白菜就吃不下饭,甚至有人通过航空邮寄,让家里寄来。用他们的话说,辣白菜在日本超市虽有出售,但是价格贵,而且因为是日本加工的,味道差多了,不好吃。

我也是朝鲜民族的后裔,当然是吃辣白菜长大的,但并不是没有辣白菜就活不了。更何况现在在日本什么莱都能吃得到,完全不必春夏秋冬都吃辣白菜。

并不是讨厌吃辣白菜,只是不喜欢离了它就活不了的偏执习惯而已。再说从小到大,因为辣白菜而与其他民族的人多次发生摩擦,这些对我也多少有些影响。

上中学时把辣白菜装入饭盒带到学校,汉族和满族的孩子们就会提出强烈的抗议:你们怎么又带辣白菜来了,这臭味真让人想吐!为此我在其他民族的孩子面前绝不再吃它。

这样的经历一直持续到了大学时代。在中国,朝鲜族以外的人不喜欢吃辣白菜,来到日本之后,也是一样,只要我前一天晚饭吃了辣白菜,第二天早上来到研究室时,肯定有人不满。不是每个人都像韩国人那样喜欢吃它,甚至有人都从未闻过辣白菜的气味。

其实,每当我到韩国,从国会议员到农民,口中都会散发出浓烈的辣白菜的气味,令我真切地感到:到底是韩国啊!韩国人因为与其他民族的人接触不多,所以无法理解辣白菜的气味在国际上多么令人反感。

韩国人—直认为辣白菜是最具有民族性的食品,同时是盛开在人类饮食文化花园里的一枝独秀的国际性饮食之花,并因此孤芳自赏,其例证之一就是它标着高价,醒目地摆在日本的超市里。“辣白菜”也作为外来语固定下来并得到普及。

真的是那样吗?我认为,辣白菜要作为世界性的菜肴得到普及应该很难吧。因为,它的口感暂且不论,仅仅是它那刺鼻的、令人反胃的强烈气味,在国际上就无法行得通。在日本,对辣白菜敬而远之者大有人在,甚说所有人都讨厌那种气味也不为过,无论日本人吃多少辣白菜,对它的气味的讨厌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1990年世界足球锦标赛时,韩国队航空运输的辣白菜包装破损,外国人对它令人作呕的恶臭提出抗议,这成了当时的一个热门话题。即使韩国人自己再喜欢,也未必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并成为国际通行食品。把辣白菜当做国际食品自我欣赏,恰好暴露了韩国人偏执的国粹主义。

只要辣白菜不具备普遍的亲和力及魅力,想成为国际食品,就只能是“南柯一梦”。鼓吹辣白菜的优越性的,在全世界也只有韩国人。布韩国通用,在世界上则未必行得通。

与其高声叫嚷”我们”的优越性,不如创造出真正有高度的能在世界得到普遍认可的文化。这种态度才是最重要的。韩国人所理解的国际化,不过是向世界探出自己的脸:“我是韩国人,既然已见过就请记住我们。”实在是幼稚极了。

1995年日本财团法人闲暇日开发中心提交的世界37国《世界价值调查》报告中,有一组意味深长的数据。让我们看一下世界各国人民对所谓“世界意识是什么”这个提问的调查结果。

37个国家中,平均7%的人在回答“自己所属的地方”这一提问时,最先想到的是“世界”,这其中,巴西、意大利、美国等国回答“世界”的达15%,出人意料的是,韩国为0.8%,日本为1、5%。

韩国人毫无自己是世外一员的意识,眼里只有自己。这一调查数据恰好验证了这一点,更加说明他们封闭、胸襟狭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沙田

听说,本拉登是吃了泡菜才想到在911炸美国的

或许是强烈的不安全感吧!要担心中国,要担心日本,甚至要担心朝鲜,说不定哪天,早晨醒来,太极旗就不再飘扬了!于是麻痹自己:我们是宇宙第一强国,我们有全宇宙最好的泡菜,地球人不吃,是不懂欣赏,没有品位,宇宙人都爱吃,于是,念完1000遍后,终于能笑着入睡,再也不担心半夜噩梦醒来!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