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社会到底有多腐败?老百姓普遍认为,中国无官不腐,也就是说,凡是当官的都是腐败的。然而精英阶层和官僚阶层不这么认为,最起码在公开场合不这么认为,保守点的会说,起码有一半是好的吧;开明点的给个三七开,认为清廉的官员起码在三成左右。最近北京某报刊公开认定,几乎北京所有的官员多多少少都有点腐败,这更加令老百姓坐实了官员举国腐败的结论。

当然,有些基层的公务员可能有些委屈,他们总认为自己是不腐败的,腐败的只是那些领导,普通的公务员基本没有腐败的机会。百草止水认为,这样的说法大错特错,他们只看到了比上不足,却没认识到比下有余。难道这些普通公务员就没有公款吃喝过?就没有公车私用过?就没有用公家的设备干过私活?就没拿过集体的东西贴补家用?就没过年过节的时候享受过单位发放的福利?就没有帮别人办事时吃拿卡要?就没有收受过别人的礼物?凡此种种都是腐败!骆家辉不敢享用政府的一勺奶油,马英九不敢收受好友的微末礼品,人家这才叫真正廉政。至于单位集体发放制度规定外的福利,这在真正的民主廉政国家里就是集体腐败,这不仅是集体辞职的问题,还要问责定罪。可是这些司空见惯的东西,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从未将其纳入腐败行列,由其可见中国的腐败是多么的深入基层。

难道这社会就只有官员腐败吗?不,企业也腐败,无论是国有的还是私营的,显而易见国企的腐败更为严重。在中国的企业里,提拔任用凭的不是个人实力,最主要的就是社会背景和关系。如果没背景没关系,就要行贿送贿,阿谀奉承。如果是女人,只要稍有一点姿色,就免不了陪睡的命运,除非你不想朝上爬。问题是有时候你不想朝上爬也是不行的,有些贪婪胃口大的或者腐败收入少的,就会想方设法搜刮下属,不是无事找事就是随便给人穿小鞋,除非你给他送礼才能保平安。如果他色心膨胀盯上某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又不愿意上他的钩,他就会经常刁难,不是增加工作难度,就是经常挑刺,你不让他色心如愿他就跟你没完没了。就算所有都不在此列的普通工人或职员,你认为自己就不会腐败了吗?你就没私用过公司的东西?你就没拿过公司的一分一毫的财物?如果你敢说没有,别说百草止水不信,就连你自己的良心也不会相信。

城里的人或企业里的人都腐败了,那么农村呢?农民呢?村长书记以及村支部和村委会就不用说了,所有的农民心里都有一本账,没有一个农村的官官是干净的,农村里的腐败反而不那么遮遮掩掩,赤裸裸的是非常正常的。农村泛滥成灾的贿选就不用说了,村民求农村官员办事有时还不得不请客送礼,不正当的事就不用说了,就是正当的事你不送礼他们也经常不会给你痛痛快快的办。至于偷拿集体的东西,能偷偷的拿到是你的本事,被抓到了就需要贿赂才能摆平。也许你说有些老实的农民不会腐败,难道他就没铲过集体的一锨土?难道他就没拔过集体的一根苗?

在中国,没有那么干净的人,很多公共的设施其零件经常丢失,甚至路灯花草也经常无法保全。在我们中国人的眼里,只要是国家的或集体的哪怕是私人的东西,能有机会顺走,贵重的八*九不离十中饱私囊,便宜的基本百分之百被人拿走。中国现在流行的口号是什么?“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如此一个社会,如此一个国家,从上到下基本上都本着有便宜就占的原则。为什么考公务员那么热?不是因为它是一个铁饭碗,而是因为当上公务员后,能占便宜的事就多,占大便宜的机会也大。其实尽管全社会的人都在咒骂腐败,可他们的死心里的打算却是,“如果让我当官我也贪,不贪白不贪”。其实多数官员是羡慕贪官的,因为他们起码曾经荣华富贵奢侈下流的享受过一场,更重要的是能够东窗事发的官员比例是非常小的。所以在中国,当官就被认为是,风险最小利润最大的职业。

中国就是这样,全民都在腐败,从最高层上千以上万亿的腐败额,到中层几百万的腐败,再到最基层百元以下乃至几元的腐败。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上有所好下必学焉。中贪学大贪,小贪学中贪。比我贪得多的,我羡慕嫉妒恨;比我贪得少的,我高高在上优越感十足。在社会各行业,医疗界的回扣卖药最为出名,其他各行业的买卖中也无不充斥着回扣和其它腐败的影子。在西方严格守法的企业,一旦进入中国,就会慢慢习惯行贿送贿。因为在中国,腐败是正常状态,你不腐败不仅很难融入我们的社会,甚至于寸步难行。所以说,在我国,腐败是最好的通行证,有了它就会一路绿灯,没有它你就会发现到处都会是红灯。

著名的爱国贼芮成钢曾经有几句名言:很多人把自己当成良心代言、正义化身、民主斗士,忘了照照自己皮袍下的‘小’。骂特权时是否渴望特权?骂空气质量时是否开着大排量SUV?骂权贵腐败时是否没耽误自己寻租获取暴利?高呼民主时是否想让其他人都闭嘴?是既得利益者因利益不够而抱怨? 还是真善美虽被限制,却依然人品爆发?说这句话的芮成钢,虽然最后因为腐败而被抓,但他的话也的确有几分道理。整个国家的人民,从上到下,真正富有良心和正义的民主人士是非常少的,正如贪官们在台上高唱反腐廉政论调,而台下却依旧男盗女娼腐败祸国一样,很多人痛恨贪官往往是因为他们贪得太少而内心愤愤不平,或者因为没有达到自己心中的腐败水平而恨天不公。还有些人却是愤恨贪官,但是又不敢有勇气去改造这个社会,一方面因为自己也腐败而底气不足,另一方面也因为在这个社会腐败久了而感觉不到改造制度的必要。在举国皆腐败的情况下,没有干净的人存在,就没有谁能够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争取公平和公正。然而万事万物没有永恒不变的,正如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最腐败的土壤里也早晚会孕育出廉洁正义之花。当民主真正绽放于祖国大陆的时候,举国皆廉也就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