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当年的人们喜爱“放荡邪恶”的女特务?

杀死山下奉文 收藏 20 110319

在20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以“反特”为题材的电影一直很受年轻人欢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中往往有女特务。而在这些女特务身上年轻人们能学到在社会上已经被禁锢了一个时代的性知识——

为什么当年的人们喜爱“放荡邪恶”的女特务?


为什么当年的人们喜爱“放荡邪恶”的女特务?


为什么当年的人们喜爱“放荡邪恶”的女特务?


影视剧中的女特务

这种女特务虽然是“反面人物”,虽然导演和演员极力要表现出她们心灵的凶残和肮脏,但广大观众仍然深深地被她们所吸引。当年的观众中,至今还有一些人对这类女特务记忆犹新。

“红色文艺”大行其道的

时代,正是“红色价值”主宰整个社会生活的时代。在现实生活中,女性普遍男性化,在发型、服饰上,将“女性味”减少到最小限度,在言行举止上也最大限度地与男性认同。女性身上的任何一点“女性味”,都被视作是“小资产阶级情调”,都被看成是“思想意识”有问题的表现;都意味着政治上的不可靠、不过硬;都会招致领导的批评、群众的非议;一旦来了政治运动,还会成为批斗的对象;在文艺作品里,“正面” 的女性形象也没有丝毫“女性味”。电影中出现的女特务就成了“女性味”最合法的载体。

既然“女性味”意味着腐朽、堕落甚至邪恶,那当然就要在女特务身上充分体现。同时,女特务要以色相引诱“我方”人员,就要有浓郁的“女性味”不可,仿佛人世间所有的“女性味”都集中到女特务身上。这样一来,女特务就成了关于女性知识的启蒙老师。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从女特务的头上,懂得了什么叫“烫发”;从女特务的唇上,懂得了什么叫“口红”;从女特务的眉上,懂得了什么叫“画眉”;从女特务的脸上,懂得了什么叫“涂脂抹粉”;从女特务的衣着上,懂得了什么叫“旗袍”、什么叫“胸针”、什么叫“高跟鞋”……

这样一来,那五六十年代的年轻人,从女特务的一起一坐、一顾一盼、一颦一笑、一嗔一喜中,懂得了什么叫“仪态万方”、“闭月羞花”、“倾城倾国”、“国色天香”……这样一来,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是从电影中的女特务身上,体会到女性的魅力,并体验到什么叫“神魂颠倒”、什么叫“如痴如醉”、什么叫“心旌摇荡”……这样一来,那个时代的小伙子,竟然是对着银幕上的女特务情窦初开。

“红色电影”还往往要让女特务以色相引诱“我方”人员,甚至在不知不觉间对“我方”人员动起真情,落入情网而难以自拔。无论是假戏真做,还是真情流露,女特务在与“我方”人员的交往中,都会把*之间纯粹私情的一面充分表现。这样一来,那个时代的青年人,是从电影上的女特务那里,懂得了“儿女情长”、“暗送秋波”、“卿卿我我”、“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这样一来,那个时代电影中的女特务,竟鬼使神差地成了爱情和人性的启蒙者。

在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扮演女特务柳尼娜的演员陆丽珠,“文革”中惨遭批斗,原因就在于她把女特务这一角色演得太好。一个演员,因为戏演得太好而受迫害,当然是奇闻。然而,却并非不可理喻。

“红色电影”中之所以需要女特务出现,本意只是为宣传和强化“红色价值”,然而,女特务们却在客观上鼓励、导引和启发了“红色价值”所极力要压制、掩盖和隐藏的东西。当“红色价值”的捍卫者意识到这一点时,当然要把怨恨发泄到扮演女特务的演员身上。

“红色电影”的编导们,本意是要让女特务的各种表现引起观众的厌恶、仇恨,没想到却事与愿违,女特务竟成了观众最喜爱的人物。不得不说,这是“红色价值”的失败,是人性的胜利。

27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干露露适合演女特务

现在女特务在“抗日神剧”里无处不在,各类裸露、床戏、强奸戏成为抗日剧吸引观众的噱头,抗日剧都快变成AV了。

21楼migc

2楼 仲秋揭秘
干露露适合演女特务
干露露适合演野鸡

10楼 秦时明月093
我第一次看《英雄虎胆》时,确实喜欢上了王晓棠演的阿兰,并深深地为她的死感到惋惜。
15楼 永远是星条旗
那个打死他的小兵是傻逼。明显女特务可以打死男一号,故意往胳膊上打了一枪。意思是说,党国培养我这么多年,我不打这枪说不过去。但我还是喜欢你的,以后希望跟你过。结果上来个小兵,冒冒失失地把阿兰毙了。男一号眼睛都快出血了。
你分析得可真有意思,从人性上看,你说的这情节也是可能的。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