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代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大战为何引而未发?

50年代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大战为何引而未发?

1948—1955年,苏联和南斯拉夫之间的分歧、磨擦以至于冲突不仅恶化了两国关系,还震撼了整个欧洲和世界,甚至险些发展成战争。然而两国对冲突的内幕讳莫英如深,即使关系正常化以后,对此也鲜有披露。斯大林是不是准备武装干涉南斯拉夫、推翻他当时的头号敌人铁托?如果确实如此,究竟什么因素妨碍了计划的实施?

友情深厚援助慷慨

1946年6月,铁托赴莫斯科参加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加里宁的葬礼,受到隆重而热烈的欢迎。他与斯大林探讨了战后欧洲的理论问题,并出席了红场上举行的活动。在所有外国客人中,唯有铁托被安排在主席台中间位置。这似乎向世界表明,铁托是斯大林的继承人。

德国向苏联发动进攻后,以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游击队立刻就成了莫斯科最亲密和重要的盟友。不过,斯大林和铁托的关系并非一帆风顺。

最敏感的是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游击运动的主权问题。这个运动一再强调其共产主义性质——伦敦有个苏联官方承认的流亡政府,这使莫斯科感到很棘手。不过矛盾很快就化解了。铁托在给莫斯科的报告中说,95%的南斯拉夫人把自身解放的希望寄托在苏联身上……1944年,铁托的亲密战友密洛凡?德热拉斯与斯大林会晤后,苏方向南斯拉夫民族解放委员会提供了价值1000万美元的无息借款。斯大林的慷慨大大超出了铁托等人的期望。斯大林还说:“你们为之奋斗的事业也是我们的事业,我们应当竭尽全力。”

苏联向铁托提供的军事援助更是大方。大约提供了15.5万支步枪、3.8万支冲锋枪、1.6万挺机枪、6000门火炮、69辆坦克和491架飞机。铁托1944年9月访苏时,双方签订了苏军暂时进驻南斯拉夫的协定。1944年10月,苏军和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军共同采取行动,一举解放了贝尔格莱德。

苏联的帮助不仅限于提供武器和外交支持,在军事建设、建立情报机构,包括侦察和反侦察方面,苏联对南斯拉夫的支持也不小。苏联的外交目的是:不仅与“轴心国”,而且与盟国——英国和美国争夺巴尔干地区,争夺南斯拉夫。

1944—1946年,铁托频繁出访莫斯科,受到斯大林贵宾般的接待。铁托的亲密战友爱德华?卡德尔和密洛凡?德热拉斯甚至讨论过南斯拉夫并人苏联的可能性。当时全世界似乎都认为,南斯拉夫是苏联最亲密的盟国。据德热拉斯回忆,苏南领导人会晤时,斯大林拥抱着铁托,预言铁托将在欧洲发挥作用。

矛盾难解争端日现

尽管苏南关系洋溢着真诚友谊和相互谅解的气息,可斯大林和铁托之间暗含着的磨擦却一直没断过。分歧不仅涉及共产党政策的关键问题,还涉及南斯拉夫背着苏联与东欧国家和政党接触的问题,以及在二战结束、冷战开始的背景下调整领土的政策。

斯大林对德作战时已习惯“斯拉夫思想”的定式,战后他并不掩饰,他这么做首先是为了确立苏联在全世界的优势。为了实现这一计划,他不惜牺牲任何盟国的利益。

1948年,斯大林和铁托之间日益尖锐而突然爆发的冲突不仅是两位领导人心理上的对抗,是两个同类政权在“建设社会主义道路“方面的分歧,也是谋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的两个政党之间的冲突,是由于雅尔塔和波茨坦协议没能使国家领土问题得到圆满解决,而在巴尔干地区和中欧南部突发的危机。

同年夏天,苏南冲突开始影响巴尔干地区的形势。6月,布加勒斯特会议与会者通过了关于南斯拉夫共产党地位的决议。决议指出,南斯拉夫共产党”最近在对外政策和国内政策的主要问题上,执行的是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对苏联和联共(布)不友好的政策,试图把南斯拉夫人民逐渐引向资本主义。”决议暗含威胁之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就得推举新领导人取而代之。

7月举行的南斯拉夫共产党代表大会上,铁托作完总结报告后,在“斯大林—铁托”的欢呼声中离开主席台。不管南共如何保证自己对斯大林、联共(布)和苏联没有二心都于事无补,莫斯科甚至更加怒不可遏。1949年夏秋季节,对南斯拉夫的指责达到了极点。自此,“帝国主义先锋队”、“特务组织”和“法西斯—盖世太保集团”等帽子都扣到了南斯拉夫共产党的头上。这种批评从虽荒谬但毕竟还属于政治思想范畴的辨认,发展到粗暴而毫无意义的谩骂。12月,《真理报》公开宣称,帝国主义反动派仆从的可耻下场正等着铁托叛徒集团,这一天为期不远了。这是要进行军事干预的直接威胁。

武力威胁策划谋反

起先莫斯科指望,南共内部的“健康力量”能把铁托搞下台。当这种希望落空时,莫斯科几乎从南斯拉夫周边全线向其施加军事政治压力,每次挑衅都可能酿成公开冲突。

从间接得到的消息判断,当时可能打算从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三方面攻入南斯拉夫。从亚得里亚海方面采取行动是最可行的。有可能是大规蟆行动,也可能是“点状行动”。不仅苏军,而且“人民民主”国家的军队都可能参与进攻。情报相构的特别行动也在计划之列。

能切实证明苏联及其盟国计划武装干涉南斯拉夫的消息,是1956年事件后流亡国外,后来被缺席判处死刑的匈牙利前高级军官基拉伊?贝洛(1989年被撤销死刑)透露的。

行动分三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在南斯拉夫国内做策划大规模动乱,特别是在铁托政权的反对派力量最强的城市和大型企业作乱。第二阶段:建立临时国家机构,人选是南斯拉夫持不同政见者,以及以南斯拉夫边境地区为基地的国内反对派代表。第三阶段:由临时国家机构以“起义者”的名义要求邻国共产党政府,首先是罗马尼亚和匈牙利政府帮忙。“起义政府”得到上述国家政府承认后,罗马尼亚、匈牙利(在一定条件下还有保加利亚以及苏联的武装力量)就可以共同行动,推翻铁托政权,建立新苏政府。

斯大林可能刚与铁托发生冲突时就想过使用军队。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在1955年的苏共中央六月全会上的对话很能说明问题。布尔加宁提到,1949年斯大林如何命令所有苏联军事和民事顾问在48时之内撤离南斯拉夫。此举使人立刻就意识到,两国关系正朝着战争状态发展。赫鲁晓夫说,宣战时一般就这样做。

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也提到这件事,但是他没提具体日期。他写道,一天,乌克兰国家安全部长报告,一大批人从敖德萨前往巴尔干地区。他们是乘军舰走的,大概去贝尔格莱德。赫鲁晓夫还得到报告,正准备打击南斯拉夫。后来为什么没打,赫鲁晓夫也不知道,只知道苏联已把一个师调往靠近南斯拉夫边界的地区……

与此同时,西欧国家和美国也得到苏联要干预南斯拉夫的情报。情报机构注意到,苏联等国军队频繁调防,因此认为采取行动的日期是1950年秋到1951年春。美国中央情报局分析人员对向巴尔干地区提供多少装备能满足苏军需要也作了估计。

西方支援铁托备战

西方国家领导人对苏联准备干预南斯拉夫的反应相当强烈。早在1950年夏天,美国总统就指示情报机构特别注意苏联在南斯拉夫附近、保加利亚,特别是在北欧附近的动向。6月底,美国召集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一位苏联问题专家说,苏联可能主要从南斯拉夫、伊朗和东德三个方向采取行动。法国外交部也在一份保密文件中谈到,在从欧洲到亚洲这一弧形地带的几个点上,苏联首先是在柏林和南斯拉夫有危险的举动。

到了年底,华盛顿、伦敦和巴黎的看法越来越趋向于:可能发生苏联直接或间接参加的军事政治冲突。12月,杜鲁门与国会领导人磋商时公开表示:“克里姆林宫可能已考虑好,与美国全面交战的时机基本成熟。”这时,西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反南活动的进程上。西方的预测是,尽管苏联盟国在巴尔干地区的军队不足以成功地对南斯拉夫发起武装进攻,但苏联支持的傀儡军队可能在越过南斯拉夫、希腊和土耳其边界后发起大范围局部战争。

此时,在南斯拉夫与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交界地区不断发生冲突。冲突的频率越来截止高,从1950年的937次上升到1952年的2390次。为了“解决”南斯拉夫问题,在匈牙利、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组建了三支国际队伍。保加利亚和匈牙利还有一些特殊的学校,培训准备派到南斯拉夫搞破坏和从事特工的人员。

这时,南斯拉夫的军事计划构想还是根据解放战争的经验制定的。南军方估计,军队无力保卫全境,因此计划向中部山区退却;并组建了游击战争最高指挥部,准备在敌占区打游击;把居民、牲畜和食品从可能保不住的地区撤出来,并疏散了工厂企业;在山区建了水泥和建材仓库,还建了掩蔽部……总之,为抵御摩托化部队进攻做好了一切准备。可以想象,这个饱受战争创伤的国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密谋刺杀苏联无奈

当西方确信苏南冲突已成定局的时候,南斯拉夫开始得到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的财政援助,紧接着又得到军事援助。1949年秋天。尽管苏联极力反对。联合国还是讨论了南斯拉夫问题,从而使南斯拉夫在政治上得到了国际支持。随着西方军事援助的增加,苏方干涉行动的危险性越来越大,不得不放弃了任何武力推翻铁托的计划划。

在意识到不可能进攻南斯拉夫以后,斯大林和他的亲信开始策划暗杀铁托。赫鲁晓夫写道:“当斯大林发现,他原来依靠的南斯拉夫国内反对派不够强大,没法收拾铁托时,试图以其他方式除掉铁托,但也没能奏效。多次派特工都未得手。”苏联情报机构领导人之—帕维尔?苏多普拉托夫直接参加了刺杀铁托行动计划。他说,在克里姆林宫的铁托专案材料里可以看到莫洛托夫1953年2月底的批示:寻找铁托与亲法西斯集团和克罗地亚民族主义者的关系。参与行动的也有赫鲁晓夫的人。

以外交官名义工作的特工约瑟夫?格里古列维奇曾是托洛茨基刺杀小组成员,他也是暗杀铁托的行动人员。根据一个暗杀方案,他应该利用自己身为哥斯达黎加驻意大利和南斯拉夫特命全权大使的身份参加为铁托举行的宴会,用伪装成个人用具的无声手枪悄悄杀死铁托。军事历史学家德米特里?沃尔科戈诺夫证明,当时还安排格里古列维奇送给铁托一个装着宝石戒指的锦盒,盒里有释放致命毒气的装置。

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所有计划都成了一纸空文。可以说,武装干预南斯拉夫计划流产的原因是:头两年错误地依靠南斯拉夫国内看似能对铁托及其战友构成严重威胁的力量,而把外部力量只看作辅助手段。但是苏联很快就发现,由于对南斯拉夫国内亲斯大林的力量缺乏足够的支持,他们很快就被南斯拉夫安全机构按照苏联的经验清洗了。意识到这一点时,补救已来不及了,因为世界形势发生了变化:朝鲜战争已经开始,南斯拉夫与给予它军事援助和政治支持的美国及西方国家频繁接触,它还与希腊和土耳其签订了巴尔干公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心禅

二战中苏联还向南斯拉夫共产党有过实质性的援助,对中国共产党呢?翻阅整个党史,苏联对中国共产党最大的影响基本都是在精神层面,此外就是那些亲苏派、留苏派从苏联学来的肃反,多少坚定、优秀的共产党人死在了自己人手里,从贺龙同志的亲密战友周逸群到黄麻暴动的组织们。肃反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战争基本没有停止过,这就是苏联对中国革命的影响。简直是对中国革命的犯罪。还有就是夺权,苏联总是希望由亲苏派、留苏派来掌握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权力,从三十年代王明夺权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对此苏联从不关心这种夺权对中国革命的影响,土地革命中,这种夺权让我们失去了中央苏区,失去了几十万红军干部战士的生命。

苏联的对于自己的势力范围有一种近乎变态的痴狂。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一丝一毫的不满,就会对其下狠手。这已经是经过多次验证的了。所以,我看苏联倒台、分裂,对于中国到是件好事。起码对中国的威胁少了很多。现在中俄联手对付米国,只是一种需要,而不是长久的同盟。必须小心俄国人的威胁,时刻不能忘记威胁。 不过,中国可以从苏联的分裂中学到很多经验,避免走同样的道路。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