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杉:以色列情报机构为何能监听克里?

平静_之心 收藏 1 91
导读:[/size]

三杉:以色列情报机构为何能监听克里?

据环球网报道:据英国路透社8月3日报道,自2013年起在美国国务卿克里为中东地区的和平与各国谈判期间,以色列情报机构对克里未实施安全保护的电话进行了监听。

报道称,德国《明镜》周刊引用多个情报来源,表示克里虽然在谈判期间有受严密安全保护的电话,但在旅途中急需用电话时仍会使用日常未受防护的手机,致使至少两家情报机构得以监听。

《明镜》周刊称:“克里大量电话内容被包括以色列在内至少两国的情报机构监听,其中可能俄罗斯和中国情报机构也参与其中。”据悉,以色列因此可精确获得克里与别国谈判的内容,但是对克里而言,虽然知道用日常电话有风险,私人谈话与知晓结果比安全性更重要。

美国在不断地监听他国领导人的同时自己的国务卿也被别人监听。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美国的间谍活动无所不在,不但偷情报,还参与在他国制造混乱,颠覆他们不喜欢的主权国家。

目前美国有16个情报机构,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 也翻译成国家情报局)是总协调机构。 国家情报总监(DNI)统领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内的全美15个不同的情报机构,取代中央情报局局长(DCI)成为美国情报界总领导。但各情报机构具体业务向其部门内主官负责。比如,军方情报机构顶头上司是主管情报的副国防部长.。

美国的情报总监一职是9·11之后,为适应新的反恐形势应运而生的。设立该职是9·11独立调查委员会的主要建议,也是美国50年来最大的情报改革措施。情报总监位高权重,监督全美15个情报机构运转,CIA局长需要向其汇报工作。情报总监则每天向总统汇报情报工作。

从斯诺登爆料的美国的棱镜计划,就可以看出,美国为了收集情报,不惜各种手段,可以任意监听国内外所有的人,甚至包括他们的盟友首脑。美国此举是无法无天、特别恶劣,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其实,以色列的情报工作也是非常突出的。

据史料记载:犹太人从事间谍活动的历史很悠久,早在《圣经·新约》中就有所记载。

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第一个间谍网1907年被发现,这是接受英国情报机关领导刺探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情报的间谍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由犹太人哈龙和他的女儿莎拉建立的间谍网成功地获取了德国生产芥子气作为化学战武器的绝密情报。

1920年,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为了对抗阿拉伯人的袭扰,建立了名为“哈加纳”(希伯莱语自卫队)的地下武装组织,同时成立了专门搜集情报的部门:“沙伊”,这就是今天以色列情报机关的前身。1936年,“沙伊”的间谍网已经覆盖了整个巴勒斯坦地区,可以向“哈加纳”提供阿拉伯人各方面活动的情报。

1937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又成立了名为“摩萨德”的组织,专门负责为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地下武装购买和偷运武器,并负责向巴勒斯坦组织偷运犹太人移民,最初总部设在法国巴黎。1940年巴黎被纳粹德国占领后,“摩萨德”转入了更隐蔽的地下,也更积极向巴勒斯坦地区偷运武器和组织非法移民。在这一时期,巴勒斯坦地区还出现了像“伊尔贡·兹瓦伊·卢米”、“特恩帮”之类的犹太人恐怖组织及其所属情报机关。

1948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建立以色列国。在刚建国之初,以色列有好几个职能重复的情报机关,相互间争功邀赏,常产生摩擦。为此,“沙伊”的首脑伊塞·哈雷尔就向本古里安总理(David Ben-Gurion,左图)提议成立一个统一的情报机构。

1953年,以色列成立负责情报搜集、特别政治行动和反恐怖行动的统一机构棗以色列情报和特工局,沿用了以前偷运武器和组织非法移民的机构名称“摩萨德”,首任局长就是伊塞·哈雷尔。根据以色列的有关法律,“摩萨德”局长直接向总理负责,每周进行一次例行汇报,并且在特殊情况下有权不需通报可以直接晋见总理。“摩萨德”局长还是国家最高决策五人小组的成员,其他四人为总理、外交部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摩萨德”局长权责之重可见一斑。六十年代后,以色列法律还规定摩萨德局长的姓名为国家机密,不得公开。

在以色列的情报机关中,“摩萨德”主要侧重收集反对以色列的敌对国家、组织的情报,并组织从事特殊行动。下设九个处:协调和计划行动处、特殊使命处、政治行动处、人事和安全事务处、训练组织事务处、调查处、战术行动处、技术事务处、派遣及装备处。

估计“摩萨德”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约2500至3000人,并依靠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能够比较便利地开展活动。一般情况下,在旅游公司、商业公司、航空公司、使馆等合法机关掩护下进行活动。同西方各国的情报机关,特别是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有着密切的交流与合作。在以色列历次特别行动中,“摩萨德”都是核心的组织者,通常由“摩萨德”负责侦察相关情报,制定周密的计划,由下属的战术行动处或其他部门的突击队员付诸行动,几乎每次都是一击而中,全身而退,像追捕纳粹战犯艾希曼、空袭伊拉克核设施、突袭恩德培机场营救人质、获取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无一不是秘密行动中的典范!这一组织也因此在中东乃至世界舞台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并以人员精悍、行事毒辣、效率惊人,成为世界间谍机关中的佼佼者。

以色列在建立摩萨德后又成立了两个情报机关,承担其他方面的秘密任务,以减轻“摩萨德”的工作量,使其能集中精力于情报搜集工作。一个是安全事务局,简称"辛贝特",主要是保护政府首脑和国家重要设施的安全,同时担负以色列国内反间谍反颠覆使命,有点类似美国的联邦调查局。下设阿拉伯处、东欧处和反恐怖处三个部门。

另一个是军事情报局,简称艾曼,主要负责搜集军事领域的情报。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摩萨德的使命有些重复,所以不免会有摩擦产生,这在1973年10月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给以色列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棗摩萨德1973年5月就掌握了埃及与叙利亚即将发起战争的情报,并发出了警报,以色列政府据此进行了动员,进入了战备状态。

但埃及与叙利亚为了迷惑以色列,在正式开战前实施了“兵不厌诈”的战略欺骗,多次征召预备役人员,然后复员;接着再征召,再复员。并多次组织部队的集结与开进演习,结果使摩萨德的第一次警报成为谎报。

由于以色列是个小国,无力维持一支较大规模的常备军,为了对付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平时只有一支规模小但训练有素的精锐常备军,一旦战争爆发,便依靠出色的动员体制迅速动员起预备役投入战争,而这次动员使以色列在经济上蒙受了高达8000万美元的巨大损失,却没有迎来预料中的战争,这就使以色列在以后动员预备役的时候中更为谨慎。

当10月埃及与叙利亚真正准备发动战争时,摩萨德根据获取的相关情报仍旧发出了警报,但上次警报所引起的一场虚惊,使得摩萨德的警报近乎成为“狼来了”中牧羊人的谎报,加上艾曼报告是平安无事,而且艾曼局长泽拉将军与梅厄总理(Golda Meir)、国防部长达扬私交颇深,所以以色列内阁相信了艾曼的报告,没有进行动员,结果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初,以色列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局面,险些被消灭,幸亏其精锐常备军的浴血奋战,赢得了动员所必不可少的时间,才动员起预备役部队参战,最终勉强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艾曼因为这个错误报告,直接导致了包括局长在内高级领导层的人事大变动。摩萨德也因此更加得到信任。

以色列还有几个秘密部门,第一个就是总参谋部侦搜队。由于1954年四名以军士兵在戈兰高地设置监听装置时被叙利亚军俘虏,并受到了酷刑逼供。使以军深切体会到情报收集的困难,因此决心建立一支具有较强专业性的侦察搜救突击力量,经过精心筹备于1957年正式成立。这支部队直属于总参谋部领导,被誉为“总参谋部之子”,主要使命是从事战术侦察、情报搜集以及营救人员等,其成员主要来自阿拉伯地区的犹太人后裔和遭受阿拉伯人迫害的少数民族,因此对阿拉伯人比较仇视,具有较高的士气。日常训练是在英国特种部队特别空勤团SAS的训练科目基础上进一步加以提高,具体内容是被列为机密,密而不宣,唯一知道的就是淘汰率高。这支部队与众不同之处是非常注重团队精神,组织形式类似家族式,一旦加入就得终生为之服务。

这支部队是以色列国防军的军中骄子,其作战技巧、战斗力、士气均堪称军中典范,并且是以军新装备的测试单位,可以最早装备以军的新型武器。特别是这支部队的军官升迁比较快,以军很多高级将领都出自这支部队,如1991年4月出任总参谋长,并于1999年5月作为工党领导人当选总理的巴拉克(Ehud Barak)就来自这支部队。

以色列其他担负秘密使命的机关,专业针对性较强,一个是外交部情报研究司,另一个是警察总部调查部,分别负责外交和刑事领域的情报搜集,因规模较小,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成就而不被人所注意。

除了以上这些从事情报搜集、安全保卫的秘密机关外。以色列还有一支担负特殊作战的突击队性质的武装力量,也就是平时所说的特种部队。

1988年4月16日,该旅的18名官兵组成的小分队潜入突尼斯,在摩萨德特工的接应下,冲进巴解武装力量副司令阿布·杰哈德的住宅,将其本人以及警卫击毙,然后安全返回。

以色列奉行对恐怖主义以牙还牙的报复战略,正是凭借着以上这些秘密机构,尽管以色列的这种做法被称之为国家恐怖,并不值得提倡,单从军事角度、特别行动角度上看,不少都堪称经典杰作,为很多人甚至是这些领域的行家里手所津津乐道,啧啧称赞。

由此可见,以色列之所以在中东众多国家的包围之下,经常能够以少胜多,能够生存下来。除了美国的支持外,以色列出色的情报机构,军队的作战能力、科技能力、经济能力、武器装备以及领导人的强硬,都远远地超乎于对手。

如今,美国国务卿在如此防备之下,还是被以色列情报部门所监听。可见以色列情报机构的能力是名不虚传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