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爆炸企业遇检查就公关 每每都能蒙混过关

炎黄子孙华夏龙族 收藏 0 7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昆山爆炸企业遇检查就公关 每每都能蒙混过关

2014年08月04日 02:39

新京报

昆山爆炸企业遇检查就公关 每每都能蒙混过关


昨日,国家安监总局的工作人员在昆山中荣公司事故现场调查。目前,爆炸已致71人死亡。新华社记者 徐庆松 摄

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中层吴燕飞(化名)记得,8月2日6时40分,办公区会议室,从台湾赶来的公司法人吴基滔敲着桌子说起了安全问题。他要求,必须更换两个月前在抛光车间起火的除尘设备,并找一个本科毕业,有经验的安全员。

但林姓副总提出异议,现在这批单子的活儿要8月10日才能干完,“现在更新安全设备会影响产能。”

同一时刻,200米外的轮毂抛光车间,人群中穿着工服的班长向面前的261名工人说:“要加快生产创造更多价值”。

7点,轮毂抛光车间开工。

7点37分钟,车间里弥漫在空气中的铝粉超过了每立方米40克的浓度,并且遭遇明火。

“嘭”一声巨响,车间瞬间成为火海,浓烟冲天几十米。截至昨日,已有71人在这次爆炸中殒命。

[积尘]

两个月前,事发车间除尘设备起火,火苗顺着管道蔓延

直径两米、高三米的积尘罐是除尘系统的心脏。它搁在轮毂抛光车间外,以一根直径约40公分的管子与车间相连,并在车间内分成多条细管,通向每条生产线。当罐体旁的电动机发动后,这个巨大的“吸尘器”就开始吸纳生产线产生的铝镁粉尘。

由于铝镁粉尘遇氧遇明火会发生剧烈爆炸,除尘设备对安全生产至关重要,以至由国家安监总局提出的《粉尘防爆安全规程》要求,“所有产尘点均应装设吸尘罩”。

然而,中荣公司多名工人证实,这套除尘系统作用有限,像一颗老迈而无力的“心脏”。

宋长兴曾在中荣公司工作过四五年,他回忆,车间开工后,金属粉尘就会迅速弥漫,半天下来,每个人身上全是粉尘,只有牙齿是白的;干上一上午活,工作台落的粉尘就有一枚硬币厚。

中荣员工左兴中(化名)曾向家属抱怨,除尘系统只能吸走一小部分粉尘,工人只要一进车间,会明显感觉呼吸困难、胸闷。

今年6月入职中荣公司的工人刘付文说,为抵消设备老化导致除尘效果的弱化,每天吃饭时间,车间都会打扫一次,工人自己清理操作台,每人的操作台都能清理出一捧粉尘,一条生产线能清出一油漆桶粉尘。

员工左兴中回忆,以前两到三天清理一次吸尘器,后来为节省时间,清理时间挪到了一个月一天的假期。此外,工人们还会被组织起来清理车间里的粉尘,“也就是将墙壁上、灯管上的粉尘吹一下”。

即便这种清理也不一定能保证,“有时候赶订单,一个月都没有休息,那就挪到下个月的休息日再清理”,左兴中说。

两个月前,这套除尘设备起火了。

昆山市消防大队经济开发区中队中队长吴神飞证实,大概两个月前,曾接到该企业火警,当时是放在室外的泡沫夹芯板发生燃烧,消防人员赶到时,火情已被企业扑灭。

多名工人表示,起火原因为除尘电机过热,火苗顺着除尘管道蔓延,蹿到了车间里,车间外的积尘罐也冒了烟,工人们拿起灭火器扫熄了火苗。

从业七八年的吴燕飞知道,这次没发生爆炸是“万幸”,积尘罐里当时积下了几吨铝镁粉尘。

深圳市龙岗区安监局培训中心主任、国家一级安全评价师彭益石说,根据规定,生产场所要安装相对独立的通风除尘系统。收尘器应设置在建筑物外,离明火产生处不少于6米,回收的粉尘应储存在独立干燥的堆放场所,“大量的铝镁粉尘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吴燕飞记得,那次事故后他看到过有关部门给厂里下了整改通知,“但厂里仍在生产。”

[明火]

抽烟、打火机、裸露电线,管理者清楚危险不敢进车间

明火是这次爆炸的导火索。

不准抽烟和使用明火,几乎是中荣公司教给员工的唯一安全措施。

但宋长兴回忆,他在中荣工作时,老有不少工人在距车间五六米的厕所里抽烟。刘付文也表示见过类似情景。

还有工人将打火机带进抛光车间,甚至抽烟。吴燕飞称出现过四五次这样的情况。在一年多前,有人在抛光车间抽烟,被记大过,甚至被开除。

左兴中说,烟头和打火机并非是抛光车间里唯一的火源,打磨机长期使用,插头松动,使用时会打火;一些灯管的线头裸露出来,电线有时会冒烟。

吴燕飞说,2012年,公司因电路老化出过一次事故,也是所幸无大碍。而在流水线上,抛光工序常常伴随着火星四射。

安全评价师彭益石说,抛光工序中出现火星在所难免,这就要求抛光车间除尘设备一定要起到作用,通风要良好。但宋长兴和刘付文等多名工人证实,由于抛光车间里粉尘太多,怕污染外面,车间要求不得开窗通风。

吴燕飞之前所在的同行业工厂抛光车间都装有粉尘密度检测仪器,一旦粉尘浓度达到限额,仪器会报警,车间还会专门配备安全员。吴燕飞说,“这些东西,这里(中荣)都没有。”

吴燕飞轻易不进抛光车间,催产品时也是催完就走,“懂点的人都知道,车间里面太危险。”

按说这本应是工人的常识。《粉尘防爆安全规程》规定,“企业应认真做好安全生产和粉尘防爆教育,普及粉尘防爆知识和安全法规,使职工了解本企业粉尘爆炸危险场所的危险程度和防爆措施;对危险岗位的职工应进行专门的安全技术和业务培训,并经考试合格,方准上岗。”

但厂内的普通工人对此一无所知。受访的31名工人及其家属,之前无人被告知工作的危险性。“每条流水线的班长和车间管理人员,跟我们说的只有一句,少出次品,多出良品,赶工期。”

[蒙混]

每每面对相关部门的检查,中荣都蒙混过关

爆炸前,金属粉尘曾已对员工造成过持续的伤害。

员工李婷(化名)回忆,两三年前,有个甘肃老乡觉得肺疼,有时还吐血,到医院确诊了肺病,还带了几个老乡到公司去闹,到劳动仲裁部门去寻求帮助,最后公司赔了5000块钱。

宋长兴在此干了几年后,2012年他突然生病,大口吐血,鼻孔里也冒血,他被医院诊断为尘肺,住院三个月后回家休息,至今仍靠药物维持。

爆炸发生后,中荣越来越多的问题被员工揭发。

左兴中提到,厂里的电镀污染很严重,环保局要求其停业整顿,“工厂也没有把这当回事,依然开工。车间里味道很浓。”

以中荣的生产环境,按政策其早该被叫停整改,但每每面对相关部门的检查,中荣都蒙混过关。

工作了9年的员工李婷回忆,安监等相关部门一年会检查三四次。中荣的应对方法如下:

一、检查当天,至少减少一半工作量。有时,还会让工人等到检查组快进来时再开工,如此粉尘量会减少;

二、提前一晚突击清理,清扫除尘机,打扫车间卫生,还会喷水保湿;

三、经常来检查的工作人员比较熟悉,会动用一些“公关手段”。

吴燕飞也证实了上述手段。他说,有时遇到检查,公司会把工人安置在空厂房,制造没有生产工作的假象。

中荣也曾面对内部提高安全生产系数的提议。

吴基滔很少在厂里,平时负责的是一位林姓副总。去年,吴燕飞找该副总,提醒及时更新安全设施,未被采纳。吴燕飞回忆,一年多前,公司一名中层曾屡次跟负责人提起,抛光车间里的安全设施不到位,未被采纳,随后这名中层离职。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首席记者 曾鸣 实习生 孙贝贝 曹忆蕾

(原标题:昆山爆炸企业遇检查就公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