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涅茨克60岁老兵上战场 15岁少年指挥15名成年人

朴实不凡 收藏 0 158
导读:一名加入民兵武装的退役老兵 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的民间武装2日在顿涅茨克市区举行武装游行庆祝伞兵节。《环球时报》记者借这一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这些神秘的武装力量。 由十几辆装甲车、吉普、卡车及轿车组成的车队载着数十名武装人员2日上午向市区北部的列宁共青团公园驶去。车队悬挂了多面旗帜,其中包括俄罗斯国旗及前苏联伞兵旗帜。坐在装甲车顶的武装人员不断向天鸣枪,并向沿途路人挥手。其中部分武装人员头戴俄伞兵标志性蓝色贝雷帽,身穿海魂衫,这部分人员虽然年岁不一,但可以看出有着较强的纪律性,由一名60岁以上的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顿涅茨克60岁老兵上战场 15岁少年指挥15名成年人

一名加入民兵武装的退役老兵

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的民间武装2日在顿涅茨克市区举行武装游行庆祝伞兵节。《环球时报》记者借这一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这些神秘的武装力量。

由十几辆装甲车、吉普、卡车及轿车组成的车队载着数十名武装人员2日上午向市区北部的列宁共青团公园驶去。车队悬挂了多面旗帜,其中包括俄罗斯国旗及前苏联伞兵旗帜。坐在装甲车顶的武装人员不断向天鸣枪,并向沿途路人挥手。其中部分武装人员头戴俄伞兵标志性蓝色贝雷帽,身穿海魂衫,这部分人员虽然年岁不一,但可以看出有着较强的纪律性,由一名60岁以上的老伞兵带领,向顿巴斯解放纪念碑敬献鲜花。该老兵胸前佩戴勋章18枚,其中几枚是参加前苏联在阿富汗作战时得到的。这批人员携带装备仍以AK系列轻武器为主,装备一辆装甲运兵车和一辆由卡车加钢板改装而成的“装甲”车。该股部队从精神状态、服装、车辆、武器配置来看,明显优于之前见到的街头设卡民兵,是一支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机动作战分队。

一名武装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来自斯拉维扬斯克市,并称该城市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有朝一日他会重返那里。在被民间武装人员占领约3个月后,乌政府军7月初收复斯拉维扬斯克,但战争中的激烈交火及空袭对城市造成严重损坏。

另一名武装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来自奥塞梯,来这里是为了帮助顿涅茨克人民保卫自己。在众多武装人员中,《环球时报》记者看到一张非常稚嫩的面孔。一个看来约十几岁的少年身穿迷彩服,手握一把枪站在武装人员之中,安静的神态与周围的武装人员形成鲜明对比。记者随后了解到这个斯文清秀的少年名叫安德烈,今年15岁。

当被问到安德烈是否是武装民兵的一员时,站在安德烈身边的一名约四十多岁的大胡子武装人员给了记者一个令人惊讶的答案:安德烈是一名指挥官。安德烈也肯定了这一说法,并表示自己是武装人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安德烈说他和父亲来到顿涅茨克市后加入了民间武装的作战研究部门,由于该部门缺少一名指挥官,而大家认为他是合适的人选,他便顺理成章成为了一名指挥官。目前有15名年龄在20岁到50岁之间的武装人员由安德烈指挥,而这一数字未来还可能上升。安德烈现在正与部属负责顿涅茨克地区的巡逻,并没有直接参与战斗。

环球时报》记者近几日还与路边设卡的民兵进行了接触,发现他们近几天对过往车辆盘查较之前更加严格,在车辆接受检查时,一般会有一挺班用机枪在防御沙袋后进行瞄准。在机场附近交火激烈的地区,街垒里的民兵精神状态更加紧张,在一次采访时,记者试图靠近一民兵在路中央设置的街垒,虽然记者车辆有明显的TV标志,但靠近后仍然会被至少4名武装人员瞄准包围,下车接受检查时,司机会被要求掀开上衣,并有专人对车辆仔细检查。进入该工事采访时,记者发现街垒由大水泥块、轮胎、沙袋构成,除轻武器外,地上至少能看到3支火箭筒,一旦视野里出现陌生车辆,迅速全员就位子弹上膛。除了在街垒里值守的士兵外,工事外至少有两个隐蔽的火力点,不易被人察觉,在战斗发生时可与街垒形成交叉火力。

近几天,由于轰炸和空袭频繁,大多数检查站旁边都新构建了散兵坑,规模大一点的会有交通壕连接。在民间武装和政府军展开激战的第一阵地,民兵构建了数个大型的环形工事、360度射击孔。各射击点、暗堡之间全部由交通壕连接,并在阵地上设计了反坦克壕。由于涉及更多机密,《环球时报》记者没有机会进入工事内部。

乌克兰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网站4日发布消息称,乌军方当天占领顿涅茨克郊区的亚西诺娃塔亚市,它离顿涅茨克市只有15公里,政府军已开始准备对城市发动总攻。另据俄新社报道,周一凌晨438名乌军人请求进入俄罗斯避难。这些军人在进入俄罗斯前已将弹药销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