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民主权的中央集权——美国崛起启示篇

广议 收藏 0 241
导读:提示语:人民为自己的权益而战,才形成人民的支撑;被人民支撑的中央集权,才有国家崛起 第七任总统杰克逊当选,被美国人看作是民主的重大胜利。特权集团在不屑中透着无奈:“‘群氓’王的统治似乎是成功的”;人民则欢欣鼓舞:“这是人民感到骄傲的日子,杰克逊将军是他们自己的总统”。因为,“政府的实际改革政策趋向于更多利用政府的权利去保护被断言为大众利益的事情。”(纳·布莱克:《杰克逊式的民主》) 杰克逊痛恨特权阶层对人民的剥削和政府的腐化,他任总统后,首先大换班。在他前任的6位总统40年只撤换74名

为人民主权的中央集权——美国崛起启示篇


提示语:人民为自己的权益而战,才形成人民的支撑;被人民支撑的中央集权,才有国家崛起


第七任总统杰克逊当选,被美国人看作是民主的重大胜利。特权集团在不屑中透着无奈:“‘群氓’王的统治似乎是成功的”;人民则欢欣鼓舞:“这是人民感到骄傲的日子,杰克逊将军是他们自己的总统”。因为,“政府的实际改革政策趋向于更多利用政府的权利去保护被断言为大众利益的事情。”(纳·布莱克:《杰克逊式的民主》)

杰克逊痛恨特权阶层对人民的剥削和政府的腐化,他任总统后,首先大换班。在他前任的6位总统40年只撤换74名官员,杰克逊上任1年便以专制的权威,撤换了730名。

在总统就职这一天,以前绅士淑女进出的白宫,涌进成千上万的泥腿子,他们挤碎了玻璃,踏烂了沙发,争先恐后地与杰克逊握手。他们祝贺人民的总统当选,更是祝贺人民自己的胜利。杰克逊开怀大笑:这一天是“人民的日子”,人民当家作主的开始。

人民专制!


————————————————————————————————


华盛顿,美国之父。

如果将18世纪美国资本家和他们的“知识精英”、20世纪俄国资本家和他们的“知识精英”、21世纪中国资本家和他们的“知识精英”谓之“三位一体”;那么美国的华盛顿、俄国的列宁、中国的毛泽东,便是别一类的“三位一体”。

威·房龙在《美国史纲》中说得干脆:华盛顿就是1917年俄国的列宁,列宁就是1776年的华盛顿;英国人眼里的“华盛顿简直就是列宁(比列宁还坏)”。

毛泽东、列宁遭遇的仇恨与咒骂,与华盛顿遭遇的仇恨与咒骂,没什么两样。

仇恨与咒骂,鲜明地指证了华盛顿领导的美国革命的性质——人民革命!

美国革命是美利坚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大英帝国)的民族革命,是中小资产阶级推翻贵族资产阶级(英国君主政体)的民主革命,是公有制和公有观念战胜私有制和私有观念的政治革命。

与列宁十月革命、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的共产主义实验异曲同工,美国革命以资本主义实验,创意着社会进步与人类解放的新模式。

人类历史上的真正革命,从来是大多数人的公利对少数人特权私利的剥夺。美国《独立宣言》是这“剥夺”的法理论证。

1776年7月4日,美国费城敲响自由钟,《独立宣言》随着钟声响彻世界。刻在钟身上的铭文:“宣告全国各地及其一切居民都获得自由”,伸张着美国人民“不自由,毋宁死”的反压迫精神。

《独立宣言》是整个美利坚民族的心声,它抽象地表达了对公有制和公有观念的尊崇:“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被造物主赋予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权。”

《独立宣言》主张政治平等和经济平等。虽然难免抽象,却设定了“人民权利”对资产阶级法权的超越。

《独立宣言》发展了洛克学说,强调政府的职责是促进人民幸福。人民主权得到最崇高的尊重:如果大多数人的公利被统治者的私欲所践踏,人民有权革命。

革命,是人民的天赋人权!

被《独立宣言》抽象的“美国精神”,俨然以“社会主义”的实质,展开美国建国初期的神圣之旗:人民制定法律,代表人民利益。

托克维尔对美国社会作了认真考察,他惊讶地发现:“人们把欧洲人的权力阶梯倒置过来,以致富人的地位与欧洲穷人的地位一样,而经常抗拒法律的反而是富人。……民主政府的好处,并不像人们有时断言的那样在于保护所有人的利益。在美国,穷人居于统治地位,富人总是战战兢兢,害怕穷人滥用自己的权力。”(《论美国的民主》)

在阶级社会,任何民主的抽象,都不能不内在着阶级倾向。美国早期的民主政府,其实质在于维护大多数穷人的权益。

当后世的“知识精英”们对美国保护少数人权益的规定津津乐道时,他们恰恰“忘记”厘清:利用抽象民主维护垄断资本集团利益的美国政府,曾经是一个“穷人居于统治地位”的穷人的政府,是一个大多数民众制约少数富人的政府。

除了资本主义形态,这和列宁的苏维埃政权、毛泽东的人民民主专政在实质上有什么区别吗?

新兴资产阶级在上升时期为“抽象民主”真诚地注入革命之魂,对后期资产阶级“精英”以“抽象民主”淡化革命、畸化民主之劣行,形成永恒的剑刺。

民主——人民主权!

人民为自己的权益而战,才有人民战争。人民战争无往不胜:华盛顿的义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却劳而无怨,精神饱满地投身战斗;整个美利坚民族,人人拿起武器,个个保卫家园,把侵略者赶入了大西洋。

人民推动民主的进程,要求建立自己的政府。工人们说:不是工匠和农民构成美利坚人民的百分之九十九吗?必须丢弃只有富人才有权力当官的观念。关于“人民过于愚昧所以不能管理国家大事”的论调,只不过是富人的造谣。(见刘祚昌、王觉非:《世界史·近代史编》)

下层社会的民主要求,透过资产阶级法权的形式,明确着对公有制和公有观念的强烈追求。人民民主的推动,激发华盛顿无私的精神和忘我的力量。

华盛顿像所有美国开拓者一样,在私有制的条件下有着自己的私产。可是当人民召唤时,他义无反顾地舍弃家园,征战沙场。祖国独立后,他身心疲惫,还乡安居。但当人民再次召唤时,他勉力支撑,担任总统,两任期内,为国家呕心沥血。后坚辞第三任总统,卸任不久便溘然长逝。

华盛顿——列宁、毛泽东精神的革命资产阶级形态。

列宁公正指出:“资产阶级的思想家在当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自私的观念;相反地,不论在西欧或俄国,他们完全真诚地相信共同的繁荣昌盛,而且真诚地期待共同的繁荣昌盛。”(《我们究竟拒绝什么遗产?》)

共同富裕——共产主义——人类精神!舍一己私利,献身人民公利。华盛顿注入美国精神的,是人类整体利益的诉求。

然而,华盛顿为公利的伟大,并不能颠覆私有制和私有观念的现实土壤。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还不具备充分条件时,“人人生而平等”不但经受着“不平等”的残酷剥蚀,而且经受着“人人”利益相互撕扯对整体利益的背弃。

美国革命宣布确立自由政体;然而,确立自由政体的宣言,却不能不诉诸于新的专制政体。就像之前英国克伦威尔、法国拿破仑的专制,也像之后苏联列宁斯大林、中国毛泽东的专制 —— 美国革命后支撑“自由政体”的,是一代代美国总统的集权与专制。

然而是人民专制。

立国之后,美联邦陷入四分五裂的战后残局,政府债台高筑,经济千疮百孔,不同意见纷争,华盛顿不得不实行“高度集权的准君主制”。 他强调:一个中央集权的、“代表全体的政府是不可少的。”(《第一任总统告别词》)

民主集中,这是美国革命给予世界历史进程的体制要求。“我们政府体制的基础,乃是人民有权制定和变更他们政府的宪法,可是宪法在经全民采取明确和正式的行动加以修改以前,任何人对之都负有神圣的义务。”(华盛顿:《第一任总统告别词》)

毫无疑问,在社会关系被革命冲击之后,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是必需的。问题是:这个政府是集中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并为其工作呢?还是集中上层资产阶级的意志并受其驱使? 谁来主导新生的美利坚民族—— “城市的贵族派、商人和放贷者”?还是“民主派、农民和小企业主”?

18世纪美国建国之初和20世纪新中国建国之初,在不同的历史条件和社会背景下直面相同的两条路线之争:人民主权?还是贵族资产阶级主权?

在新中国,是“章罗同盟”的“精英”民主?还是毛泽东代言的人民专制?

在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断言:自由、平等属于贵族资产阶级。他说:“关于一切人生来就具有平等的权利和才能、平等的社会影响、平等的财产和平等的终身利益等等的说教,就如和尚、巫师、婆罗门教徒、喇嘛教徒或者那些自命的法国革命的哲学家们所布讲的教义一样,是企图使人轻信的十足的谎言。”(《致约翰·泰勒》)

约翰·亚当斯以资产阶级政治领袖的高贵品质,正视私有制现实,诚实而尖锐地指出抽象平等、抽象民主、抽象人权——抽象的“普世价值”,无非“十足的谎言”;这实在是对后世资产阶级“知识精英”为“抽象”的睁着眼睛说瞎话,预设的响亮耳光。

但是,能够为着亚当斯正视贫富悬殊和阶级矛盾的“诚实”,就认同和坚持等级剥削和贵族政治吗?

威·房龙在《美国史纲》中,把美国革命中的贵族政治观与法国革命的人民观作了对比:“对于美国来说,革命就意味着一种政权的更迭,也就是把新的国家政权交由那些有产阶级、贵族和上层阶级来掌管。但是对于法国来说,革命的真正含义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政权交替,也就是说把新国家的政权交给那些没有财产的人民大众、民主派和贫民窟里生活的人。”

第二任总统亚当斯的贵族政治路线受到质疑。

杰斐逊对亚当斯给予了坚决否定。

杰斐逊,美国第3任总统——美国精神之魂!

詹姆士·罗伯逊在《美国的记忆》中写道:“唯有杰斐逊才最代表美国革命,它是美国革命精神的化身。……杰斐逊反映人民的心声,传达人民的意愿,是全体人民的代言人。”

如果说,华盛顿将分散的人民和临时的邦联纽结成一个民族,建立了中央集权政府;那么,第二任总统亚当斯便是以贵族政治巩固了联邦;而杰斐逊则在人民的支持下,战胜贵族政治,以民主政治为主导,维护民族统一,巩固了中央集权政府。

杰斐逊向人民利益倾斜,减轻人民负担。“每个美国人都或许可以自豪地发问:有哪个农民、技工和劳工曾经与美国的税务官打过交道呢?”(《第三任总统第二次就职演说》)

人民积极性的提高,促进了美国的经济进步和繁荣;而杰斐逊则表明了人民政府为人民的宗旨。

不仅如此,杰斐逊更有着与其身后100多年的中国毛泽东相同的人民领袖的革命气质:早在就任总统的当天,杰斐逊便开宗明义申明对政府自我革命的认同:“谨慎细心地爱护人民的选举权力,这是一种匡正时弊的温和而安全的方法,而一旦没有和平的补救措施可供采用时,就得用革命之剑斩除弊端。”(《第三任总统首次就职演说》)

革命!

杰斐逊高高地举起革命的火炬——在资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杰斐逊目睹革命胜利后新的贫富差别的出现,深感革命的必要。当时,不堪上层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残酷剥削与压迫,美国爆发了谢斯领导的农民起义。虽然人民的反抗怒火喷向自己担任总统的政府,但杰斐逊却对农民起义深致同情和由衷赞许,他欣喜于起义的正义与合理:“反抗政府的精神有时是如此可贵,以致我但愿这种精神一直保持下去。”(转引自刘祚昌、王觉非:《世界史·近代史编》)

说的何等好呵!这与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剑指自己领导的统治集团,足堪媲美。东西相映,古今争辉。

只有人民之子,才能从肺腑迸发人民的心声。

革命是改变社会不公、维护人民利益的手段。哪一个人民领袖会否定革命呢?

杰斐逊主义——历史的定格!

这是美利坚子孙给予杰斐逊献身“民主政治”的崇高赞誉,也是对杰斐逊以人类精神设定自由、平等、正义以及给予资本主义的限制、引导和超越的高度肯定。

杰斐逊拨正了美国革命的航船,重张“人民主权”的地位。“人民之对美国政界的统治,犹如上帝之统治宇宙。人民是一切事物的原因和结果,凡事皆出自人民,并用于人民。”(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杰斐逊主义,点燃了美国奔向巅峰的航灯。

经过杰斐逊的导航,一任任人民的总统麦迪逊、门罗,承续民主理想,以平民政治猛烈冲击特权集团;尤其第7任总统杰克逊,更在毛泽东之前100多年,为民主政治做出豪情解读——人民专制。

人民支持杰克逊!

“杰克逊将军是多数的奴仆;当多数的意志、愿望和本性刚刚表现出来一半,他便紧紧跟上,或者毋宁说他自己就有这种激情和带头鼓动这种激情。……他排除一切障碍,奋力向多数所追求的或多数尚且表示怀疑的目标前进。他得到了他的前任们从来没有过的强大支持。”(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杰克逊就任总统,被美国人看作是民主的重大胜利。特权集团在不屑中透着无奈:“‘群氓’王的统治似乎是成功的”;人民则欢欣鼓舞:“这是人民感到骄傲的日子,杰克逊将军是他们自己的总统”。 因为,“政府的实际改革政策趋向于更多利用政府的权利去保护被断言为大众利益的事情。”(见纳·布莱克:《杰克逊式的民主》)

在总统就职这一天,以前绅士淑女进出的白宫,涌进成千上万的泥腿子,他们挤碎了玻璃,踏烂了沙发,争先恐后地与杰克逊握手。他们祝贺人民的总统当选,更是祝贺人民自己的胜利。 杰克逊开怀大笑:这一天是“人民的日子”,人民当家作主的开始。

人民专制!

杰克逊痛恨特权阶层对人民的剥削和政府的腐化,他任总统后,首先大换班。在他前任的6位总统40年只撤换74名官员,杰克逊上任1年便以专制的权威,撤换了730名。

杰克逊态度鲜明:“在职者为大众利益而做官,当大众利益要求他离职时,也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牺牲大众利益。当一个赃官代替一个清官时,有权抱怨的是人民,也只能是人民。” 因为,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 不能“背离其合法的目的,变成一种损公肥私的工具。”(《论多数人的统治》)

——“人人享有平等权利,无人享有特权” !

这是杰斐逊的口号,也是杰克逊的口号。在杰克逊看来:“所有公职人员的职务都是容易和简单的,或者至少有可能成为容易和简单的。”(见纳·布莱克:《杰克逊式的民主》)

政权的神秘仅仅在于它的争权夺利和内部的勾心斗角,而所谓“政治精英”不过是在争权夺利和勾心斗角的一帮中脱颖而出者。人民的政权完全可以由人民自己胜任。它不需要玩弄权术的博士和专家。

杰克逊努力将自己的政治理想诉诸实践,尽最大可能扩大人民的选举权,短短几年,便使参选人数增加了数倍,让更广泛的人民意志成为国家意志。

人民意志的集中形成着“杰克逊专制”,它以杰克逊的“独断专行”压迫着大资产阶级谋求特权的野心。

这是“为民主的专制”——被马克思定义为共产主义前提的个人自由在杰克逊专制中得到张扬,普通民众的勤俭奋斗与现实条件下意志自由的最大化,使美利坚民族生机盎然。

人民的生机支撑着杰克逊的专制,杰克逊的专制反过来保护最大多数人民的自由。在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占主导的美国早期社会, 为民主的斗争,不能没有专制的支持。

为着对杰斐逊主义的忠诚与光大,美国史册崇高定格——“杰克逊时代”。

因为,在杰克逊“担任总统的8年时间里,他凭借自己的意志,按照最古典的和现代专制主义模式统治着这个国家。……杰克逊的独裁为美国做出重大而持久的贡献。”(威·房龙:《美国史纲》)

杰克逊以对美国精神——人民主权的捍卫,激发人民的积极性,变革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推动了美国资本主义的长足进步。

在杰克逊的“独裁”下,上层资产阶级的特权要求被压制,人民民主不断扩张,工会和工人党派纷纷成立,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崭露头角。上升期的资本主义春潮涌动,显示出蓬勃活力。

人民主权,推动美国崛起;美国崛起,扩大着人民主权。

然而,美国崛起是资本主义崛起;资本集中与扩张必然形成垄断特权集团,也必然地发展着对“人民主权”的侵夺。因此,在资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成为美国进步的动力。

被这个“动力”激励,“杰斐逊主义”的革命路线以其对人民主权的忠诚,为美国早期人民领袖们共同遵循;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更以在废奴前线流尽最后一滴血的牺牲精神,为上升时期的美国厚厚地抹上一层“继续革命” 的鲜红底色。

林肯上任,旗帜鲜明地张扬杰斐逊主义:人民“只要他们对现行政府感到厌倦,他们无论何时都可以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对政府进行改组,或行使革命的权利,解散或者推翻政府。”(《第十六任总统首次就职演说》)

正是对“人民主权”的高度认同,才有废除奴隶制与赢得南北战争的光辉业绩。

这是一个艰巨的使命。它甚至引发了长期而酷烈的南北战争。成千上万的美国儿女,再一次用鲜血和生命,为自由、独立、民主、统一,注释真谛。如果不是人民的推动、人民的支撑,这个使命是完不成的。

林肯坚信:“使少数派统治成为一种永久的状态则是绝对不容许的。”(《第十六任总统首次就职演说》)

林肯把人民的力量和人民的意志作为可靠后盾:“我们的政治舆论的中心思想从一开始到现在始终是‘人人平等’。尽管它一直耐心地屈从于不平等,把不平等作为实际需要看待,但是它却不断地向人人平等稳步前进。”(《1856年12月的演说》)

废除奴隶制!林肯以震撼人心的《解放宣言》,将美国革命推上高峰。

人民推动林肯,给林肯以力量。面对奴隶主的疯狂反扑,美利坚几乎倾全民族之力,成为林肯的坚强后盾。《纽约每日论坛报》以《2000万人的祈求》为题,发表人民对总统的命令:“我们要求你,我们共和国的第一号公仆,执行我国的法律。”

1863年1月1日,《解放宣言》正式颁布,林肯命令:“所有被蓄为奴隶的人,从现在起,获得自由,并永享自由。合众国政府,包括其陆海军,承认及维护上述人员之自由。”

《解放宣言》给予奴隶制以致命打击,黑人们挣脱奴隶主的枷锁,拿起武器,为自己和自己种族的自由,也为美利坚民族的自由而战。“人人生而平等”从白人种族扩及黑人种族,“人民主权” 得到弘扬。南北战争的大流血,不仅以维护民族统一成为美国独立战争的继续,更以对罪恶奴隶制度的荡涤,成为增进人类自由的美国革命的继续。

林肯以资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为美国革命划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宣告了美国精神的确立。


北京市写作学会 薛遒


(本文摘自《中国:21世纪宣言(世界篇)》; 《中国:21世纪宣言(中华篇)》已出版,可在国家图书馆及北大、复旦、北师大、华东师大、台湾大学、中山大学……等大学图书馆借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