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flyinoursky 收藏 40 3652
导读:作为当今世界两款最小的在研并已经造出样机的轻型隐身战斗机,日本心神和伊朗征服者,无论从大小,还是其他方面,都可以进行比较。 首先,看看日本心神战机 近日,日本TBS电视台播出了日本隐形战斗机技术验证机ATD-X“心神”的专题片。这架名为“日之丸”1号的飞机,出现在三菱重工名古屋工厂。一直云遮雾罩中的“心神”,算是揭开了盖头,尽管其起落架、进气道、尾喷口处还被刻意虚化处理。   据日媒报道称,预计该机年内实现首飞。而在其基础上发展的所谓“第六代战斗机”F-3,将于2035年服役。日本还为这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为当今世界两款最小的在研并已经造出样机的轻型隐身战斗机,日本心神和伊朗征服者,无论从大小,还是其他方面,都可以进行比较。

首先,看看日本心神战机

近日,日本TBS电视台播出了日本隐形战斗机技术验证机ATD-X“心神”的专题片。这架名为“日之丸”1号的飞机,出现在三菱重工名古屋工厂。一直云遮雾罩中的“心神”,算是揭开了盖头,尽管其起落架、进气道、尾喷口处还被刻意虚化处理。

据日媒报道称,预计该机年内实现首飞。而在其基础上发展的所谓“第六代战斗机”F-3,将于2035年服役。日本还为这种战机制定了“首先发现”、“首先攻击”和“首先摧毁”的所谓3F标准。

在现代化战斗机领域几十年如一日“打酱油”的日本,在歼-20“黑丝带”和歼-31“鹘鹰”两款中国五代机面世后,突然跳出来猛刷“存在感”,着实让人始料不及。

那么,“心神”究竟有多“神”?究竟是“神机”还是“神经”?日本造先进战机,能否与其在家电、汽车等民用消费品领域那样强大?多位专家对此进行了一番解读。

仅作技术验证之用

“心神”并不能直接作为战斗机使用

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有网友根据照片推断,“心神”的尺寸很小,与美国F-16、瑞典“鹰狮”这样的轻型战斗机差不多大,还采取了双座布局,机体内部完全没有内置弹仓的空间。没了弹仓,隐身就没有意义。因此,“心神”被讥笑为“最隐身的教练机”。

事实上,这并非一架战斗机。

“心神”的英文代号ATD-X,全称为“先进技术验证机”。根据日本防卫省的官方说法,它是日本航空自卫队瞄准未来周边空战环境,为用在下一代战机F-3上的多项先进技术进行验证的,做技术铺垫。

新华社军事评论员郑文浩告诉记者,“心神”本身并不能直接作为战斗机使用,仅作技术验证之用。“因此,不能直接将其与已服役的F-22相比,也不能与歼-20这样尚在研制过程中的五代机原型机直接对比。”

记者发现,“心神”的外形与F-22相似——采用带附面隔层道的加雷特进气口,有利于超音速飞行;外倾式梯形双垂尾,也与F-22很像。平尾前缘与主翼前缘相垂直,而折线形后缘外侧与前缘平行,内侧则与主翼后缘平行,则符合隐身设计原则。

据报道,“心神”首次采用了日本从2006年开始研究的“智慧蒙皮(Smart Skin)”技术,在机体表面分散装备相控阵雷达的收发单元,能从C波段到KU波段变换波长,而且除了探测,还有电子战、通信等多种功能。

“心神”还计划光传飞行操纵系统,用光纤取代原来的电缆,不仅传输带宽倍增,而且还能避免电信号受到敌方干扰的可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军迷们审视后“心神”屡屡露怯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计划书里的“心神”十分“高大上”,但是真正现身后,在被军迷们用显微镜反复审视后,它便屡屡露怯。

首先丢分的是“心神”的座舱盖。网友发现,从座舱盖弧度、框架细节方面,其与1988年服役的日本T-4中级教练机的座舱盖十分相似。T-4的座舱盖是从左边侧面开启,而厂房内的“心神”也是如此。

“这种半球形水泡式的座舱盖在四代机中采用较多,其上鼓弧度明显,对雷达的散射截面很大,不利于隐身。因此,F-22、F-35、歼-20、T50等五代机,都摒弃座舱盖,采取类似削尖三角形的造型。”郑文浩认为,日本此举可能是出于财政压力、节约成本的考虑,也可能是受限于技术水平。

同时,从专题片里展示的生产画面来看,“心神”并未采用主翼与机身一体化整体成型技术,机翼还是用了独立安装到机身上,明显落后于采取整体成型技术的F-35和歼-31,而且,隐身性能又打了折扣。

而且,“心神”所用的XF5-1发动机,单台最大推力仅有5000公斤,两台总推力不过10吨。如果按照防卫省计划中的空重8吨计算,“心神”空战总重可能超过12吨,其推重比远达不到1。这就让五代机4S标准中的“高机动性”成了镜花水月。

令人费解的是,日本防卫省的预算报告对“心神”的定位就是用来“测试高机动雷达隐形飞机相关技术”。从眼前的“心神”看,“高机动性”显然是奢谈,雷达隐形则因为座舱盖与翼身融合的缺陷而受到严重破坏,不知这架飞机准备验证些什么?

“从历史上看,日本人设计武器有个特点,就是斤斤计较,不留余地,精明过了头。二战中的‘零’式战斗机就是典型。”郑文浩认为,这种做法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值得我们引以为戒。

再来,看看伊朗的征服者。

伊朗向世界展示了 F-313“征服者”隐身战斗机,伊朗总理内贾德亲自视察。伊朗声称“征服者”具有先进的机载电子系统,具有隐身能力,但很多人对这架飞机到底能否飞起来都表示怀疑。“征服者”是一架外形奇特的战斗机,采用了一些前所未见的设计特征。正是由于这些匪夷所思的设计特征,使得人们怀疑这架战斗机的真实性。

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很多人称“征服者”为一架鸭式战斗机,但事实上“征服者”不是一架鸭式战斗机,而是一架少见的串列翼战斗机。仔细观察前翼,可以发现前翼不仅具有固定的翼面和机动的后缘,好像常规机翼一样,而且相对于主翼的面积较大。“征服者”并不是第一架在前翼上采用机动后缘的战斗机,70 年代瑞典的 AJ-37“维京海盗”战斗机也是这样的。瑞典在设计 AJ-37 时,既想利用鸭翼对主翼的下洗增升作用,又对采用全动鸭翼所带来的气动复杂性没有信心,所以采取了这样的折中设计。相比之下,南非在改装“幻影 III”时,采用的是简单的固定鸭翼;法国“阵风”、欧洲“台风”和中国歼-10 采用的就是高性能的全动鸭翼。但较大的前翼相对面积在战斗机世界里就没有先例了。这只说明一个问题:“征服者”的前翼是要求产生升力的。鸭翼相当于把常规的平尾搬家到主翼的前面,主要是用于控制俯仰和滚转机动的,而不是用于产生升力的。但串列翼的前翼是产生升力的。在某种意义上,串列翼也是一种双翼机,只不过由传统的上下双翼改为前后双翼。串列翼在前后机翼上分担升力的产生,也给飞行控制带来了新的可能。当然,串列翼也给机翼设计带来新的问题,前后机翼产生不利互相干扰的话,1+1 就小于 2 了。伊朗是不是有这样的气动设计功力趋利避害,外界只能推测。但伊朗在“征服者”上揭示的另一些设计特征显示了伊朗航空科技界超常思维的特点。

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日本心神连伊朗征服者都比不过——何必和世界强国的战机对比


征服者”采用了战斗机上前所未见的下垂翼尖。60 年代的美国 B-70“女战神”轰炸机采用了下垂翼尖的设计,但那是 3 倍音速的轰炸机,具有和“征服者”完全不一样的设计考虑。B-70 的机身从前到后逐渐向两侧鼓起,好像一个横放的楔子一样。在高速飞行中,这个楔子的两侧斜面把气流向两侧挤压,造成翼下的高压,增加升力,这就是所谓的压缩升力,与通常的机翼升力机制有所不同。下垂的翼尖就是用来从外侧兜住翼下高压气流、强化压缩升力的的。“征服者”的气动外形、机翼厚度不是为 3 倍音速设计的,能达到 1.5 倍音速就不错了,肯定不是用于压缩升力,下垂翼尖是用于在大迎角飞行时增加机翼升力和改善方向安定性的。大迎角飞行时,机翼升力不足,平尾或者鸭翼的控制力矩不足,垂尾由于机身的遮挡控制力矩更加不足。如果发生不可控偏航或者滚转,两侧升力的不平衡会很快使飞机失控。腹鳍就是用于补偿大迎角飞行稳定性的有效手段,“征服者”的下垂翼尖则相当于移到翼尖的大型腹鳍。另外,**号的下垂翼尖也兼做翼梢小翼。理想小翼本来就有向上和向下两部分,民航客机通常只用向上的一半,只有波音 737MAX 等少数飞机上下两半俱全。“征服者”反其道而行之,只有下半,没有上半,因为下半可以兼做腹鳍。

征服者”还采用了战斗机上少见的翼上进气口,显然是出于隐身考虑。就隐身设计而言,“征服者”不超过 F-117 的多面体水平,尽管这以大大落后于世界航空科技的主流,这和伊朗的气动设计和计算能力是相符合的。除了 F-117 外,翼上进气口罕见于战斗机,因为翼上进气口在大迎角下进气畸变严重,影响发动机工作。但翼上进气口可以用机体对来自地面的雷达有所遮蔽,提高隐身,以对地攻击为主的话,并无大碍。另一方面,翼上进气口为机腹空间让出地方,容易安排机内武器舱,50 年代末下马的美国 F-107 战斗机就是这样的。现在还不清楚“征服者”是否有机内武器舱的设计,但至少在理论上已经把地方腾出来了。

但地方腾出来了,还需要有足够的尺寸才能管用,这里涉及到“征服者”的总体尺寸。从有限的图片来看,“征服者”出奇地小,基本尺寸甚至不及诺斯罗普 F-5 战斗机,所以很难安排有意义的机内武器舱。事实上,单发的“征服者”很难装载足够的机载武器和燃油,实战效用很可疑。根据已知的信息,伊朗航空工业制造发动机的能力不超过装用 F-5 战斗机的通用电气 J85 的水平,这是 50 年代水平的涡喷发动机,军用推力只有 15 千牛级,加力推力也只有 22 千牛级,甚至不及歼-7 战斗机装用的涡喷 7 的一半。F-5 是双发的,单发的“征服者”的作战能力可想而知。

“征服者”也惊人地粗糙,给人以简陋模型的印象。机体表面好像高中生在校办工厂里糊出来的,座舱盖的透光度和变形连作为拖拉机的风挡都不合格,发动机喷口几乎没有防热处理,座舱里的航电也惊人地简陋。如果现在的“征服者”只是公关用的模型,这将一点不奇怪。但“征服者”并不是业余之徒的魔幻玩具,在设计上并没有飞不起来的本质缺陷。“征服者”不可能成为高性能空战战斗机,但基本尺寸作为对地攻击为主的无人机还是适合的,具有座舱的有人-无人双模式作战飞机正是现代作战飞机的一个重要的新动向,可以在复杂和高危任务之间灵活转换。假以时日,以“征服者”为基础或许可以形成有意义的作战飞机体系,包括先进无人机。更重要的是,“征服者”显示了伊朗对于自身能力的局限和伊朗特色的隐身作战飞机的定位有清醒的认识。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征服者”不具备高机动性和先进的空战能力,航程和载弹量也远远落后于现代航空世界公认的最低要求,但对于近在眼前的海湾敌对邻国来说,具有隐身能力的“征服者”依然可以配合伊朗的弹道导弹发起有效攻击,至少不是伊朗被动挨打,这比单纯防御要主动得多。

大家看看,论论,日本神经和伊朗妖刀,谁猛?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