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信任赤字(转帖)

风际浪子 收藏 0 18
导读:审时度势 最近刚结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令人颇为失望。在两国于多方面都面临诸多艰巨挑战之际,此次对话缺少了一个战略。而所谓的对话,只是一系列演讲和照本宣科。更重要的是,对话没有解决日益恶化的信任赤字——这是25年来对中美关系最严重的威胁。 对话并没有在有利的条件下展开。美国财政部再一次对中国人民币提出怨言。自2014年上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了2.4%,而在此前的八年半中,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了37%。美国国务院和中国外交部也就东海和南中国海的领土和航道纠纷展开唇枪舌剑。 但最严重的对


审时度势

最近刚结束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令人颇为失望。在两国于多方面都面临诸多艰巨挑战之际,此次对话缺少了一个战略。而所谓的对话,只是一系列演讲和照本宣科。更重要的是,对话没有解决日益恶化的信任赤字——这是25年来对中美关系最严重的威胁。

对话并没有在有利的条件下展开。美国财政部再一次对中国人民币提出怨言。自2014年上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了2.4%,而在此前的八年半中,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了37%。美国国务院和中国外交部也就东海和南中国海的领土和航道纠纷展开唇枪舌剑。

但最严重的对立是在网络课题上。对话前的两个月,美国司法部起诉了五名解放军军官,罪名包括电脑欺诈和黑客、盗用身份、经济间谍等31项。中国的反应是中止了中美关于网络威胁的军事交流。与此同时,美国无孔不入的网络间谍行为遭曝光,引起了从国会山到柏林的巨大反响,和旨在控制基本不受管制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立法,也让至关重要的美国与德国关系蒙上一层阴影。

网络课题上的指责与反指责主要集中在动机上。美国很快就对商业间谍和军事间谍做出区分。但对中国来说,这样的区分并没有意义。

中国官员认为美国国安局所构成的网络威胁和解放军所造成的网络威胁没有什么两样,特别是考虑到美国的网络入侵也以外国公司、贸易谈判代表和国际领导人为目标,他们都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商业活动。最终,道德上的诡辩不如指责游戏本身重要,这是中美相互依存一个破坏性阶段造成双边不信任深化的一个鲜明例子。

在这样的背景下,战略与经济对话成果甚微也就不足为奇了。两国军方的网络交流尚未重启,关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尤其令人失望。这一基于规则的双赢框架能够大大促进两国市场向日益全球化的美国和中国公司开放。一年前,这一投资协定有令人振奋的突破,今年形势却有所倒退。关于哪些行业将被豁免——这一永远存在争议的“负面清单”——的明确谈判被推迟到2015年。

延迟谈判的问题在于美国即将步入总统选举周期,而关于中国的争议每逢此时就会激烈起来。此外,两极化和功能失调的美国国会也是个障碍。中国经历了长达十年的谈判才于2001年被接纳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要完成中美贸易协定现在看来也可能需要同样长的时间。这对双方都不利,因为两国目前都面临紧迫的经济挑战。

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后的一个星期我在中国,看到中国官员们在热议服务业推动的再平衡所带来的新增长机会。在这方面可以看到显而易见的实质进展,中国的第三产业(服务业)连续第三年比第二产业(制造业和建筑业)增长更快,服务业也第一次成为中国经济中最大的组成部分。

未来还会有更多进展。中国的服务业尚在萌芽阶段,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7%,比中等收入经济体的60%-65%水平低得多。

与此同时,中国官员明白,没有人才、制度、经验和全球跨国服务供应商的规模,朝向服务推动型经济再平衡的步伐将受阻。而最能提供中国所需的莫过于美国——世界上最大、竞争力最强的服务经济。由于美国又度过了一个表现不佳之年,人们原以为美国在对话中会特别着重这一增长机会。

美国和中国领导人都没有认识到投资协定对双方的好处让人担忧。在这一显而易见的“双赢”改革上表现不积极,显示双方要么都不太重视增长问题,要么都不愿意正视让双方陷入分歧的日益严重信任赤字,并着手解决这一紧迫问题。

我认为问题出在后者。中美两国领导人明白各自国家的增长挑战,但他们似乎都不愿意处理自去年网络问题而加剧的互不信任。从这个角度来看,指责游戏欲盖弥彰:两国都有黑客,也对各自的黑客失去控制。此外,在当今的互通互联世界中,网络黑客行为正快速增加。换句话说,网络指责游戏根本是没有意义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