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翻译]奥巴马:中国不见棺材不流泪,对中国要杀鸡敬猴

Sososowhat 收藏 359 4015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这是一篇发表在《经济学人》杂志上的专访,本来是要讨论经济的,但还是讨论国际局势的居多。要不是观海同志提醒,编辑估计还会问下去。

二、 关于非洲,美国准备发力;关于中国的非洲政策,用美国的话说,中国就是在掠夺资源,置非洲人民于不顾。

三、 关于亚洲,20世纪是美国付出了鲜血和财富,创造了亚洲的繁荣。

四、 关于中国,重点来了,翻译好的同学再帮我看下,是不是这意思:中国不见棺材不流泪,对中国要杀鸡敬猴。

你不得不对中国强硬,因为中国“不见棺材不流泪”。他们不会多愁善感,他们不喜欢抽象的东西。所以,仅仅靠国际规则来呼吁远远不够。要建立机制,当我们认为他们破坏国际规则时,要对他们恶脸相向,但同时,也要让他们知道,从长期来看,守规则是有潜在的利益好处的。这样,对于其他新兴国家来说,就可以以中国为“榜样”了。

Onething I will say about China, though, is you also have to be pretty firm withthem, because they will push as hard as they can until they meet resistance.They’re not sentimental, and they are not interested in abstractions. And sosimple appeals to international norms are insufficient. There have to bemechanisms both to be tough with them when we think that they’re breachinginternational norms, but also to show them the potential benefits over the longterm. And what is true for China then becomes an analogy for many of the otheremerging markets.

五、 关于美国军事力量的存在:

在世界各地,美国安全力量的存在总会是各种矛盾情绪的源头。如果我们不在那里存在,人们会认为我们忽视了他们。如果我们在那里存在,又会说我们让那个地区军事化。

六、 关于东盟:

你们也看到了,那些国家中的大部分都说,我们想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我们不想被迫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选择;他们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不想因为弱小而被中国恐吓。

七、 关于金砖国家银行的成立,美国奉劝那些参与的国家:唯一的途径就是跳进这个有组织的美国主导的全球性系统,这里充满着公平与透明。

八、 关于俄罗斯:俄罗斯搞不出什么事。九、个人理解:新型关系,各说各的,拳击手的礼节而已;这篇文章会是分水岭。

------------------------------------------------------------------

对奥巴马总统的专访

翻译:铁血sososowhat

2014-8-2 《经济学人》杂志

总统奥巴马先生正准备在华盛顿主持一场峰会,峰会由来自于非洲的领导人参加,他如何看待非洲的未来?对于普京,他有没有感到失望?他是否已经设计一个更加完美的卫生保健法案?为何越来越多的企业领导人不承认与他共过午餐?

在堪萨斯城发表完关于经济政策的演讲之后,总统先生在回华盛顿的空军一号专机上,接受了《经济学人》杂志首编约翰· 维特、海外编辑爱德华·卡尔的专访。

因为是在机上采访,是三个人围着一个麦克风,语音的质量不那么好。听时可留意编辑好的总统先生的观点,包括关于非洲、俄罗斯、中国、多边主义和美国企业,也可以在这听完整的原话。经过些许编辑的全文如下。

经济学人:先从非洲开始吧,我们认为非洲是下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您没必要向我们强调说“事情已经变了,这是一个全新的事情”等等。关于非洲是一个机会这样的话题我们写得太多了。在非洲你们还有机会的类似说法让我觉得意外。你们遇到了各种问题,比如拉各斯(尼日利亚首都),那是个神奇的地方,到处都是企业家;还有尼日利亚北部,那里你们也遭到大量的威胁。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美国过去针对发展中的亚洲的外交政策。亚洲崛起了,美国确实是领导着这个崛起,因为基辛格去了中国,推动了亚洲的崛起。你认为美国准备在非洲挺身而出吗?你认为美国有能力主导非洲的下一个时代吗?

奥巴马:我认为美国不会独自去促成此事,但美国在这些事中可以处于中心地位,这些事务包括推动非洲步入下一个发展的时代以及让非洲融入世界经济。融入的进程中应当让非洲人民受益,而不仅仅把它当作自然资源的供应地,

美国为什么能在这个进程中处于中心地位,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美国公司在全球经济中持续发挥着巨大贡献。在和美国企业讨论时发现,他们一致地认同那里的发展机会。第二,我一直都认为,美国在透明度、责任感、法规、财产权方面的传统,是开启非洲的未来的关键因素。第三,美国的经济曾经是,也将一直是,基于理念的经济;在21世纪前进的道路上,我们重点推动人力资源的发展,这是非洲一直渴求的事项,也是我们擅长的地方。

最后,非洲的发展进程中令人鼓舞的是,他们不得不跳过某些技术,跳过某些发展阶段,这给我们提供了机会。我们拥有让这些国家跳跃式发展的技术。一个典型例子,比如在通信领域,我们投资了智能手机行业,现在在非洲到处都是智能手机。

经济学人:他们在赚快钱方面也很擅长哦,是不是?他们在银行业远强于---(被打断)。(应是奥巴马举了手机的例子,提问者就说了个“移动性的钱或移动钱包”,意指“快钱”,应该是讽刺非洲的武将冲突和勒索等,译者注)

奥巴马:恩,上次我出访的时候,塞内加尔是第一站。我们和一些小农场主聊了下,他们现在通过智能手机了解天气预报、市场报告、最新的种子科技等,这都是我们擅长的信息科技。从小处开始,杠杆性地进入虽小、但利润可观的市场,这些领域都是我们比其他任何人擅长的。(译者,观海同志装傻了,而且对非洲市场机会的描述很浅)。

经济学人:你的第二个观点,说美国能带来的好处,用另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政府管治能力”——显然,在非洲,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还有就是中国在那的投资,他们带来的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模式,中国政府没有对在非洲的投资进行“政府管治”。这对你来说,会成为一个问题吗?这会是你必须面临,或者说,正在面临的问题吗?对于资本或外部直接投资来说,“管治”真的很重要吗?

奥巴马:我很乐观。在非洲访问时,关于中国的话题很多;我的态度是,应该欢迎各个国家去发现非洲的投资机会并和非洲国家合作发展。但非洲国家政府在和他的合作伙伴议价时要小心谨慎,保证交易合理,不管是和美国合作还是和中国合作。

我认为,中国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优势的,比如,基础设施建设,这很重要。他们获得了大量的资本用于道路、桥梁和港口建设,这方面,比起美国投资受到的约束要少。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对他们的投资带有“资源性需求”的色彩,美国不会这样。

给非洲领导人的建议是,要保证中国确实是在投资道路和桥梁,首先,要雇佣非洲工人;第二,这些道路不能仅是从矿区连到去上海的港口而已,而是要有规划,这些基础设施应能为非洲政府的长期发展受益。

有趣的是,在北爱尔兰举办的G8的一次峰会上,我们讨论过G7国家应如何支持那些拥有自然资源的非洲国家政府建立透明机制,以保证基础设施和资源输出体制产生的利益能进入非洲人民的腰包。

经济学人:中国政府的优势之一是他们没有议会。嗯,他们也有议会,但这种议会,用你今早的话说,很顺从。我们和您都认为,如果能推动的话,其中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应在非洲拥有更自由的贸易。但你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议会可能会放弃进出口银行限制(该特许限制银行与民间借贷资本竞争,将在2014年9月到期,译者注),并阻碍《非洲的发展与机会方案》(AGOA),这些都会打击你的政策实施。

奥巴马:毫无疑问——

经济学人:你真希望自己是个独裁者吧。(哈哈)

奥巴马:先确认下啊,这可不是我说的。哈哈。毫无疑问,反全球化的共和党出现了这么一个苗头,就是与该党对自由贸易的传统支持背道而驰。我觉得奇怪,进出口银行和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怎么会成了“茶党”愤怒的目标的。但美国的企业商会都认同,我们会从贸易中获利。通过第一轮的AGOA法案中,我们吸取了教训,我有信心对AGOA进行修订并重获授权。事实上,美国与非洲的贸易总量相比于整个美国经济,仍然很小,不应视为一种威胁。

我对前景仍然很担忧,比如,进出口银行未获得特许,这会使美国企业受到伤害。这种结果对非洲带来的影响我倒不担心,因为我可以保证,德国企业、中国企业和印度企业会涌进并替代美国的空缺。所以,当我们讨论一个拥有全球10个最快增长经济体中的6个的大陆时,对于其中强大的贸易联系,采取不参与、不鼓励的政策,就是削足适履。美国的企业商会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有件事情我要肯定地说,我们一直强调,就像多边机构强调的那样,也是非洲政府所强调的,这不仅是与发达经济体的贸易,还是非洲内部的贸易。现在将成船的货物运往阿姆斯特丹比将它们运往非洲大陆各地还方便。这就是贸易障碍。

你提到了亚洲模式。亚洲能做的不仅是向西方开放市场以获利便宜的商品,它们还能够培养本土企业。因为亚洲区域市场给企业提供了成长机会以研发更好的产品,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马上到来的全球范围的竞争。本质上来说,如果你想在百老汇上进行台上表演,你就必须具备台下表演的能力。

所以,我们在鼓励非洲内部贸易方面做得越多,就对各方越有利。我们正在通过《东部非洲倡议》来试验这种设想。该倡议帮助坦桑尼亚、肯尼亚、乌干达和其他国家一起努力,包括制度方案建设的同步性、减少官僚主义和边境签证手续、联合基础设施和联合发电的计划性。

“为非洲供电”计划是一个潜在的改革努力,我们很受鼓舞。这个计划可以增加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1倍的电力供应量。这足以改变一切,无论从企业还是到学校。

在发电方面还有其它一揽子不同的方案。在一些案例中,特别是在边远地区,如果我们计划建一个小的电厂,假设是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关键是要保证有某种合作协议。就像田纳西流域(水利工程)管理局那种,可以对整个区域提供帮助并保证能够吸纳足够多的用户来评估投资方案的经济性。

经济学人:安全也很重要。我的意思是,你们是安全的最主要提供者。我和一些欧洲领导人聊过,他们认为你将非洲的安全当作是他们的事,是他们后院的事,他们得自己去处理。这公平吗,或者这种表述的方式不对吗?你是否准备像美国曾经对亚洲所做的那样,付出鲜血和财富以帮助建立一个新的非洲呢?

奥巴马:这很有趣。在世界各地,美国安全力量的存在总会是各种矛盾情绪的源头。如果我们不在那里存在,人们会认为我们忽视了他们。如果我们在那里存在,又会说我们让那个地区军事化。现在我觉得我们做得恰到好处。我们的意见是我们非常需要由始至终地和非洲国家及非洲区域组织合作。

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是寻找各种途径,以加强和平及冲突解决所作的努力。一些国家要想维持和平并能够解决冲突,会背上沉重的负担。我们通过与非洲联盟和ECOWAS的合作,寻找改进他们能力的渠道,使他们具备能力管理自己的邻国。这样的效果会非常不同。

我们认为NATO与非洲国家和区域性组织的合作需要有一个国际性参与的、更明晰的计划,不是因为美国不准备在非洲做出安全努力,而是要保证我们不会被视为企图支配这个大陆。我们宁愿希望被认为是一个可靠的伙伴。对于一些欧洲国家来说,由于历史性的纽带关系,它们在参与和利用这些关系上---(被打断)。

经济学人:所以法国可以——

奥巴马:法国和那些法语系国家在一些事情上很明显可以比我们做得更好。有件事我们要明确,当普通非洲国家在评价我们美国参与非洲事务时,我不希望他们认为我们的唯一利益就是阻止恐怖主义蔓延。另外,我们希望他们看到伙伴关系是全面的,安全只是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

经济学人:我能不能以非洲为例,对你的总体外交政策再展开下?在推进负责任的力量共同合作方面,你已经很努力了。假设你现在回头看,你会不会说你曾经遇到两个问题。首先,是和那些不那么理性的或都说是难于打交道的人合作,比如普京先生;第二个问题就是盟友,他们不准备投入人员。南非就像是所谓的新兴的力量。你在南非尝试过,在印尼尝试过,在印度也尝试过,你做了很多事,企图让他们回心转意,但他们没有。你为何要这么认为呢?这是他们必经的阶段吗?到底有什么变化?

奥巴马:嗯,你可以想下,明显代表了某种原则、理想或国际准则的稳健的干涉主义外交政策并不是为大多数国家所接受的传统政策。在20世纪和21世纪的早期,美国一直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并且一直愿意为之付出鲜血与财富。我的其中一个工作就是一直在说服其他国家,告知他们美国将一直承担比其他国家更多的责任;但是,因为现在的世界的复杂性和内部关联性的原因,我们无法独立完成这件事。

说到南非,我们意识到他们在猜疑,认为我们在类似津巴布韦的事务上干涉太多。但我要向他们说清楚,作为一个关键的地区力量,如果他们不能在此类协助普通津巴布韦民众繁荣发展的国际秩序或地区秩序上投入,那么他们就会遇到移民问题,其实他们已经遇到了。反过来,这类问题就会给他们和他们的经济带来压力。那可就“偷鸡不着蚀把米”,自食其果了。

这已经成为了问题所在,我想现在已经对此有了共识。但现在仍存在着对部分地区力量的焦虑,认为如果他们太多管闲事的话就会被外界所批评。现在还有那么点二、三十年前的南北方的、传统的、非对称文化的味道,这需要时间,也要求新一代的领导者摒弃它们,以更高效的方式前行。

经济学人:这有点令人失望,因为你没看到,有些不是地区性而是全球性的力量挺身而出,对规则的滥用与破坏进行纠正。事实上,你也看到了一些国家,比如中国,正在建立诸如金砖国家银行这类机构。这类机构看上去是和“系统”(指美国主导的全球系统)是并行的,潜在性地给系统施加了压力,而不是增加或增强了系统的能力。现在,中国做这事,你可以理解。但印度、巴西、南非这些原本属于这个系统的一分子,并从这个系统获利的国家,竟然也参与了。

奥巴马:嗯,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有可能会发生代际转型的原因。也就是说,你可以想想,像巴西、印度 和南非这类国家,它们的很多政府领导人成长在这么一个时代,当时他们的国家就对全球经济系统持不同的看法。值得表扬的是,他们做了惊人的调整。你可以想象一下,像印度前总理单辛格这样的人,带着如此巨大、如此复杂而又如此具有创新性的国家来踢球并尖叫着进入世界市场,而他底下的人却是一整个被训练出来的官僚主义——(被打断)

经济学人:被英国人训练出来的吗?(哈哈)

奥巴马:——呃,也可能是被所谓的专家一样的经济学家培养出来的,这些专家只懂“从属理论”,他们没必要懂我们所了解的“创新精神”。

经济学人:他们学习的动机在哪呢?

奥巴马:所以要给他们时间。他们的动机在于——你刚才已经定义了——就是他们从全球性系统中获益。我的意思是,这具有讽刺性;如果印度、巴西和印尼这类新兴国家想要取得成功,想要吸引年经一代。这一代通过互联网能做任何可能的事,比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都充满抱负。唯一的途径就是跳进这个有组织的全球性系统,这里充满着公平与透明。这也意味着这些新兴的力量为了保证秩序的运行,而不得不成为伙伴。

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就是二战后的秩序是美国的一项创造。美国利用这个二战秩序来延伸其公司与产品的覆盖。现在这个秩序属于所有人,这是一个为所有人建立的生态系统。

我们来看看泛太平洋伙伴;是的,没错,我们认为这个秩序对美国有益,我们也认为它对在规则缺失的地区中的国家比如越南,也有益;越南要想和它的强大的邻国(中国)对话并获利体面的贸易条件,日子将不会好过。像马来西亚那样有兴趣保持对话并在南中国海有航行的自由的国家来说,也是有益的。

在东盟国家所发生的事和他们对于中国在海洋事务中的姿态所表现出的关切,都对我们有所启发。你们也看到了,那些国家中的大部分都说,我们想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我们不想被迫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选择;他们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不想因为我们弱小而被中国恐吓。

经济学人:中国是准备葬身于那个系统呢,还是在挑战它,这很关键。我想,这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问题。

奥巴马:确定是个问题。美国和欧洲应该继续欢迎中国作为一名伙伴而存在于这个全球规则中,我认为这很重要。我们也意识到会面临紧张和冲突的时期。但我认为那些都是可控的。当中国经济从全球低成本供应商转型上升到价值链顶端时,突然间,像保护知识产权这样的议题不仅仅和美国企业相关,也和他们自己的企业相关,我对此深信不疑。

还有,就是你不得不对中国强硬,因为中国“不见棺材不流泪”。他们不会多愁善感,他们不喜欢抽象的东西。所以,仅仅靠国际规则来呼吁远远不够。要建立机制,当我们认为他们破坏国际规则时,要对他们恶脸相向,但同时,也要让他们知道,从长期来看,守规则是有潜在的利益好处的。这样,对于其他新兴国家来说,就可以以中国为“榜样”了。

经济学人:对那些十分难搞的人怎么办?现在俄罗斯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你想与俄罗斯进行“关系清零”。默克尔最近一直在和普京通电话。对于最近这些事,从个人角度,你多大程度上感觉到失望?

奥巴马:我没感到失望。我们和梅德韦杰夫总统曾经保持着有成效的关系,我们一起把很多事情都做成了。俄罗斯有杰纳斯神那样的“双面性”,一会看东,一会看西。我觉得普京总统在俄罗斯表现出了过分的紧张,这从长期来看会对俄罗斯有害。但从短期来看,只是在国内政治受欢迎而已,在国外会惹大麻烦。

但我还是认为看问题要长远。俄罗斯没制造业,移民也没有被吸引涌向莫斯科找工作机会;俄罗斯男子的预期寿命也就60岁;他们的民族人口正在萎缩。所以我们不得不对俄罗斯带来的地区挑战做出反应。我们要确保在讨论外交政策时他们不会在已经重新部署核武器的地区做出升级反应。只有那样,历史还是属于我们的。

有没关于美国经济的问题?我注意到有的杂志封面不时地说我们对企业界很不友好。

经济学人:哦,当然有。我们注意到很多商界人士抱怨监管的问题。

奥巴马:他们一直都在埋怨监管方面的问题,埋怨成了他们的工作了。我们可以回溯下,我们可以看下事实。自从我入主白宫以来,几乎就没有经济学上的标准来定义这些玩意,你不能说美国的经济更好了或者说公司的底线更好了。根本没有。所以,事实上我们的政策让证券市场有了新的里程碑,刷新了公司的利润记录,连续52个月就业增长,1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赤字降了一半,能源领域井喷式发展,洁净能源领域也大发展,碳排放量的减少比整个欧洲生其他国家都多,住宅市场回归,失业率比雷曼公司破产前都低。我觉得你不得不承认我们将经济治理得很好,商业发展得也不错。

企业不想被监管的领域还会一直存在,毕竟监管意味着“不便”。

经济学人:你看下像多德弗兰克金融法案和卫生保障改革,这两个我们原则上都支持,但难道它们不应该简单化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星垂

2楼 han12414
奥巴马的通篇就是两个字,霸权

奥巴马自以为说得很霸气,实际上过了嘴瘾,徒增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5个字形容奥巴马:瘾大胆子小

我们从1840年一直都在看着棺材过日子,现在见了棺材也没有什么泪可流了。

托新中国经济建设的福,板砖倒是攒了两三车……

美国政府就像个搅屎工,哪里有屎,搅屎工就会出现在哪里,美国唯恐天下不乱,美国政府的政府道德让全世界唾弃! 美国政府十大恶性: 坏事做尽、贼喊捉贼。 混淆是非、挑起事端。 无中生有、嫁祸于人。 处事不公、毫无信誉。 颠倒黑白、毫无正义。 屠杀平民、自娱反恐。 到处插手、破坏安宁。 持枪凌弱、欺负弱小 无德无义、狂称霸主。

观海是煮熟的鸭子,嘴硬。天生属黄瓜,欠拍,后天属核桃,欠锤,终身属破摩托车,欠踹

现在还在对西方美帝抱幻想的国人(不是网特)要马上清醒了。看到世界了吗,世界大乱是美帝引起的,他是真心的为世界好吗。我们中国在世界上是最老实的人了最被人欺负的人了,美帝不需要任何理由,也可以无中生有的用任何理由打杀世界。美帝又开始对最老实本分的中国要下毒手了。中国在世界上没有和西方一样的靠武力打杀。只不过是想靠自己的辛苦劳动做点生意赚些钱,这样的也被恶霸美帝盯上了,也就是中国有钱了有武器了对美国抢霸世界形成了威胁。美帝天天的制裁这个孤立那个今天不给这个玩了,明天说世界严重错误了等等。整天的给他想要打杀的国家说你们的领导是个独裁者是个恶魔是个人类的敌人。他咋不说美帝建国以来杀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世界上的人,美帝的领导人有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外的党派当选过吗。美帝今天这个国家坏了明天那个国家威胁世界了。美帝整天的在世界打杀咋不说他自己威胁世界了威胁别的国家人民了。现在来个中国威胁论,来个亚洲再平衡,现在世界最应该来个世界再平衡把美帝的霸权给平衡掉。不然就是美帝说的世界不民主不公平了,很显然美帝威胁世界了。

现在网络上有些人被西方美帝洗脑的忽悠的人,宁肯相信西方美帝的网络漫天胡编也不信国人的事实,想说的是我们对美国不知情的多,对美帝打杀世界的强盗恶霸却是历历在目,对美帝的整天的险恶用心知道的少。

3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