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游客的“战地”日记

程卓,四川传媒学院摄影系副主任。源于自身的爱好和教学需要,经常挎上背包行走在世界各地。7月20日,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交战异常激烈的时候,他开始了自己独特的中东之行。他要用自身的旅行经历,来亲身感受中东地区巨大的文化差异与灿烂历史。他坚信,那里除了局部的动荡,更多的还是恢宏的历史遗迹与文化遗产,还有当地普通民众的友好善良。昨日,他为本报传回了10天来的图文日记,由于当地冲突严重,大部分照片都是用手机拍摄。

7月21日特拉维夫

7月20日,我到达此次中东之行的第一站,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特拉维夫雅法老城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基本保持了原貌。刚到这里,就听见嗖嗖两声,接着传来炸响,以色列的“铁穹”再次成功拦截下哈马斯打来的火箭弹,空中一团白烟散尽,周围一切平静,身旁下棋的老人甚至连头都懒得抬起,看来这一幕已然成为这里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特拉维夫并没有太多战争的气氛,人们继续着日常生活,社会秩序井然,只有媒体不断的战事报道和城市中随处可见的荷枪实弹的士兵提醒着你,离这里不过几十公里外的加沙正在激烈交战。

对于以军轰炸加沙的反应,哈马斯也放火箭弹回击,每次火箭弹升空以军就会拉响空袭警报。今天上午,不巧赶上了一次。一时间,客栈里操着不同语言的住客从各个房间“逃窜”至地下室避弹。虽然气氛紧张但也不慌乱。五分钟后警戒结束,大家又开始说说笑笑往楼上走,仿佛刚才的惊心一刻并未发生。当地媒体报道,以军一天之内在加沙阵亡7人,也有说是14人,巴勒斯坦一方伤亡更是惨重,死伤者多是平民。

7月26日耶路撒冷

以色列的国土面积并不大,从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不过一小时的车程,来的路上,发现大巴车窗上写着一句话:bring our boys back!(还我们的孩子)。战争总会带给冲突双方太多的伤痛,这里的人似乎在年久的冲突中渐渐学会了坚强面对。

耶路撒冷因为宗教因素,从古至今都是冲突和战争争夺的核心。今天的耶路撒冷老城与新城并立,老城保留了历史留存的模样,居住着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人。

如今的耶路撒冷有接近一半的地区居住着巴勒斯坦人,在持续的巴以冲突中,他们与耶城的犹太人维持着脆弱而微妙的平衡。对于我这样的旅行者,他们都表现出善意友好的一面,而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他们而言,脚下这片土地都是故土。

8月1日伯利恒

今天的目的地是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的重要城镇伯利恒。伯利恒是众多重要宗教的圣地,老城留存很好,但难掩萧条。

以色列在巴以边境修建了隔离墙。7月28日,我沿着隔离墙走,快到一个检查站时,突然听到砰砰几声枪响,一阵刺鼻的烟雾飘来,然后是青年高呼口号的声音。便赶紧绕到隔离墙的另一角,看到一片墓地,几个青年正在从不同角度向以军装甲车的方向投掷石块,催泪弹也从对面的方向不停飞来。当我接近到青年聚集处时,一颗催泪弹在头顶三米处猛然炸开,瞬时难受得我只能靠在一处墓碑上喘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