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师长康虎振视察

934385975 收藏 0 111
导读:[/align] 部队看望作战受伤的同志(上) [/align] [/align]  陈宝林 男,汉族,靖边县梁镇人,1946年1月生,1965年参加工作,1967年入党,少将军衔。 [/align]


[原创]回忆师长康虎振视察

新寨[b]前线部队看望作战受伤的同志(上)[/b]

作者:首长警卫员曾宪荣

1979年2月25日至3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49师奉命从四川赴越北山区,与越军316A师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殊死对决。本人作为沙巴战斗参与者和幸存者(沙巴战役中时任陆军第149师师首长警卫员),利用退休前平时的空闲时间,参阅有关资料,走访在潮战友,用文字再现我军素有王牌部队之称的

13集团军149师师长康虎振视察新寨前线部队看望作战受伤的同志的全过程,以飨读者。

忆对越作战149445团战场记实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149师445团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诞生的一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英雄部队。1979年,149师在越南沙巴地区进攻战斗中,这个团担任主攻团,在友邻部队的协同、配合和坦克、炮兵的支援下,沿越北10号公路向沙巴进攻。于3月3日11时20分,一举攻克越南重镇沙巴。战后,全团荣立集体三等功。 攻克沙巴后,445团闻新寨方向枪炮声激烈。团长张继申、团政委张少松、团参谋长蒲正权等判断,可能是西逃之敌被我穿插部队截击,随即决定除留1连和少数机关人员,控制要点,占领沙巴,肃清残敌外,积极主动地令团主力向西追击,乘胜扩展战果。指战员们不顾几天连续作战的疲劳和饥饿,边追边打,积极寻歼敌人。终于在13时35分,先头2连前进7公里后在接近新寨时追上敌人,与敌打响。在新寨东北突出部,歼敌1个加强班。接着向西北方向攻击,又歼敌20余人。新寨之敌利用有利地形,负偶顽抗。该团即令3连从2连右翼加入战斗,令7连从3连右翼向敌侧后迂回。14时40分我对新寨北侧之敌形成合围,在炮火支援下,采取小群多路战术,与敌激战。 紧接着,团指挥所及其附近地域,遭敌炮火猛烈袭击。我多人伤亡,大部分通信线路和3辆汽车被炸毁。随即团指挥所转移到新寨东北侧,占领越军丢弃的一个工事里继续指挥战斗。黄昏时,突然,团指挥所又遭敌袭击。团长张继申、政委张少松、参谋长蒲正权等多名人员,被一名装死的越军士兵,扔了1枚手榴弹炸伤,警卫人员迅即将敌击毙。位于团指挥所前方的8连指导员杨天佑,获悉后速派该连3排前往接应团指挥所。将团领导转移到安全地带,并把负重伤的团参谋长,用担架抬往团救护所抢救。此时,因天渐黑,视线不清,隐约观察到,前方敌人似乎很多,黑压压的一片,战斗打得也很激烈,正在向新寨方向发展。有的团领导当时对情况判断不准确,误报我被敌包围,要求增援。而实际上前方是由我穿插部队447团与敌激战,向新寨方向发展过来。由于团指挥员身边当时没有参谋人员,电台报务人员惊慌失措,擅自发出紧急无线信号。这种紧急无信口雌黄号,不到万一危急时刻,是绝对不能使用的。而一旦使用它就意味着遇到了全军覆灭的危险,急需火速增援。

1979年3月3日,149师攻占了越南沙巴县城,越军316A师迅速收缩撤逃。149师先头445团乘胜向新寨发展进攻,与防守越军展开了激战。445团指挥所随先头部队之后进至新寨东北侧,占领越军丢弃的一个工事继续指挥战斗。

黄昏17时30分左右,新寨地区的围歼战斗仍在激烈进行。这时,在团指挥所工事附近的一名装死的越军突然向团指人员扔了一枚手榴弹,当即炸死了一名警卫员,团参谋长蒲政权的腿部被炸成重伤,团长张继申和政委张少松也被弹片划伤。警卫人员迅速开枪将这名越军击毙。位于团指挥所前方的8连指导员得知消息后,立即派3排赶到团指挥所,将团领导转移到安全地带,并把负重伤的蒲参谋长用担架抬往团救护所抢救。因天色黑暗,情况不明,四处打起了乱枪,现场气氛非常紧张。这时,从黄连山垭口方向又有炮弹飞来打在445团部队侧后,并且团指人员还观察到新寨西侧山脊有部队在移动,人影黑压压的一片。由于情况混乱,有的团指人员产生了惊慌失措的情绪。当时在团指挥所的某位师领导和445团的个别领导慌了神,判断越军可能以部分兵力阻击445团前进,而以主力从侧后迂回包围445团。而且445团经连续作战,弹药已消耗将尽,恐难挡住越军进攻。于是从18时至18时45分,多次用明语和无线电信号向师前指报告:“前进受阻”,“敌向我迂回”,“请求坦克支援”,“十万火急”云云。其后,又因团电台的机要人员未跟上团指挥所,收到电报后无法处理,电台于19时左右擅自向师电台发出“机要人员全部伤亡”的信号。师前指连续收到445团发来的报告和信号,感到情况严重。身经白战的康虎振将军[原创]回忆师长康虎振视察


<?xml:namespace prefix = v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vml" /><v:shapetype id=_x0000_t75 stroked="f" filled="f" path="m@4@5l@4@11@9@11@9@5xe" o:preferrelative="t" o:spt="75" coordsize="21600,21600"><v:stroke joinstyle="miter"></v:stroke><v:formulas><v:f eqn="if lineDrawn pixelLineWidth 0"></v:f><v:f eqn="sum @0 1 0"></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2 1 2"></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6 1 2"></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sum @8 21600 0"></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10 21600 0"></v:f></v:formulas><v:path o:connecttype="rect" gradientshapeok="t" o:extrusionok="f"></v:path><?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lock aspectratio="t" v:ext="edit"></o:lock></v:shapetype><v:shape id=_x0000_i1025 style="WIDTH: 3in; HEIGHT: 298.2pt" alt=""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href="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96f051410ed79123e0e0947c9d355917/ec3c12950a7b020827843ea860d9f2d3562cc8e0.jpg" src="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1.jpg"></v:imagedata></v:shape>

1930年7月生,山西洪洞县明姜镇土桥沟村人,1945年7月参加赵城县游击大队二连当战士,即随队参加了上党战役,攻打长治县北关。同年11月,在赵城瓦窑头阻击阎军北上激战终日。1946年2月在太岳一分区新七团一营部当通讯员、班长,参加了同蒲、晋南战役,南渡黄河、挺进豫西作战。194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初调往旅教导队学习。毕业后,在该团三连任排长。1949年3月,调任四十二师一二六团一连副连长,参加渡江、两广战役,并随部队进军云南。1950年8月,任一二六团一连连长,奉命进军西藏,参加昌都战役后,于1951年10月1日前进驻中缅、中印三角地带察隅。1952年4月奉命调回师驻地,送往解放军武汉第一高级步校学习。1955年4月毕业后,又被分配到西藏驻军某部独立高炮营任参谋长,被授予大尉军衔,三级解放勋章。1956年,调任团司令部副参谋长,副团长、团长。在此期间,率领部队参加西藏民主改革工作。1959年,率领部队参加平息达赖分裂集团叛乱之战。 1962年,又率领部队参加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还赴西藏八宿县任社教团书记,指导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70年,随队从西藏调回内地后,1970年,随队从西藏调回内地后,升任149师副师长、师长。1979年1月,率所部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之战,指挥部队直捣越军腹地,攻占沙巴,重创越军王牌三一六A师,打出了国威军威。1980年调往解放军军事学院高级班学习。 1983年升任陆军50军副军长,1984年3月任50军军长,1986年12月贵州省军区政治委员,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9年,调任贵州省军区政治委员、党委书记、省委常委兼贵州省出席第11届亚洲运动会代表团团长、二野军政五分校名誉校长、省关心下一代协会副主任。1990年离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徐金堂政委和参谋长涂育文等人经过分析,判断沙巴县城已经被攻占,446团和95团也占领了县城周围的要点,316A师主力已无踪迹,越军不可能组织起这么多兵力来包围445团,最大的可能是遇到了散兵游勇的袭扰。为确保万无一失,师前指命令446团派1个加强营,师炮兵团派1个76加农炮排,连夜奔赴新寨地区驰援445团战斗。446团团长曹从连接到命令后,要1营立即准备,于21时许从沙巴出发向新寨前进。

3月4日早晨,446团1营经一夜行军赶到新寨,此时445团已消灭了新寨之敌,正在打扫战场。446团1营劳而无功,又听说根本没有445团被敌包围的事,是该团闹了一个乌龙,带队的446团副团长不免当场发了一顿脾气。

当晚师前指接到445团报告后,即令446团速派1个加强营,师炮兵团速派1个加强加农炮排,速赴新寨地区支援445团战斗。446团接令后,即令1营于20时30分从马匝出发,师炮兵团组成指挥组,率加农炮9连2排随446团 1营后跟进,沿公路迅速进到新寨支援战斗。支援部队进到新寨后,经与445团取得联系,始知新寨地区之敌大部被歼。至4日零时,在447团部队的配合下,全歼了新寨地区之敌,我穿插部队与正面攻击部队在新寨胜利会师。 当晚,师指挥所获悉445团指挥所遭敌袭击的消息,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决定,要去445团指挥所了解情况,看望受伤的同志。

4日拂晓,天蒙蒙亮,徐政委带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警卫员曾宪荣,陈宝林为了首长的安全,还背了1支冲锋枪,由陈学兵驾驶指挥车,一行人从4号桥师指挥所出发。路过6号桥师前指时,徐政委请康师长和他的警卫员余启长上了车。师首长的车经过8号桥时,遇敌冷炮射击,接近新寨时就遇敌炮击不断。新寨位于沙巴县城西北7公里的一片大山坡上,这些地方山上没有植被,光秃秃的。445团指挥所,就开设在新寨东北不到1公里的越军营房内,东边有一条从沙巴通往黄连山垭口的公路。4日8时许,师长、政委一行赶到了445团指挥所,慰问了受伤人员,详细地询问了团领导的伤势情况。团长、政委对师首长的慰问表示很感谢,张团长对师长、政委汇报说:“蒲参谋长的伤重些,已送去救治。我和政委都是轻伤,政委是臀部负了伤,我没有啥关系,不影响作战指挥,请领导放心。”之后,师长、政委又向团领导了解了当前战况,尤其是迅速接应2营的工作。接着师首长就冒着敌人的炮火,爬山坡,走小路去看其他团队去了。

我和师长、政委,师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原创]回忆师长康虎振视察


陈宝林 男,汉族,靖边县梁镇人,1946年1月生,1965年参加工作,1967年入党,少将军衔。

1965年入伍,在西藏军区第52师第157团8连服役。参加了中印边境乃堆山口守卫战成都军区张国华司令员的保卫干事和50军侦察连副连长。1972年9月任149师侦察参谋。1979年1月任149师侦察科副科长。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荣立三等功。1979年12月,任149团副团长。1980年9月至1982年7月在 南京级陆军学校深造。1982年7月149师445团团长,参加了中印边境 克 节郎地区军事演习。1988年9月至1989年7月在国防大学深造。1989年7月任149师副师长。1990年10月任四川省涪陵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93年2月任四川省黔江军分区司令员。1997年7月任重庆警备区参谋长。2003年7月至今,任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等军中要职,军衔少将。)刚离开445团指挥所去房屋后山背面隐蔽不到2分钟,敌人从对面山上连续打过来多发炮弹就落在原445团指挥所房屋院坝内爆炸,紧接着第二另发炮弹就落在原445团指挥所简易房屋周围和房顶上爆炸,当场把那简易房子就爆垮掉了。正当我和师首长在简易房屋后山背面躲蔽敌军炮火时,突然,敌人的又几发炮弹落在我们隐蔽处的对面公路上,公路离我们隐蔽的地方直线距离也不过95米左右。就是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弹炮发射阵地,炮兵正在用多炮急速齐射击火力压制敌人对面山上越军炮兵阵地火力,我炮兵发射的炮弹从我师首长隐蔽处的头顶飞过,当时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感觉到耳多就聋了,炮兵连一次齐射给覆盖了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敌人的阵地上爆炸开了花。敌人炮也被告我炮打成哑巴了。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炮以直瞄射击支援445团1、3营战斗,用35发炮弹摧毁敌暗堡火力点12个;没有隔到3分钟,对面山上敌人炮兵阵地复活了。突然,听到“头顶上空不断传来 “嗖嗖嗖”的响声,在对面公路上轰隆轰隆”折一声声的爆炸,对面公路上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榴炮发射阵地上,结果整个炮阵地被越军炮兵一次集火齐射给覆盖了。排长谢天华、连长刘忠武当即壮烈牺牲,牺牲的战友们没几具是完整的尸体,炮上、遍地都是尸体碎片,有2门75加浓榴炮也被军炮弹爆翻了,75加浓榴炮连连长刘忠武当场被炸飞了。

[ 敌人的炮弹就落在我和师首长隐蔽处对面公路上,对面公路离我们隐蔽的地方直线距离也不过95米左右,师炮团9连2排75加浓留炮发射阵地被敌人炮弹炸,显然,我炮阵地已被发现了,对面山头上越军炮兵阵地当天天气晴朗,我军整个炮兵阵地都是在乌烟瘴气的拢照下。敌前沿距我很近,但敌人在对面山上森林里的暗处,我们看不清对面山上森林中的敌人炮兵阵地和暗火力发射点,敌人却把我军炮兵阵地看得很一清二楚,我炮兵观察所确看不清对面山上敌人炮兵暗火力点,敌人其炮兵火力主要对着我军炮兵阵地和战部队人员。当时只听到敌人打过来的炮弹在我们头顶上“嗖嗖嗖”飞过的响声,当时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他们正在执行直瞄射击,炮手们正在忙着传递和装填炮弹,瞄准手忙着瞄准和射击,我当时突然听到头顶上空不断传来 “嗖嗖嗖”的响声,隐隐约约预感到是越军一群炮弹向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快速飞过来将要着地的声音。我当时蹲卧到在野战防御工事散兵堑壕“潮湿土坑”里,举目向对面我师炮团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相望,对面公路上,当我师炮团9连2排正以炮火支援步兵围歼新寨北侧之敌时,敌人的第几发炮弹落在75加浓炮9连2排阵地后方公路土坡上,显然,我炮阵地已被发现,445团指挥所遭敌袭击,团参谋长蒲政权负重伤,团长、政委等一些团指挥所人员负伤。接着团指挥所附近阵地又突遭敌炮火袭击,公路旁边被越军主动放弃的几栋越军简易营房被敌炮火击中燃烧起来,越军原先在新寨存放弹约仓库,也被敌人炮火击中引起起火爆炸,当时新寨地区整个天空都爆红,爆得弹片烟雾、尘土满天“嗖嗖嗖”地乱飞。我军隐蔽在简易房子后面的1辆生活给养车被暴露了出来。生活给养车的后面又是2辆弹药车,离生活给养车几十米的地方还有445团指挥所,指挥所周围又隐蔽着4个连队。此时,敌人发现了这辆生活车,密集的炮弹迅即“嗖嗖嗖”的飞来,在生活车周围附近不断地爆炸,指挥所的电话线大部被炸断,生活车驾驶员等5人被炸伤。此时如果不把生活车赶快开走,将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就在这关键时当敌第二发炮弹落在阵地前方时,这意味着阵地被炮火夹叉住了,当两发检验弹落下后,炮弹在他身边爆炸,排长当即壮烈牺牲。炮弹爆炸后的巨大气浪将一门75加家炮炮也被掀翻下公路坎下,当时我和康师长、徐政委,侦察科副科长陈宝林、4人所在的阵地上是硝烟弥漫,炮弹爆炸声隆隆,弹片飞舞,烟雾弥漫,尘土飞扬。5班长(75年兵四川岳池人)、瞄准手、炮手、相继壮烈牺牲。连长刘忠武把生死置于度外,亲自操炮射击。9连2排阵地遭敌炮击,阵亡8人,伤7人。炮击场面惨不忍睹、悲壮惨烈。炮团派出去救护伤员的卫生车,刚从沙巴方向来到新寨地区公路上75炮9连2排阵地上不到1分种左右时间,就遭到越军炮火袭击,前来救护伤员的大汽车车门外返光镜上挂着国际红十字旗帜拉伤病员的汽车也同样遭到敌人炮火袭击,被击中要害起火燃烧了。大汽车和救护车相继起火燃烧爆炸,抢救小组下落不明。事发当时我们就在现场,对我师炮团75炮9连2排阵地遭到越军炮火袭击的事,看得一清二梦,指挥所得知,卫生员被打伤后活活烧死。

师里1、2号首长当时见情况不妙,师里2号首长立即说:“小曾,你快去前面找445团团长到我们这里来”,前方阵地上正遭到敌人的炮火猛烈袭击,阵地上到处是炮弹爆炸声隆隆,硝烟弥漫,弹片飞舞,尘土飞扬。我当时临危不惧,机智勇敢的,趁着敌人炮弹爆炸的烟雾,迅速从顺着暴露型的防御工事散兵壕、堑壕、交通壕及简单的掩体走。翻过一个小土坎再爬上2米高的陡坡坎,去前面20米处左翼山沟里的给445团指挥所给团长传达师首长的命令,我当时顺着山沟和交通壕,利用地形地物着掩护向前行进20米就找到子445团团长,445团长看见我说:“你小子不怕死,真机智勇敢,这个时候你不在师首长身边保护首长,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你是怎么搞的?”,我对445团团长说:“师里2号首长要你立即跟我到前面20米处小山包处去,师1、2号首长要你立即去师指挥所研究攻打敌人的作战部署”。445团团长一听,他二话没说就立即迅速跟我一道来到师前指,师里2号首长马上问445团团长,“你们团指挥所周围部队伤亡情况清梦不,还有多少作战部队?445团团长回答说:“我团指挥所周围部队伤亡情况不没有收集到,部队情况较稳定,能用的部队还有4个连的兵力部署在周围”。 师里2号首长命令,你们马上立即调整部队作战部署,立即组织部队炮火对敌人实施炮火,压制,坚决消灭敌人,老是这样保存部队实力,被动隐蔽下去不是办法,必须立即组织部队炮火对敌人进行还击,并指示炮兵用火力压制敌人炮兵阵地火力,要狠狠打击消灭敌人。并抽出一个排的兵力来掩护我和1号首长沙巴方向转移师指挥所位置。我们这样做看来是有点冒险,但是,我们的行动是很隐蔽的,从目前的情况看,敌人并没有发现我们的意图,你们的行动一定快,时间就是胜利”。当时445团团长说,“抽出一个排的兵力来掩护1、2号首长指挥所转移太少,就派出一个连的兵力掩护1、2号首长转移指挥位置,师里1号首长说:“用不作一个连的兵力,有一个排的兵力就够了,人多目标大”不易隐蔽行动,反而容易暴露我们的行动企图”。 445团团长说:“这时敌人的炮打得很狠急烈,你们马上转移指挥所位置会有危险,再等几分视情况定吧”。师里2号首长他说:“打仗,战场上战情情况千变万化,那里没有危险?那个作战指挥位置随时都危险,我和1号首长马上撒离,必须争取时间,,冒险才能取胜!”,当时师里1号首长表示同意2号首长意见和决定。师里1号首长说:“我们马上立即撒离转移阵地,我们走”!(续二)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