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中国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

qiushiwangping 收藏 0 55


编者按:近年来,随着安倍晋三第二次当选日本首相,钓鱼岛争端、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和平宪法等事件接连爆出,中日关系持续笼罩于日本军国主义阴云中。在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即将到来之际,这段中国近现代史上最重要的反侵略历史和日本对待其的态度再度成为焦点。为了解答社会各界关心的历史热点问题,我们有幸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的荣维木教授。

■毛泽东也说过,“抗战不是中国人的事,不是东方的事,而是世界的事”,事实验证,中国的抗战最后自然要融入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洪流中去,并且在其中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尽管1931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识性的年份,中国抗战也的确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但那叫局部抗战,这要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问题入手解释。

■日本对华用兵越持久,则国民负担越重,越深入则越不能自拔,此次张鼓峰事件苏联所持以威胁日本者,则以日本对华用兵故,日本一旦和中国议和,日本即可威胁苏联。

■德国的总理可以在犹太人墓碑前下跪,而日本首相却仍在拜靖国神社,释放一些曲解历史的言论。

■中国近代社会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民族离心力取代了民族凝聚力,所以中国近代史上多灾多难。

求是网:荣老师您好,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半个多世纪前的抗日战争可谓中国历史上一场事关中华民族存亡的对外战争,这段令人无法回避的历史有许多值得反思的东西。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角度来看,中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荣维木: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清楚,在二十世纪发生过两场世界大战,中国都是参战国,而是也都是战胜国,但战后的待遇却迥然不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巴黎和会中国还是没有摆脱受列强支配的地位,比如说,山东的青岛权益没有得到伸张——德国战败应该收回来,却被日本攫取了更多的利益。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性质不同——是法西斯国家的侵略和反法西斯国家的反侵略战争,反法西斯国家具有天然的正义性。就这样一种性质而言,中国抗日战争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的胜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中国在东方首先树立了反法西斯侵略的旗帜。应该说九·一八事变日本对于中国的侵略开了法西斯对外扩张的先例,因此中国那时的反抗就具有反法西斯的性质,这和1939年欧战和1941年太平洋战争的性质是一样的。毛泽东也说过,“抗战不是中国人的事,不是东方的事,而是世界的事”,事实验证,中国的抗战最后自然要融入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洪流中去,并且在其中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其次,中国为着反对日本法西斯,付出了巨大的牺牲。1995年江泽民同志曾提出,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直接财产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财产损失可达5000亿美元。虽然从学术研究这个角度来讲,这个数字可能有待继续论证,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在战争中伤亡之多,损失之重,超出了任何一个国家。其中国民党军队伤亡321万,共产党军队60万,其余则都是平民百姓。

求是网:荣老师,您提到中国率先举起反法西斯的旗帜这个问题。一般来说大家说起抗日战争,第一反应往往是八年抗战,但有也人说,1931年11月江桥抗战才是中国人民正面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枪,固有十四年抗战之说,对此您怎么看?

荣维木:我个人认为,还是“七七”抗战标志着中国全民族抗战的开始,而不是“九·一八”。为什么这样说呢?尽管1931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识性的年份,中国抗战也的确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但那叫局部抗战,这要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问题入手解释。九·一八事变标志着中日民族矛盾加深了,但是他还没有完全取代内部的阶级矛盾。十四年抗战是有,但是九·一八事变以后,国民政府虽然也开始做抗战的准备,蒋介石总的政策还是“攘外必先安内”,一方面对红军进行“围剿”,一方面国民党内部地方实力派之间的战争也未间断。这时候就形不成一个全国一致的对日战争。因此尽管九·一八事变很重要,中国人民率先举起了抗日的旗帜,但是中国的全民族的反抗日本的侵略是从七七事变开始的,因此我们还是说八年抗战。

这其中,1935年也是一个重要的年份。这一年何应钦与梅津美治郎签订了《何梅协定》,标志着日本的势力进入到华北。共产党的《八一宣言》也在这一年提出——中共开始提出要建立一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因为中共已经意识到了中国的主要社会矛盾转变成中日两国的民族矛盾。但是那个时候还不能标识着抗战的局面形成,因为1935年底开始,国共两党还在就第二次国共合作抗日进行秘密谈判,一直到西安事变才算是解决这个问题。

求是网:的确,如果用中国主要社会矛盾这样一个标准来衡量,就比较好确定全面抗战爆发的时间节点了。接下来第二个问题,在日常的网民议论中,有人会说日本其实是美国的原子弹和苏联红军打败的,国民党其实根本不堪一击,共产党则是“游而不击”。所以中国人没有真正的打败日本的侵略军,请您针对这种类似言论做一下解释?

荣维木:这个问题不是近些年才出现的。早在抗战胜利之时《广州日报》就报道了一个消息:重庆举行庆功会上出了一个谜语,谜面是“抗战胜利,谜底是打中国的一个古人”。结果就有四个不同的答案,第一个是屈原——屈服于美国的原子弹;第二个是苏武——屈服于苏联的武力,苏联红军一去,70万关东军就被消灭了;第三个是蒋干——蒋介石干的,国民党干的;第四个叫共工——共产党干的。答屈原和苏武的人肯定认为抗日战争不是中国自己自力更生,要靠外援,否则难以打败日本。这是不对的。因为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中国在外援十分不充分的情况下,已经独自在东方抗击日本侵略四年——别看日本国土面积不大,但其他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组织能力都在中国之上,确实是敌强我弱,抗战非常艰辛。

西方国家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对中国抗战表示同情——因为日本侵略中国也影响他们的远东利益,但是没有给很多的实际援助。美国给中国援助主要是从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主要是通过租界法案一共给了6亿多美元的援助——但是当时美国援助世界反法西斯国家战争一共是460亿美元,中国才占不到1/70,数量很少。苏联从1937年开始一直到1939年欧战爆发给中国的援助还是比较多的,现在一些比较普遍认可的数字是2.5亿美元,还派了航空队到中国直接参战。但苏联给中国的援助,我们也要具体的分析,这其中有道义方面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情况下是为了本国利益,是为了防范日本的北进战略。因此中国在外援不充分的情况下抗击了日本,并且坚持了八年之久,而美国投掷原子弹和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的时候,二战已经接近尾声,日本大势已去——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已经战败,就剩一个日本了。日本当时兵败如山倒,注定失败,他已经要回到本土作战了。因此,虽然好像美国投掷原子弹和苏联出兵中国东北以后,日本迅速投降,但这只是一个表面现象,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量的积累的,所以屈原和苏武都不对。

而之所以产生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是由国际冷战环境所造成的。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我们的教育和宣传受两岸分裂这种现状的影响有很多失误,当时两岸都互相指责。但如果国共两党都不抗日,自然而然就产生了中国抗日主要靠外援这样一种误区。大家对共产党的敌后抗日都比较了解,因此着重谈一下国民党的正面战场。当时实际情况是,整个战争期间正面战场征用壮丁1400万,军队伤亡是321万,其中阵亡131万;进行了22次重大战役,其中有14次发生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是在没有充分外援的情况下进行的。当时中国军队作战也很勇敢,一些战役牺牲非常多,这对于我们坚持抗战很有必要。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淞沪抗战。当时日本的战略是速战速决,扬言三个月灭亡中国,但一个淞沪会战他就打了三个月。这证明中国坚持抗战发生了作用,日本无法征服中国。武汉会战也是这样,迫使日本改变了侵华战略,在这之后日本虽然占领了武汉、广州等地,但却被迫要向长期作战方面准备了。第二次国共合作虽然也以破裂而告终,但抗日战争时期两党都能本着国家民族利益大于党派利益的原则,所以说国共合作抗战对于中国抗战的胜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2005年9月3日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上,当时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讲话,肯定了国民党正面战场在抗战时期的积极作用,给抗战老兵颁发勋章——不管当时是共产党的官兵还是国民党的官兵,而且当年民政部也指示,给予包括国民党军队在抗战过程中伤亡的战士以抚恤待遇,以表彰其在战争中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而做出的贡献。

求是网:日本曾狂妄地提出在3个月内灭亡中国,但仅淞沪会战日本就打了三个月有余。假如中国战场全面溃败,日本不仅可以将陷于中国的十几个师团抽调出来,且可全面利用中国资源“以战养战”,二战的历史就可能重写。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中国是如何使日本的“南进战略”和“北进战略”双双破灭的?

荣维木:日本是一个岛国,明治维新以后,他的危机感就特别强,岛国的特点是他既没有原料市场,也没有产品市场,也没有资本市场,要发展非常困难。所以1890年开第一次帝国会议的时候,日本就提出了大陆政策:首先占领朝鲜半岛和中国东北。这个大陆政策最后实际上和北进战略有直接关系。所谓北进他就是针对苏联,苏日的矛盾,或者日俄的矛盾由来已久,这从甲午战争后的“三国干涉还辽”就能体现。“三国干涉还辽”是俄国挑动的,因为沙俄在中国的东北有重要利益,不愿让日本染指。其后通过1905年的日俄战争,日本将俄国势力排挤出了南满地区,九·一八事变又占领了北满地区。因此苏日的矛盾是比较尖锐的,这尤其表现在两国在诺门坎和张鼓峰等武装冲突上。因此,如果中国抗战能拖住日本,坚持不被打败,对苏联的战略有极大的好处。华西列夫就曾说过这样的话:日本对华用兵越持久,则国民负担越重,越深入则越不能自拔,此次张鼓峰事件苏联所持以威胁日本者,则以日本对华用兵故,日本一旦和中国议和,日本即可威胁苏联。后来也证明,欧战爆发以后,希特勒要求日本在东面配合夹击苏联,但是日本由于将绝大部分兵力都投放在中国战场了,因此没有能力出兵苏联远东地区。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关东军还有一次“关特演”,“关特演”实际上也是针对苏联的,但是最终也还是因兵力不足而未能实行。苏联的崔可夫元帅就曾评价:甚至在我们最艰苦的战争年代里,日本也没有进攻苏联,却把中国淹没在血泊中,稍微尊重客观事实的人都不能不考虑到,这一明显而无可争辩的事实。

日本在19世纪所确定的大陆政策和其二战时期的南进战略也有关系——因为只有占领了大陆,日本才能继续向太平洋东南亚发展,攫取当地重要的战略资源,例如橡胶和矿藏。1936年日本在制定国策基准的时候,就曾明确提出要向东南亚谋取经济利益。1939年欧战爆发以后,老牌的殖民者法国和荷兰很快投降,英美又无暇东顾,东南亚地区出现真空——这对于日本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日本不敢贸然南进,因为南进的结果必然是和欧美列强利益矛盾尖锐化,肯定要开战,而当时他的绝大部分兵力都被牵制在中国。一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日本实际上还在犹豫。最后他决定冒险偷袭珍珠港,实际上是美国和英国对其的制裁已经将日本逼入绝境的表现。

这里还要强调,中国战场至少使日本南进战略减少了15个师团的战力,而且应当注意,日本师团的编制与中国的师不一样,标准是2万多人,师团里面包括航空兵和陆军。据日本防卫厅战士研究所资料载,投入侵华战争的日军的陆军兵力,1937年占总兵力的88%,1938年占总兵力的94%,1939年占总兵力的83%,1940年占总兵力的78%。也就是说,发动太平将战争的时候日本陆军总兵力的80%都被拖在中国的战场。这使日本难以入侵东南亚和苏联。

求是网:中国抗战胜利,日本却没有得到与德国一样的惩罚,这使其国人一直难以正视这段历史。目前日本军国主义的思想又甚嚣尘上,您认为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的根源何在?

荣维木:我们知道二战后有两个审判,一个是针对纳粹德国的纽伦堡审判,一个是针对日本的东京审判。对于德国审判比较严厉,并且没设逮捕战犯的时效问题。而对日本不是这样,日本甲级战犯嫌疑犯在战后没几年就当选了日本首相——也就是安倍晋三的外公岸信介。我觉得和这和美国的战后政策相关。二战后全球出现了冷战的苗头,1947年杜鲁门主义出炉,当时国共内战已经爆发,美国人预见到腐败的国民党政府可能要被新生的共产党政权击败,因此需要重新在东方寻找能给予其战略支持的盟友,当时选定的就是日本。而既然要把日本作为盟友,美国自然对于其的战争责任的追究不那么严厉。后来审判的结果仅仅是绞死了几个甲级战犯,被判刑的二十多个战犯中后来也陆续释放了。日本社会在战后也有反思,因为其国民既是加害者,同时也是受害者,其根源就是军国主义的为害,因此出台了和平宪法。但美国对于日本的放松确实影响了日本人的反思,过去的战犯很多都没有得到惩处,反到继续从商、从政,在日本社会形成一种势力。就这样,军国主义思想在日本没有被彻底的消灭。

对于日本战争责任追究的不彻底还表现在旧金山和会。按照国际惯例来讲,结束战争后交战国需要进行和谈,要讲条件,要索赔。但特别奇怪的一个现象是,中国作为和日本战争时间最长的,付出牺牲最多的一个国家却没有参加这个会议——不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蒋介石那边也没有参加。而关于赔偿的问题本应在这次会议上确定。一般的来讲,承担战争赔偿的责任,就相当于是对战争的一个非常明了的判断,作为非正义的一方,作为一个加害国,赔偿的本身就说明承认了这种罪行。而没有赔偿也就意味着到日本对于战争责任的淡化和混淆,这和德国不一样。因此,德国的总理可以在犹太人墓碑前下跪,而日本首相却仍在拜靖国神社,释放一些曲解历史的言论。

求是网:您曾经在一些场合讲过,中国从抗日战争中应该汲取的最大教训就是民族凝聚力的问题,一般来讲在外患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国内形成的凝聚力,比如有对外战争的时候,但是在没有那么强的外患,比如像现在这种和平时期,我们应该怎样形成一种民族凝聚力?

荣维木:民族凝聚力是民族复兴必不可少的条件,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是这样。中国近代社会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民族离心力取代了民族凝聚力,所以中国近代史上多灾多难。民族凝聚力的形成我觉得有两个时间条件,一个时间条件就是当一个民族受到外部的侵略,造成了巨大的危机,到了亡国灭种的情况,因为这个时候民族整体和民族成员之间的利益是一致的。不管是政府也好,人民也好,共产党也好,国民党也好,地主也好,农民也好,资本家也好,工人也好,利益是一致的。近代中国,屡屡遭受外国侵略,但是1937年爆发的日本全面侵华,对于中华民族造成的威胁是最大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民族整体、民族成员利益高度一致,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空前的民族凝聚力,靠着这个民族凝聚力中国打败了日本,国际地位也提升了,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第二个情况当一个民族要振兴的时候,中国现在就处于这么一个阶段。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是上升势头,老百姓得好处,民族整体和民族成员利益又高度一致了。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中国梦有三个要点,一个是国家富强,一个是民族振兴,一个是人民幸福。这三点要点所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振兴是一个目标,国家富强了,民族振兴了,人民也就可以得到幸福了。在这种情况下,妨碍我们民族奋发向前的一切敌对的势力,全体国民因为这股民族凝聚力,就肯定要一致反对,日本所挑起的钓鱼岛争端危害了中华民族的利益,民众不答应;境内外的一些企图分裂中国的势力,同样损害了民族整体的利益和成员的利益,因此国民也一致反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