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盘点下一场世界大战的五大新型武器(1)

董立军 收藏 0 391
导读: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 外媒称,第一次世界大战(也是第一次全球规模的工业冲突)开始于100年前,各国利用飞速发展的科学研发了毒气、空中轰炸、战斗机和坦克等新武器。这场大战最后导致超过3700万人丧生。战争或许自1914年以来并没有发生很大改变,但随着20世纪初以来技术正以可能快于以往任何时候的速度发生变革,武器变得更先进、更精细。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网站8月1日发表题为《1914-2014:下一场大战的武器》的文章称,让我们看看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使用的一些手段,并谨记科学家诺贝尔对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参考消息网8月4日报道 外媒称,第一次世界大战(也是第一次全球规模的工业冲突)开始于100年前,各国利用飞速发展的科学研发了毒气、空中轰炸、战斗机和坦克等新武器。这场大战最后导致超过3700万人丧生。战争或许自1914年以来并没有发生很大改变,但随着20世纪初以来技术正以可能快于以往任何时候的速度发生变革,武器变得更先进、更精细。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网站8月1日发表题为《1914-2014:下一场大战的武器》的文章称,让我们看看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使用的一些手段,并谨记科学家诺贝尔对科学被误用于毁灭目的的担忧。

网络黑客

对电脑系统的攻击将是战争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但这一概念--包括“网络战”一词--遭到了过度炒作。《网络安全与网络战争:我们都需要了解的事》等多本著作的作者彼得·辛格说:“网络战这个词被广泛误用于描述不是战争的东西,包括干扰攻击。”叙利亚电子军等劫持推特账户的团体就是干扰攻击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有关军方黑客行为最常被提到的例子,是美国和伊朗报道使用震网病毒来破坏原本可能用作制造核材料(可能是核武器)的伊朗设施。一战中首次使用了远距离轰炸和空中轰炸,这使平民在战争期间面临更大危险。黑客也构成了一种类似的、颠覆性的危险。辛格说,对关键基础设施的攻击,包括侵入电网,可能是侵略的前奏,但对天才少年能够关闭网络的夸大宣传纯属虚构,目的是促进网络安全服务的销售。

辛格说:“大规模的知识产权盗窃是一项更大的威胁。美国军事的优势之一就是在国防技术领域超前一代。”

太空边界

与因特网类似,随着战场扩展到新场地,太空将重新定义大后方的概念。公海是国际领土,所以德国在一战期间使用未加限制的潜艇战并导致“卢西塔尼亚”号沉没和美国公民丧生,这是迫使美国1917年参战的“最后一根稻草”。

辛格说,各国将面临一个有关太空战争界限的类似问题。

新美国基金会的战略专家辛格说:“大量军事和通信控制经由太空中的卫星网络。各方要么同意不去管它,要么(这可能性更大)打算通过阻碍或摧毁通信节点来对付它。美国到目前为止一直自由享用太空,没有受到真正国家级别对手的干扰。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下去。”

无人载具

电影《机械战警》2014版描绘了美国依靠一支机器人军队征服伊朗,但国防部政策分析家萨姆·布兰宁说,在可预见的未来,用无人机随时代替官兵“似乎很牵强”。

飞机在一战中得到使用,但二战期间在德国的闪电战中与官兵和坦克相互配合时,其杀伤力变得更大。布兰宁说,随着无人机成本更低,各国可能设计无人海军舰船、水下舰艇和地面车辆。

无人机的优势包括,可在不让人类飞行员面临危险的情况下,通过远程控制展开首轮打击。如果飞机被击落也可省去搜救的麻烦。

布兰宁说,这也使无人机攻击与人类攻击比起来政治上没那么复杂,从奥巴马政府扩大无人攻击中就可以看出这点。

药品

未来的官兵可能真要与药品斗争。一些美国官兵已经这样做了。数代老兵利用自己的联邦医疗保健福利购买抗抑郁药,以对付创伤后应激障碍。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也有人数破纪录的现役官兵服用药物。战区的军医为厌倦战争的官兵开百忧解等抗抑郁药、氯硝西泮等抗焦虑药或安必恩等安眠药。美国军队在两场同时进行的十年之久的战争中战线拉得太长,这些官兵中的一些人完成了多次轮值。

法维翰保健研究和政策分析中心主任保罗·凯克利说,在官兵说自己有紧张问题时,除止疼药外,美国医生在越南战争期间有时为官兵开安非他明。在二战期间,纳粹分子为官兵开挥发性更强的甲基苯丙胺,以使他们在进攻时更加警觉,战后的西德军队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禁止军医供应该药。

凯克利说,对部队而言,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供应药品比等待供不应求的咨询师更加方便,将开药作为默认解决方案也是日常生活的一个问题,但某一剂量可能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适合。

他说:“我们在开药的时候在剂量上采取了一刀切的办法。一些药量不会对人造成伤害,但咨询比药物重要得多。”

更有害的是20世纪90年代利比里亚等国军队对重度麻醉毒品的使用。当时,独裁者查尔斯·泰勒用可卡因使他的娃娃兵保持兴奋状态,并通过让他们上瘾迫使他们保持忠诚。

《星际迷航》世界的创造者吉恩·罗登伯里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将由被药物控制的士兵唱主角。

移动设备与硅谷

很多数字时代的便利物品可以在战时制造成武器。移动电话最早是由军队使用的,而现在硅谷正在研发一系列可穿戴电子产品,以侦测佩戴者周围的环境,如果改成军用品,那将非常有用。

世界未来学会前发言人帕特里克·塔克说,谷歌眼镜式头盔可以让士兵与无人机遥感摄像机相连,但在战区的挑战是需要拥有足够的无线信号,以保持这种连接。

他说:“(在阿富汗的)前方作战基地如果有Wifi信号,容易让其暴露。”

塔克说,跟踪推特上的信息是政府监视乌克兰等冲突地区的一种大型情报收集手段。因此,监视通信内容很可能仍将是一种军事战略。谷歌已被迫与国家安全局的监视机构展开合作,但一场有损道德的世界战争将真正考验其“不作恶”的座右铭。

随着移动设备的发展,硅谷的众多公司正在投资创意,这些创意可能成为技术领域的下一件大事。

塔克说,可替代能源技术可能对美军非常有用,目前美军是全球有限石油资源的最大消费者。谷歌和苹果等硅谷公司还在增加对机器人项目的投资。

拥有大量防务合同的硅谷可能会变成一个兵工厂——除非工程师们像德国人爱因斯坦那样反对战争。二战后,爱因斯坦反对使用根据其物理研究成果而制造出的核武器,担心在未来的战争中会造成更大破坏。

爱因斯坦说:“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使用什么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会使用棍子和石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