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应捍卫先烈留下的疆域 不能丢掉信仰

1GSHGD 收藏 1 47
导读:陈世斌:我愿化作军旗的一缕纱   每逢八一,心绪难平。既为十五年前穿上军装跨入军营而自豪,也为曾经的激动和激情开始消散而自责。青春总是在玩物丧志中殆尽,斗志总是在理由借口中磨灭。不知是“和平”让我们麻木的忘记了痛,还是“逃避”让我们懈怠了肩上的枪,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与惆怅。有时,为军中的形式主义咬牙切齿、愤愤不平;有时,又为一些繁文缛节解脱,说这是准备战争的必然过程。但这一切,总会在看到鲜红军旗时随泪化为烟云,只剩下对先烈马革裹尸的无限哀思、对未全力以赴的无尽忏悔……   一位哲人曾说,当社


陈世斌:我愿化作军旗的一缕纱

每逢八一,心绪难平。既为十五年前穿上军装跨入军营而自豪,也为曾经的激动和激情开始消散而自责。青春总是在玩物丧志中殆尽,斗志总是在理由借口中磨灭。不知是“和平”让我们麻木的忘记了痛,还是“逃避”让我们懈怠了肩上的枪,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与惆怅。有时,为军中的形式主义咬牙切齿、愤愤不平;有时,又为一些繁文缛节解脱,说这是准备战争的必然过程。但这一切,总会在看到鲜红军旗时随泪化为烟云,只剩下对先烈马革裹尸的无限哀思、对未全力以赴的无尽忏悔……

一位哲人曾说,当社会陷入迷惘的时候,军人应该保持清醒;当社会过于功利的时候,军人应该多一些梦想。这梦想就是理想信仰。当下,物质诱惑增多,人心容易浮躁;价值取向多元,追求容易低俗;文化良莠不齐,文明容易消亡。但作为军人,越是在道德滑坡的时候越要彰显优良的品质;越是在担当弱化的时候越要挺身而出;越是在文明遭到质疑的时候越要传递正能量,绝不能迎合媚俗,更不能丢掉信仰,尤其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必须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以强烈的使命担当,捍卫先烈忠骨他乡留下的疆域和华夏子孙鲜血凝聚的尊严。

诚然,在践行强军目标的坦途上,我们有的同志确实过于关注“我的梦”。提到体系作战、信息支撑,就炮制概念一大堆,说的玄而又玄,行走在理论与实践的“最前端”。但是,走近一步、深看一层,发现原来是吹大牛,很多时候,蓝图还在墙上,成绩就已到处宣扬。提到深化改革、解剖自己,就找借口、寻托辞,击鼓传花,把现实问题拖成“历史问题”;或是信奉“不干事就没事”、“职能不对口”、“条件不具备”、“问题很复杂”等等,张口就来,只要不触碰既得利益,怎么绕都行。提到勇挑重担、担负责任,有的人就圆滑世故、精明透顶,工作拈轻怕重,岗位挑肥拣瘦,遇事明哲保身,面对名利又争又抢,出了问题上推下卸。似乎忘记了当初举起右手时的铮铮誓言、忘记了接过钢枪时的志存高远!

古人说:“天地生人,有一人当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 军人的世故是对人民的渎职,不担当不作为,就会被牢牢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社会大众面临生死抉择时,是担当还是逃避,决定于内心深处的道德感,因为法已经赋予每个人紧急避险的权利,但军人没有这个权利,即使面临巨大的危险,只要命令下达,明知死亡也必须扑向死神。这既是道德的倡导,也是使命的必须。换句话说,有可能我们整个军旅生涯都不会面对生死考验,但只要有一次就是全部。每一个作出军旅选择的人都必须有随时作出牺牲的准备,这不是口号和大话。

“千古风流在担当,万里功名须躬行。”站在新的历史方位,或许有的同志会说,战争离我们还远,况且我也没这么大本事。我既没有“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斗志,也没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胸怀;既没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担当,也没有“勇往直前,以浩气赴事功,置死生于度外”的刚毅。但我们始终要记住,作为军人,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的,不会因为有了 “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胜利,就不会面临“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风险。惟有拿出“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崇实气魄,拿出骏马追风、驰而不息的踏实精神,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点点燃亮梦想的荣光。

曾经有网友问我:“如果因为军队改革,让你脱军装走人或者调你去边塞海防,你愿意吗?你还会说共产党好吗?”我不知如何回答,我只知道,“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我非英雄,但绝是好汉,我愿化作一缕青纱,随着军旗的方向迎风飘扬!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