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饭菜之争(上)--“习奥”农家会又发新闻了(二)

与佛无关活在当下 收藏 3 2308
导读:(接上篇)   老潘的话音刚落,一位二八少女低着头款款摆摆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来到茶桌前,依然没有抬头,只是对着茶桌福了一福。看到这里,鹰酱似乎有点不高兴了。他原以为小保姆一定先来到他面前给他道个福,再给兔子福一福,那样自己就可以消遣一下这个常常让自己窝心的死兔子了。然后说这可不是我预先安排的,是人家自己主动这么做的,怨不得我哦。谁知小保姆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么做,他的黑脸马上更长更黑了。联合国咋了?联合国秘书长不还是秘书?想我白宫有多少秘书啊,实在不行老子就给你联合国换一个。更何况还是他家


饭菜之争(上)--“习奥”农家会又发新闻了(二)

(接上篇)

老潘的话音刚落,一位二八少女低着头款款摆摆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来到茶桌前,依然没有抬头,只是对着茶桌福了一福。看到这里,鹰酱似乎有点不高兴了。他原以为小保姆一定先来到他面前给他道个福,再给兔子福一福,那样自己就可以消遣一下这个常常让自己窝心的死兔子了。然后说这可不是我预先安排的,是人家自己主动这么做的,怨不得我哦。谁知小保姆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么做,他的黑脸马上更长更黑了。联合国咋了?联合国秘书长不还是秘书?想我白宫有多少秘书啊,实在不行老子就给你联合国换一个。更何况还是他家的一个小保姆。于是鹰酱对着老潘发话了:“老潘,啥意思,这么不拿领导当干部?”


老潘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见那张黑脸有些发憷,“怎么了啊?”


这时兔子哈哈笑了,说到:“是你的小保姆得罪了这位牛哄哄的总统。他是想让小保姆拿我一头来,结果他失望了。哈哈,他现在心里憋屈呢。没办法老潘,你这也算是躺着中枪了。”


小保姆听到这里,赶忙抬起早已红红的脸来给老潘解释:不是这样的,干爸。我实在拿捏不准先给谁道福,又怕得罪了领导,所以。。。所以我就只好对着茶桌道福了。没想到还是给您添了麻烦,真对不起。”


“不管你的事。哎,忘了问你了,我那个死婆姨柳淳泽呢,怎么她没出来啊”


“对不起干爸,孩子刚睡下,干妈正在为客人准备酒菜。”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告诉你干妈,我们这就过去。”


看着小保姆拧着杨柳细腰款款摆摆地走远了,鹰酱的双眼才硬生生地撤回来。他似乎早已忘记了刚才的情景。于是很暧昧地对老潘说:“干爸,嗯,干爸,好称呼。我说老潘啊,你啥时候跑到兔子的手下当起差来了?别以为我是个工作狂,我可是铁杆的网迷,对于兔子那边的人和事了解的还真不少。不信你问问兔子,他刚刚“接受调查”的那些手下中有多少是给人家当干爸的?对吧,兔子?”


老潘笑了。对兔子说:“你说说就这样的角,美国人怎么选他当总统来。看来真像你们网民常说的那样,美国人的脑袋不是被门框挤了就是被驴踢了。哎。。。。。”


干爸加二婆姨的问题其实是兔子最不愿意聊的话题,也是最让兔子尴尬的问题。但没办法,谁让自己那么多的手下“管不住”那个那个呢。现在又不是大清朝,没办法实行“一剪定乾坤”的“绝尘”法则。看来以后更要加强这方面的监管才对。也省的这个死酱鹰老拿这个和我说事。兔子看了看幸灾乐祸的鹰酱,又看了看满面春光的老潘,然后才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也许吧。”


老潘家的饭菜还是很丰盛的。鹰酱的面前摆放的是:一盘牛肋骨,一盘香肠,一盘卷心菜,外加一份日本寿司和一瓶日本清酒。兔子的面前摆着一盘宫保鸡丁,一盘北京烤鸭,一盘茴香豆,外加一份大包子和一瓶茅台。而老潘只要了一份鲸鱼肉片,一份萝卜汤,外加一瓶XO,主食没要。


看到兔子面前的北京烤鸭,鹰酱知道那是好东西。上次去兔子家里时,因为一个人干了两只,结果一晚上没睡好,害的鹰酱爬长城时米歇尔老是跑在他前头,恰巧被牛牛(英国)家路透社的一位记者给拍了下来,还没回到牛牛,就在网上发布说鹰酱夫妻感情不和。结果鹰酱刚回到家,就遭到了共和党那帮子家伙质问。往事不堪回首啊。今天可是个好机会,那帮人一个都不在。于是鹰酱率先提出抗议:“老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样的客人,你怎么两样招待?你今天必须说清楚,否则,我绝食。”


其实兔子也不太明白老潘为什么这么做。但兔子聪明,他很懂得前人的一句话叫沉默是金,所以他不说。但他知道老潘这么做一定有老潘的道理。他只拿眼睛看着老潘,言外之意,我也想听听。


老潘也不傻。他当然知道自己要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不光鹰酱不愿意,兔子也不乐意啊。别看兔子没吭声,那是拿我在火炉子上烤呢,好你个兔子,说你腹黑真不是冤枉你。于是老潘整了整自己非常板挺的西服领带,两手一按桌子角,站了起来。


“那好吧,我就给你俩说说今天的菜谱。如有不对的地方,还请二位指教。先从谁说起呢?”


“鹰酱有意见是因为看见看我的比他的好,那就先说说他的菜是咋回事吧。”这回兔子先发话了。


老潘见兔子说完鹰酱没反应,于是说了起来:“我问你鹰酱,前段时间你是不是在去机场的路上插队买烧烤来?你买的是不是牛肋骨和香肠?这次多好啊,你不用插队去了,省的你那些公民愤青老是说你太不懂公共秩序,你知道你这么做对你的影响有多大吗?”

(奥巴马插队卖烧烤的新闻是刚刚发生不久的事,朋友们可以百度,有图片的)



“那这盘卷心菜又是咋回事啊?”鹰酱显然降低了刚才的嗓门。

“你问卷心菜啊,和这个原因差不多。我问你几天前,你是不是请了几个给你写信的客人?请客就请客呗,你点什么不好啊,你偏点人家没有的卷心菜。你点这道菜也行,也没什么错,说不定有客人愿意吃。问题是人家卖完了没有了你干嘛找人家厨师的毛病,还差点掐起来。就因为你是总统?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客人中还有位女士,在那么大的场合上,你竟敢搂过来就亲。你当她是缅猴(缅甸)的昂山素季还是赋闲在家的泰猴(泰国)英拉啊?这回好了,你用不着担心没有卷心菜,我给你备下了。”(这也是刚刚发生不久的事,朋友们可以百度,有图片的,且奥巴马与昂山、英拉的那一节也可以查到)


“那日本寿司和清酒又是咋回事啊”鹰酱显然没有了脾气。


“至于寿司和清酒嘛,哈哈,这就要问你了。上次你去我老家干嘛去了?你是不是想去推销你那个破TPP协议?结果怎么样签了么,为什么没签?还不是让小安子(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用一盘寿司外加一瓶清酒就把你干晕了,然后就找不到北了?”


在老潘的一阵数落下,特别是看到兔子洋洋自得的表情,鹰酱的脸再也挂不住了,于是爆了粗口:“那个TPP是我和小安子的事,管你屁事。”


老潘显然有备而来,于是又开口了“当然管我的事了。你别忘了,我可是联合国的秘书长。地球人都知道TPP就是针对WTO(世界贸易组织)的。你这是看着兔子兜里有了俩钱钱,你想另起炉灶。你说对不对?”


“什么对不对啊,我是流氓我怕谁啊。”鹰酱已被老潘逼到了墙角,干脆耍起了无赖。“那兔子的菜,你又怎么讲啊?”




未完待续(后面更精彩。喜欢看的朋友别忘了右下角点个赞,鼓励鼓励俺好快快出手下一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