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反华与其国内的“南北矛盾”:

南口残阳 收藏 6 2898
导读:目前,以阮晋勇为首的南方派系和以阮富仲为首的北方派系对决,阮晋勇占据优势。越南南北自古就内斗不止,虽然当年胡志明领导的北方系最终打倒了南方系,但是南方系借着改革的东风又卷土重来。目前南北再次分裂的可能几乎没有,因为时代不同了。   看谁把谁抓起来了。阮晋勇得逞,对中国是个灾难,越南很快也许会变颜色。阮晋勇得逞,中资企业会受排挤,中国别想在越南赚钱,这厮100%引美国入室,地区局势更加复杂。阮富仲成功,保持现状,和中国会有改善但也好不到哪儿。但是中国目前没得选,只能属意阮富仲,但这次越南反华阮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目前,以阮晋勇为首的南方派系和以阮富仲为首的北方派系对决,阮晋勇占据优势。越南南北自古就内斗不止,虽然当年胡志明领导的北方系最终打倒了南方系,但是南方系借着改革的东风又卷土重来。目前南北再次分裂的可能几乎没有,因为时代不同了。越南反华~

看谁把谁抓起来了。阮晋勇得逞,对中国是个灾难,越南很快也许会变颜色。阮晋勇得逞,中资企业会受排挤,中国别想在越南赚钱,这厮100%引美国入室,地区局势更加复杂。阮富仲成功,保持现状,和中国会有改善但也好不到哪儿。但是中国目前没得选,只能属意阮富仲,但这次越南反华阮晋勇身为总理却走上反华前台,接连群发短信煽动国民上街游行冲击中资企业,可谓狠毒。越南反华失控表明阮富仲连带中国一起惨败。赶走了中资企业,为西方资本入驻腾出市场,向美国纳投名状,示好表忠。

阮富仲其实早就被打败了,现在越共几乎所有大权都在阮晋勇手里。越南变色是早晚的事,这次981钻井是加速了这个进程。从当年黎笋、范文同力压武元甲开始,南方派就始终视中国为头号大敌。

阮晋勇目前虽然强势,但是他还动不了军队。他如果掌握了军队,会彻底变色。南海他会引来美军。阮富仲虽然是越共中央军委书记,但张晋创仍然是名义上国家军队的最高领导人,南北派对军队也是互相牵制,谁也轻易奈何不了谁。

阮晋勇是越南政界的“年轻人”。很有意思的是,阮晋勇当年曾就读于中国广西师范大学,是该校一名留学生。2005年10月,在南宁参加了第二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后抵达桂林访问时,他还曾专程前往母校探望,受到1000多名师大师生和越南留学生的热烈欢迎。这货在广西留过学,对中国很了解的,是中国一大敌。

从中国撤侨来看,估计是预计到越南可能要内乱了,就看越共总书记的还剩多少实力了,这种政治斗争肯定是你死我活的,不把对方整死是不肯罢休的。

据外媒报道,越南因西沙南沙问题与中国点燃的紧张局面显得有些突然,尽管越南侨民在台北、东京高呼抗议中国的口号,越南国内各大城市也有万余民众同时上街,并围攻中国使馆,但从越南的口号以及该国的诉求来看,却也不难发现,此举与河内越共官僚为转移国内矛盾的诉求转而走民粹路线大有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越南此举已成了一种内病外治。

外媒引述分析人士茅岳霖的话说,1986年后,越共当局开始比照中国方式,采取革新开放。但该国自2001年才开始恢复经济增长。伴随着全球化的深化,河内当局在经济政策上的调整失当,已经令越南这一农业人口占据八成比重的国家,虽坐拥新兴市场、年轻人口和天然资源,却始终难以富强。越南的民怨也开始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方向发散。

自2001年来,越南境内因劳资纠纷矛盾蜂起,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越南在西沙、南沙等问题上的声音突然响亮了起来。在民意逐渐转向南海之际,在2014年,越南官方竟也默许了民间的抗议行为。

从越南政治结构来看,自胡志明逝世后,越共内部的派系之争也日趋突出并顺延至今。事实上,越共的南、北两派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兀自缠斗不休,并顺延至新世纪,当今越南处于权力顶峰前三位的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国家主席张晋创和总理阮晋勇,正是分属南北两支。

越共高层在进入21世纪后缺少主心骨,以杜梅为首的老一代仍不得不发挥余热。在黎可漂、农德孟担任越共总书记期间,河内也逐步展开调整,不仅鼓励在国会等场合辩论,更开始学习西方经验,适时大赦囚犯。一时间,伴随着越南在21世纪最初几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从另一方面暗示了越南当局开始为民粹所困。

由于长期缺乏领导核心,越南在面临经济和国家结构的组成等问题时就遭遇了难题。在拼经济无门的当下,也只得将目光转向民粹。

11日,胡志明市,反华示威者高喊口号在市中心游行,谴责中国在有争议的海域部署深海钻井平台,这是越南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华示威之一。

自2008年以来,越南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尽管越南经常被称为东南亚新小龙,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新兴经济体之一,西方主流媒体近年来更不时宣称,越南已经承接了中国沿海大量的产业转移,成为中国工业的有力竞争者。但早在2008年,越南经济就已经滑出正轨,超过25%的通胀率和大幅的货币贬值,加之巨额的财政和贸易双赤字,一度使越南到达经济崩溃的边缘。加之越南当局自2007年之后激进政改,河内当局更要为此前数年间造成的数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负责。

此前数年,越共反腐不得要领,在该国申办亚运会的2010年,还爆发出船舶业丑闻。越南政府被迫对其进行重组,不得不承担了高达45亿美元的亏损,超过越南当年GDP的3%。经济建设也陷于泥沼,越南国内维持高通胀、低增长的局面,国民对不断贬值的本币缺乏信心,财政赤字和外债积累过大的原有难题都没能解决,此前的经济增长点地产业更冷却至冰点。当下,越南面临的很多经济和社会问题,不仅激进政改解决不了,重病下猛药的休克疗法,更有可能造成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内病外治也就成了河内一种可行的选择方案。

很显然,自2008年后,越共当局的经济复苏计划并不乐观,在长期规划难以轻易奏效之际,越共各方人士为了给自己的派系争取到更多的支持,不得不采取能在短期内即时获益、但对长期发展有害的民粹政策。该国自2001年以后在南海的行动正是出于这一考量,在2011年后这一情绪更延伸到文化领域。

当下,越南各派也越来越倾向于把自己打扮成最拥护民意的代表,至于这种民意是民众长期期盼的凝聚,还是一时的激动或者被诱导而成,就没有多少人在意了。在内外交困之际,河内的选择也就只有将矛头向北虚晃一枪,使自己在中国、俄罗斯、日本和美国之间显得八面玲珑,借此保证自己不吃亏。越南民间自2011年政府换届以来的积怨,也已在越共的引导下变成了对中国在南海的不满。该国的国内问题,就这样被引向了海外。

不过,越南的问题终究是内政不修造成的危机,这也使得其在南海问题上虽然大造声势,但也会注意控制局面。毕竟越南在政改领域仍在探索,但河内已陷于民粹的局面。北京更要对越南内病外治的策略有所准备。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