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民主从希望走向失望(转)

吹面不寒 收藏 10 683
导读:我先后七次访问过台湾,对台湾的民主还是有一些切身体会的。有一次台湾朋友问我对台湾民主的看法,我说这使我想起了1976年大陆“批邓”运动时流传的一个政治笑话:人家对邓小平说,现在外面都在批判你。邓小平说:很好,继续批下去,直至批出真理来。如果台湾愿意,它可以继续沿着美国民主模式走下去,或者说继续碰下去,直至某一天大彻大悟,悟出真理来,再来建设真正的优质民主。   亚洲采用西方民主模式的社会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在经济落后的情况下就采用了西方模式:如菲律宾、蒙古、泰国、吉尔吉斯坦、印度等

我先后七次访问过台湾,对台湾的民主还是有一些切身体会的。有一次台湾朋友问我对台湾民主的看法,我说这使我想起了1976年大陆“批邓”运动时流传的一个政治笑话:人家对邓小平说,现在外面都在批判你。邓小平说:很好,继续批下去,直至批出真理来。如果台湾愿意,它可以继续沿着美国民主模式走下去,或者说继续碰下去,直至某一天大彻大悟,悟出真理来,再来建设真正的优质民主。

亚洲采用西方民主模式的社会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在经济落后的情况下就采用了西方模式:如菲律宾、蒙古、泰国、吉尔吉斯坦、印度等,效果都很糟。对于这类国家,我是悲观的,因为我还没有发现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一人一票而实现现代化的例子。以印度为例,1947年它的起点比中国还高一些,但现在印度与中国的差距至少20年,我们西藏自治区的各项主要指标(如人均寿命,识字率,电力覆盖率等)都超过了印度。

另一类是在经济起飞后采用西方模式的,如韩国和台湾。他们是先采用了东亚模式实现了现代化,然后再转向西方模式的。换言之,如果他们在现代化进程之初就采用西方民主模式的话,大概也就没有他们的现代化了。在基本实现现代化之后,韩国和台湾照搬了西方体制,新加坡和香港还大致维持了原来的东亚模式,现在谁发展得更好?大概还是新加坡和香港,无论是经济还是反腐,都是这样的情况。韩国民主化之后,先后陷入了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基本上是靠中国经济拉动才走出危机的。大家可以查一查台湾和韩国的民调,到现在为止,民望最高的政治人物还是蒋经国和朴正熙。

成熟的民主制度一定要有基本的国家认同,而台湾做不到这一点。

成熟的民主制度一定要有基本的国家认同,而台湾做不到这一点。

台湾民主的质量确实不敢恭维。20年民主路一路走来,首先是经济严重滑坡。台湾经济已经从亚洲四小龙之首,变成最末,现在必须靠中国大陆的经济输血。20年前,中国大陆提出两岸建立“三通”时,台湾还不屑一顾,后来是台湾更需要“三通”了。民选上来的李登辉搞“戒急用忍”,台湾失去了巨大的发展机遇。民选上来的陈水扁,8年换了7个行政院长,搞权术平衡,不是搞经济建设,台湾连续8年公共投资负数,经济急剧走衰。马英九上台后执政乏力,民调已经降到了陈水扁当年的水平,但有一点是对的,他稳定了两岸关系,加强了与大陆的经济融合,这也是台湾经济的唯一出路。台湾民主化这20来年,正好是大陆和台湾实力发生根本变化的20年,所以大陆现在很自信,你可以接待多少大陆游客,我就可以放多少游客给你。台湾民主化20年也使“台独”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台湾已经成了对大陆依赖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台独”即意味台湾经济的立刻崩溃。台湾人口和上海一样,才2300万,但已有120万台湾人在大陆生活和工作,这大概也算一种“用脚投票”吧。台湾人现在说,大陆就像是蒋经国时代,也就是一心一意搞建设,而台湾是处在“文革”时代,政治内斗不止。

台湾民主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台湾选举制度的设计,一开始就有问题。台湾领导人选举是第一轮简单多数就决定了,如果像法国那样,第一轮候选人得票过低的话,需要第二轮投票,也许可以更公正些,但有关的法律修改很难推进。此外,民主制度成熟的一个标志是辩论公共政策,而不是辩论意识形态。台湾到现在为止还未能解决“国家”认同问题,所以选举总是高度的意识形态化。苏联当是内部的国家认同也不高,所以一搞西方民主,苏联就解体了;南斯拉夫这样搞,最后也是分裂和内战。中国如果采用西方制度的话,国家认同相对较弱的西藏、新疆地区的分裂主义势力就会兴起,最终整个国家都可能四分五裂。

台湾的腐败问题也比过去更严重了,黑金渗入了选举政治。媒体在两蒋时代被叫做哈巴狗,现在被叫做疯狗,族群矛盾被故意挑起,什么“本省人”,“外省人”,“台湾人”,“中国人”等等,族群被撕裂,政府丧失对社会的整合能力。

有人说,即使台湾民主问题这么多,但多数台湾人也不愿意回到20年前。谈到东欧民主质量差的时候,一些人也会表示类似的观点。其实,这样问题太笼统了,历史倒退20年,大部分人当然不愿意,但原因很复杂,比方说,20年前还鲜有手机,多数人当然不愿意回到没有手机的时代。世界上愿意历史倒退20年大概有索马里,20年前医院、学校、邮局等还能提供服务,后来这些都没有了。还有一个是东欧的匈牙利,民调显示多数人还是觉得20年前最后一个共产党领导人卡达尔时期比现在好。匈牙利20年前我去过,20年后又去了,可以证明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换一种方式问问题,比方说,不要问是否愿意回到20年前,而是问如果历史可以重新演绎一次,你是否愿意经历这样的变革,我估计大部人台湾人和东欧人都会选择不同方式的变革。

台湾民主的前景如何?我自己对非西方社会采用西方民主做过一个评判:即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是从希望到失望,要么是从希望到绝望。就台湾而言,我估计还是从希望到失望,甚至到更大的失望,但大概还不至于绝望。我先谈谈为什么不至于绝望。这是因为第一:台湾通过东亚模式早已基本实现了现代化,中产阶级比重比较大;第二:台湾的中国文化影响一直没有中断,只要维持最基本的政治稳定,老百姓总是吃苦耐劳,辛勤工作,整个经济不至于崩溃;第三、中国模式的影响,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中国模式拯救了台湾。经济上,中国模式带来了大陆的迅速崛起,这为台湾提供了大量的机会。政治上,中国模式通过选贤任能机制产生的领导人总体上比台湾民粹主义产生的领导人更为理性。2008年西方挑起西藏暴乱,马英九在民进党的压力下也大声呼吁要抵制北京奥运会,但大陆领导人权衡利弊,没有计较马英九的表现,而是着眼于两岸人民的长远利益,支持了马英九,也避免了两岸关系的恶化。如果双方都是民粹主义选出来的领导人,两岸关系恐怕就要陷入剧烈动荡了。

台湾民主的结构性问题

为什么台湾民主的未来还是失望呢?因为台湾民主困境主要是结构性问题造成的:

首先,成熟的民主制度一定要有基本的国家认同,而台湾做不到这一点。当一个社会的主流还是为“爱国”还是“卖国”而争执不下的时候,这个社会容易剧烈对抗。当民众对国家认同没有形成共识的时候,政客也很容易打民粹牌,煽动族群对立来获取选票。

第二、法律制度没有足够的公信力。比方说,人们不满高等法院对二颗子弹带来的陈水扁当选的裁定,红衫军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抗争等,都反映了人民对在现有司法体制内和民主体制内解决问题持怀疑态度。台湾的司法系统还没有建立起一种超越党派政治分歧的公信力。

第三、“公民文化”严重不足。“公民文化”本来是一种特定的习俗与态度,特点是尊重你的对手,尊重少数。换言之,台湾仅仅实现了选举民主,但“公民文化”仍然严重缺位,弥漫了一种可以称之为“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的气氛。“台湾人”、“爱台湾”成为一种民粹符号,政治对手的一切主张都可以被妖魔化。“抹黑”、“抹红”、“抹黄”的手段,把人性中很多黑暗的东西调动出来。大陆社会的“公民文化”则更加缺乏,从网上大量的语言暴力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所以大陆如果搞西方民主,那将是中国的灾难。

第四、美国和美国模式的过度影响。在台湾,美国势力的渗透无处不在,这影响了台湾自己的政治探索。美国模式本身面临巨大的挑战,包括资本力量对政治体制的俘获,以及“民主游戏化”等问题。而最关键的是,如李世默之前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的,西方民主的基因有缺陷,因为民主的假设,即“权利是绝对的”、“人是理性的”,我还要补充一点“程序是万能的”,现在看来都站不住脚。

台湾民主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台湾选举制度的设计,一开始就有问题。

台湾民主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台湾选举制度的设计,一开始就有问题。

台湾民主的教训

从台湾民主发展的教训中我们可以引出几点思考:

第一,我们要突破美国和西方主导的话语范式,即认为世界上只有民主与专制两种制度。这种范式是不能成立的,如果一定要用二分法来看世界上的制度,世界上只有良政(good governance)和劣政(bad governance)。良政可以是西方的制度,比如瑞士,尽管很多瑞士人还不同意,也可以是非西方的制度,比如新加坡,还有某种意义上的香港和中国大陆。劣政也可以是西方的制度和非西方制度。以我之见,世界上所谓的120个民主国家中,绝大部分是乌合之众,大概不到10个还可以算是相对成功的,如瑞士,北欧几个小国,加上德国,人口加在一起大概为1个亿多一点,也就是中国人口的13分之一。美国****的任务我看比中国还迫切,否则美国走衰的进程还会加快。每个民族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文化传统来探索,找到适合自己民情、国情的政治制度安排。

第二,台湾在两蒋时期,中国文化教育没有中断,台湾民间社会基本上还是一个温良恭谦让的社会,特别是和中国大陆相比,大陆“文革”的时候把中国文化传统破坏得太多了,现在大陆正在重建中国文化。我想如果当时台湾没有照搬美国民主模式,而是按照中国文化的逻辑去发展,再吸收一些西方制度的合理元素,台湾也许可以发展出一种高质量的咨询性民主,而不是对抗性的美式民主;一种高度务实的民主,而不是为反对而反对的西方民主。但台湾可能已经永远失去这种机会了,中国大陆还有这样的机会。

第三、关于中国模式,正如一个诺贝尔奖经济学家所说,中国人的眼光是一个世纪,为下一个世纪进行规划(planning for the next century),而采用西方模式的社会,包括台湾,一切计划都围绕着下一次的选举(planning for the next election)。中国模式的背后有自己深厚的文化积淀。在全方位开放的情况下,中国模式代表了中国文化的复兴,我们可以从中国文化中提炼出很多面向未来的东西,并和西方竞争而胜出。

以台湾为参照,可以看到中国模式的前途非常光明。20年前,台湾感觉良好,而大陆经济刚开始起飞。20年过去了,两者的实力对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陆迅速崛起,台湾迅速走衰。

中国模式的一个特点是可以制定和执行符合自己长远利益的政策,中国一系列五年规划的顺利制定和执行奠定了中国崛起的基础。五年规划的制定过程包括了成千上万次的民主磋商,这种民主决策的质量,西方模式远远比不上。

另外,在政治方面,西方讲一人一票,中国讲选贤任能,两者可以竞争。今天是因特网和微博时代,民主变得越来越民粹,越来越游戏化,结果很难产生优秀的领导人。就领导人的素质而言,台湾媒体评论说陈水扁是“法棍”,知法犯法,自己拼命敛财;马英九则是“法匠”,从不粘锅,也不敢越雷池一步,结果什么都做不了。我真是觉得,台湾领导人的工作能力比不上上海任何一个区委书记,所以中国模式真是非常厉害的,不害怕竞争。两岸实力的此长彼消已不可逆转。台湾20来年的民主化过程也正是两岸实力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过程,两岸走向某种形式的政治安排,并最终走向某种形式的统一的大势将不可逆转。

我先后七次访问过台湾,对台湾的民主还是有一些切身体会的。有一次台湾朋友问我对台湾民主的看法,我说这使我想起了1976年大陆“批邓”运动时流传的一个政治笑话:人家对邓小平说,现在外面都在批判你。邓小平说:很好,继续批下去,直至批出真理来。如果台湾愿意,它可以继续沿着美国民主模式走下去,或者说继续碰下去,直至某一天大彻大悟,悟出真理来,再来建设真正的优质民主。

亚洲采用西方民主模式的社会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在经济落后的情况下就采用了西方模式:如菲律宾、蒙古、泰国、吉尔吉斯坦、印度等,效果都很糟。对于这类国家,我是悲观的,因为我还没有发现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一人一票而实现现代化的例子。以印度为例,1947年它的起点比中国还高一些,但现在印度与中国的差距至少20年,我们西藏自治区的各项主要指标(如人均寿命,识字率,电力覆盖率等)都超过了印度。

另一类是在经济起飞后采用西方模式的,如韩国和台湾。他们是先采用了东亚模式实现了现代化,然后再转向西方模式的。换言之,如果他们在现代化进程之初就采用西方民主模式的话,大概也就没有他们的现代化了。在基本实现现代化之后,韩国和台湾照搬了西方体制,新加坡和香港还大致维持了原来的东亚模式,现在谁发展得更好?大概还是新加坡和香港,无论是经济还是反腐,都是这样的情况。韩国民主化之后,先后陷入了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基本上是靠中国经济拉动才走出危机的。大家可以查一查台湾和韩国的民调,到现在为止,民望最高的政治人物还是蒋经国和朴正熙。

成熟的民主制度一定要有基本的国家认同,而台湾做不到这一点。

成熟的民主制度一定要有基本的国家认同,而台湾做不到这一点。

台湾民主的质量确实不敢恭维。20年民主路一路走来,首先是经济严重滑坡。台湾经济已经从亚洲四小龙之首,变成最末,现在必须靠中国大陆的经济输血。20年前,中国大陆提出两岸建立“三通”时,台湾还不屑一顾,后来是台湾更需要“三通”了。民选上来的李登辉搞“戒急用忍”,台湾失去了巨大的发展机遇。民选上来的陈水扁,8年换了7个行政院长,搞权术平衡,不是搞经济建设,台湾连续8年公共投资负数,经济急剧走衰。马英九上台后执政乏力,民调已经降到了陈水扁当年的水平,但有一点是对的,他稳定了两岸关系,加强了与大陆的经济融合,这也是台湾经济的唯一出路。台湾民主化这20来年,正好是大陆和台湾实力发生根本变化的20年,所以大陆现在很自信,你可以接待多少大陆游客,我就可以放多少游客给你。台湾民主化20年也使“台独”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台湾已经成了对大陆依赖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台独”即意味台湾经济的立刻崩溃。台湾人口和上海一样,才2300万,但已有120万台湾人在大陆生活和工作,这大概也算一种“用脚投票”吧。台湾人现在说,大陆就像是蒋经国时代,也就是一心一意搞建设,而台湾是处在“文革”时代,政治内斗不止。

台湾民主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台湾选举制度的设计,一开始就有问题。台湾领导人选举是第一轮简单多数就决定了,如果像法国那样,第一轮候选人得票过低的话,需要第二轮投票,也许可以更公正些,但有关的法律修改很难推进。此外,民主制度成熟的一个标志是辩论公共政策,而不是辩论意识形态。台湾到现在为止还未能解决“国家”认同问题,所以选举总是高度的意识形态化。苏联当是内部的国家认同也不高,所以一搞西方民主,苏联就解体了;南斯拉夫这样搞,最后也是分裂和内战。中国如果采用西方制度的话,国家认同相对较弱的西藏、新疆地区的分裂主义势力就会兴起,最终整个国家都可能四分五裂。

台湾的腐败问题也比过去更严重了,黑金渗入了选举政治。媒体在两蒋时代被叫做哈巴狗,现在被叫做疯狗,族群矛盾被故意挑起,什么“本省人”,“外省人”,“台湾人”,“中国人”等等,族群被撕裂,政府丧失对社会的整合能力。

有人说,即使台湾民主问题这么多,但多数台湾人也不愿意回到20年前。谈到东欧民主质量差的时候,一些人也会表示类似的观点。其实,这样问题太笼统了,历史倒退20年,大部分人当然不愿意,但原因很复杂,比方说,20年前还鲜有手机,多数人当然不愿意回到没有手机的时代。世界上愿意历史倒退20年大概有索马里,20年前医院、学校、邮局等还能提供服务,后来这些都没有了。还有一个是东欧的匈牙利,民调显示多数人还是觉得20年前最后一个共产党领导人卡达尔时期比现在好。匈牙利20年前我去过,20年后又去了,可以证明这一点。我们也许可以换一种方式问问题,比方说,不要问是否愿意回到20年前,而是问如果历史可以重新演绎一次,你是否愿意经历这样的变革,我估计大部人台湾人和东欧人都会选择不同方式的变革。

台湾民主的前景如何?我自己对非西方社会采用西方民主做过一个评判:即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是从希望到失望,要么是从希望到绝望。就台湾而言,我估计还是从希望到失望,甚至到更大的失望,但大概还不至于绝望。我先谈谈为什么不至于绝望。这是因为第一:台湾通过东亚模式早已基本实现了现代化,中产阶级比重比较大;第二:台湾的中国文化影响一直没有中断,只要维持最基本的政治稳定,老百姓总是吃苦耐劳,辛勤工作,整个经济不至于崩溃;第三、中国模式的影响,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中国模式拯救了台湾。经济上,中国模式带来了大陆的迅速崛起,这为台湾提供了大量的机会。政治上,中国模式通过选贤任能机制产生的领导人总体上比台湾民粹主义产生的领导人更为理性。2008年西方挑起西藏暴乱,马英九在民进党的压力下也大声呼吁要抵制北京奥运会,但大陆领导人权衡利弊,没有计较马英九的表现,而是着眼于两岸人民的长远利益,支持了马英九,也避免了两岸关系的恶化。如果双方都是民粹主义选出来的领导人,两岸关系恐怕就要陷入剧烈动荡了。

台湾民主的结构性问题

为什么台湾民主的未来还是失望呢?因为台湾民主困境主要是结构性问题造成的:

首先,成熟的民主制度一定要有基本的国家认同,而台湾做不到这一点。当一个社会的主流还是为“爱国”还是“卖国”而争执不下的时候,这个社会容易剧烈对抗。当民众对国家认同没有形成共识的时候,政客也很容易打民粹牌,煽动族群对立来获取选票。

第二、法律制度没有足够的公信力。比方说,人们不满高等法院对二颗子弹带来的陈水扁当选的裁定,红衫军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抗争等,都反映了人民对在现有司法体制内和民主体制内解决问题持怀疑态度。台湾的司法系统还没有建立起一种超越党派政治分歧的公信力。

第三、“公民文化”严重不足。“公民文化”本来是一种特定的习俗与态度,特点是尊重你的对手,尊重少数。换言之,台湾仅仅实现了选举民主,但“公民文化”仍然严重缺位,弥漫了一种可以称之为“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的气氛。“台湾人”、“爱台湾”成为一种民粹符号,政治对手的一切主张都可以被妖魔化。“抹黑”、“抹红”、“抹黄”的手段,把人性中很多黑暗的东西调动出来。大陆社会的“公民文化”则更加缺乏,从网上大量的语言暴力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所以大陆如果搞西方民主,那将是中国的灾难。

第四、美国和美国模式的过度影响。在台湾,美国势力的渗透无处不在,这影响了台湾自己的政治探索。美国模式本身面临巨大的挑战,包括资本力量对政治体制的俘获,以及“民主游戏化”等问题。而最关键的是,如李世默之前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的,西方民主的基因有缺陷,因为民主的假设,即“权利是绝对的”、“人是理性的”,我还要补充一点“程序是万能的”,现在看来都站不住脚。

台湾民主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台湾选举制度的设计,一开始就有问题。

台湾民主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台湾选举制度的设计,一开始就有问题。

台湾民主的教训

从台湾民主发展的教训中我们可以引出几点思考:

第一,我们要突破美国和西方主导的话语范式,即认为世界上只有民主与专制两种制度。这种范式是不能成立的,如果一定要用二分法来看世界上的制度,世界上只有良政(good governance)和劣政(bad governance)。良政可以是西方的制度,比如瑞士,尽管很多瑞士人还不同意,也可以是非西方的制度,比如新加坡,还有某种意义上的香港和中国大陆。劣政也可以是西方的制度和非西方制度。以我之见,世界上所谓的120个民主国家中,绝大部分是乌合之众,大概不到10个还可以算是相对成功的,如瑞士,北欧几个小国,加上德国,人口加在一起大概为1个亿多一点,也就是中国人口的13分之一。美国****的任务我看比中国还迫切,否则美国走衰的进程还会加快。每个民族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文化传统来探索,找到适合自己民情、国情的政治制度安排。

第二,台湾在两蒋时期,中国文化教育没有中断,台湾民间社会基本上还是一个温良恭谦让的社会,特别是和中国大陆相比,大陆“文革”的时候把中国文化传统破坏得太多了,现在大陆正在重建中国文化。我想如果当时台湾没有照搬美国民主模式,而是按照中国文化的逻辑去发展,再吸收一些西方制度的合理元素,台湾也许可以发展出一种高质量的咨询性民主,而不是对抗性的美式民主;一种高度务实的民主,而不是为反对而反对的西方民主。但台湾可能已经永远失去这种机会了,中国大陆还有这样的机会。

第三、关于中国模式,正如一个诺贝尔奖经济学家所说,中国人的眼光是一个世纪,为下一个世纪进行规划(planning for the next century),而采用西方模式的社会,包括台湾,一切计划都围绕着下一次的选举(planning for the next election)。中国模式的背后有自己深厚的文化积淀。在全方位开放的情况下,中国模式代表了中国文化的复兴,我们可以从中国文化中提炼出很多面向未来的东西,并和西方竞争而胜出。

以台湾为参照,可以看到中国模式的前途非常光明。20年前,台湾感觉良好,而大陆经济刚开始起飞。20年过去了,两者的实力对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陆迅速崛起,台湾迅速走衰。

中国模式的一个特点是可以制定和执行符合自己长远利益的政策,中国一系列五年规划的顺利制定和执行奠定了中国崛起的基础。五年规划的制定过程包括了成千上万次的民主磋商,这种民主决策的质量,西方模式远远比不上。

另外,在政治方面,西方讲一人一票,中国讲选贤任能,两者可以竞争。今天是因特网和微博时代,民主变得越来越民粹,越来越游戏化,结果很难产生优秀的领导人。就领导人的素质而言,台湾媒体评论说陈水扁是“法棍”,知法犯法,自己拼命敛财;马英九则是“法匠”,从不粘锅,也不敢越雷池一步,结果什么都做不了。我真是觉得,台湾领导人的工作能力比不上上海任何一个区委书记,所以中国模式真是非常厉害的,不害怕竞争。两岸实力的此长彼消已不可逆转。台湾20来年的民主化过程也正是两岸实力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过程,两岸走向某种形式的政治安排,并最终走向某种形式的统一的大势将不可逆转。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