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的一个2货。

xiaodu2908 收藏 5 155
导读:http://blog.renren.com/blog/259401815/931635813?bfrom=01020650100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七七事变。 历史课本告诉你的七七事变,可能并不是真的。 最近七七,群情汹涌,同志们又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控诉日帝国主义打响侵华第一枪,你们走运了,恰逢本人最近有空,那我也来给年轻人讲讲历史,也算是给爱国青年输送些弹药吧。 首先,真相是这样的: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

人人上看到的一个帖子,我已经被他禁言了。。。。到现在他的评论还在更新,他什么物大家自己去看吧。。。以下是文章正文。我只是喷这货乏力,望有大神能打这丫的脸。。。里面的文字我就不更换了。望大家不要误解,我只是发个链接,,,因为我没法回复他了。。。

http://blog.renren.com/blog/259401815/931635813?bfrom=01020650100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七七事变。

历史课本告诉你的七七事变,可能并不是真的。

最近七七,群情汹涌,同志们又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控诉日帝国主义打响侵华第一枪,你们走运了,恰逢本人最近有空,那我也来给年轻人讲讲历史,也算是给爱国青年输送些弹药吧。

首先,真相是这样的: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第29军严辞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第29军奋起抗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虽然这是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但鉴于我们有三个自信,不妨看看日本小兄弟是怎么诡辩的。

根据日本方面的记录:

7月7日午后7时30分,支那驻屯军第八中队在中队长清水节郎的指挥下,在龙王庙东面开始演习(演习的事情在7月4日晚上已经知会了支那方面),此前他们发现永定河河堤上大约有200名支那兵在构筑工事,而且国军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第二百一十九团的一部分士兵驻扎在卢沟桥北面大约一公里的地方并严阵以待。

午后10时30分,前半部分演习结束,各小队集中,开始进行具有假想敌的演习,大约在十分钟后,对假想敌进行了几发空炮弹射击之后,中队突然发现从背后有几发实弹射来,因为中队还在进行空炮弹射击,清水中队长马上吹响集中哨子,此时再次从铁道桥河堤方向射来十多发子弹。回顾前后,日军发现宛平城和永定河的提防上有类似于电筒的东西一明一灭,似乎这是什么暗号。

集中起来的中队马上点名,发现第一小队长的传令官志村菊次郎缺勤,旋即派出岩谷兵治曹长和内田市太郎一等兵骑马飞奔到丰台给一木清直大队长报告情况。不料,去了解决生理问题的志村二等兵二十分钟后就被发现,所以这个情况没能及时报告大队长。清水中队长带领队伍撤离现场,移动到卢沟桥东边约1.8公里的西五里店,凌晨1时抵达。

7月8日凌晨12时接到急报的一木大队长给牟田口廉也连队长打了电话,连队长命令等天亮后即和第三营长金振中进行交涉。过了凌晨2时后,一木大队长在西五里店西端和清水中队长相会,了解了第三大队的主力的情况后,于凌晨3时20分占据一文字山,等待天亮。

凌晨3时25分,龙王庙方向又响起三声枪响。骑马去丰台报告情况的岩谷兵治和内田市太郎回到演习场,因为不知道所属中队已经转移阵地而四处搜寻的他们成了支那兵狙击的对象,内田的马的右边的缰绳被射脱了。此时已经接近黎明时分,即使有一段距离也能分清敌我,正因如此,在一文字山听到枪声的一木大队长终于作出判断,支那士兵有明显的敌意。

凌晨4时,由日本方面森田撤中佐、赤藤庄次少佐、樱井德太郎少佐、寺平忠辅辅佐官、翻译两名和一个分队的护卫兵、支那方面宛平县长王冷斋、林耕宇冀察政务委员组成的日支共同调查团从北平出发,于凌晨5时左右进入宛平城并开始进行交涉。

凌晨4时20分,一木大队长再次打电话报告牟田口连队长再次遭到枪击,连队长闻讯后下达战斗许可。占领着一文字山的一木大队立即向龙王庙方向进攻。途中一木队长得知,北平市长秦德纯表示“无论是城内的樱井还是城外的29军,你们日本军喜欢攻击就攻击,讨伐就讨伐吧,随你们便”,又考虑到宛平城内仍有大量一般住民,被要求要进行攻城时要慎重考虑,遂定下不攻击宛平城的方针,转而命令向永定河提防进攻。

凌晨5时过后,大队长发现永定河提防阵地有大量支那士兵,命令开始炮击。其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森田中佐因为不知道连队长已经下达战斗许可,曾经一度中止炮击。

凌晨5时30分,在龙王庙东北方向500米附近待机的第八中队开始向国军前进。对此,国军展开激烈的射击,第三大队主力也被攻击,日军开始开枪还击,两军全面冲突终于爆发。

从日本方面提供的资料可以看出,日军当夜被弄个措手不及,可谓狼狈不堪。我们不由得发问,日支双方各执一词,这到底是为神马?让本国师带你走进科学,走进历史。

首先,我们先来给皇军洗脱嫌疑。

先从支那驻屯军说起吧。同志们可能很好奇,怎么在我们神舟大地上会有一支东夷军队?其实是因为当年义和团暴乱,拳匪上街杀洋人烧洋货为国争光(感觉很像今天的反日爱国青年,还好现在有党组织严格审核合理引导),结果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正义之师八国联军浩浩荡荡挺进清国镇压拳匪维护稳定帮助我们构建和谐社会,把清国人民朴素的反帝意识扼杀在萌芽之中。事后列强查明拳民背后有清廷撑腰,遂在辛丑条约里追加一款,允许外国在京津一带派驻军队维护治安保护侨民,而支那驻屯军正是日本政府派出的那一队。这支队伍得到三朝认可,驻扎在当地数十年一直与中国官民友好相处,想必也会按照当地特色,逢年过节就会和当地干部吃吃酒叙叙旧,去附近的天上人间保健一下。

值得一提的一点是,1936年4月17日广田(弘毅)内阁通过决议,决定给驻屯军增兵一倍(增至5600人左右)。为啥?公开出来的理由是:1、保护侨民;2、防共(当时我党势力已经进入山西)。其实还有一个没有公开理由:防止关东军南下。事实上,内阁不少成员对关东军的行动一直耿耿于怀,可以说,这是一个日本政坛内部的派系斗争。而且,驻屯军当局也的确发挥了这个作用。七七枪响,关东军司令部接报之后于8日早会是做出决定,因为苏联内乱,北方处于安全期,此时应给国民党军队还以颜色,并将派兵的事情报告参谋本部,让第十一旅等部队在山海关集结,同日十六时关东军当局发表声明『暴戾的29军在华北挑起事端,关东军对此事保持严正关注』,而且联络驻屯军当局,阐述了关东军对华强硬的意见。但据说蓄谋已久的驻屯军当局却显示出异乎寻常的冷静并加以拒绝,理由是:1、已经确立了不扩大方针;2、你们的对苏情势判断,我们驻屯军担不起这责任;3、关东军如此轻视支那问题,驻屯军当局非常担忧。关东军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那日本本土当局呢?8日早上陆军中央接到事件第一报,主张籍此机会教训国军的扩大派和对苏军备优先的不扩大派又开展了相互批评大会就差没有当场械斗,不过最后还是后者占优,午后18时42分参谋本部发出长电『防止事件扩大,避免更进一步的用兵』,这是石原莞尔力推的结果。9日凌晨2时两军达成停战协议,双方协议日军撤退到永定河东岸,国军则到西岸,日军依约撤军,但因为国军指挥系统出现问题,有人继续向日军追击,日军还击,最后折腾到中午12时左右才撤军完毕。

内阁在9日9时左右召开临时阁议,陆军大臣提议增派三个师团,但因为海军大臣米内光正的强烈反对,该提案被搁置了。

但11日中午召开五相会议之后,陆相的提议通过了,下午召开的临时阁议承认了这个计划,近卫首相也报告了天皇,政府当局也在18时发表声明,向北支增兵。

可以看出,虽然最后还是增兵,但过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根本就不是什么蓄谋已久。战后远东军事法庭的搜查也证实了此一说法,在所有的机密档案里没有找到日本政府策划芦沟桥事变的证据,而只有日本内阁对芦沟桥事变的惊奇和仓促应变的文件。同样在该法庭上,日方的辩护律师指出,天津部队司令官田代皖一郎中将当时已经患上了重病,卧病在床不能指挥,要打也应该挑个司令健康的好时机。而且支那驻屯军总人数不足6000,29军却超过7万,要打也应该多派些人过来。

即使蒋委员长在17日已经发表抗战演说,作为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的石原莞尔还是有话说(大意):“现在看来我军大有深陷支那的危险,而我们日本军在满洲威胁工人阶级祖国都不够人用,此时应该果断把全部华北军团撤至山海关附近,然后希望近卫老兄能亲赴南京和老蒋谈谈情,这事就算完了。”石原直至此时仍然主张不扩大。

而且日方的要求无非就是:1、承办祸首;2、赔偿损失;3、道歉(不过最后近卫的确怒了,内阁决定追加条款,支方再不给出个交代就要讨伐29军。)。完全把卢沟桥事件当局部事件来处理,说日军在此打响侵华第一枪纯属无稽之谈。如果真的以此为借口侵略,那还谈个毛,关东军和陆军这么积极,直接组队挥军南下不就完了?

那国民党呢?当然我相信国民党当局虽然一直在排兵布阵买枪买炮准备抗日,但也不会轻启事端,毕竟29军还没接到委员长的命令,蒋介石在22日才派代表通知宋哲元同志奋起抗日,不要再做任何妥协。

唯一的嫌疑,还是在野党。

时间回到1935年,共产国际三大召开,会议宣布,西欧的德国和东洋的日本是我们的首要目标,应该号召世界人民结成共同战线。不久,《八一宣言》发出。《八一宣言》全名为《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是1935年8月1日王明依第三国际指示,自莫斯科以中国共产党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的名义所发表的一篇宣言,内容主旨是要求停止内战,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共同对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可以看出,最热衷于日军和国军打仗的就是红色势力,三国志嘛。

其次,29军里布满了党的优秀干部。副参谋长张克侠、参谋处的肖明、情报处长靖任秋、军训团大队长冯洪国、旅长何基洋、营长金振中等等统统都是党的英雄儿女,这些还只是已经浮出水面的。

更有意思的是牟田口廉也连队长要求进行交涉的对象、指责日军借口士兵失踪要求入城不开门就开打的,正是营长金振中。他的回忆有些地方非常有意思,与诸君分享:

“7月7日……是一个夜色漆黑的雨夜” 但根据日本方面的记载,当晚天气为“晴”。相同的记载支那方面也有,根据秦郁彦教授发掘到的《北平新闻》的记载,7日为“晴”,8日为“阴”。

“7月7日听到了‘隆隆的坦克声’和‘激烈的枪炮声’”。而实际上,日军炮兵部队赶到当地是8日凌晨3点20分,而坦克部队增援到达则是在7月10日左右。

“夜里10时许,忽然听到日军演习营地方想起一阵枪声。少顷……日方说他们的一名演习兵被宛平城内的中国军队捉去了,他们要进城搜查……”同志们看出问题了吧?这段证词疑点重重。少顷是多久?虽然枪声时间和日方记录吻合,但一木大队长接到快报时已经是凌晨12时,两个小时是少顷吗?而且一木还打电话报告牟田口连队长,最后连队长才决定等天亮后找金振中交涉,注意,是等天亮后。最大的疑点其实是这个:驻屯军找29军交涉的首要原因是冷枪,其次才是士兵缺勤,为什么金同志对前者只字不提?

抗日救国心切的张克侠同志就更有意思了,制定了以攻为守的作战计划,准备将10万29军编成几个集团,划分天津、北平、察哈尔三个战区,消灭战区内的日军,并剑指山海关,把华北的日军一举击破。这个战略构想得到北方局的同意之后,即向宋哲元军长报告,宋也同意了这个计划,命令张从速准备。宋哲元随后以华北的日军作为假想敌举行军事训练,在5月6月频繁演习。值得一提的是,解放后,上级领导要求张克侠同志交还这个指示文件的原件。

当然,最有行为艺术感的可能是在野党。驻屯军和29军拂晓时段才全面冲突,两边还糊里糊涂不明真相(尤其是日方),那个还躲在山沟沟的在野党却装模作样迫不及待白天就通电全国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号召人民群众筑起血的长城,喜出望外幸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那时候还没有微勃和CCAV,他们怎么知道得这么快?还不是精心策划蓄谋已久的?

把金振中的证词和在野党的通电联合来看,有些很神奇的事情发生。虽然金振中主张事件发生在7月7日,但根据他的后续描述,无论是从天气来讲还是军事行动发生时间来讲,他回忆的却是7月8日的情况,为什么?为什么金对7月7日这么执着?可能是因为,如果冲突发生在7日晚上,那党在第二天白天发布的通电,就不那么突兀了。如果金正是当夜向驻屯军放枪的幕后黑手之一,那7日就的确对金具有特别的意义了。有没有这种可能性?金振中等人接到命令于七七当晚向演习中的日军放枪,计划挑起事端,但始料未及的是日军一直隐忍到拂晓后才动手,因为不能及时联络总部,所以通电就显得异常诡异、带有先知性质。不过同样始料未及的是日军竟然派人进行交涉,除了抗议放枪之外还提到有士兵失踪,于是将计就计,事后编造了那个家喻户晓的拒开城门就开打的故事。这个猜想供同志们批判。

战后还有一些猎奇消息,二战后加入了支共军队的葛西纯一同志回忆道,军中派发的《战士政治课本》提到,那是由一支受到刘少奇指挥的队伍干的。但秦郁彦教授指出,因为没有出示证物,这不能当作事实。当然,正义感爆棚的羊城晚报也出来辟谣了,“共产党阴谋论荒唐滑稽。的确,《战士政治读本》是如此记载,但那是中国特色的宣传战。”不评论。

另外也有消息称,86年9月出版的《北京地区抗战史料》也指出是刘少奇接到陕北传自莫斯科的命令,下令张克侠两边打枪挑起的。

7月22日的北平也发生了一件怪事,当天日支双方都听到两军的中间地带爆发出一阵阵的“枪声”。于是他们互相打电话指责对方使事态升级,一查,才发现当天双方都没有开火,于是双方派出便衣一起到现场侦察,这才发现一群男女学生在野地上放鞭炮。学生是谁的人?

看完以上内容,同志们觉得谁嫌疑最大?

可能有人会问为何国共两党异口同声指责日军诡称士兵失踪,其实不妨看看七七事件后发生了什么:

7月13日,大红门事件,11日停战协议缔结后,支那兵仍然引爆北京大红门的日军军用车,造成四名日本兵死亡。

7月25日,廊坊事件,自从卢沟桥事件以来,国军就经常切断日军的军用电线,所以日军需要修理电线。日军的修理团午后4时半到达廊坊,和当地国军交涉完毕后才开始修理,但当晚修理电线的日军受到国军的攻击,双方又继续交战。

7月26日,广安门事件,支那驻屯军接到进入北平保护侨民的任务,由26辆军用卡车把他们运进北平,事前松井特务机关长已经通知了秦德纯市长并获得了他的允诺,怎料部队通过了大约三分之二,守军突然又扔手榴弹又开机枪扫射。这次,驻屯军当局也怒了『罔顾停战协议、屡次挑战我军,我军隐忍反遭欺瞒侮辱,岂有此理,不可饶恕』并劝告为了让北平免遭战火,你们支那军马上从北平撤退,后来国军也的确撤出北平了(顺带一提这个时候中国人民好朋友石原同学也怒了:派派派!!!)。

7月29日,通州事件,这个故事就像南京大谎言在我们中国一样,在日本街知巷闻。27日日军展开行动,正午时击溃通州宝通寺附近国军,但不幸的是关东军空军轰炸时不慎向冀东保安队干部训练营也扔了两颗,当场炸死数名保安队员。日方马上派出细木繁特务机关长又解释又慰问又赔偿,但没办法,保安队的大佬张庆余和张砚田受到了中国特色战时宣传的影响,听信什么“29军重创卢沟桥日军”“夺回丰台廊坊”“蒋委员长将带领29军大举攻击冀东、屠杀伪都通州、把汉奸殷汝耕捉来祭旗”,和29军秘密接触,密谋造日本人的反。29日凌晨集结关闭城门切断通信手段(手法有点熟),首先抓捕汉奸殷汝耕,然后团灭日本守备队,最后,展开针对平民的大屠杀、掠夺、强奸。据统计,300多名日侨有超过200名日侨阵亡,我军将士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杀,立下赫赫战功并得到委员长嘉奖,而且手法极其残忍惨不忍睹,有上身被捅成蜂巢的男性、有阴道被刀捅的女性,获悉此事之后连日本共产党都发文直斥支那军鬼畜,日本能不沸腾吗?而且同志们不用怀疑,通州事件绝对是南京事件的创作灵感之一,而且已经被人扒出,某张所谓的证据照片正是通州事件的历史照片。

8月9日,大山事件,驻扎在上海的海军陆战队队员大山勇夫和斋藤要藏同志喝醉了之后开车闯入虹桥机场,被国军士兵击毙。虽然事后国府机智地诡称日本鬼子寻衅滋事掏枪射死人在先,但在10日进行的共同调查却发现两名日军干部头部腹部被射成蜂窝,大山兄身中三十多发,而且头部腹部还有大量锐器和钝器造成的伤痕,死后还被奸尸。而且老规矩,手表、靴、钱包等贵重品通通被拿走,弘扬了拳匪的优良传统(剧透一下,当然也像当年拳匪杀日本公使一样,案件被侦破)。轿车前挡风玻璃被打得粉碎,车体中了几十枪机关枪。那个所谓被大山和斋藤首先打死的中国兵尸体也是破绽百出,尸体身上有捆绑痕迹(难道大山和斋藤和他玩起了sm?),而且该中国兵的死因是背后被两发达姆弹击中,达姆弹是步枪的子弹,而当时大山没有携带武器,斋藤身上有武器,但只有一支手枪。调查到这里,但凡有点头脑的都知道又是腐朽黑暗的国民党在捣蛋。当然国军将领郭汝瑰事后的回忆也证实了这个情况,大山和斋藤的确是国军谋杀的,为了掩盖事实,特地从监狱里捉来死囚毙了然后套上保安服扔在现场。同日,上海各国领事团请求开会,日本总领事本来坚决不去,再三邀请后才参加,日本代表可能都心淡了,这次没有要求惩办祸首,只是叫中国保安队一次性地撤出国际租界和法国特权区。英美等列强随后向上海市长表示,希望双方不要在上海开打。当日日本阁议上海军要求陆军派兵,陆军也同意了,但海军的长谷川清中将通知国际租界内的海军司令部,命令维持稳定,所以那天海军陆战队并没有得到登陆的命令。

8月11日,上海市长给日本领事打电话,说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感到不安的日本当局在当天晚上让一支陆战队上岸。

8月12日,天还没亮,国军87师和88师大约3万人把国际共同租界的日本人区域包围,日本当局让同志们报个数,靠,发现自己的兵力加起来才不过5千,马上再次请来国际委员会要求国军撤退。并且打电报回日本搬救兵,结果晚上东京当局回电『即使现在开始动员也至少要花两周,尽量别让战斗扩大』。

8月13日,这天发生的就是震惊中外的第二次上海事变了,早上十点半左右,商务印书馆附近的国军突然猛射日军阵地,至此,即使双方没有宣战,也没有人会怀疑第二次日支战争已经全面爆发。

看完这些之后就会明白为什么国民党也不愿意提枪响的事情了,现在说日本人七七闹事还可以勉强称七七已经开打,后续的行动合情合理,但如果被指出七七其实也是自己的人开枪闹事,那惨了,别人一梳理下来就会发现:你特么这不是自己主动找打吗?

之后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


正如朝鲜战争的赢家不是当事双方而是苏联,第二次日支战争的赢家也不是当事双方,而是以苏联为首的红色势力。回首这段往事真是唏嘘不已,第二次世界大战绝对是人类史上最大的胡闹之一。所幸的是数十年后档案等资料逐渐公开,真相也逐渐明朗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新检视那些战后由胜利者主导编写的历史。我没有什么奢望,唯一的奢望就是人们能够吸取历史教训。

=================================================

最后要补充的一点是上述绝大部分内容并非原创,倒不是因为担心担不起这责,只是觉得我大量引用却不注明出处,感觉就像在下山摘桃子。上述内容主要参考自:

1、日语维基百科。我相信看一看外语的历史资料会对大家学习历史有帮助,就拿这次看过的几个词条来看,和中文维基百科比起来,日语维基百科真的做得很出色。

2、冯学荣先生的《日本为什么侵华》。该书引用材料非常丰富,可以看出作者阅史无数,功底扎实,比较遗憾的是很多作者自己的思考我都不同意。

3、黄文雄老兄的《中日战争》。不多说,搞得到就是你的本事了。

4、牛乐吼教授的《西方列强为啥老打中国》。教授真的非常厉害,学贯中西博古通今,还特别风趣幽默,我本来准备直接引用他的精华片段的,但由于太多限制级内容,最后还是没有完整引用,而是拆分在文章的各处,希望他老人家知道后不要杀我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