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模仿者:海上战略与旧日本帝国的兴衰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24 1966
导读:东北亚全图。琉球向南延伸的群岛链构成一个长长的新月形地带,靠近亚洲大陆最大的陆地国家中国的东侧;由亚洲大陆延伸出来的朝鲜半岛突出在外,犹如一把刺向日本心脏的匕首。几个世纪以来,正是这些亘古不变的地缘特征左右着中、日、朝三个国家间的关系以及它们之间爆发的战争。(现代舰船) 旧日本帝国创造了近代史上“太平洋奇迹”,打败了古老的清帝国和俄罗斯帝国,但又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轰然倒塌。它无疑是最好的模仿者,但最终未能重复模仿对象的辉煌。 这是世界近代史上最吊诡的情节之一:一个被乔治·凯南称为拥有“与英国

失落的模仿者:海上战略与旧日本帝国的兴衰

东北亚全图。琉球向南延伸的群岛链构成一个长长的新月形地带,靠近亚洲大陆最大的陆地国家中国的东侧;由亚洲大陆延伸出来的朝鲜半岛突出在外,犹如一把刺向日本心脏的匕首。几个世纪以来,正是这些亘古不变的地缘特征左右着中、日、朝三个国家间的关系以及它们之间爆发的战争。(现代舰船)

旧日本帝国创造了近代史上“太平洋奇迹”,打败了古老的清帝国和俄罗斯帝国,但又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轰然倒塌。它无疑是最好的模仿者,但最终未能重复模仿对象的辉煌。

这是世界近代史上最吊诡的情节之一:一个被乔治·凯南称为拥有“与英国在大西洋地理位置相同特质”的欧亚大陆“滨外岛”(Off-shore Island),决意采取与伦敦相同的路线来发展其国家力量。它从英国引进包括实体军舰、造船术、训练体制和海军兵学校宿舍赤炼瓦(红砖)在内的各项器物制度,建军不过二十余年,就在海战中击败传统上的亚洲霸主清帝国,“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就令全亚洲以中国为中心的秩序就此倒转”。紧接着它又与英国结盟,冒险攻击了占据欧亚大陆心脏地带(Heartland)、拥有世界第三大舰队的俄罗斯帝国,在一场漫长的攻坚行动(旅顺攻围战)和一次特拉法尔加式的奇迹胜利(对马海战)中歼灭并俘获了对手的18艘战列舰,迫使这个被麦金德视为“世界帝国在望”的庞然大物吐出其相当一部分扩张果实。而在取代俄国成为世界第三大海军强国之后,日本迅速填补了豪斯霍弗(Karl Haushofer)所言的“北太平洋大真空”,在华盛顿会议上被欧美强国承认为全太平洋的主要控制者和世界强国之一。

然而这一在不到60年时间里创造的“太平洋奇迹”,从巅峰走向崩溃甚至只用了不到4年的时间。1941年12月开始向头号海上强国美国挑战时,日本可资依靠的包括世界第三大舰队、训练有素且富于攻击性的航母特混舰队(也许是当时的世界第一)、经营多年的中太平洋基地体系和专注一个战区的地理优势,战争初期也一度令美方节节败退、无力招架。但这一切在1942年夏天开始逆转,东京突然发现它正在经历的是一场前所未见的总体战争(Total War),不列颠帝国的历史范例和日清、日俄战争的经验对此完全无能为力。到1945年夏天宣告无条件投降时,日本不独丧失了辛苦养成的大海军,本土也从1867年以来第一次面临跨海入侵的威胁,宣告海上力量建设彻底失败。

可以把旧日本帝国海上力量的发展之路概括为“模仿战略”:最初40年,它以英国为师,不仅在军舰购造、海军教育体制和海战理论方面统统学习英国,其关注大陆事务、竭力避免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国出现的政策,也与英国塑造欧洲均势的手法颇有相似之处;至于日本在亚洲大陆的特殊地位以及“二战”爆发后倡导的“大东亚共荣圈”,则是对美国先借“门罗主义”建立区域霸权、随后以之为基础追求世界强国地位的学习。然而这种亦步亦趋的效仿在全新的历史背景下产生了意外的效果:在亚洲大陆,日本并没有成为如英国一般的离岸制衡者(Off-shore Balancer),而是因为独占性优势的诱惑、深深卷入大陆利益的争夺,结果不独分散了海洋能力提升所需的战略资源,还激起美国这一外围强国的敌意。而日美两国因为经济形态、历史传统、核心利益乃至种族亲缘方面的巨大差异,已经没有可能像19世纪的英国和美国一样结成战略同盟并实现权益让渡。当日本在完全陌生的战略环境中,指望靠模仿战略再度搏得一场“对马式胜利”时,失败的种子已经悄然埋下—战略毕竟是一种艺术而非匠艺。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