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首次参加国防部记者会 关注徐才厚案和航母

路透社记者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

外媒首次参加国防部记者会 关注徐才厚案和航母

美联社记者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

外媒首次参加国防部记者会 关注徐才厚案和航母

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

外媒首次参加国防部记者会 关注徐才厚案和航母

日本《朝日新闻》记者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

人民网北京8月1日电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建军87周年之际,昨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有些不同以往。5位外媒记者参会,4人获得提问机会,国防部例行记者会首次向外媒开放被各界高度关注。外媒记者关注的问题则集中围绕在解放军从严治军、装备战斗力等中国军队热点问题,以及双边军事焦点问题上。例如,徐才厚案、辽宁舰作战能力、中印中日军事关系等。

外媒首次参会获高比例提问中国军队越来越开放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国防部例行记者会首次向外国记者开放。”昨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大校直言当日记者会的“特殊性”。而对于记者会为什么向外媒开放,耿雁生则表示,“希望参加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有助于你们在华的涉军报道,也希望你们能够帮助世界更加客观、真实地认识中国和中国军队。”

据了解,首批受邀参加记者会的共有8家外媒记者,分别来自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俄罗斯塔斯社、日本《朝日新闻》、印度报业托拉斯、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新加坡《联合早报》。当天共有5位外媒记者出席记者会,另3位因故缺席。美联社等4家外媒记者获得了现场向新闻发言人提问的机会,占出席外媒记者的80%,比例颇高。

这是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制度自2011年4月建立以来,首次对外国媒体记者开放。耿雁生在会后受访时表示,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从例行记者会制度建立的那一天起,我们这个团队就是瞄着向国内外媒体开放这一目标的。”军事专家王新俊也指出,这说明我们的军队越来越开放透明,对外开放的步子越迈越大。

关注中国军队反腐询问徐才厚和谷俊山案具体进展

当天的记者会持续80分钟。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共回答了18个问题,其中4个由外媒记者提问。

“徐才厚和谷俊山这两个案子有没有具体进展?他们两个人具体犯的罪有哪些?预计什么时候会接受军事法庭审判?还有他们两个被关在什么地方?”军队反腐是中国军队近期的热点话题,在外界看来也是一个敏感话题。第5个获得提问机会的路透社记者,用流利的中文向发言人提出了这一问题。

对此,耿雁生表示,中央决定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这体现了党中央从严治党、从严治军的鲜明态度,表明了我们坚决反对腐败、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对于端正部队风气、提振军心士气、维护人民军队形象有着重要意义。

他强调,全军官兵坚决拥护党中央正确决定,坚决贯彻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扎实推进部队全面建设,努力实现强军目标。他同时表示,今年3月31日,军事检察院对谷俊山依法提起公诉,该案目前正在审理过程中。

中国航母依然是焦点美国记者关注辽宁号战斗力

2011年7月27日,中国国防部首次披露,中国正在利用一艘废旧的航空母舰平台进行改造,用于科研试验和训练。此后,中国航母相关话题备受关注,成为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最多的热点问题。

在“再次感谢”中国国防部邀请参加记者会后,美联社记者提问说:“请介绍一下‘辽宁舰’的近况?它什么时候能够完全具备作战能力?”

“‘辽宁舰’的情况我也非常关注。”耿雁生对美联社记者的好奇表示有同感,不过他指出,“很遗憾,目前没有进一步信息可供披露。”

最近一次提及航母相关问题的记者会是在3月份。在3月27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在两次提问中涉及航母问题。

一个问题是中国新型导弹驱逐舰“昆明舰”是否会成为航母编队成员。有记者问,中国052D型导弹驱逐舰首舰部署在南海,是否表明与未来中国航母在南海的海试和后续部署有关?该舰是否会成为航母编队成员?对此,耿雁生表示,关于该舰的具体部署、编配使用情况,将由所担负的任务来确定。

另一个问题是记者请军方证实,中国第二艘航母也就是国产第一艘航母是否会在江南造船厂生产。耿雁生回应称,“关于航母问题,目前没有可供发布的信息。”

周边军事关系受关注印度、日本记者问两国军情

来自印度报业托拉斯、日本《朝日新闻》的记者显然更关心中国与自己国家有关的军事问题。

“在印度媒体中,从去年以来就时常有一些关于中国军队在中印边境地区实控线入侵印方一侧的报道,双方一线部队是如何解决这些分歧所产生的摩擦的?第二个问题,中印两国去年签署了《边防合作协议》,在操作层面,这个协议是如何得到实施的?第三个问题,两国军队总部之间据说要建立热线,请问这个热线现在的进展如何?” 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一连向耿雁生抛出了3个中印军事关系问题。

耿雁生对此一一作答。他表示,我们愿同印方一道,共同致力于维护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中印双方对实控线的理解不一致,去年双方在边境地区发生了一些事件,通过对话协商已经得到妥善解决。今年,戚建国副总参谋长访印和印度军队参委会主席兼陆军参谋长辛格上将访华期间,双方就落实《边防合作协议》进行了深入探讨。其中,关于两军总部间建立热线电话事宜,双方就此保持着密切沟通。

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提问前,也“非常感谢”中国军方对外媒开放记者会。她的提问则让中方证实,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后,是否设立了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该记者还称,“有人说,设立东海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目的是为了综合运用防空识别区对抗日本”,并要求发言人对此评论。

耿雁生回应说,关于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我们已经对外发布了足够的信息。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的必然要求。我军在这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决定,下一步我们要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适时深化改革,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联合作战指挥体系改革之路。

最后,耿雁生铿锵有力地强调,中国军队会始终保持高度的戒备状态,随时履行国家赋予我们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