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USSR永恒 收藏 1 386
导读:那一年,他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奥地利下士,也没有留起后来标志性的小胡子。也许是因为漫长看不见尽头的堑壕战,他的眼神疲惫、忧郁,丝毫没有后来的犀利和凶狠。也许,他的脑海中已经掀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波涛,他的心中已经燃起了的不可名状的复仇之火。可是,那一年,这一切都被这个疲惫的眼神所掩盖…… 那一年,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被捕了。对于这个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布尔什维克来说,西伯利亚的寒风、恐怖的石牢铁窗、冰冷的手铐脚镣都算不了什么。在入狱例行的拍照取证中,他甚至还露出了一丝不明显,以后也很少能看到的微笑。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奥地利下士,也没有留起后来标志性的小胡子。也许是因为漫长看不见尽头的堑壕战,他的眼神疲惫、忧郁,丝毫没有后来的犀利和凶狠。也许,他的脑海中已经掀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波涛,他的心中已经燃起了的不可名状的复仇之火。可是,那一年,这一切都被这个疲惫的眼神所掩盖……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被捕了。对于这个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布尔什维克来说,西伯利亚的寒风、恐怖的石牢铁窗、冰冷的手铐脚镣都算不了什么。在入狱例行的拍照取证中,他甚至还露出了一丝不明显,以后也很少能看到的微笑。他已经预见到未来的胜利了吗?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刚从军校毕业,加入了皇家骠骑兵团,他家境富裕、衣食无忧、相貌堂堂、能力出众。他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美好的前途正在向他招手。可是他能想到自己将来竟然会向企鹅一样体态臃肿、步履蹒跚?而且还要带着同样臃肿、步履蹒跚的帝国走向日暮……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还只是个记者、编辑。见到他的人会觉得此人缺乏教养、粗鲁好斗,不过似乎口才不错,不过没人会想到他以后做出的事情会给历史蒙上如此沉重的阴影。当然,他可不愿甘心干这份只够糊口的工作。复兴罗马的愿望、个人的野心早就已经交织在了一起,他甚至已经幻想站在罗马的“祖国祭坛”,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大声高喊他的名字,向他敬礼。不过显然他只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像蝙蝠一样倒吊在米兰的广场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是“飞行器上的好小伙”。他立志要为“红男爵”报仇,也许已经暗暗立下誓言,要让铁十字征服蓝天。可惜,后来,贪婪、野心、偏执……这些都像他的肚子一样无限地膨胀,直至最后毁灭了整个国家和他自己。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他家境贫寒,家里其他的6个兄弟都没有受高等教育,他进军校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免费”,好在那所军校名叫“西点”。不过他当时想不了那么多。大洋彼岸的欧洲战云密布,可是美洲大陆看似风平浪静。“我到底有没有用武之地呢?最好到退休的时候能混到个准将当当吧……”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是沙俄骑兵的一名普通下士,出身贫寒,一家四口挤在一间小木屋。打仗却异常勇敢,还活捉过一名德国军官。有人说他性子很急,脾气也不太好,但是他不在乎。他不愿意再像父亲一样一辈子做鞋匠,也不愿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每天起早贪黑,没命般地干农活。早在毛皮作坊里当学徒时,他就晚上不休息,挑灯看书。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他要做一只俄罗斯草原上的雄鹰!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准备报考军校,身材高大、聪明勇敢的他对军校生活十分向往。参加过1870年战争的父亲从小就向他灌输爱国主义思想。“放心吧父亲,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训德国佬,把我们的阿尔萨斯、洛林夺回来,让他们永远不敢跨过边境线一步!”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刚从海军学校毕业,随即参加了日俄海战,人生的“战争初体验”给了他当头一棒:身负重伤、两根手指被炸飞。不过成长于武士家庭的他把这个看做一次普通的“试炼”而已。尽管在等级森严的军队,他似乎还看不到自己的出头之日,但是争强好胜、目光敏锐的他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大洋彼岸——“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进了西点军校。他是有名的运动健将,棒球、骑马、拳击样样在行,什么都不服输。“美国人喜爱赢家,而且容不下输家。”他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上。真正的男人就要去当骑兵!身材魁梧的他果真成了名骑兵军官,未来还有钢铁战马在等待着他。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文质彬彬、才华出众的他年纪轻轻就出任了海军助理部长。哈佛大学的高材生以无可挑剔的能力、出色的业绩使他深得赏识。前程似锦都不足以形容他,可是他并不知道,一场人生最大的考验正在等着他……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右边的那个)

那一年,他已是沙俄军队的连长。在他的父亲看来,子承父业做一个神职人员才是正当的职业。不过毕竟出身和普通武夫不同,他眼神中流露出的灵动、足智多谋,使他后来走上了与大多数同僚完全不同的道路。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只是个中尉,作战勇敢付过伤得过勋章,不过好像没有展露出很高的军事才华。其实和军中那些容克“冯”们相比,他没什么显赫的背景,父亲只是个中学教师,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但是他是个爱动脑的人。一战枯燥残酷的堑壕战限制了他的发挥,不知他是否知道一个叫“撒哈拉”的地方才是他真正发挥的舞台,而堑壕对面一种正在秘密研制的叫“水柜”的东西,才是他的称心武器?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这个出身军人家庭的帅小伙刚从军校毕业,综合成绩是该校有史以来最棒的一个。“我最早的记忆就是军号声!”年轻的少尉踌躇满志,要给这个国家的军事史写上辉煌的一页。当然他不怎么也猜不到最后的结局,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面对一个错误的对手后的黯然离去。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还是学生,却胸怀家国天下,战胜国却遭此不公待遇,他领导学生们发出抗争的吼声,在那次运动中,他找到自已的人生方向和相伴一生的至爱。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荣升省宪兵司令兼省警务处长,按理来说光宗耀祖、好不威风,可是他却眉头紧锁,丝毫没有“地方大员”的威风。“我少年从军,历经辛亥、讨袁、护法……可是国家依旧四分五裂,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出路究竟何在?”困惑中的他不知道,一种新的思想正在向他招手,很快他就抛开现在的一切,漂洋过海,演绎近代的“求取真经”,并为之奋斗终身。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刚走出军校,成绩并不突出,为人谨慎加上没有什么显赫的背景,使得他升迁之路不顺,以下级军官的身份走进了残酷的法国战场。在疯狂的马克沁面前,大英帝国那些如同检阅般走向敌人的勇士,像被收割了的麦子般倒下。他自己也身负重伤。在被担架抬回后方医院的路上,也许他的脑子里还在回荡着战友和部下们的哀号。“不不,如果以后让我指挥部队,我一定不能蛮干,不能让我的兄弟们这样白白送死!”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和他后来同时代的名将们已经在战场扬刀跃马、英勇杀敌了,这个苦孩子却还在工厂里一天十几个小时地干活。由于家境贫寒,12岁就不得不过早辍学,告别父母离开家乡,只身一人前往首都彼得堡谋生。他干上了一份专门为沙皇军官制作刺马针的苦工,他憧憬着自己将来有朝一日能穿上马靴,带上刺马针去驰骋疆场建功立业。然而就这点念想都维持不了多久,工厂倒闭,17岁的他失业了 “我还年轻,我不能就这样虚度光阴!”带着仅有的一点衣物,他准备去投奔当水兵的兄弟,他们所在的地方,叫喀琅施塔德……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工作环境——潜艇部队,这个活当然不轻松。在那个推崇巨舰大炮的年代,作为海军学院的高材生,他更希望能够到战列舰上服役,不过显然时机还不成熟。“干一行就得爱一行”,他干脆苦心钻研潜艇,他提倡柴油动力潜艇,因为还能讲德语——他在德克萨斯一个讲德语的移民社区中长大,这使得他获得了整个夏天呆在德国参观主要柴油机工厂的机会。他在这个任务中表现出来的刻苦努力是能力出众的热心军官的典范:他脱去外套、卷起袖子,参与了这个国家每个重要柴油机工厂的工作。他在工厂与员工交谈、吃饭、睡觉。如果不是后来海军另一项**性的突破,也许他真的要成为另一个邓尼茨了。不过,显然历史没有按照他的既设方向前进,而是给了他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选择……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和其他后来的名将一样投身一战战场,作为骑兵指挥官,他对“速度”、“迂回”、“突击”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和狂热。出身军事世家的他爱动脑子,“谁说我们德国人都是死脑筋?”他一直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摆脱极其僵化的堑壕+机枪+铁丝网的阵地战模式,正当他苦思冥想之时,索姆河对岸冲来的钢铁怪物却给了他最好的启发……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作为陆军的精英分子被外派到欧洲做武官,在巴登巴登的温泉,他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给“三羽乌”们放哨站岗,顺便给最老资格的永田点烟。其实他如果就这样一直做个小参谋或者跟班的话,也许最后的结局还会好一点,但是他的狂热和妄自尊大一点不逊色于另三人,他在等待着时机,历史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吗?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这个出生在北冰洋地区的毛头小伙子选择了大海作为他一生的伴侣。尽管他的祖国海军还很弱小,尽管强敌环伺、干涉不断,但是他毫无畏惧、迎着刺骨寒风走上甲板,从那一刻起,“我的整个生命和红海军紧密联系着,我年轻时做了这个选择,并且永不后悔!”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刚完成了军事学院的深造,就迎来了一战,出生军人世家的他对战争终于有了直观的理解——转战法国、俄国,两次负伤,最终转为了参谋人员。在这里他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岗位。从此德国少了个勇猛冲杀的猛将,多了个运筹帷幄,指挥从容却又不失冒险精神的智囊。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作为参谋跟随部队赴法参战。他不是西点生,家里也没什么背景。他受高年级同学欺负,加入部队后还遭到西点“精英”的排挤。但是逆境造就了他坚韧不拔、勇气过人的性格。他对自己的上级尊敬有加,办事严谨一丝不苟的他也深得其赏识,最终将给他的事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生活对于这个花样少年来说过于残酷了一点。父亲工伤病故,家境剧变。母亲担起养家的重担,从袜厂揽些零活,没日没夜地干,勉强维持生计。大姐到纸厂做工,挣几文钱贴补家用。这期间二姐又不幸病逝。尽管生活异常艰难,母亲仍坚持让儿子继续上学。不久连母亲都积劳成疾,再也无力干活了。他只好辍学,当过工人,做过石匠学徒。可是他不愿就此度过一生,也许参军报国才是改变命运,但是后来他的名字将响彻祖国!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皇家海军学院毕业,到一艘战列舰上服役。他是真正的贵族出身,父系母系都有王室血统,外形也十分俊朗。不过他并没有成为“温室里的花朵”,良好的家庭出身和教育使得他头脑冷静,办事也很得力。对前途充满信心的他自然认为大有可为。奈何帝国大厦将倾,纵有天纵奇才也只能眼睁睁伴随他日暮西山……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投身行伍,苦出身的他务过农,做过矿工。他性如烈火、疾恶如仇,最见不得恶霸欺负百姓。当兵以后也不愿和军阀同流合污,还为自己的士兵争取粮饷。“老百姓的日子为什么过得这么苦,仗为什么没完没了……”直肠子的他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他知道,为穷人打仗的队伍才是好队伍。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进入讲武堂学习,立志报效国家。年轻人相貌堂堂,文韬武略兼备还精于剑术。“学成之后你准备去哪里?”“当然是追随孙先生!”不久,他果然怀着一腔热血和难能可贵的清醒的头脑参与到了**的浪潮中。不过他不知道,未来真正为之奋斗一生的思想还在前方等着他……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走出了传说中的西点,和他那些傲气的同学相比,他要内敛许多,由于成绩也不突出,他只能从基层部队一点点慢慢升值。奇怪的是,作为一名军人,他似乎并不喜欢战争,反倒擅长与人斡旋,总之温文尔雅的他颇有儒将之风,只是在强人辈出的军界,他能出人头地吗?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左面那位)

那一年,17岁的时候他终于可以加入军队了,本来想去海军,可是当时海军不收戴眼镜的人,好在,托关系走后门加入陆军。他下决心一定要在部队取得成绩。凭着他顽强的毅力,他忍受着冰冷的军营房屋,吃着难以下咽的饭菜,极力完成各种残酷的军事训练,他天天梦想着上战场杀敌,获得勋章,得到晋升。但是他并没有如愿,都没来得及上战场,就传来了战败的消息。看到这个身材瘦弱,一脸沮丧的年轻人,谁又能想到未来他手上会沾染几百万人的鲜血呢?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怀着为天皇建功立勋的迫切心情,他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面对这个庞大却犹如一盘散沙的国家,他的眼镜片后放射出了贪婪的目光。他办事果断、坚忍又富有协调能力,他决心先做一个中国通,再一步步蚕食掉这个看似虚弱的庞然大物。他的阴谋能得逞吗?

那一年的他们——二战名人们的青葱岁月

那一年,他投身军旅,与同伍的粗莽武夫不同,他高大英武,且颇有“沉毅之气”,难得的是还受过较高水平的教育,可是他“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毅然投笔从戎报效国家。由于表现突出,他很快被送入军官教导团深造,出色的文化底子加上刻苦勤奋,使他很快出人头地。“一定是个将才”他的上级,上级的上级都这么夸他,但是可能连他们都没有想到过这个出身齐鲁大地的青年,竟拥有燕赵死士般的慷慨激昂。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