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钓鱼岛系列》之三:日本人强占钓鱼岛的来源与依据

我吃地三鲜 收藏 25 44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周发了第二弹,关于中外地图上,钓鱼岛的标注。

在这些中外地图上,清楚的标注着,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

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但为什么日本会反复强调钓鱼岛是日本的呢?

如果是毫无理由的争抢,肯定是站不住脚的。所以,日本人肯定也有研究,也有他的理论依据。如此才能称之为“领土争议”。

那日本有什么理由和依据呢?

本文就此情况,分析一二。

(恐怕日狗们要兴奋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做大事,尤其是战斗分析,必须要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日本离钓鱼岛很远,通过大陆架的言论,肯定是不行的。那他要怎么为自己辩护呢?

沿着海岸线,日本人找到了琉球!

为了永久性地占有中国的固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本治下的琉球政府和日本外务省于1970 年9 月17 日和1972 年3 月8 日先后发表了《关于尖阁列岛的领土权》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和《关于尖阁列岛所有权问题的基本见解》(以下简称“见解”)。

“声明”和“见解”发表后,成为历届日本政府声称拥有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土主权的主要论据,也是日本政府历次官方发言人与中国政府交涉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问题的重要依据;

日本现任政府领导人仍旧以此为依据,坚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日本的固有领土”,在此问题上“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这就是日本人自主创造的一张牌,一份“历史依据”!

这声“声明”和“见解”是怎么说的呢?我摘略有四个重点。

(1)“尖阁列岛”诸岛虽有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诸名称,但在冲绳,有人分别叫钓鱼台、黄尾屿为Yukun、Kubashima。而赤尾屿因距久米岛近,故又叫久米赤岛。此外,也有人叫久场岛作Tiausu(岛)、鱼钓岛为和平山。据此可知,“尖阁列岛”各岛之名称,虽被各种文献记载,其名称皆因人而异。直到明治二十八年(1895),“尖阁列岛”并非属于任何国家所有。换言之,该列岛是国际法中所说的“无主土地”。

14 世纪以来,琉球和中国有关“尖阁列岛”的各种文献,没有一种表明“尖阁列岛”是中国领土,这类文献无非把列岛当作航海标志,仅在航海日志和航海图中,约略提示,或是在咏叹旅情的汉诗中,为方便计,给“尖阁列岛”取上一个名称罢了。

(2)“尖阁列岛”由日本人首先发现并命名,也由日本人最早管辖,根据国际法中的“先占”原则,理应为日本领土。

(3)从实际利用上,1896 年古贺辰四郎一家获得了该群岛中四个岛屿的开发经营权,1926 年获得了个人所有权,日本政府通过民间经营方式实现了对该岛的“有效统治”。

(4)从国际条约上看,“尖阁列岛”不包含在《马关条约》所规定的由清政府割让给日本的台湾及澎湖列岛的范围之内,因此,该岛也就不在《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旧金山和约”等条约中规定的日本必须放弃的领土之内;而 “日美冲绳协定”已把该岛的施政权和琉球群岛一起归还了日本。

以上日本政府所谓拥有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土主权的这些“论据”。

但这些“论据”,现在我们知道,完全就是扯蛋!

别说钓鱼岛了,现在连琉球是不是你们的,我们都得再议一议了!

我个琉球群岛的事情,我们中华家早有研究,也早有论调,只是一直不说。牌,要一张张的打,要是全摊开了打“明牌”,那可是风险加倍的!

所以,在这个美日乱跳的时候,我们才把琉球问题给抛出来了。

(有些话题跑偏)

回到这个“见解”。

日本这个所谓的“论据”,也是根本经不起推敲的。

首先,命名问题。

从西晋郭璞的《玄中记》开始,便有关于“东海蛇丘”即南小岛的记载,唐初的官方文献《艺文类聚》、笔记《朝野佥载》,北宋初年的官方文献《太平御览》、小说类著作《太平广记》等书也都曾以同样的文字记载过这座岛屿。

康熙二十三年八月,福建水师提督万正色乘海舟前往日本途中,曾到过这座岛屿;而在此之前,便有福建泉州人在岛上活动。钓鱼岛本身的发现及最初命名是在隋朝大业六年(610)。

当时隋军统帅武贲中郎将陈稜和朝请大夫张镇州在率领船队前往琉球途中,正式命名了“高华屿”。高华屿即是钓鱼岛的古名。

而根据琉球文献和有关专家关于《顺风相送》成书年代及其来历的判断,则在明初、至迟在洪武二十五年以前,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便已改为今名,并且固定下来一直沿用至今,并非如琉球政府声明中所说的“其名称皆因人而异”。

从日本方面来说,直到1884 年才“ 发现”钓鱼岛,到1900 年方“以西洋人给这个群岛中之一部分定的名称为基础”,将中国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命名为“尖阁列岛”。——因为钓鱼岛的附属岛屿北小岛上有如针状的锥形石柱,远望有如教堂上的尖塔(pinnacle),故称其为Pinnacle Islands;日本人再意译为“尖阁群岛”或“尖阁列岛”。日本政府居然说这些岛屿是自己首先发现并命名的,真是不知道人世间还有“羞耻”二字!

琉球政府声明中说,“在冲绳,有人分别叫钓鱼台、黄尾屿为Yukun、Kubashima。而赤尾屿因距久米岛近,故又叫久米赤岛”。

根据我们对琉球语Yukun、Kubashima 及久米赤岛等地名的考察判定,这三座岛屿并不是指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而是指琉球王国时期西马齿的附属岛屿鱼钓岛(或称鱼岛,即鱼螺山)、久场岛(“姑巴甚麻山”或“姑巴汛麻山”)、赤岛(赤屿)。

日本政府偷换概念,张冠李戴,用这些岛名指称中国的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就是企图用移花接木、偷梁换柱之法,以实现其窃取中国固有领土的野心和目的。

其次,是关于管辖管控与“无主土地”问题。

日本政府的“声明”和“见解”刻意将钓鱼岛附近海域说成是两不管地带,是“无主土地”,以为他们窃取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制造借口。

中国的兵政文献清楚地表明,中国政府至迟在嘉靖四十一年(1562)已经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列入福建海防区域,对其实行了有效的管辖(见前引《筹海图编》);而康熙年间,钓鱼岛海域曾是中国海上巡逻船只经常出入之地,中国对它进行了切实有效的管控(见黄叔璥《台海使槎录》)。

中国政府某些具有战略眼光的有识之士还曾提出要在钓鱼岛设立固定的防御工事或驻军(见方濬颐《台湾地势番情纪略》),虽然当权者没有采纳其建议,但说明当时钓鱼岛完全在中国政府控制之下。

中国方志文献也记载了关于钓鱼岛的管辖管控情况。乾隆十二年(1747)《重修台湾府志》卷二《海防》便从保卫国家海上领土主权、防备外敌入侵的角度说明了钓鱼岛的地位和作用;乾隆十七年(1752)《重修台湾县志》卷二《海道》则从海上交通运输的角度记载了钓鱼岛的地理形势和方位。

两篇文献都提到那里可停泊十余艘大船,这表明钓鱼岛周围海水很深,港湾宽阔,清朝的乾隆年间那里曾经被用作海上巡逻警戒的哨船与货物运输船只临时停靠的码头,在中国的海防建设和海上航运方面起过重要作用。

此外,还有乾隆三十九年刊刻的《 续修台湾府志》、嘉庆十二年刊行的《续修台湾县志》、成书于道光年间的《 台湾府噶玛兰厅志》、同治十年(1871)刊行的《重纂福建通志》,以及李元春嘉庆年间纂修的《台湾志略》、周懋琦的《全台图说》、黄逢昶的《台湾生熟番纪事》等台湾地方文献中,均有关于钓鱼岛管辖管控的记载,并且有中国福建漳州、泉州人到钓鱼岛从事海洋活动的记录。

1885 年日本被派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进行实地勘察的大城永保在给冲绳县厅的报告中也曾称,钓鱼岛“有宽广的码头及船只碇宿所”。

所谓“宽广的码头及船只碇宿所”,即是中国政府管辖经营该岛的明证。

大城永保提交给冲绳县厅的报告本与中国兵政文献、方志文献中的记载殊途而同归,只是日本政府一心要窃占我领土,故意漠视大城氏的报告,才把它说成无主地。

而在我的第二弹中,引用了1752 年至1863 年一百多年间由法国、英国、日本、德国、美国及中国所绘制的有关中国的地图,这些地图均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列入中国版图,从而显示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中国固有领土,不仅为中国自己的历史文献所证实,而且已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公认。

以上种种证据表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根本不是什么“无主土地”,而是地地道道的中国领土,中国政府自明代嘉靖年间以来就一直管辖管控着这些岛屿。

对于这样的土地,日本政府竟然套用“无主地先占为主”的法则,于1895 年在甲午中日战争胜券在握的情况下将其秘密划归冲绳县管辖;日本外交文书显示,日本自1885 年开始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进行勘探调查到1895 年正式窃占始终是秘密进行的,从来没有公开宣示,因此其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主张根本不具有国际法规定的效力。

最后是关于国际条约问题。

日本政府认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不包含在《马关条约》所规定的由清政府割让给日本的台湾及澎湖列岛的范围之内,因此,该岛也就不在《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旧金山和约”等条约中规定的日本必须放弃的领土之内;

而“ 日美冲绳协定”已把该岛的施政权和琉球群岛一起归还了日本。

事实上,台湾自康熙元年(1662)重回我国怀抱、中国政府自康熙二十三年(1684)在台湾设府以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便成为台湾的附属岛屿。

所以有关台湾的方志文献,包括历代纂修的《台湾府志》、《台湾县志》、《噶玛兰厅志》,以及清同治年间刊行的《重纂福建通志》、李元春的《台湾志略》、周懋琦的《全台图说》、黄逢昶的《台湾生熟番纪事》等都无一例外地将其列入台湾版图。

《马关条约》既规定“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钓鱼岛列岛作为台湾附属岛屿的一部分自然一并被割让给日本,怎能说不包含在《马关条约》所规定的由清政府割让给日本的台湾及澎湖列岛的范围之内?

1896 年古贺辰四郎一家获得了该群岛中四个岛屿的开发经营权。

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1895 年4 月17 日,作为甲午战争的战败国,清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不平等的《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

古贺辰四郎1884 年便提出开发的申请报告,到1896 年9 月才获得了该群岛中四个岛屿的开发经营权,尔后又获得了个人所有权。

“ 日本政府通过民间经营方式实现了对该岛的‘有效统治’”是在《马关条约》签订一年多以后。

很显然,日本政府在此之前十多年时间里都不敢批准古贺氏的开发报告,便因为那是中国土地;《 马关条约》签订后,台湾全岛都被割占,古贺辰四郎一家获得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经营权和所有权,这不仅不能作为日本拥有钓鱼岛主权的论据,相反,却证明此事与《马关条约》有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随着台湾全岛一起被割占的。

而1943 年中、美、英三国所发表的《开罗宣言》中明文规定,“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它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同时也是日本“以贪欲所攫取之土地”,当然也应该同时归还中国。

1945 年7月26 日,中、美、英等国所发表的《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之其它小岛之内。”

日本政府在 《日本投降书》 中明确接受 《波茨坦公告》,并承诺忠诚履行《 波茨坦公告》各项规定。

日本政府既然接受了《波茨坦公告》,就意味着彻底放弃其所攫取的所有中国领土,包括窃占的附属于台湾的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

所以,日本政府违背自己的郑重承诺,重新提出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要求,这实际上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成果的公然否定,是想彻底为二战翻案。

至于说“旧金山和约”,这是1951 年9 月8 日美国政府在排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参与的情况下一手包办的单方面对日媾和条约。

当年8 月15 日,旧金山会议召开前,中国政府便声明:“对日和约的准备、拟制和签订,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加,无论其内容和结果如何,中国人民政府一概认为是非法的,因而也是无效的。”

同年9 月18 日,周恩来外长又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这个所谓的和约因无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准备、拟制和签订,因此是非法无效的,中国绝不承认。

当时台湾当局也发表声明不同意该条约,并保留发言权。

何况“旧金山和约”中所确定交由美国托管的“西南诸岛”中并不包括钓鱼岛。

1952 年2 月29 日、1953 年12月25 日,美国政府先后发布第68 号令(即《琉球政府章典》)和第27 号令(即关于“琉球列岛的地理界限”布告),擅自扩大托管范围,才将中国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划入其中。此举没有任何历史依据和法律依据,中国坚决反对。

1971 年6 月17 日,日美政府签署“归还冲绳协定”,其中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施政权”“归还”日本。日本政府企图以此作为国际法上日本拥有钓鱼岛主权的依据。中国的领土怎么能由日美两国的协议来决定呢?所以“协定”一出笼,立即遭到海内外中国人的同声谴责。

同年12 月30 日中国外交部即发表声明,严正指出:“不久前,美日两国政府公然把钓鱼岛等岛屿划入‘归还区域’,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明目张胆的侵犯。”

次年5 月20 日,中国驻联合国代表黄华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和安理会主席,声明“美日两国政府竟然拿中国领土私相授受,这完全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决不承认”。台湾当局也表示坚决反对。

迫于舆论和道义的巨大压力,美国政府至今也没有承认日本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的领土主权,并且一再表示,在这一问题上美国不持立场,由当事者双方解决。

好了,日本人的依据也发完了,我们研究人员的论据也说完了。

日狗们自重吧。

总之,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不容置疑,二战的成果不容践踏,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维护领土主权的决心坚定不移。

所以,日本政府应该放弃幻想,放弃军国主义的思维定式,在战后领土归属问题上,重新回到其所明确表示接受并承诺忠诚履行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上来,把所窃占的附属于中国台湾的钓鱼岛等岛屿归还中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