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最大清真寺大毛拉遇害案告破

米强 收藏 12 2641
导读:原标题:喀什市爱国宗教人士被害案告破 天山网讯(记者 田山 报道)经警方全力侦查,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伊玛目居玛•塔伊尔大毛拉被害案告破。 现查明,图尔贡•吐尔逊、麦麦提江•热木提拉、努尔买买提•阿比迪力米提3名暴徒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预谋通过“干大事”提高影响力,7月30日6时58分,在居玛•塔伊尔大毛拉主持完晨礼后,将其残忍杀害。 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迅速锁定目标,实施抓捕。30日中午,3名暴徒持刀斧砍杀公安民警拒捕,民警果断

原标题:喀什市爱国宗教人士被害案告破

天山网讯(记者 田山 报道)经警方全力侦查,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伊玛目居玛•塔伊尔大毛拉被害案告破。

现查明,图尔贡•吐尔逊、麦麦提江•热木提拉、努尔买买提•阿比迪力米提3名暴徒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预谋通过“干大事”提高影响力,7月30日6时58分,在居玛•塔伊尔大毛拉主持完晨礼后,将其残忍杀害。

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迅速锁定目标,实施抓捕。30日中午,3名暴徒持刀斧砍杀公安民警拒捕,民警果断处置,击毙2人,抓获1人。

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编者注:

艾提尕尔清真寺

(维吾尔语:قەشقەر ھېيتگاھ مەسچىتى Héytgah Meschit)位于中国新疆喀什,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也是中亚最有影响力的三大清真寺之一。

大毛拉(Mawla)

伊斯兰教职称谓。旧译“满拉”、“莫洛”、“毛喇”、“曼拉”。阿拉伯语音译,原意为“保护者”、“主人”、“主子”。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载有“主啊!吾人之保护者”一语,其中“保护者”一词的原文即为“毛拉”(Mawla)。随着伊斯兰教的传播和发展,该词成为教职称谓而被广泛使用。

居玛·塔伊尔大毛拉主要观点:

谈“暴力改宗”:伊斯兰教是一个特别大度、提倡开放的宗教,信教群众不分民族,也不排斥不信教者。用暴力和武力传教,这是经典上绝对没有的。

谈“圣战”:现在很多极端分子利用吉哈德作为使用暴力的借口,破坏国家的统一,这与伊斯兰教的内容是违背的。中国的穆斯林现在生活得都很好,没有人侵犯我们,不存在吉哈德的环境。现在有人反对发展,要回到过去的社会,这是被别人利用的。

谈维族社会的问题:生活窘迫也是维吾尔族群众不愿意读书的原因之一:拿不起学费。所以这两个问题互相影响,越来越不好。失业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只要有工作干,社会上闲的人少,坏事就少了。

旧文重读:艾提尕尔清真寺大毛拉2011年接受媒体采访 称贫穷使人不平静

《古兰经》上说,贫困会使人变得脆弱,于是他就容易被别人所影响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刘宏鹏| 新疆喀什报道

这一年里,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中国最大清真寺的主持,能够从一些汉族游客的眼神里感到异样。他担心,仇恨会在不同民族和不同信仰的人们心中滋生。他说,这也是真主不愿看到的。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所在的艾提尕尔清真寺,维语意为“最高级的清真寺”。曾经,整个喀什都围绕它而生长。

也许大多数旅行者都会因艾提尕尔清真寺的简朴而略感失望:三座塔尖、三支镰月的拱门后面,没有想象中宏伟的殿堂,只有虔诚的老人在回廊里重复跪拜。即使走过几重进深的院落,让人印象深刻的也只是清真寺里那一片葱茏的绿色。

游客匆匆而来,然后匆匆而去,用几分钟时间获得对一种陌生文化的肤浅印象。

当然,还是有很多人认为艾提尕尔拥有无可匹敌的力量。就好像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这位略显瘦弱的老人会在清晨登上清真寺矮矮的召唤楼,用他已被奉为传奇的声音唤醒整座城市:“安塞拉甫——哈依鲁木比乃——那吾来——”。

这并非意在显示他的存在,而是按照教礼召唤睡眠中的人们,快点起来做礼拜。

面对人们对伊斯兰教的疑惑和猜测,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说,那是宗教被别有用心的利用,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自从上世纪80年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西亚兴起,它霍然已成为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一种代表。这也是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所忧虑的---伊斯兰教原本像这清真寺里的绿色,平和而稳重。他说,像内地人熟悉的佛教、道教一样,伊斯兰教从不要求信徒用暴力与他人为敌。

《瞭望东方周刊》与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的对话是在他的住所进行的。这是一个真正的世俗场所:两层砖房,只有电视和破旧的洗衣机两件电器,脸上有些污迹的小孙子和简陋的化纤地毯,让人觉得走进了普通的喀什人家。

房子在恰萨老城的边缘,周围已因改建而瓦砾一片。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说,虽然难舍老房,但他还是会搬出去,因为先知讲过,穆斯林应该顺应时代。

新疆不存在“圣战”的环境

《瞭望东方周刊》:第一次来喀什前,人们大多会有这样的想象:森严的清真寺、蒙面的妇女等等。但是真正来到这里后,往往发现它是这样开放和自由,这符合伊斯兰教的精神吗?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对于伊斯兰教来说,信徒和非信徒只要有好的心态都可以进入清真寺。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一个重要的宗教场所,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一个旅游景点。只要不影响穆斯林的宗教活动,大家都可以来到这里。

现在受到一些干扰,让内地群众觉得伊斯兰教是封闭的,情况不是这样。伊斯兰教是一个特别大度、提倡开放的宗教,信教群众不分民族,也不排斥不信教者。无论信教还是不信教,都要和谐、和睦。穆圣认为,如果伊斯兰教信徒去反对非信徒,就会引发仇恨。

《瞭望东方周刊》:但是现在有一些伊斯兰教信徒要把非信徒和其他民族从同一块土地上赶走?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在圣地麦加,有佛教徒、基督教徒和其他非穆斯林。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古兰经》上从来没有讲要把他们赶走。有一些人在利用伊斯兰教,断章取义、曲解先知的意愿,借此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获得自己的利益。

《瞭望东方周刊》:在伊斯兰教的传播上呢?很多人都说,穆罕默德曾要求教徒用剑去传播伊斯兰教?这使非穆斯林觉得伊斯兰教很危险。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用暴力和武力传教,这是经典上绝对没有的。《古兰经》上说,伊斯兰信徒在受到侵犯时,可以用武器保护自己、进行自卫。除此之外是不能使用暴力的。用暴力迫使其他人信奉伊斯兰教,从来没有这种说法。

穆圣希望信徒通过做好事来影响别人、吸引别人信奉伊斯兰教。它反对使用暴力。《古兰经》上说,一个伊斯兰教信徒如果对非信徒的生活进行破坏,那他就永远不能进入天堂。但是为了各种目的,获得权力也好、获得财富也好,很多人曲解先知的话,利用他的话作为对别人使用暴力的依据。

《瞭望东方周刊》:最近十几年,伊斯兰总和“圣战”这个词联系在一起。“圣战”是西方学者对于《古兰经》中“吉哈德”的翻译,是这样吗?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从宗教的角度说,吉哈德是指当穆斯林受到敌人的武力侵犯时,组织信教群众反对侵犯者,进行自卫,保卫家园。穆圣在麦地那创建了穆斯林社会,但是敌人用武力进攻麦地那,他才带领穆斯林进行反抗。但他还是指示信徒说:“你们为主道而抵抗进攻你们的人,你们不要过分,因为真主必定不喜爱过分者。”

穆斯林有五种基本功课“念、礼、斋、课、朝”,就是“五功”。有人说应该加上吉哈德是“六功”,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现在很多极端分子利用吉哈德作为使用暴力的借口,破坏国家的统一,这与伊斯兰教的内容是违背的。中国的穆斯林现在生活得都很好,没有人侵犯我们,不存在吉哈德的环境。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维吾尔族一直居住在新疆,没有人侵犯我们。但是现在很多“东突”分子都是从遥远的欧洲和西亚、从黑海那边来到我们这里,以吉哈德的名义使用暴力,这是假借宗教的名义,与吉哈德的精神不相符。

穆圣也希望我们更好地进步和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对小偷要砍手,对有伤风化者要用石头砸死?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在古代没有法律,就用伊斯兰教来管理国家。为了阻止犯罪,伊斯兰教规定了各种处罚。但处罚要根据犯罪的不同性质,有轻有重。比如小偷,不是都要砍手。那种造成严重影响的犯罪、情况特别严重的,为了教育其他人,才有可能处以这种处罚。类似的处罚其实在古代其他宗教主导的地区也出现过。

但是时代进步之后,即使在中东的伊斯兰国家也不允许这样做的。现在之所以还在一些地方出现,是极端分子为了控制群众而假借宗教名义采取的办法。

《瞭望东方周刊》:说到时代的变化,伊斯兰教对于如何应对这种变化有何说法?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古兰经》上关于社会生活方面的话有1200多条,但穆圣没有要求后人们一定回到他的时代,像他一样生活。我举一个例子:《古兰经》里说,真主为人们征服了太阳、月亮、土地、海洋等等许多资源,但如何利用却要看我们自己。

因为有了科学,我们现在可以利用这些资源,使生活更好,比如太阳能、宇宙飞船。这种科学技术导致的社会进步,是符合《古兰经》精神的。现在有人反对发展,要回到过去的社会,这是被别人利用的。

我们新疆有很好的资源。如果利用好,会使新疆人民和全国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有些国家不愿意看到我们发展进步,就怂恿和资助这样一些人,假借宗教的名义,要使新疆回到过去的时代,想拖延新疆的发展。而且,贫穷落后可以让他们更容易影响其他人。他们既不能代表伊斯兰教,也不能代表新疆人民。

贫穷使人心里不平静

《瞭望东方周刊》:贫穷和落后是人们容易被影响、被利用的主要原因吗?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古兰经》上有这样的观点,贫穷使人变得脆弱,于是他就容易被别人所影响。

我去过内地很多地方,感觉到新疆现在的发展与内地还有很大距离。新疆落后于内地的一个原因是维吾尔族群众不太愿意念书,义务教育结束后就去挣钱,文化水平高的人不多。我去内地的城市,看到他们利用科学技术的情况要比新疆好得多,群众对知识的重视程度也比我们高得多。而我们从初中上高中的不到30%,从高中上大学的不到10%。

生活窘迫也是维吾尔族群众不愿意读书的原因之一:拿不起学费。所以这两个问题互相影响,越来越不好。

我是一个宗教人士,很多群众会向我讲他们生活的烦恼。比如现在招公务员,要求懂维语和汉语。但是双语教育搞的时间不长,很多维吾尔族青年还说不好汉语。所以在应聘公务员上,他们就会觉得与汉族有差别。

失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南疆地区大企业很少,一般企业效益也不好。比如我们喀什1970年曾经建立了一个纺织厂,有8000人在里面工作。后来工厂倒闭了,工人都下岗了。许多这样的国营企业,能解决很多人就业的,后来都倒闭了。最近这些年,从学校里毕业的学生也不好找工作了。这样社会上闲的人比忙的人多,卖东西的人比买东西的人多,逐渐就不好处理了。一个人拿多少钱没关系,只要有工作干,社会上闲的人少,坏事就少了。

《瞭望东方周刊》:这是导致人的心里不平静的主要原因?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一定要发展,让群众的生活更好,这也是伊斯兰教的原则。比如在宗教上,我们对做礼拜有一些要求:场合要干净,穿的衣服要干净,肚子要吃饱。经济不发展,这些条件都得不到保障。

有些年轻人不愿意干活也不愿意学习,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一些坏分子就用利益把他们吸引到乌鲁木齐,给他们钱,让他们做什么做什么,再给他们买火车票第二天回喀什。现在政府也意识到这些问题,扩大公务员中维吾尔族的比例,让维吾尔族青年受到更好的教育、帮助维吾尔族青年就业。穆圣也鼓励我们说,“最好的生活是靠自己劳动而得者”。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4楼米强

大毛拉是个明白人,好人,可惜了。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