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长丰试点“姓氏改革” 子随母姓奖千元


原标题:长丰县试点“姓氏改革” 子随母姓奖千元

晨报讯 传统观念中只有男性才可以传承姓氏,延续香火,因此新生儿出生后取名字基本都会随父亲的姓氏。不过,在长丰县新生儿若随母亲姓的家庭,可获得1000元奖励。目前,该县下塘镇、左店乡、朱巷镇等乡镇,已经有30户新生儿家庭主动申请了新生子女随母姓。

新生儿随母亲姓可获奖励

我国传统观念中只有男性才可以传承姓氏,延续香火,而新生儿沿袭父亲的姓氏,则被看做是传宗接代的重要标志。

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时,长丰县男女性别比例将近是130:100(正常比例为103:100-107:100)。针对男女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长丰县政府在2011年开始“想点子”,其中一条就是开展了“姓氏改革”——即倡导新生儿可以随父姓,随母姓,或把父母的姓氏都加到名字中。其中,对随母姓的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对新生儿跟母亲姓的,直接给予现金奖励1000元,对此前已随母姓的家庭,也给予同等奖励,这在我省还是首创。

已有30户家庭主动尝鲜

长丰县下塘镇南圩村61岁老太经世平,两女一子都随她姓。如今,经世平有了两个孙女,大孙女随了爷爷姓,二孙女随了儿媳妇姓。“跟谁姓都是自己家的孩子,一家人只要和和气气的比什么都好。”经世平说。

据长丰县统计,截止到目前,该县已有30户新生儿家庭主动申请新生子女随母姓。

奖励是为淡化姓氏观念

在长丰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龚存兵看来,对随母姓的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可以慢慢淡化传统观念中对男孩的偏爱。龚存兵表示,提倡新生儿和母亲姓,并不是绝对的一刀切。长丰县采取的是鼓励加引导的方式,“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提倡一种理念,家里生了孩子想跟谁姓就跟谁姓。”

龚存兵说,如今长丰县的男女比例已经由130:100下降为114:100。

另据近日安徽商报报道:

孩子出生后,是随父亲姓,还是随母亲姓?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昨日,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社会性别平等项目外部评估考察座谈会在合肥市长丰县举行。记者从会上获悉,长丰县作为国家确定的试点县,掀起性别平等的“姓氏革命”。在试点乡镇,孩子如果随母亲姓,还能拿到1000元奖励。

长丰县试点“姓氏革命”

在长丰县下塘镇南圩村,32岁的王燕松是幼师毕业生。她的丈夫是婆家独子,

王燕松坦言当年她爷爷奶奶有心结,想抱孙子。怀孕后,王燕松和丈夫商量,不管生男生女都随她姓王。“老公对我的提议很支持,没想到公公也很开明,表示支持。”王燕松说。儿子出生后,取名王槿轩。

这样的观念改变,王燕松家并不是个案。在长丰县下塘镇、朱巷镇、左店乡,随着“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社会性别平等项目”的试点开展,目前一场“姓氏革命”正在掀起。

“影响性别价值取向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观念。这个观念的重要表现形式,就是姓氏传承。”长丰县人口和计生委副主任龚存兵说,逐步消除姓氏传承意识,是降低男孩偏好的重要一面。

数十家庭主动响应

龚存兵介绍说,倡导新生儿可以随父姓,随母姓,或者父母双姓。“由于人们的传统观念是随父姓,所以对于随母姓的做法,我们更多给予了引导。”

据了解,根据长丰县的试点经验,对随母姓的家庭,基层乡镇、社区会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并用村规民约的形式予以固定,从而慢慢淡化父姓意识和传宗接代思想。在长丰县左店乡创新社区,对新入户的随母姓家庭,男孩奖励1000元,女孩奖励800元。而在下塘镇、朱巷镇等地,则普遍采取了统一奖励标准为1000元的办法,这也是长丰县实施性别平等项目的具体方案内容之一。

分管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长丰县副县长徐生彬昨天告诉记者,从2012年4月至今,进行试点的三个乡镇,已有近50户家庭主动申请新生子女随母姓,并得到奖励。

“长丰模式”将会推广

“这是一种蝴蝶效应。”龚存兵说,社会性别不平等现象,除了姓氏传承之外,公厕男女厕位比例的悬殊、歧视女性的民风民俗等,也都是主要表现。记者了解到,除了“姓氏革命”,在长丰县,为了推动社会性别平等,有关部门还推进了公厕变革、民风民俗变革。具体来说,就是政府部门通过制定政策,在公厕建设、改造时,男女厕所蹲位数原则上按照1:1.5以上比例设计;在引导村民修改村规民约时,梳理出带有歧视女性的条款。

对于社会性别平等意识的推动,长丰县的一系列创新之举,得到了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何安瑞的高度赞赏。目前,长丰县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已从最高时的128降到了去年的114.7,而去年全省平均接近125。省人口和计生委有关负责人昨天也告诉记者,“长丰模式”试点的经验,将会在更大范围得到推广。

-对话:是否另一种不公平

记者:对随母姓家庭进行奖励,这不是另一种不公平吗?

龚存兵:这是现阶段的一种引导措施和激励机制。事实上,对于姓氏随父还是随母的选择,我们的主张是尊重双方家庭意见,只要不带着性别歧视的有色眼镜,都是合情合理的。

记者:“姓氏变革”与传统文化的传承是不是存在冲突?

龚存兵:这个冲突是存在的。但是,这个变革并不是要否定传统文化,其终极目的还是从思想上根本改变性别不平等的认识。

-相关链接

从2011年开始,长丰县被评定为“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县”,项目周期五年。计划通过项目的实施,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增强社会性别平等意识,提升农村生育女孩家庭的发展能力,进而形成可推广的社会性别平等干预服务模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