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孕症猛增是中国人最严峻的潜在危机(转帖)

狐狼001 收藏 1 786
导读:与转基因粮食种子一样,中国人也面临着不孕症比率猛增的严峻考验。根据中国人口协会报告2010年统计,中国人的不孕症比率从20年前的3%猛增到12.5%。加上其他多种人为避孕和政策计生限制,中国人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房价,也不是食品安全,而是传宗接代。这种情况早在三十年前的台湾已经出现苗头,如今台湾已经成为世界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地区之一。汉民族就在大家眼皮子低下逐步变成了“缺少繁殖能力民族”。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一种变通的方法---代孕。然而,代孕在部分中国人眼中具有先天的不道德性,虽然他们无法


与转基因粮食种子一样,中国人也面临着不孕症比率猛增的严峻考验。根据中国人口协会报告2010年统计,中国人的不孕症比率从20年前的3%猛增到12.5%。加上其他多种人为避孕和政策计生限制,中国人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房价,也不是食品安全,而是传宗接代。这种情况早在三十年前的台湾已经出现苗头,如今台湾已经成为世界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地区之一。汉民族就在大家眼皮子低下逐步变成了“缺少繁殖能力民族”。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一种变通的方法---代孕。然而,代孕在部分中国人眼中具有先天的不道德性,虽然他们无法具体论证,但却坚信不疑。这当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把人当工具”和“不讲伦理”两个观点。的确,从一个儒家观念很强的中国人立场看这都是有道理的,让一个代孕妈妈出租肚子这不“仁”,而非亲非故替别人生孩子是不讲伦理。不过儒家传统允许一夫多妻,也有借腹生子的传统做法,甚至连孔子自己也是70岁老头用15女孩子宫所生,显然儒家内心并不否定代孕行为的使用价值。

从西方伦理看,代孕是人类天生具有的现象,也是一种人类权力。《圣经》中记载,耶稣基督就是上帝用玛利亚的身体孕育而生,之后耶稣还有了一个玛利亚丈夫所生的弟弟,显然人类创造者从一开始就特意安排了一个人类代孕的概念。在当今的美国,代孕基本上被看成是一种劳务,代孕母亲为了获取收入付出这种劳动,获得风险和体力及时间的补偿,在伦理上已经完全清白无瑕,而在法律上依然有斟酌之处,继续在逐步精细化。

但是,真正的问题不是代孕本身,而是有人利用代孕为工具进行人口买卖。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博拉.司博尔2006年出版的《婴儿生意》说法,这些经营组织都在进行着金钱交易,但却都不愿意承认。在中国,早在2001年,卫生部就出台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禁止任何形式的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人员均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这种官方政策的推行结果导致了代孕服务的非法化,也让代孕母亲们承受了更多剥削和健康风险。

尽管有这类蛮横的法律阻碍,但人类共同培育下一代的动力丝毫没有松懈。这可以从中国领养人数逐年增加看出,不但如此,中国婴儿被外国人领养早已经在各西方国家开花结果,早期被领养的中国血统孩子已经融入西方社会,成为华人在国外人数增加的一个元素。这些孩子因为在白人家庭长大,具有典型的欧美文化素养,远比一个新移民孩子到西方成长要更加西方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领养一个中国孩子的费用和聘用中国代孕母亲的费用基本一样,都在2-3万美元左右,这让人们多了一种选择。欧美白人夫妇领养中国孩子凭的是仁爱主义精神,而西方华侨们希望找中国人代孕更强调继承中华香火文化(保持中国血统),可见两种情况都会继续不断发生。当然,更多的是中国大陆国人不孕症夫妇对此需求不减反升。

人类对于这种情况开始有了深刻的恐惧。2006年,美国电影《男人的婴孩》中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当世界面临着一个五年没有新生儿出生的危机时刻,人们在绝望中企图找到让男人生子的技术。当前无论是从经济结构、健康状态、污染影响、食品成分等等方面考虑,不孕症或拒绝生育的比率都将继续升高,一旦达到某个无可挽回的人口负增长临界点,这种人类不育危机必将造成世界格局颠覆性改变。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关键元素之一,中国经济很大程度依靠人口密集形成优势,而农民作为“候鸟人群”带动了城市活力和农村城市化的双向发展,随着人口红利面临负增长危机加剧,这一切都将化为泡影。我们到了不得不为代孕母亲们维权的时候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