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 1935年-中共中央发表抗日救国的《八一宣言》

兴我中华诛尽诸夷 收藏 1 579

历史上的今天 1935年-中共中央发表抗日救国的《八一宣言》


《八一宣言》,全名为《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是中国共产党于1935年8月1日公布的一份重要宣言,其起草地点位于莫斯科。内容主旨是要求停止内战,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共同对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在它的指引下,中国人民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了抗日救国的新高潮。

1 基本简介

《八一宣言》即《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是中国共产党于1935年公布的一份重要宣言。在它的指引下,中国人民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了抗日救国的新高潮。

1935年8月1日,红军在长征途中,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共中央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著名的《八一宣言》。其起草地点位于莫斯科。

2 历史背景

中国共产党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发表的宣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国民党执行不抵抗政策,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中国东北四省后又继续侵略华北,中国面临着严重的民族危机。

3 发表过程

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是1935年7月下旬到8月下旬在莫斯科召开的。这次大会有这样的一个背景: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德意日法西斯在东西方先后冒起,整个世界面临着法西斯军队侵略的危险。如何抵御法西斯即将给世界带来的侵略,就成为这次大会的中心议题。季米特洛夫在会上作了《关于法西斯的进攻以及共产国际在争取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反对法西斯的斗争中的任务》,正式确定了共产国际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王明也代表中国党发言,拥护季米特洛夫的报告,号召中共建立统一战线。

这次会议上,中共历史上很有名的《八一宣言》,在大会上予以通过。本来起草这项宣言,并不是这次大会的预定议程,而是临时产生的动议。在这次大会召开前,日本帝国主义继占领中国东北以后,1935年又继续南进,制造华北事变。而国民政府不但不抵抗反而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相继与日本帝国主义签定丧权辱国的《秦土协定》和《何梅协定》,使中华民族面临异常严重的危机。这一消息传到莫斯科,当时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正在莫斯科准备参加共产国际七大。中共代表团成员吴玉章急电王明,共商对策。当时作为中共代表团团长的王明正在基斯洛沃斯克疗养,他回到莫斯科后,即与中共代表团根据共产国际的新政策(号召建立全世界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和国内华北事变的严重局势,酝酿起草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初稿。经代表团数天反复讨论修改,于1935年7月14日在七大代表团会议上一致通过,与会者并给予高度评价。随后由王明译成俄文,递交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审阅,并受到赞许。会议期间的8月1日,中国代表团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名义正式发表了这个宣言。这个宣言没有同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的文件一起,刊登在这一期的《国际通讯》上,而是首先在巴黎出版的中文版《救国报》。

在巴黎出版的中文版《救国时报》上有党中央的《八一宣言》。当时把“共产国际”看作是党的最高领导和最大权威,对它是无限信赖和崇敬的。这次国际大会提出了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战略任务,批判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左”倾错误的危害性。《八一宣言》上提出了成立“国防政府”的口号。

4 宣言内容

《八一宣言》虽然是在莫斯科起草的,但也是后来被中共中央承认的一个重要文件。

这个文件指出:今当我亡国灭种大祸迫在眉睫之时,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再一次向全体同胞呼吁:无论各党派间在过去和现在有任何政见和利害的不同,无论各界同胞间有任何意见上或利益上的差异,无论各军队间过去和现在有任何敌对行动,大家都应当有“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真诚觉悟,首先大家都应当停止内战,以便集中一切国力(人力、物力、财力、武力等)去为抗日救国的神圣事业而奋斗。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特再一次郑重宣言:只要国民党军队停止进攻苏区行动,只要任何部队实行对日抗战,不管过去和现在他们与红军之间任何旧仇宿怨,不管他们与红军之间在对内问题上有何分歧,红军不仅立刻对之停止敌对行为,而且愿意与之亲密携手共同救国。

因此,宣言号召全国人民:

大家起来!冲破日寇蒋贼的万重压迫,勇敢地:与苏维埃政府和东北各地抗日政府一起,组织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与红军和东北人民革命军及各种反日义勇军一块,组织全中国统一的抗日联军。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愿意作成立这种国防政府的发起人,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愿意立刻与中国一切愿意参加抗日救国事业的各党派,各团体(工会,农会,学生会,商会,教育会,新闻记者联合会,教职员联合会,同乡会,致公堂,民族武装自卫会,反日会,救国会等等),各名流学者,政治家,以及一切地方军政机关,进行谈判共同成立国防政府问题;谈判结果所成立的国防政府,应该作为救亡图存的临时领导机关,这种国防政府,应当设法召集真正代表全体同胞(由工农军政商学各界,一切愿意抗日救国的党派和团体,以及国外侨胞和中国境内各民族,在民主条件下选出的代表)的代表机关,以便更具体地讨论关于抗日救国的各种问题。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绝对尽力赞助这一全民代表机关的召集,并绝对执行这一机关的决议,因为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是绝对尊重人民公意的政府和政党。

《八一宣言》所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织“国防政府”的主张,指明了以后领导工作的方向。“文委”成员一遍又一遍地阅读了《八一宣言》和季米特洛夫的报告,然后分别向各联和所属单位的党员间进行传达。这在思想上是一个很大的转变,特别是组织国防政府和建立抗日联军这两个问题,所以在党内讨论,取得一致意见后再向党外传达。周扬组织的党内传达、讨论的时间大约持续了一个多月。在此过程中,在距上海1000公里的陕西一个小镇——瓦窑堡,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也围绕着《八一宣言》和季米特洛夫的报告,正确地分析了当前的形势,给全党发出了新的指示。这是参加会议的张浩万里迢迢专程回来传达的。

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后,为了传达会议精神和《八一宣言》,尽快恢复与中共的联系(1934年6月起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失去了联系),共产国际及中共代表团派张浩(林彪堂兄,真名林育英)回国。为了安全起见,张浩将宣言内容等机密文件牢记于大脑中,就踏上了漫长的旅途。在张浩尚在归国途中的1935年10月前后,中共中央就开始“根据当时新的政治形势,独立作出判断,实行战略转变并开始变更自己的策略”。程中原的《张闻天传》用不少的篇幅和详细的档案材料,描述了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的思考脉络。中共中央根据新的形势,已经明确提出了“要解决的问题是,通过哪些环节,运用怎样的策略,来实现停止内战,进而转变为直接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抗战”。在此前后中央的几次会议上,经过讨论,方针政策也逐渐明朗,那就是:“必须克服过去工作中的弱点,利用一切事变,一切方法,来发动与组织广大群众抗日的斗争。”

5 宣言全文

国内外工农军政商学各界男女同胞们!

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我进攻,南京卖国政府步步投降,我北方各省又继东北四省之后而实际沦亡了!

有数千年文化历史的平津,有无限富源的直、鲁、晋、豫各省,有最重要战略意义的察、绥区域,有全国政治经济命脉的北宁、平汉、津浦、平绥等铁路,现在实际上都完全在日寇军力控制之下。关东贼军司令部正在积极实行成立所谓“蒙古国”和“华北国”的计划。自民国二十年“九一八”事变以来,由东三省而热河,由热河而长城要塞,由长城而“滦东非战区”,由非战区而实际占领河北、察、绥和北方各省,不到四年,差不多半壁山河,已经被日寇占领和侵袭了。田中奏折所预定的完全灭亡我国的毒计,正着着实行;长此下去,眼看长江和珠江流域及其他各地,均将逐渐被日寇所吞蚀。我五千年古国即将完全变成被征服地,四万万同胞将都变成亡国奴。

近年来,我国家、我民族,已处在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抗日则生,不抗日则死,抗日救国,已成为每个同胞的神圣天职!

然而最痛心的,在我们伟大民族中间,却发现着少数人面兽心的败类!蒋介石、汪精卫、张学良等卖国贼,黄郛、杨永泰、王揖唐、张群等老汉奸,数年以来,以“不抵抗”政策出卖我领土,以“逆来顺受”主张接受日寇一切要求,以“攘外必先安内”武断宣传来进行内战和压迫一切反帝运动,以“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准备复仇”等骗人口号来制止人民抗日救国行动,以“等待世界第二次大战来了再说”的狡计来迫使我国人民坐以待亡。而最近以来,汉奸卖国账等在“中日亲善”、“中日合作”和“大亚细亚主义”等口号之下,所作的降日卖国之露骨无耻行为,简直是古今中外未有之奇闻:日寇要求撤退于学忠、宋哲元等军队,这些军队便立刻奉令南下西开去进行内战了;日寇要求撤退某些军政长官,某些军政长官便立刻被撤职了;日寇要求河北省政府迁出天津,省政府便立刻搬到保定了;日寇要求封禁某些报章杂志,那些报章杂志便立刻被封禁了;日寇要求惩办《新生》等杂志主笔和新闻记者,《新生》主笔和许多记者便立刻被逮捕监禁了;日寇要求中国政府实行奴化教育,蒋贼便立刻焚书坑儒了;日寇要求中国聘请日本顾问,蒋贼的军政机关便立刻开门揖盗了;甚至日寇要求解散国民党党部,北方厦门等地国民党党部便立刻奉命解散了;日寇要求解散蓝衣社组织,蓝衣社北方领袖曾扩情、蒋孝先等便闻风潜逃了。

中国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认为日寇和汉奸卖国贼对我国这些行动,是中华民族的无上耻辱!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郑重宣言:我们不仅对于日寇对我国的领土侵略和内政干涉,表示激烈的反抗;就是对于日寇提出解散国民党党部和蓝衣社组织底要求,也表示坚决的抗议。在共产党及苏维埃政府看来:一切中国人的事,应由中国人自己解决,无论国民党和蓝衣社卖国殃民的罪恶如何滔天,但其应否存废问题,日寇绝无置啄的余地。

领土一省又一省地被人侵占,人民千万又千万地被人奴役,城村一处又一处地被人血洗,侨胞一批又一批地被人驱逐,一切内政外交处处被人干涉,这还能算什么国家!?这还能算什么民族!?

同胞们!中国是我们的祖国!中国民族就是我们全体同胞!我们能坐视国亡族灭而不起来救国自救吗?

不能!绝对不能!阿比西尼亚以八百万人民的国家,尚能对意大利帝国主义准备作英勇的武装反抗,以保卫自己的领土和人民;难道我们四万万人民的泱泱大国,就能这样束手待毙吗?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深切相信:除极少数汉奸卖国贼愿作李完用、郑孝胥、张景惠、溥仪第二腆颜事仇而外,我绝大多数工农军政商学各界同胞,绝不甘心作日寇的牛马奴隶。苏维埃政府对日宣战,红军再三提议与各军队共同抗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艰苦奋斗,十九路军及民众的淞沪抗日血战,察哈尔、长城及滦东各地军民英勇杀贼,福建人民政府接受红军提议联合抗日,罗登贤、徐名鸿、吉鸿昌、邓铁梅、伯阳、童长荣、潘洪生、史灿堂、瞿秋白、孙永勤、方志敏等民族英雄为救国而捐躯,刘崇武、田汉、杜重远等爱国志士为抗日而入狱,蔡廷锴、蒋光鼐、翁照垣、陈铭枢、方振武等抗日部队艰苦斗争,宋庆龄、何香凝、李杜、马相伯等数千人发表中华民族对日作战基本纲领,数年来我工农商学各界同胞为抗日而进行排货、罢工、罢市、罢课、示威等救国运动,尤其是我东北数十万武装反日战士在杨靖宇、赵尚志、王德泰、李延禄、周保中、谢文东、吴义成、李华堂等民族英雄领导之下,前仆后继的英勇作战,在在都表现我民族救亡图存的伟大精神,在在都证明我民族抗日救国的必然胜利。到现在:我同胞抗日救国事业之所以还未得到应有胜利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日寇蒋贼的内外夹攻,另方面是由于各种抗日反蒋势力互相之间,存在有各种隔阂和误会,以致未能团结一致。

因此,当今我亡国灭种大祸迫在眉睫之时,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再一次向全体同胞呼吁:无论各党派间在过去和现在有任何政见和利害的不同,无论各界同胞间有任何意见上或利益上的差异,无论各军队间过去和现在有任何敌对行动,大家都应当有“兄弟阋墙外御其侮”的真诚觉悟,首先大家都应当停止内战,以便集中一切国力(人力、物力、财力、武力等)去为抗日救国的神圣事业而奋斗。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特再一次郑重宣言:只要国民党军队停止进攻苏区行动,只要任何部队实行对日抗战,不管过去和现在他们与红军之间有任何旧仇宿怨,不管他们与红军之间在对内问题上有任何分歧,红军不仅立刻对之停止敌对行为,而且愿意与之亲密携手共同救国。此外,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现在更进一步地恳切号召:

一切不愿当亡国奴的同胞们!

一切有爱国天良的军官和士兵兄弟们!

一切愿意参加抗日救国神圣事业的党派和团体的同志们!

国民党和蓝衣社中一切有民族意识的热血青年们!

一切关心祖国的侨胞们!

中国境内一切被压迫民族(蒙、回、韩、藏、苗、瑶、黎、番等)的兄弟们!

大家起来!冲破日寇蒋贼的万重压迫,勇敢地:

与苏维埃政府和东北各地抗日政府一起组织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与红军和东北人民革命军及各种反日义勇军一块组织全中国统一的抗日联军。

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愿意作成立这种国防政府的发起人,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愿意立刻与中国一切愿意参加抗日救国事业的各党派、各团体(工会、农会、学生会、商会、教育会、新闻记者联合会、教职员联合会、同乡会、致公堂、民族武装自卫会、反日会、救国会等等)、各名流学者、政治家、以及一切地方军政机关,进行谈判共同成立国防政府问题;谈判结果所成立的国防政府,应该作为救亡图存的临时领导机关。这种国防政府,应当设法召集真正代表全体同胞(由工农军政商学各界、一切愿意抗日救国的党派和团体、以及国外侨胞和中国境内各民族,在民主条件下选出的代表)的代表机关,以便更具体地讨论关于抗日救国的各种问题。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绝对尽力赞助这一全民代表机关的召集,并绝对执行这一机关的决议,因为苏维埃政府和共产党是绝对尊重人民公意的政府和政党。

国防政府的主要责任在于抗日救国,其行政方针应包括下列各点:

(一)抗日救国收复失地。

(二)救灾治水安定民生。

(三)没收日帝在华一切财产、充作对日战费。

(四)没收汉奸卖国贼财产、粮食、土地,交给贫苦同胞和抗日战士享用。

(五)废除苛捐杂税、整理财政金融、发展工农商业。

(六)加薪加饷、改良工农军学各界生活。

(七)实行民主自由、释放一切政治犯。

(八)实行免费教育、安置失业青年。

(九)实行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政策,保护侨胞在国内外生命,财产、居住和营业的自由。

(十)联合一切反对帝国主义的民众(日本国内劳苦民众、高丽、台湾等民族)作友军,联合一切同情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民族和国家,对一切对中国民众反日解放战争守善意中立的民族和国家建立友谊关系。

抗日联军应由一切愿意抗日的部队合组而成,在国防政府领导之下,组成统一的抗日联军总司令部。这种总司令部或由各军抗日长官及士兵选出代表组成,或由其他形式组成,也由各方代表及全体人民公意而定。红军绝对首先加入联军尽抗日救国天职。

为的使国防政府真能担当起国防重任,为的使抗日联军真能担负起抗日重责,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号召全体同胞:有钱的出钱,有枪的出枪,有粮的出粮,有力的出力,有专门技能的贡献专门技能,以便我全体同胞总动员,并用一切新旧式武器,武装起千百万民众来。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坚决相信:如果我们四万万同胞有统一的国防政府作领导,有统一的抗日联军作先锋,有千百万武装民众作战备,有无数万东方的和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和民众作声援,一定能战胜内受人民反抗和外受列强敌视的日本帝国主义!

同胞们起来:

为祖国生命而战!

为民族生存而战!

为国家独立而战!

为领土完整而战!

为人权自由而战!

大中华民族抗日救国大团结万岁!

中国苏维埃政府

中国共产党中央

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

6 主要特点

《八一宣言》的突出特点在于:体现了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真诚性,将它看作必须实施的行动纲领,不再当作政治宣传和策略手段;表达了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紧迫性,把抗日救国当作党的中心任务和斗争目标,不再把它作为苏维埃运动的附属品;展示了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广泛性,第一次表示愿意与各党派各军队(包括部分国民党及军队)联合起来共同抗日救国,不再奉行“下层统一战线”和“左”倾政策;反映了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可行性,用“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作为领导抗日的组织形式,第一次不再坚持苏维埃政权的中心作用和领导作用。宣言反映了全国人民团结一致、抗日救国的强烈愿望,适应了抗日救国的新形势。

7 历史影响

7.1积极影响

《八一宣言》在国内的广泛传播,“不仅获得了全国人民的热烈加护,而且在国民党内也发生了深刻的影响”。宣言反映出的我党仗义直言的政治立场和豁达坦诚的负责精神,在国民党内产生积极影响,进一步唤起广大爱国将士的政治热情。许多有识之士正是在看到了我党发表的《八一宣言》之后,才开始转变了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立场,萌生了再度与共产党携手合作、共同抗日的愿望。当时退居泰山的冯玉祥将军看到“宣言”后,深信我党抗日救国的诚意,公开提出联俄、联共抗日的正确主张。国民党内民主派人士宋庆龄、何香凝、李济深、蔡廷锴、蒋光鼐等人更是直言不讳地反对蒋介石的对内用兵、对外退让的错误政策,赞同中共《八一宣言》及其团结抗日的主张。国民党地方实力派张学良、杨虎城、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等在《八一宣言》发表后也明显地表现出倾向于中共的政治主张。张学良、杨虎城率先停止了与红军的敌对状态,实现东北军、西北军与西北地区的红军在共同抗日的基础上三位一体的大联合,并在多次进谏无效的情况下,毅然发动西安事变。

《八一宣言》的发表,标志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战线基本形成。在实践上,它获得全国人民和各界人士的热烈支持,在国民党统治区发生了巨大政治影响,有力地鼓舞和推动了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

7.2 消极影响

当然,《八一宣言》作为我党最早在国外发表的宣传抗日救国的公开宣言,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它的作者王明远离中国革命实际,备受共产国际的影响与制约,坚持“左”倾错误,因而宣言中存在诸如缺乏对九一八事变后,特别是华北事变后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具体情况的深入分析,只是一般地提出团结抗日的号召,未能提出促进一切抗日阶级和党派团结合作的具体政策等。1935年12月17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瓦窑堡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瓦窑堡会议,基本上解决了这一问题。瓦窑堡会议科学地分析了国内阶级关系的新变化,从政治上彻底批判了党内“左”右倾错误,特别是王明的“左”倾关门主义,系统地制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策略,解决了遵义会议未来得及解决的党的政治路线和策略问题。12月27日,毛泽东在陕北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进一步从理论上和实践上,系统地阐明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这就使我党在新形势下,能够领导亿万人民,团结一切可能的同盟军,去迎接伟大的抗日民族解放战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