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八一”重话:腐败就是失败


所有关心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人士、所有懂得一些中国政治体制和国家运作机制的人,大概都不会忽视中国每年都要隆重纪念的三大政治节日,即10月1日的国(庆)日、7月1日的(建)党日和8月1日的(建)军日。

舆论界对它们之所以关心,首先是因为每逢其时,中国党政军决策层必会发表一些预示国家政治动向,甚至内外政策大动作的言论;其次是中国最高决策层往往要全体出席大型典仪式的纪念活动,客观上成为观察政治人物升迁的窗口。此外,这些政治节日具有的十分丰富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内涵,也会引来人们对世事沧桑的无尽联想和探究。

笔者以为,今年中国建军日的主题,毫无疑问将是对军队反腐败现状的审视与展望,以及如何进一步统一军队内部对反腐斗争重大意义的认识。事实上,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贪腐违纪违法行径的公开揭露,不仅给中国军队这个素来神秘的“武装的政治集团(毛泽东语)”,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强烈震撼,而且对党政其他阶层中的大小领导干部的警示,也非同小可。即便是对于普通的中国军人、中国公职人员来说,其激励与惕励的双向作用也不可谓不巨大。笔者日前在位于北京的中国海军司令部(当地人俗称“海军大院”)门前,亲耳听到一位退休的老军人问站岗的年轻哨兵:“怎么样,小伙子,最近心情如何?”哨兵颇有内含地一笑作答:“气儿顺多了!”两人所说令人“气顺”(中国内地俗语,意即心情舒畅)的事由,正是所谓的“徐案”。

徐才厚严重违纪违法行为,归纳起来就是两条:一条是本人及亲属直接参予的贪腐受贿;另一条就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特权,通过人事组织管道,实行权钱交易,洞开聚敛钱财之门。而危害最大、甚至可以直接并长久地毁国家社稷之基石的,也恰恰是这第二条。有了这个第二条,我们便可以设想,在徐才厚的“权力场”中,他和他的亲信实行的完全是另一套用人标准,另一种厚此薄彼的用人规则:即有“财”便厚,无“财”便薄。他的用人前提就是一个字:钱。有了行贿之“财”,无才也是才。干部晋升只与金钱利益挂钩,什么业务标淮、军事技术、战略战术、军事素养、军事理论、带兵经验,统统见鬼去吧。

正是这样一条看似荒唐、看似无形,却又实际存在的“潜在”的干部人事路线,实际掌控了中国军队各军阶(首先是高级将校)升迁命运达10年之久。以此推想,可知中国军队的战斗力、战斗精神、战斗传统会被损伤到何等严重地步。否则,那个被同事讥讽为“无才、无德、无能”的“三无”将军谷俊山,又怎么可能在短短的17年内,从一个懵里懵懂的大头兵,变成了一名高级将领;从一个朴实的农村小伙,“修炼”成一个溜须拍马无所不能、行贿受贿路路精通、贪占敛财花样翻新的中将?一个不会打仗,没有尺寸之功,只会为自己和他的主子大肆吮吸纳税人血汗、贪墨军费的人,竟变成了总管200万军队后勤保障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腐败乃造成国耻的首恶

今年是中日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当年大清帝国北洋水师的惨败,毫无疑问是王朝腐败的必然结果。勿忘国耻,首当其冲就是不要忘记造成国耻的“首恶”——腐败。因此,当中国公众为执政党和军队挖出徐才厚这等“大老虎”而欢欣鼓舞的同时,笔者更为重视的则是军委主席习近平对部队反腐败斗争说过的一句“重”话。大意是,为什么要在军队大力反腐、加大反腐力度?因为,军队的腐败就意味着未来战争的失败!

“军队的腐败意味着战争失败”。这句沉甸甸的话语后面,是包括甲午战争在内的中国近现代战争中的惨痛教训,是古今中外无数战争的胜负都足以证明的真理。今天的许多中国人爱说,贪腐招致亡党亡国。殊不知,贪腐首先会从内部击垮击散作为国家柱石的军队。先亡军、后亡党、终亡国,这才是官场腐败造成的社会灾难的三步曲。

说腐败先亡军后亡党终亡国,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贪腐风气一旦形成,必然会导致军心大乱。军心大乱是指前线士兵对贪墨军官极为鄙视,对指挥官和指挥系统毫无敬畏之心和服从之意。同样,靠送礼送钱“拾级而上”的军官,想的就是“连长连长半个皇上”的发财之路,在真正的战事猝然来临之时,他们怎么可能身先士卒、勇敢杀敌?把他们派上战场,恐怕只能是畏敌如虎、临阵逃跑、放弃指挥,陷全线于最终之崩溃。

重用贪官、纵容腐败,不仅是在战时会导致出现全线崩溃的结果,就是在日常部队生活中,也会有极为严重的后果。首先就是会出现十分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十分严重的阿谀逢迎之风。特别是在军事训练中,会出现大量的、离奇的甚至匪夷所思的假军演。因为就贪官而言,军事训练对他们的升官发财已经没有任何实质价值,训练演习不过是“汤泡饭”的应付差事。于是花拳绣腿的所谓军事演习,自然就会大行其道。一次次演习几乎都成了一次次花样翻新的演出、表演、演戏。沒有货真价实的军事训练,中国军队的作战素养必然会大为下降,战时还可言战、言胜吗?

上述种种说明,中国军队的贪腐之风,最根本的作用就是严重而迅速地瓦解军队的战斗力。坚决清除军队的贪腐蛀虫、持续不断地清理产生腐败的社会因素、制度因素、管理因素,是军队提高作战能力最强有力的抗毒素。

作者秦晓鹰是中国国际战略基金会研究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