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贼偷官员百万财物 称听说是贪官才要偷(图)

中国ufo001 收藏 1 500
导读:房云云 (房云云供图)      房云云向华商报记者提供的赃物图片,包括购物卡、银行卡等      房云云:女,20岁,陕西彬县人。在江苏常州偷盗6起被判十年,因怀孕监外执行。其自称在安徽合肥偷盗两名官员财物200多万元未被入罪,引发关注。      房云云自称作案8起,仅被起诉6起,两起在合肥的官员被盗案未被提及,而房云云原本希望借举报官员有经济问题“立功”减刑。目前,两名被盗官员身份确定,分别为安徽银监局和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厅级官员。安徽省纪委已介入调查。   一个


女贼偷官员百万财物 称听说是贪官才要偷(图)

房云云 (房云云供图)

女贼偷官员百万财物 称听说是贪官才要偷(图)

房云云向华商报记者提供的赃物图片,包括购物卡、银行卡等

对话人物

房云云:女,20岁,陕西彬县人。在江苏常州偷盗6起被判十年,因怀孕监外执行。其自称在安徽合肥偷盗两名官员财物200多万元未被入罪,引发关注。

对话背景

房云云自称作案8起,仅被起诉6起,两起在合肥的官员被盗案未被提及,而房云云原本希望借举报官员有经济问题“立功”减刑。目前,两名被盗官员身份确定,分别为安徽银监局和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厅级官员。安徽省纪委已介入调查。

一个20岁的女子为何走上犯罪道路?昨日,房云云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专访。

出门打工3年没回过家

华商报:你目前在哪里?你7月8日被判刑后去了哪里?监外执行还能到处跑吗?

房云云:我目前在广东东莞,我来找我男朋友。7月8日被判刑后,常州警方叫我哥哥把我接走,所以我随我哥哥来到了西安。在西安待了十几天,就到广东来了。常州警方让我8月份到咸阳彬县的检察院去报到,从那个时候才开始算监外执行,这段时间好像不算吧。我行动自由是因为警方没有我的电话,而且我的电话打完以后就关机了,所以他们找不到我,也没找过我,至于有没有找我家里我不知道。

华商报:之前有媒体报道说,你17岁之后离开了陕西,能讲讲离开陕西之后你都到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吗?

房云云:我初中毕业之后,就一个人直接到东莞去打工了,因为我们这边的很多人都在东莞打工。到了东莞,我在一家电子厂上班,在那边主要做硬盘,一个月2000块钱。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我们是要12小时站着上班,所以我想换个工作,但是很多工厂一体检发现我怀孕之后都不要。我男朋友就让我在家休息。

华商报:这几年你回过家吗?

房云云:没有,3年来就一直没有回去过,平时跟家里人联系就是偶尔打打电话,也不经常联系。这次来西安后我也没有回过家,不敢回去,而且也没有联系过任何亲戚朋友。当时一方面怕父母知道这件事情;另一方面需要在西安调养身体。

自称怀孕找不到工作才偷盗

华商报:你是怎么想到去偷东西的?

房云云:我男友曾是我的工友,我们两个人认识了有一年多了,本来是打算要结婚的。但今年过年期间,我们俩吵架了,他就不理我了。吵架之后,我就没有生活来源了,工作也找不到,所以才偷东西。

此前在常州取保候审期间,我去东莞找过他,但是这一次在安徽合肥犯事以后再也找不到他了。他现在已经不在厂里上班了,他之前用的手机也不用了。他是湖北人,但我从来没有去过他家,也不知道他们家的具体地方。

我这次就是去东莞找他的,但是我还是找不到他。

第一次没偷到啥东西

华商报:你是跟谁一起去的常州?第一次偷东西是什么情况?

房云云:我一个人去的。第一次偷东西是在今年3月份,哪天我不记得了。那天我进了一个小区,保安也没管我,我就进了一栋高层楼房。我坐电梯上去,随便挑了一家就敲门。我在那家敲了好一会,确定没人,就拿出开锁工具开锁。那天开得不顺利,我弄了半个多小时才弄开。

华商报:你跟谁学的开锁?

房云云:我在网上学的开锁偷盗。

华商报:你开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被人发现吗?不害怕吗?

房云云:怎么可能不害怕呢?我也害怕那家人回来。但是一想到自己没有收入,就继续干。

华商报:那次你偷到什么了?

房云云:那天没偷到。也不是每次都能偷到东西的。第一次偷到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在常州一共偷了6次,偷了什么判决书上都写了。

华商报:你被常州警方抓获后,3月22日被取保候审,为什么在取保候审期间又跑到安徽合肥去偷东西了?

房云云:因为我被抓以后钱全都退了,取保候审交了1000元,出来以后还是没钱,挺个大肚子又不能上班。安徽合肥离常州很近,我就到那边去了。

先搜照片认人然后跟踪

华商报:你在常州都是随机偷,怎么到合肥以后就盯上官员了呢?

房云云:我到了那边,听当地人说安徽银监局副局长胡某和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某这两个官员家里很有钱,说他们是贪官。既然他们是贪官,我还偷老百姓干吗?

华商报:当地人是指谁?

房云云:我也不认识,我搭出租车的时候听出租车司机说的。而且我去踩点前不少人都这么说。

华商报:是怎么找到他们家的?

房云云:我先根据名字在网上搜索他们的照片,为了弄清楚这两人的家庭住址,我跟踪了20多天,每天我都在单位门口等着他们下班,他们开车回家我就打的跟着,经过好长一段时间跟踪,才知道他们住哪儿,所以地址我记得很清楚。我是在早上9点多进到他们家的,那个时候他们上班,家里没人。

华商报:这两次你是跟谁一起去的?当地官方通报说你是团伙作案。

房云云:根本没有什么团伙,就是我一个人,前前后后都是我一个人。我有一个知心朋友,她也是干这行的,我们很谈得来。但我们是各干各的,我们没有组织,是一个人行动。

华商报:在官员家,你偷到了什么?

房云云:在常州,我在银监局副局长的家里偷到了600多张购物卡和许多贵重礼品;我在药监局副局长家偷了大约价值三四十万的购物卡,好几根500克左右的金条。我在这一户里还看到很多礼品和几本房产证。偷出来的那些东西在我被抓之后,都被警方收走了。

600张购物卡挨张查余额

华商报:你偷完以后为什么还拍了照片了?

房云云:我当时给购物卡拍照,本来是想炫耀一下。我那个朋友就劝我不要动这些卡,万一以后被抓了,向纪委举报他们,还能给自己减刑。

华商报:你怎么知道这些卡上有多少钱的?

房云云:那些卡我全部都去查了,每一张都查了,好多都是没有用过的,600多张分别有合肥百货大楼的面值1000元的购物卡大概就有400余张,还有银泰百货的面值1000元、2000元的有30多张,回家我数了数有五六十万元的购物卡和香烟、冬虫夏草等礼品。

生小孩后打算让自己父母带

华商报:你在被判刑之后,还写求助信了?

房云云:是,我想不通,怎么会少了那两个案子?我还希望靠举报官员减刑呢。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所以我写了求助信,是我朋友帮我寄的,没过几天就有记者联系我了。

华商报:你有没有找过律师?

房云云:没有,因为找律师要钱,我没钱,因为我家在农村也没钱。而且我爸前段时间腿摔断了,也需要钱。

华商报:你怀孕都八个月了,今后有什么打算?

房云云:我就想着立功减刑,减完刑该坐几年坐几年,如果少坐几年,我就可以早一点出来见到我的小孩,我要好好养他,不想让他没有妈妈。

华商报:有没有想过孩子生下来后怎么办?

房云云:等孩子生下来,我想让我爸我妈帮我照顾一下。

华商报:你之前不是怕父母知道你的事情吗?

房云云: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哥跟他们说了我的事情。华商报记者王利民王黎莉

记者手记

采访房云云的过程是很波折的,因为她的手机大部分时候都是关机的。她似乎一直在路上,每次打通电话时,她都说自己在坐车。当她的电话关机时,记者只能通过短信与之联系。她说,她会定时开机,当她看到短信,会给记者打来电话。

在房云云的讲述过程中,她似乎是有所保留的,她说的话虚虚实实疑点颇多。如她强调自己是一个人作案,但在“没钱”的时候却到另外的城市作案,还能花20天踩点。

是什么样的环境或因素让房云云走上犯罪的道路?房云云讲述的哪些是真实的?这些疑问都需要警方进一步的调查来解答。(来源:华商报)

女贼偷官员百万财物 称听说是贪官才要偷(图)

本文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