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乌村总管辞职记)

炎黄子孙华夏龙族 收藏 7 994
导读:[size=16][color=#ff0000] 听说兔子村里的庄稼正旺,缺的是拖拉机和收割机,啥时候有机会,我把这些借给兔子,不用他还,有了人情,还怕没了退路?嘿嘿,就这么着!!!乌……拉……!!!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乌村总管辞职记)

乌村总管会计找到村支书:哥,我不干了,我想走!!!

村支书:你想走???走哪去???不干了???为啥啊???

总管会计:哥,村里实在是没钱啊!!!有句古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村里这情况你真不明白???

村支书:不可以,要死一起死,你跑他也跑,难道就真的能你好我也好吗???

总管会计:谁叫你把33吨黄金送给老黑了???你都送人了我拿啥来吃喝???

村支书:这个……不给黑哥咱也上不了台当不了领导啊,你懂的!!!没有黑哥罩咱,咱能上得了台面吗??? 礼要送啊!!!哎……

总管会计:那我不管,我要走,我要去南极,我要去北极,就是不想在村里混了,哪哪不能当个自在的熊二啊???!!!

村支书:莫急撒!!!我问下黑哥能接济接济咱不???这个村支书还真不好当啊!!!

铃铃铃……黑宫直拨电话响起!!!

老黑:谁啊?

村支书:老大,我啊,乌村书记,有个事想请教下老大。

老黑:说,麻溜的!

村支书:老大,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我们全力痛打熊大的武工队。虽然节节胜利,但是耽误了春耕生产,咱村里现在断粮了,村民们要吃饭啊,不然我也会被他们“基辅”掉的了!!!

老黑:你啥意思啊???啥叫“基辅”掉???有话直说!!!早就给你安排好了打掉熊大,你个二货居然被人揭穿了,还连带着我被熊大吐口水,你让我还咋混,都这后果了你还想要咋滴???没钱克服克服,未来是光明滴,道路是曲折滴!!!贵在坚持!!!明白不???

村支书:老大,您说的我都懂,而且灰常支持!!!“基辅”掉就是被村民们打倒再踩好多脚的意思!!!村里没饭吃了,他们不支持我啊,我也没招了!!!小弟斗胆,敢问老大能把之前送您的黄金借点给我???不要全部,只要一小部分,实在是维持不下去了,否则我哪能来麻烦老大呢???

老黑:啥???你说啥???鱼盆是我滴,黄金也是我滴!!!办法自己想,你不给我黄金我怎么号召我的兄弟们支持你当村支书?还当了这么久???我的兄弟也是要吃饭的好吧???支持你也需要经费的好吧???你是个领导了,要有领导的样!!!知道不???要履行诺言,兑现承诺,你怎么好意思出尔反尔的又想要回去呢???你这诚信以后在县里咋立足???你的支书还想不想干了???你不想当明说,我直接找人换掉你,多少人哭着喊着等我支持呢!!!

村支书:老大别生气哈,小弟鲁莽,实在是逼急了,就给我几吨支援下,我在这里感谢老大您八辈祖宗了!只要一旦缓过气来,我第一时间翻倍的补偿老大,求您了!!!

老黑:谢我就不要再提钱了,那TM太俗,我这么大的大哥,是谈钱的人吗???这样,我叫兄弟们制裁熊大,让他低头,你就可以缓过劲来。只要他低头了,啥事都好说!到时候我让老毛子免费给你提供天然气,管你卖也好换也好那都是钱啊!!!只是有个问题,就怕到时候我那帮兄弟吵了跳了制裁了之后没啥好处,总不能让他们自己报销吧?不给点甜头给他们,以后会不会再卖我面子尽心尽力的帮你干事业就不那么肯定了!!!

村支书:明白明白,只要能把熊大整趴下,兄弟们想要啥我一定尽力满足,要真有结果了,老大和兄弟们常年的各种消费我全包了,另外我村里还有不少极品模特,啥时候老大想欣赏一下她们走秀,我立马派一个连过去!!!

老黑:你说啥呢???我是那样的人吗???模特是艺术的化身,明白不???她们走的不是秀,她们走的是艺术,是时尚,是用全部人生价值才可以追逐到的顶尖潮流,明白不???你想想,古希腊的维纳斯雕像,不脱不残能走上艺术的顶峰吗???很多人不理解,但我是灰常欣赏,裸露身体绝不是因为忘却了羞耻和尊严,是在向世人真实的展现露的不是肉体而是博爱和自由的神圣宣言,这其中深邃的含义你能明白吗???就好比你看我家门口的那座路灯雕塑,正是完全仿效维纳斯雕像的神韵而构思的,虽然低炉鸡小弟建成送我的时候我曾极力建议过他,要求应当全部裸露,那样才更坦诚、更博爱、更自由!!!但是低炉鸡兄弟说了:不能全世界人都看,那就庸俗化了,就成了站街女了,千万不能象脚盆兄弟家的女佣,必须用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轻纱来略微遮掩,那才会让世人膜拜乃至追崇,只有看不全摸不着,才会有极大的热情去点燃生命之火,紧紧追随女神,超越更高的艺术价值将通过半遮半掩的艺术形式完美体现!!!仔细想想也对,人人为女神,女神却只为我,正因为这样,才只能并且只有我才能领略和阐述女神的艺术与自由所蕴涵的思想价值,那才是真正高尚而又尊贵的,其他的解释都是异类,应当全部“基辅”掉才对!!!看来在艺术层面上,我还是需要多多的与低炉鸡兄弟相互切磋啊!!!说半天扯远了,跟你掰扯你也不懂,你基本就是个文盲,看你满嘴的口水我就知道!!!对了,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把“寂寞深渴”那货派来,为了听她哭诉她的遭遇,之后我连续三天没吃下饭!你要敢拿她糊弄我,我第一个就灭了你,知道不???

村支书:嗯呐嗯呐,我不懂老大的境界,但也绝不可能用“寂寞深渴”那娘们来为老大展示艺术,那不是埋汰老大您吗???老大放心!象那个逃跑的小队部检察长在我村里那就属于渣,比她艺术的海了去了,到时候我拿本相册给老大钦点,欣赏啥就点啥!!!我那点小事就麻烦老大费心了!!!我这村支书永远都是老大您的马前卒,指哪打哪,让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撵狗我绝不撵鸡!!!请老大务必要相信我的忠诚啊!!!

老黑:你的忠诚我还是需要长时间考察!!!不然你还提黄金的事呢???居然跟我谈钱?这不是有辱斯文吗?谁知道你的忠诚跑哪去了???那个什么什么检察长还真是不错,当时出现状况的时候我立马派了一艘陆地巡洋舰想去接她过来,小可怜见的,竟然给熊大整跑了,你说你个熊样,连个娘们你都看不好,要你啥用???

村支书:老大冤枉啊,那时候那个乱呐,老大您又不是不知道???熊大居然真敢枪!!!我要是知道这情况立刻就把熊大当场干翻在地了,还容他抢人???

老黑:得了吧,你还干翻熊大???连个武工队你都整不明白你还在这跟我胡咧咧,看见你我就来气,赶紧滚,滚的越远越好!!!

村支书:老大啊,那些武工队真不是民团啊!那些家伙事,那身上的功夫,比我村里的民团强太多了,老大要不干脆直接派点海狗、二角暴力讨伐队来帮帮兄弟吧!!!

老黑:你给我滚!!!老子给你派的人都给你死完了,一个小直升机你都保护不好,你还好意思问我再要人???你滚不滚???不滚我立马告诉熊大你想打的不是驴航,根本是想打他!!!你信不???

村支书:老大别气伤了身体啊,兄弟我确实鲁钝,还需要老大经常开导开导我!!!老大说的是,我立刻回去组织好模特连,让她们干翻熊大,老大你就擎好吧!!!

老黑:啥???你说啥???我去,艺术不是枪炮与玫瑰的关系,知道不???你个二货!要珍惜生命,热爱艺术,你要是那么干,是在践踏神圣的艺术女神,是在亵渎神灵!!!你会遭天谴的!!!

村支书:不是不是,老大,我说急了,我是说组织好模特连,让她们干翻您,我说快了!老大海涵海涵!!!

老黑:你想干翻谁???连我你都想干???你这是要造反是吧???我勒个去!!!你有多远死多远!!!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我怎么找你这个脑残当了村支书!!!

村支书:不是干翻您不是干翻您啊!!!我又说急了,是让您干翻让您干翻!!!老大别动气哈,我立马消失,老大喝点伏特加,消消气,上回送的喝完了吧???下回我给老大送几箱尼古拉二世时期的好酒,100多年的酒啊!!!老大不气哈!!!

老黑:还有这东西???你咋不早说呢???你的事我会招呼兄弟们办好!!!艺术和美酒同时存在的世界,夫复何求啊!哈哈!!

村支书:明白明白,老大的境界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企及的,到时候我让模特们抬着好酒来让老大您鉴赏和品尝,感谢老大支持我的工作!!!老大就不用送了,我走了哈!!!

老黑:赶紧给我滚!!!

村支书:是是是!!!我正在滚的路上!!!老大留步!保重身体要紧!!!

话筒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啸,村长直接捂上耳朵挂好电话!!!

总管会计:成了不???老大肯借钱不???

村支书:……!

总管会计:借不借啊到底,你倒是说话啊???

村支书:立刻召开全体村干部开会!!!你去通知一下!!!

一个小时过后,全体村干部悉数到场!!!

村支书:开个全体会议,给大家传达个事情!!!总管会计说他想跑路,说村里没钱用了!!!你们怎么看,说个意见!!!

“啊???那怎么行呢?那咋整啊!”

“走就走呗,有啥呢,他走了我来干!!!”

“坚决不可以让会计走,他是我村元老,对乌村所有事情都相当了解,万一要是消息传出去,那不大伙都要完蛋???”

“那真是,不能让他走,要死死一起!”

“不能走,走了就是叛徒!”

村支书:还是村长菠萝说的实在,大家一起出来混,要的就是团结二字,一个人先跑,那叫啥???那叫叛徒!!!

总管会计:我不管了,我一定要走,不干了!!!

村长菠萝:走???你走了我们咋办???你要是嘴紧还没话说,要是走漏了秘密谁负责???

“就是就是!”

“不能让他走!”

“敢走抓起来!”

总管会计:抓我???抓我试试看???立马告诉老毛子,让你们好看!!!

村支书:咋呢???你还真想当叛徒???

总管会计:这不是被你逼的吗???让我好好走,打死我也不说!!!成不???

村长菠萝:你走了万一说了我到哪去找你???你给我好好的蹲在村里,干好你的事,别的不用多想!!!

总管会计:你倒说的好,别的不用多想???没钱了你管吃管喝啊???天天不种地,哪来的收成???没钱能收点粮食也好,可现在呢?地主家都没有余粮了,你让我给大家伙吃啥???喝西北风啊???要干你干,我是不干了,不让我走试试看!!!

村长菠萝:……

村支书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来人,捆起来,不敢抓你我能当上你领导???你也不看看前任的村长去哪了???你现在跑去熊大家,是公然对抗本村全体村民,叛徒的下场难道你不知道???真想试试???

门外站岗的民团一拥而上,五花大绑,狠狠的扔在墙角。把一直蹲在角落里安静的看戏本来是只白老鼠硬给脏成了花老鼠,活活砸死,连惨叫都没叫出声来!!!

总管会计还在乱扭乱动,大声怒喝:敢绑我???我为了村里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你居然绑我???你还是人吗???我就是想走,不想干了,人家大城市钢岭子的白领想辞职就辞职,我一个堂堂干部总管会计居然不让辞职???唔……唔………………呜…………!!!

村长菠萝手疾眼快把脚上的臭袜子直接捅进会计嘴里,会计干嚎了两声直接臭背过气去了!!!

村支书:咋整???会计这事咋处理???

“叛徒,枪毙!”

“枪毙不好吧?关起来!”

“其实他也没说错啊,没钱没粮咋整?真喝西北风啊?”

“就是就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白眼狼!这是老话啊!”

“会计干的不错了,支撑了这么久,是真没法了。”

“平时还是很努力为村里事业尽责尽力的!”

“嗯呐嗯呐,说的没错,会计不能杀,他的经济管理还是很不赖的,没有他,估计我们也撑不到现在啊!”

“不能杀,一个老兄弟了,杀了让其他人寒心啊!”

“对对对,不能杀,改造改造,兴许能教育回来!”

村长菠萝:也是啊,困难时期,难免不出现错误思想,给他个改正的机会,他说的村里现实情况,咱们也要好好合计合计,不然早晚不跑光也要全饿死!!!

“村长说的有理!”

“就是就是,合计合计!”

村支书:那大家说有啥办法???

村长菠萝:要不这样,既然老大不肯支援,那只能自己支援自己了,我家还有五根金条,最后的救命钱,我现在全部捐出来,如果要是从前,别说五根,就是五十根要我捐,我也不带眨眼的!!!可现在全部家当就这些了,既然为了村里事业,我一直捐的都没少过,最后这些,我带个头,全部捐了,谁叫我是村长呢!!!反正不把邻村熊大武工队搞定,咱们大家伙谁也活不了,到那时脑袋都掉了,还要钱干啥!!!

村支书:菠萝说的多好,我眼泪都下来了。我也带个头,我家猪圈里,还藏了八根金条,也全捐了,困难时期,咱们干部不带头,谁还会支持啊?是不???只要把邻村熊大的武工队整掉,到时候全乡上下,想怎么拿就怎么拿,现在支援多少,到时候翻倍偿还,这个政策我就拍在这了,到时候我要是说话不算话,你们就喊我“王八”!

“还是两位领导觉悟高啊,那没说的,我也捐!”

“捐,我也捐”

“捐,拼了!”

“捐,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我也捐,我就不信了,一个熊大武工队还整不了???”

“捐,我家房子还有地,全捐!”

村支书:大家为村里的事业两肋插刀,兄弟我不多说,记下了!!!把会计弄醒,咱们教育教育他,看他回头不! 唔………………呜………………

村长菠萝:哟呵,没晕嘛,都听见了???啥态度表个态???

总管会计持续点头甩头、点头甩头……

村支书:给他把袜子拿掉,塞那玩意表啥态啊???

哈哈!我都忘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村长菠萝快步上前,一把扯出袜子也不嫌会计的满袜子口水,直接套在脚上!

呃……呸……呸……呃……噗……噗……呃!!!

民团们一边忍受着会计的呕吐,一边松绑,时不时灵巧的躲闪着会计的口水混合物!!!

村支书边笑边问:你咋说???干还是不干???走还是不走???

总管会计夹杂着愤怒、屈辱、口水、喘息:你们TM都不是东西,要TM早说捐,我至于要走吗???一群王八蛋,家里都有存货,硬跟我装穷,老子不被逼疯了,会丢下村里老三席位直接说要走???

村支书快步上前:兄弟,多包涵啊,要不是你要想当叛徒,谁敢动你我第一个不答应!!!咱们多年的兄弟了,我还不相信你吗???但是老哥我还是要说你一句,吵架打架都可以,唯独不能搞叛变搞分裂!!!明白不???老大说了,这是原则,也是底线,谁要是犯了这个原则,我也一样第一个不答应!!!

总管会计气结怒喊:你不就是干这个起家的吗???唔……唔……唔!!!

说时迟那时快,村支书的手直接按住了后半段,严厉且凶狠的瞪了会计一眼。

总管会计瞬间耷下了本已高扬的眉毛,不再吱声。

村长菠萝:哈哈,好了好了,都是多年的兄弟,有啥说啥,别胡扯就行!!!村里的干部们都是自家兄弟,没啥好避讳的,他们把家当都捐了,你看看,你管还是不管???

总管会计抬眼使狠劲瞥了一眼村长:要我管我就管???我是那种墙头的草,随风倒的人吗!!!

“要的要的,村里就你管的好!”

“就是就是,大家知道你的辛苦啊!”

“是啊是啊,话都说开了,还记个啥啊???你就接着好好管嘛!”

“我们事业能走到今天,你的功劳不小啊,我们相信你,接着好好管!”

“相信相信,没谁能管的比你好的了!”

村支书语重心长、搂着会计的肩膀:兄弟,看看大家对你多信任,你能无视这么多诚实盼望着你的双眼吗?村民在看着你,兄弟们在看着你,我也看着你啊!只有执着的人,才能永远笑到最后!!!老大已经说了,会号召所有兄弟制裁熊大,不久的将来,全乡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村长菠萝也起身动情的握住会计的手:我为我粗鲁的袜子向兄弟你道个歉!!!我始终坚信,只要有大哥支持我们,只要我们兄弟同心,无论是武工队、还是熊大,我们一定能战胜他们!!!乌拉!!!

“乌拉!”

“乌拉!”

“乌拉!”

“乌拉!”

“乌………………拉………………!”

一名民团团员急匆匆的进来报告:报告,民团又跑了10名团员!!!

但是此起彼伏、声震云霄的声音瞬间完全遮盖了报告声!!!

只有总管会计深思的回眸一眼,呆视着民团团员!!!

犹犹豫豫,怀恨在心,随后心有不甘、仰天长叹,最后随声附和、振臂低呼:乌拉!

左思右想间总管会计突然灵光乍现,内心盘算:连饭都吃不上了,想走还不让走!秋天的蚂蚱还能蹦跶几天?你们傻我可不傻!!!登记接收各种捐款,既然你们对我如此无情,那么就不要怪我无义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听说兔子村里的庄稼正旺,缺的是拖拉机和收割机,啥时候有机会,我把这些借给兔子,不用他还,有了人情,还怕没了退路?嘿嘿,就这么着!!!乌……拉……!!!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