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砖家大胆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没什么不可能

troyugo 收藏 3 839
导读:作者: 伊兰·伯曼 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副主席 原文地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14年6月28日,也就是大约一个世界之前,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加夫里洛·普林西普在萨拉热窝开了“世界各地都能听到的一枪”,刺杀了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这一暗杀事件成了冲突的催化剂,使得欧洲各国之间长期酝酿的紧张局势达到沸点——其结果是战火蔓延到世界各地,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将时间快进一个世纪,相似之处令人震惊。

像100年前一样,国际体系即将崩溃。当时,同盟国(德国、奥匈帝国和意大利)在脆弱的战略平衡中,摆开阵势抗衡协约国(俄罗斯帝国、法国和英国)。大国竞争和帝国冲动在19世纪末引发了“非洲争夺战”,导致该大陆在20世纪初被大规模地快速殖民化。而在中东,曾经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成为“欧洲病夫”,由于周边沿线的冲突和国际政治纷争而四分五裂。

如今,类似分歧占据着从欧洲到中东的头条新闻。叙利亚内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土上激进的哈马斯之间的敌意,俄罗斯在乌克兰境内不断捣乱,所有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更深刻、令人深感震惊的疾病——现有全球秩序瓦解——的最公开症状。

就像在1914年,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愈演愈烈。而在20世纪初,民族主义、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的狂热破坏了欧洲国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冲突之后达成的脆弱的地缘政治平衡。

如今,诸如“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的激进世界观很有可能会在中东点燃宗派大火。猖獗的帝国主义冲动推动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而且很可能推动克里姆林宫与西方之间陷入新冷战。

上个世纪初,国际体系缺乏良性霸权。相反,大国对立和王室家族中的宿仇是全球标准,所有的不稳定都是伴随这种状况而生的。

同样,今天的世界运行时没有一个全球性“警长”。在过去的6年里,奥巴马政府已经系统性地退出美国在二战后承担的全球守望者角色,收缩其外交政策视野,并减弱其军事能力。而且,尽管全球性威胁日益增大,奥巴马政府还是选择这样做。美国头号间谍——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在去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我近50年的情报生涯中,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我们在世界各地面临过这么多样化的威胁,要应对这么多的危机局势。”

100年前,普林西普所射出子弹的火花点燃了全球性冲突,从根本上重新绘制了世界地图。到了1918年一战接近尾声时,在前一个世纪大部分时间占据主宰地位的四个帝国——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和俄罗斯帝国——土崩瓦解。

如今,在中东、欧洲和亚洲,可能触发大规模冲突的火花比比皆是。那么,对华盛顿和其他地方的领导人来说,巴尔干半岛上那个血腥一日的周年纪念及时提醒我们,世界政治的目前结构远非永久。在接下来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他们建立和维护当今和平的能力将有助于确定世界的面貌。

作者: 伊兰·伯曼 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副主席 原文地址:http://www.foreignlink.org/?p=619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