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濛投资8000万开公司创业 被国家队开除队友任副总


6月底,冬奥冠军王濛突然宣布成立公司,成为我国现役运动员从商第一人。

早在王濛年初因伤放弃索契冬奥回京,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就曾与王濛在病房内有过一次深入交流。在那次广为人知的《新闻1+1》23分钟专访背后,他们还有一场鲜为人知的对话。正是那场对话,让王濛对未来打开了更多想象。

25日,我们赶赴七台河,与王濛相处两日,并进行了两小时的交流。从天赋、努力及为中国短道速滑开辟全盛时代的角度说,王濛是一个成功者。现在,在中国体育商业不甚乐观的情形下,她成为继李宁、邓亚萍、李小双、姚明等著名运动员之后的又一符号——体育知名度向体育品牌的市场占有率转化。

她兼具领导力和适应不同环境的能力,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角色与名气,但并未因此感到安全。她具有运动员天生的无畏,又充满了对新身份的种种不适。

她不想用拿金牌的心态去搏生意的输赢。特殊的经历,又为她的商人角色笼上一层极为明确的使命感。她不想强调责任与名气,又自然流露出“舍我其谁”的担当与勇气。

“全是困难”

商人王濛,多了令人愉悦的气质。

接受《新晚报》记者采访的6月26日,王濛刚刚结束以她名字命名的公司奠基仪式。这是自她年初受伤以来第一次与记者如此长时间面对面,也是她宣布成立王濛体育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从商后接受的第一个深入专访。

当听到记者问“难道王濛还缺钱”时,她气定神闲,双手一摊,“我不缺钱,而且我绝对不是在意钱的人。开业之前,找人给我算算,人家说你这钱啊,给谁都花……我好像从来就没想过钱的事儿。他们知道,队里最大方的就是我了,最抠的是周洋……”

王濛刚开始在家乡七台河的工商局做了公司登记,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在黑龙江省和七台河市工商局的帮助下,经国家工商总局核准了现在无域名的公司名称。

她最初为公司设计了3个Logo,七台河工商部门有人建议她“能不能把眼界放得再远一点儿,Logo的冰雪痕迹太多,如果未来跨行业领域,应该有一个更广义的表达主题”。不到一周时间,王濛拿出了40多个Logo。

大家突然发现,他们原本熟悉的王濛渐渐显露出另一面:她单纯、有悟性、诚恳,听得进去所有不同意见。在很多接触过王濛的媒体记者看来,她是很具商业头脑的运动员。可事实上,王濛此番一路上演“一地鸡毛的挫败”,碰壁不断。

“全是困难。全都是困难。”她下意识地用手盖住自己的额头,神情稍显复杂,“领导找我谈话,问我怎么样,我说:‘困难,困难,困难。’缺什么?除了钱,什么都缺。都不是我能驾驭得了的。所有环节我都必须亲自去谈,亲自去闯一道道‘关卡’:对方没回国,回国了又忙……我去了又回来,去了又回来,哪个不是来回折腾好几趟的?费用没到怎么办,到了又怎么办……有好几次,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想说‘我不干了’……”

七台河近30℃的天气里,王濛穿梭在各种场合,反复确认每一个细节,额头沁着汗。她的脚上裹着厚厚的白棉袜。“就拆了一个钉儿。”她低下头,提起裤脚给记者看,“钢板还没拆,你看我这俩脚脖儿,都不一边儿粗……”

她比5个月前在病房接受白岩松访谈时看起来更消瘦,身上带着12根钉子和一块钢板。

“我的运动员生命很饱满了”

一次广为人知的见面与一场鲜为人知的对话——白岩松到底对王濛说了什么?

今年5月,有媒体称,中国短道速滑队统军人选敲定,主教练李琰将继续带领中国短道队征战平昌冬奥,目标至少两金。包括王濛、周洋在内的众多老将已经表态,愿再战一届冬奥。

这一消息,打破了人们此前对王濛退役的种种猜测,明确了王濛的国家队现役运动员身份。而《新晚报》记者此次也得到了王濛的亲口证实:“我确实没想过退役。”

王濛以现役运动员身份创立公司从商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从来没有现役运动员从商的先例。王濛在明确自己的目标后,与国家体育总局冬季项目管理中心主任赵英刚有过一次长谈,她表达得十分直接:“咱们国家的运动员太多了,拿名次的也太多了,未来发展,包括工作分配,你总不能什么都指望国家给你安排。我觉得人得有自己的想法和眼界,才能有收获和价值。”王濛的大胆提议被拿到体育总局的会上充分讨论,赵英刚对她说:“你是第一个,我相信你王濛一定能成,为队里做贡献,也给其他运动员带个好头。”

经历2011年的风波后,回归国家队的王濛将索契冬奥看得很重。今年1月16日,她经历了人生中最残酷的“擦肩而过”,6天后,白岩松的到访,却为她“一根筋”的内心打开另一扇窗。

那场专访以外,他们聊了很长时间关于未来的设想。白岩松并没有明确建议王濛应该做什么,而是给她“量身定义”了几个方向和几种可能性。他当时的语速很慢,耐心地问王濛“你要不要做做这个”,并详细提示她做这些之前要做什么准备……这令王濛突然意识到:“原来,王濛还可以这样。”

那日起,病床上的王濛彻夜难眠。“想再用运动成绩来证明我自己?那种情况下已经不现实了。什么是运动员的价值?成绩呢,我都拿过了;证明努力和天赋呢,我也不需要了。退役留在中心执教,想过……从政呢,好像不太适合。不退役的话,国家需要我,我一定在,也许不一定拿冠军,但能起到承上启下的稳定作用……我就想,我能不能既不放弃赛场,又能利用我的品牌优势,做点儿更有意义的事呢?”

不过,王濛至今没有将创立公司的消息亲口告诉白岩松。她觉得“还远不到时候”。“要等厂房什么的都起来了,一切都稳定了,我才能请他过来。”

“固执”与“放权”

“关于商业,我承认我一点儿都不懂。但我有我的想法,可能太美好,和现实接不上轨,但一定得做到。”

全球最大的综合性品牌咨询公司Interbrand近日发布的“2013最佳中国品牌价值排行榜”显示,安踏体育位列第24名,并连续4年成为最具价值的中国体育用品品牌,品牌价值为70.37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级体育用品品牌。而安踏,也成了王濛进军商界遇到的第一个“伯乐”。

作为安踏的代言,王濛向公司高层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双方一拍即合。她计划在家乡七台河市打造一个安踏王濛冠军旗舰店,销售安踏赞助国家队的服装和奥运装备。之后,她跟市里多次沟通,计划通过招标,将七台河8万余套校服的订单拿到手。

王濛的第二个谋划是冰刀冰鞋加工。自黑龙冰刀破产后,我国目前没有冰刀冰鞋自主加工企业,国家队每年购进的冰刀鞋高达1万元一双,冰刀在六七千元。“我们没有标准的加工厂,必然影响了短道速滑的全民普及。”王濛说,“我穿的是美国的冰鞋。我已经跟他们聊了技术,马上要从美国引进生产线。除了短道的专业鞋,我还要做普及鞋,也叫‘入门鞋’。这种刀和鞋加起来不过几百块钱。你要培养孩子对滑冰的兴趣,得让他们先穿得上,穿得起。”

王濛体育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的总投资8000万元。除了风投,她也拿出了自己大部分积蓄,请了职业经理人和专业团队为公司操盘。“人家职业经理人总说我:你的想法太美好。那我就不管了。但我定了的事,不能变。”她唯一一次“固执”,是坚持要将公司注册地定在家乡七台河,并跟当地妇联和残联约定:招工以当地女工和残疾人为主。

王濛正强迫自己“放权”。“啥都不懂,还不放,你想干吗?当然,放手有个度,我呢,该训练就训练,赚钱不管,有困难我来扛好了。训练有训练的好处,就是品牌推广和赞助的事,我能直接跟我们领导说上话……”

公司的副总裁刘显伟是哈尔滨人。2011年离开国家队后,他成了王濛最信任的兄弟之一,而他口中的“老大”——商人王濛,依然显得从里到外“拧巴”。“什么商人啊,我也没当过商人啊。他们总说我:不能跟手下人像处哥们似的。我不服,那我还非要装成怎么地?大家都付出了心血,我还没咋地呢,就拿领导范儿了?”

与体制接轨的“俱乐部创意”

王濛的第三个大胆“创意”,是要在七台河当地组建短道速滑俱乐部,通过与当地政府接轨,实现俱乐部与体制的衔接。

2010年温哥华冬奥后,我国著名双人滑运动员、冬奥冠军申雪和赵宏博退役,并创建了中国第一个花滑商演品牌“冰上雅姿”。他们当时对此的期待是,接轨国际花滑商业市场,以花滑独特的艺术魅力实现北冰南展和全民普及。

凭借个人名气和影响力,实现像荷兰、加拿大的全民滑冰普及,同样是王濛的梦想。“加拿大卡尔加里,中国和韩国的速滑运动员年年去。我也去过,因为那里有非常专业的训练体系,你去了只要交钱就可以。”王濛说,“七台河盛产短道速滑冠军,我们也有雄厚的技术。所以我们计划创办一个冠军滑冰学校,不依靠政府,而是以俱乐部形式发展中国短道的职业体育。国外普遍采用这种模式,由俱乐部投资教育,减轻政府压力。我们想把七台河做成一个真正的培训基地和摇篮。”

事实上,我国花滑名将陈露几年前也曾在深圳开创花滑俱乐部,但始终未能成功打破俱乐部模式与体制之间的壁垒。

王濛的对策是通过家乡实现“自下而上”。“地方政府这次给了我们很多支持,这就使我们的俱乐部和政府密切关联起来。今后,我们向地方队乃至国家队输送人才,也就有了途径。比如打年赛,孩子们可以代表俱乐部;打大赛,可以代表七台河、黑龙江。国家队如果觉得我们孩子优秀,完全可以送上去。我一直想,如果2022年冬奥申办成功,中国的冰场上站的冠军是我们俱乐部培养出来的,哪怕只有一个,那我们就没白干。”

“冰上雅姿”用4年时间逐步实现了向中国花样滑冰的“反哺”。申雪、赵宏博搭建的商业平台,让中国年轻运动员获得了与国际顶尖现、退役运动员每年集中直接交流的机会。这同样是王濛的心愿。“我们的俱乐部跟美国也有协议:每年我们把他们的小孩接到七台河,跟我们的小孩做交流,同样也让我们的小孩交换到美国去开阔眼界。这也是俱乐部的优势。”

谁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

王濛并不认为李宁品牌在全线收防后丧失了反弹机会。“你知道吗?李宁的服装加工质量其实是非常好的。”

新晚报:服装加工的“祖宗”在江浙和广东。你的公司设在七台河,有没有考虑物流和原材料成本因素?

王濛:我从北京汽运到七台河,两天,你觉得慢吗?如果我们不走汽运,走火车,从七台河到哈尔滨需要多长时间?哈尔滨到深圳、广州呢?从物流上说,哈尔滨是我的辐射原点。服装原材料成本确实是最大的,但目前我做代加工,比如做校服,成本虽然高一些,是可以承受的范围。

新晚报:生产冰刀冰鞋,最好的近有韩国,远有北欧。你的优势在哪儿?

王濛:我们跟美国合作,在代加工的基础上创立自主品牌。我们有自己的运动员,运动员穿我们自己的冰刀。高端冰刀,我有现成的运动员宣传啊,比如周洋,这个赛季你就穿我的冰刀,我免费赞助国家队,用名运动员效应打开国际市场。

新晚报:曾在2008年左右急速扩张的李宁,2012年关闭了1821家门店,2013年又跌出中国500强。森马、班尼路等曾经的快消强势品牌纷纷收防。这其中,有盲目市场调研的因素。你此时做体育文化产业公司,是否做过充分调研?你不觉得你撞上一个不太好的时机吗?

王濛: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厦门、浙江沿海一带,一家家工厂去走。你说市场不好,但体育服装产业仍是朝阳产业。创品牌的过程本来就赚不到钱的。我至今认为,李宁的服装加工质量是非常好的。我的目标也一样。你穿我王濛做的衣服,我保证做到我的最高标准。我不会规划得太长远,当下首先是要利用我的公司和品牌盘活七台河经济。包括旗舰店,别的城市我不开,除了七台河,安踏王濛冠军系列的产品,其他地方买不到。我也不打算开电子商务。七台河只有70万人口,购买力有限,但我哪儿都不去。

新晚报:打比赛,你拼第一。商界拼的不是天赋与努力。

王濛:我压根没想超越谁。安踏和李宁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占领了耐克、阿迪等国际品牌常年占据的市场,那之后,我国自主品牌就起来了。我同样需要机会。如果2022年我们国家冬奥申办成功,我有机会赞助冬奥会,一步步做,有可能做个更大的。

新晚报:邓亚萍之前做“即刻搜索”,赔了二十个亿。在由体育转换为经济的新语境中,她失去了自己的体育优势甚至身份认同。你的企业想发展得更长远,一定要有灵魂和精神。你的灵魂是什么?

王濛:我每天跟员工讲:名誉至上,坚定信念。对王濛来说,名誉第一位,而没有坚定的信念,早就走不到现在这步。很多人觉得有了能耐,就想往外走。我在哈尔滨、北京和美国都有房子,可我10岁离家,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我孤独,我的根在七台河。企业再有钱有什么用,城市不行也没意义。我做品牌,就是为了我的家乡。家乡好了,我才好了。我不用被人说“伟大”,可我想做个里程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