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端的排华情绪

USSR永恒 收藏 7 1227
导读:在中国近现代话题中,“日本”是出现频率最高的的国家名称。与之相关的,“日本人民”之类的词语也屡屡被提及。权威的说法,主张把日本民众和日本军国主义者区别对待,认为日本民众与侵华的帝国主义处于对立位置。 但是,事实似乎并不如此简单。从甲午战争以来,日本民间一直涌动着一股排华的暗流。 “官民团结一致的胜利” 日本侵华期间,在山东掳掠了一个叫刘连仁的农民去日本做苦工。刘连仁不堪忍受北海道煤矿的虐待,于1945年7月30日逃出煤矿,隐匿于荒山中辗转藏身,受尽苦难。直到1958年才被人发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中国近现代话题中,“日本”是出现频率最高的的国家名称。与之相关的,“日本人民”之类的词语也屡屡被提及。权威的说法,主张把日本民众和日本军国主义者区别对待,认为日本民众与侵华的帝国主义处于对立位置。日本无端的排华情绪


但是,事实似乎并不如此简单。从甲午战争以来,日本民间一直涌动着一股排华的暗流。

“官民团结一致的胜利”

日本侵华期间,在山东掳掠了一个叫刘连仁的农民去日本做苦工。刘连仁不堪忍受北海道煤矿的虐待,于1945年7月30日逃出煤矿,隐匿于荒山中辗转藏身,受尽苦难。直到1958年才被人发现。日本政府不仅不道歉,不予救助,反而称刘连仁有“非法入境的嫌疑”。

后来,他在日本友好人士和在日华侨的帮助下,回到祖国。刘连仁在回国的前一天,发表“感谢日本人民并谴责岸信介政府逃避责任的声明”。在这个语镜中,也是把“日本民众”和“日本政府”作为对立的实体来认识的。

社会上的普遍说法给人留下的印象,似乎日本民众一贯与政府对立、反对日本对外侵略。但是,19世纪晚期以来,排华情绪一直在日本存在着。

1894年,日本和中国清政府开战后,三井、岩崎、涉泽等实业家组成了报国会,积极筹集军费。妇女们则从事恤兵运动。与政府严重对立的议会,在开战后也通过了巨额预算,作出了协助战争的决议。原计划募集3000万元的公债,实际募集了7700万元。佛教各宗和基督教组织随军布教,慰问军队。《雪的进军》、《妇人从军歌》等军歌在国民中广为流传,使军队斗志昂扬。

福泽谕吉,这个近代日本著名的思想家,以在日本提倡“文明开化”而出名,一直高喊自由、平等和独立。在战争打响后,他不但发表文章积极支持政府的侵略行为,认为日本对中国的战争是文明对野蛮的战争,而且带头在民间募集军费。战后,他在自传中说:“这是官民团结一致的胜利,实在令人高兴,值得庆幸。”

甲午战争中,日本打败清军,日本社会充满歌颂战争的声音,连小学生也唱起了这样的歌谣:“支那佬,拖辫子,打败仗,逃跑了,躲进山里不敢出来。”

侵华日军“倾注殉国的热情”日本无端的排华情绪


19世纪末,日本侵略朝鲜、中国之际,出现了空前的民族团结。这种情景,在20世纪30年代以后的对外侵略中再度出现。

“9·18事变”为标志的侵华战争开始后,日本各地的火车站,连偏僻的乡镇小站,都经常出现欢送士兵的人海,手中挥舞着小旗,人群高呼“万岁”。

1932年2月22日,日军在上海战争中,有3个士兵阵亡,陆军把他们渲染为“炸弹三勇士”。3天之后,4家公司争着以此为主题拍摄电影,一周后就在日本电影院上映了。在征集“三勇士”的歌曲时,全国应征的达20万篇;还为“三勇士”竖立铜像和纪念碑,摄制了百部以上的电影。可见日本民众对于侵华战争的普遍关注和广泛支持。

1932年11月,日本劳动同盟成立,它包括38个工会、27400人。它主张“东洋国际主义”,支持扩张军备,攻击日本的反战力量。日本造船劳动同盟、国防献金劳动协会,都积极支持日本对中国东北的扩张。

1933年,日本共产党的领袖佐野学和锅山贞亲在狱中共同发表声明“转向”,批评打倒天皇、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日共方针,提出要在天皇领导下一国社会主义革命。随后,大量共产党员和接近共产党的人改变方向。日本无端的排华情绪


20世纪30年代中期以后,劳农更走上与资产阶级联合、支持对外战争的道路。“卢沟桥事变”后,日本政府发布了《国民精神总动员令》和《国家总动员令》,全面加强国家对社会的控制。

发生劳资矛盾、有些企业工人罢工时,工会则做调和工作,对工人做工作,在战争的困难时期,要求不能使生产下降,说明当时日本处于“举国一致、劳资合作的时期”。

1938年2月21日,是所谓日本建国纪念日,工人、政府和军方代表在东京举行“产业协力大会”,会议在《爱国进行曲》中揭幕,全场齐唱国歌《君之代》,遥拜天皇,然后为侵略战争中的“皇军英灵”默哀,为战争胜利祈祷。与会者齐声宣誓“在空前重大的时局里”,“提高国家产业人员的自觉性,拿出劳资合作的诚意,为确保生产力的发展,倾注殉国的热情”。

他们“都拼至最后一人”

太平洋战争开始后也是这样。由于日本蓄谋已久,准备充分,起初日军推进很顺利,从1941年底进攻珍珠港以后不到半年的时间,相继占领了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缅甸等地,政府、军队和绝大多数国民,都为日本的胜利陶醉。

日本全国所有的力量,工人、农民、文化人等各界各层的人们都被动员起来,产业报国会、农业报国联盟、大日本妇人会、文学报国会等都集合到右翼组织“大政翼赞会”旗下,支持战争。

1942年12月,舆论界在内阁情报局的指导下组成了“大日本言论报国会”,强化对于言论的统治,新闻工作者们用“鬼畜美英”这样的词语,激发国民同仇敌忾的精神。

特别要指出的是,“大日本言论报国会”领袖,是坚持平民主义、主张自由民主的德富苏峰,骨干有国家社会主义者津久井龙雄、评论家野村重臣等人。

再看后方的百姓。“卢沟桥事变”后,妇女儿童们,每天手举小旗去车站欢送出征的士兵。许多成年人对于日军在中国强暴妇女的行为,带着下流表情津津有味地谈论。新闻界,敢于真实客观报道前线日军暴行的记者一个都没有出现,并掩盖、隐瞒日军失败程度,使广大民众不了解真实真相。南京陷落后,日本全国提灯庆祝,《读者新闻》社主办了庆祝大会,万余人会聚在一起欢呼,高唱《爱国进行曲》。日本国内,不但出现妻子送丈夫、母亲送儿子上前线,后方工人努力生产支援战争地情景还有妇女、学生直接参加战斗的。

美军在攻占冲绳战斗中,遇到顽强抵抗,牺牲了4.2万人,伤亡超过诺曼底登陆战役。当时,冲绳本岛人口47万人,有三分之一的人战死。当地不少居民混在军队中,妇女装扮成男子,有的抱起炸药包,有的手握长矛参加战斗。女学生的“山丹部队”、师范学校学生的铁血勤皇队“都拼至最后一人”

天皇宣布投降后,日本没有出现“二战”后不少国家发生的那种国内民主派推翻专制政府的革命,不少民间志士相约集体自杀,很多百姓匍匐在皇宫前呜咽痛哭,向天皇请罪。日本无端的排华情绪


支持侵略战争的人更多

对于日本民众这个词,那些自己觉得站在人民立场说话的人,习惯从阶级感情出发,对人和事情作出价值判断,自然而然地会产生亲切感。的确,在民主改革之前的日本,民众确实没有多少真正的自由。他们处于受剥削、受压迫的地位,也是军国主义的受害者。作为人道的旁观者,我们寄予同情。

可是,在近代日本侵华历史中,固然有被胁迫入伍者,但从比例上说,没有证据说明他们占了人口的多数。

值得指出的是,对于日本民众与政府的密切配合、热情支持对外战争的情形,中国的著作很少提及。一般中国读者以为,日本侵略战争是少数帝国主义者、军国主义者、法西斯分子操纵国家机器、逆历史潮流而发动的。其实,就近代日本历史而言,反对侵略战争的固然有,但是支持侵略战争的人更多。

当时在日本国内,有许多不同的思想意识,全体国民也因此分属于许多不同的团体,有的还是尖锐对立的。但是在主张、维护日本民族利益这一点上,大多数日本人是非常一致的。

没有民众自觉的积极的战斗精神,日军在战场上绝不会表现得如此凶猛。1942年5月阿留申群岛的阿图岛之战、1943年11月中部太平洋的吉尔伯特群岛的塔腊瓦岛、马金岛之战、1944年六七月之间马里亚纳群岛海战,日军全部阵亡。尤其是塞班岛的战斗中,日军战至最后一人,非战斗人员包括妇女则集体跳海自杀。1945年二三月间,美军进攻硫黄岛、冲绳岛过程中,有遇到同样的情况。冲绳岛之战中,日军人死亡8.5万人,民众死亡达9.4万人。

所以,日本走上战争道路,不仅仅是天皇个人、内阁、军部少数人推动的,而且是全体日本人,在国内、国际多种因素作用下,各种力量相互作用的综合结果。

就近代日本来说,民众、政党和政府之间,时常出现纷争,但是在对外扩张侵略中,他们是高度一致的,这也是日本民族集团主义的表现之一。当然,这里也没有就因为以上事实就得出结论说“日本人民是好战的、富有侵略性的”。在纪念“九·一八”这样的日子里,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一说,不说不快!日本无端的排华情绪

在中日关系的讨论中,有人说日本有和平宪法,日本人民大多生活富裕,日本国会中有反对党,各派势力相互制衡,因此不可能再走上战争道路。对于外交问题,人们可以发表各种主张,但是立论必须遵守逻辑,大前提必须真实。

个人也好,民族也好,其思想、行动由多种因素决定的;而且,人的思维、习性是随着时代、交际而改变的。社会环境决定人的行为,在一定社会环境成长的人,其行为方式很难改变。因此,对中日关系充满幻想是没有道理的,也是很危险的。日本无端的排华情绪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