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版的“习奥”农家会纪要

与佛无关活在当下 收藏 21 4291
导读:中国版的“习奥”农家会纪要 时间:2014年7月32号 地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农家小院 参会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下简称兔子,可爱兔子的简称)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奥巴马(以下简称鹰酱) 发起人兼记录员:潘基文(以下简称老潘) 坐下没多久,鹰酱便将自己最喜爱的墨西哥咖啡重重地摔在老潘的破茶桌上。老潘那个心疼啊,想想从联合国总部大楼偷出来时的那番紧张劲,老潘是真的后悔拿出来啊。“这不是暴殄天物嘛”,但老潘只能内心里想想然后尴尬地冲鹰酱笑笑,没办法,谁让鹰酱


中国版的“习奥”农家会纪要


时间:2014年7月32号

地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农家小院

参会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下简称兔子,可爱兔子的简称)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奥巴马(以下简称鹰酱)

发起人兼记录员:潘基文(以下简称老潘)


坐下没多久,鹰酱便将自己最喜爱的墨西哥咖啡重重地摔在老潘的破茶桌上。老潘那个心疼啊,想想从联合国总部大楼偷出来时的那番紧张劲,老潘是真的后悔拿出来啊。“这不是暴殄天物嘛”,但老潘只能内心里想想然后尴尬地冲鹰酱笑笑,没办法,谁让鹰酱是牛逼的总统来。再者说了,素质再差也是自己请来的客人啊。为了世界的和平,忍了吧。

“我说你个兔子,你也太不爷们了吧。你为什么老是和我过不去呢?”鹰酱气乎乎地扔下了这么一句。

兔子似乎没有听到鹰酱带着火气的质问,依旧不急不慢地喝着自己喜爱的西湖龙井(这里不得不说句,老潘还真是干联合国秘书长的料,揣摩人的本事那是一流的。他咋就知道兔子最爱这一口呢)。“你倒是说话啊。你个死兔子。”鹰酱又开炮了。

兔子仿佛依然没有听到鹰酱的嚷嚷。眯着的双眼却突然大睁,“哇塞,这不是中国的青花瓷吗?”兔子明白了,这么好的东西老潘也敢往家里偷,看来联合国也腐败啊。兔子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反腐力度还是不够,今后的路还长着呢。正所谓“路漫漫其道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说你个死鹰酱,你嚷嚷个球,你不知道老潘的孩子刚刚满月,这个时候还在喂奶吗?再者说了,你那个破问题让我怎么回答,铺天盖地的乱放炮,显着你有能耐是不?你说我应该从哪里开始回答?”兔子放下茶杯终于发话了,“咱可说好了,今天要是文聊,那就给老子好好坐下。要是想武聊,让老潘打开他那间破车库,看看咱俩谁先趴下。”

鹰酱看见兔子发火,一阵语塞。脑袋却滴溜溜地转了起来。鹰酱明白,别看自己有着非洲血统,论撒丫子跑(鹰酱突然想到了利比亚的大使馆连夜撤退)兔子不是对手,要论干仗(鹰酱突然又想到了李小龙的中国功夫)就自己这个小身胚还不是兔子的下酒小菜?

鹰酱快速地权衡之后,立马恢复了走在五角大楼地毯上的“绅士风度”,嘿嘿一笑,“文聊,文聊。咱是一把手,怎么能武聊呢?你说是吧,老潘?”

兔子也是个大度的人,于是又慢慢地端起自己的茶杯,眼皮都没翻,扔出了一句:“说。”

“那好吧,我就一条一条地问你,你就一条一条的答。咱可说好了,必须实话实说,不许腹黑。”鹰酱早已坐下,气似乎也顺了。

兔子没再搭话。别看兔子始终慢条斯理的,可鹰酱的一举一动都用眼角的余光一览无余。兔子和鹰酱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鹰酱的性格早已摸透。要让他嘚瑟起来,占了上风,兔子还真没有好办法对付他,除非打趴下他。于是先采用了老祖宗的三十六计之欲擒故纵。兔子想到这里,不免心中暗喜,小子,学着点吧。

鹰酱喝了口咖啡,说到:“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对我的小兄弟们又是拉拢又是打击的,你快把我的墙角挖塌了,请正面回答。”

“好。”兔子回答的很干脆。“首先,因为你对你的小兄弟们厚此薄彼,让他们在对你的忠心上存在了差异。而我要想完成你们的围追堵截,就必须是借助这份差异然后一个一个地拿下。”

“还有这事?你举个例子”

“就拿欧盟的三驾马车和小鬼子….(兔子自知失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老潘,见老潘没有反应才放心)来说吧。你就太偏向三马(英法德简称)了。同样的一纸广场协议,你怎么做的?三马虽说受点小伤,可小鬼子让你害惨了啊,整整停顿20多年啊。还有,你不是今年10份结束QE吗?小鬼子不会又是你的目标吧。”

没等兔子说完,鹰酱便争辩了起来:“这能怨我吗?那是小鬼子(呸呸,你个死兔子净往沟里带我)太能嘚瑟了,都是自找的。你不是不知道,自我招待他吃了两颗大蘑菇后,我在他那几个破岛上开始驻军,不过说真的,他那里的小妞还真不错,嘿嘿,我给他提供了多大的帮助啊,他可以放心地发展经济啊。至少他不用担心他的北邻居老毛子了,谁知他贼心不死,刚有了两个小钱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然大摇大摆地跑到我家里,扬言要买下我半壁江山。你说这样的贱货,我能不剪他的羊毛吗?”

“哈哈,就算是小鬼子自作自受,你怎么不管管小奥(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你现在正和大毛较劲二毛的时候,他还敢违背你的意愿,卖给大毛战舰。”

“嘿嘿,小奥卖给大毛武器,你该偷着乐才对啊,你和大毛不是盟友吗?”

“又臭贫了不是?我兔子是那样的人吗?一码归一码嘛。当初大毛拿了二毛的克里米亚时,我可是没有支持的。”

鹰酱本来想反驳说你也没有明确地反对啊,但知道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自己占不到便宜。于是岔开了话题:“三马那几个破孩子,表面上和我挺和睦的,其实各打各的小算盘。你应该记得5月6号诺曼底登陆70周年大庆典吧,就是这个小奥,居然一晚上宴请了我又去宴请老普(俄罗斯总统),真是岂有此理!更让我难以容忍的是,我一直护着的小卡(英国首相)居然在6月22号让他的央行和你兔子的央行签署了双边本币协议。还有那个老默(德国总理)更不像话,没和我打招呼,也在7月6号到8号跑到你兔子家转了一圈。哎,现在真是世风日下啊,谁让我鹰酱囊中羞涩了呢。给世界当个家真难啊,只要他们不太出圈,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里,没法太较真。”

“不对啊兔子,说你腹黑你还真的腹黑。该是我问你答的,咋成了你问我答了呢?好吧,我问下一个问题。”

“你攒对金砖国家成了银行,我的世行和IMF咋办?”

兔子喝了口茶,转头问老潘,“饭好了没有?”

老潘正忙着整理聊天记录。闻声后,对着厨房高声喊道:“老婆,上饭。”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