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连长

[吴成良,原成都军区某部八连连长。一九七九年二月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英勇牺牲。战后,上级党委给他追记一等功,云南边防部队授予他“战斗英雄”光荣称号。连队被授予“英勇善战钢八连”称号,荣立集体一等功。三十年前的今天,八连随部班师回国。三十年后的今天,“钢八连”部分战友重返南疆,祭奠当年为国捐躯的连长和战友

我的连长

[face=宋体]

屏边的早晨寒意袭人,云层遮住了刚刚升起的太阳,象是在掩面哭泣。来自五省一市的战友们,默默肃立,屏边县政府的领导亲切致词,原部队老首长、后任山东省军区副司令员刘龙光将军深情讲话,“钢八连”的老指导员廖廷凯代表我们,向屏边县人民政府、屏边县民政局分别赠送锦旗。我们衷心感谢屏边县人民政府和全县人民,衷心感谢屏边县民政局,衷心感谢屏边烈士陵园的全体工作人员。在三十年前,是你们为了前线的胜利,青壮年踊跃参战,与我们一起枪林弹雨,同生共死;老弱妇孺积极支前,不分白天黑夜,竭尽全力。是你们一边流着热泪,一边为我们的战友擦干身上的血迹,换上新衣,用自家的棺木掩埋好烈士的遗体。是你们三十年如一日,精心呵护我们的战友,盛情接待前来祭奠英烈的亲人们,自始至终,无怨无悔。是你们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又从有限的财政资金中拨出巨款,与云南省军区一道修葺烈士陵园。屏边人民重塑的不是墓碑,而是打造中华民族脊梁的历史丰碑。我们的英烈永远把屏边当作了自己的家,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的战友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屏边人民富裕、安康。

一尊尊墓碑,都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个个催人泪下的英雄故事。

一座座坟茔,都会有一曲曲叫人撕心裂肺的生命挽歌。

这里的烈士来自全国各地,不论来自农村还是城市,为了祖国的安宁、民族的尊严,他们永远把生命和热血融入了南疆的土地,永远把青春的脸庞定格在我们心里。他们也有父母亲人,他们也有追求和梦想,可现在只有这些墓碑记录着他们的家乡和姓名。他们的亲人来看过他们吗?他们的家乡还记得他们吗?

连长!我们敬爱的连长!我们来看您来了!您的亲密搭挡、我们的指导员廖廷凯来了;您的亲密战友、副连长姚文德、副指导员邓光禄来了;您的战士蔡金平、付发明、符厚文、罗其明、申太林、陈修木、谢有明、张朝安、熊文平等,代表全连战士看您来了。

连长啊连长,我们亲爱的兄长,您能不能醒醒啊!我们有好多贴心的话儿要对您说。是您在寒冬的深夜,为我们轻轻掖好被角;是您谆谆告诫我们: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教给我们杀敌本领;是您在胶林深处与我们一道,发出了“生为祖国而战斗,死为人民而献身”的铮铮誓言;是您带领我们攻必克、守必固,穿插敌纵深,坚守二五O高地三天四夜,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可您在生死攸关的瞬间,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战友,自己却倒在了血泊中。三十年的离别,仿佛就在昨天;三十年的思念,就象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地刺痛我们的心;三十年来我们各奔东西,是您、是“钢八连”的旗帜,始终把我们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如今,我们已是头上华发,妻室儿女,尽享天伦。可您与我们天堂人间,阴阳两隔。无论时间多么漫长,无论距离多么遥远,无论时空多么浩渺,都不能阻隔我们对您的牵挂,千言万语,也难诉衷肠。让我们为您斟上一杯酒,给您抵御雨雪风寒;让我们为您点上一柱香,愿您浩气长存、威风依然;让我们为您默默祷告,天堂的路您慢慢走好。您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您的英名永垂青史,您为“钢八连”所增添的光辉永照后人,您的崇高精神将使我们受益终身,有您这样的连长是我们一生的骄傲!

......

三十年时光弹指而过,三十年战场的硝烟已经散尽。昔日突破红河的浮桥渡场,如今已是河口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昔日的进攻出发阵地,已是高楼耸立,一片生机。隔河相望,二三O高地郁郁葱葱,恬静安详。可在三十年前的那天凌晨,我部偷渡成功,一举攻克被越军自我吹嘘为“固若金汤”的二三O高地。青山可以作证,敌人的枪口呑噬了多少战友的生命;草木亦该生情,它们浸染了无数中国士兵的鲜血。如今,在红河对岸二三O高地前,越方已建成开发区雏形,一座新修的公路大桥横跨红河,这是中越人民世代友好下去的象征。

我们需要和平,我们不要战争,但我们不会忘记那段血与火的历史。忘记了它,就意味着背叛!

愿长眠在南疆边陲的英烈们安息!

祝“钢八连”的战友们平安、幸福!

[/face]

OO九年三月八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